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38章 選擇

前方高能
     雙胞胎的臉色也有些凝重,坐在宋青小身側的姚六目光一閃,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唯有三號中年男人,笑了半晌之后,看到眾人臉色,先是一滯,接著本能的轉頭去看宋青小。

    此次試煉活著從洞穴進入顧宅的一共十人,七男三女,顧家選人先女后男,最先進入的是宋青小,其次道姑,最后則是中招的普通少女。

    而這會兒輪到男人,七號首當其沖。

    在試煉空間時,此人霸氣外露,并不好惹。

    而從宋青小入局卻毫發無傷破境而出,二號道姑雖然掙脫幻境歸來,卻吃了虧也能看出,兩人之間實力是有一定差異的。

    這豈非間接性的證明,顧氏選人是先強而后弱?

    三號一想到此處,頓時笑不出來了。

    正在此時,那從眾人頭頂飛過的花轎‘嗖’的一聲停在正堂門口。

    轎門之上紅簾似是被一雙無形的手勾開,原本端坐在里面的僵硬紅影則是緩緩飄落。

    ‘她’出現的剎那,原本端坐于大庭四周交頭接耳的‘人’們頓時開始騷動,都以貪婪的眼神盯著出現的新娘子背影。

    四周開始有陰氣溢出,且逐漸濃郁,形成足以遮天蔽日的霧氣,開始彌漫在顧宅的大堂四處。

    隨著霧氣一出現,大堂之中的燭火及不遠處的燈籠照出的昏暗紅光被籠罩,所有大庭上的‘人’面容都開始模糊。

    先前還熱鬧非凡的大庭,片刻功夫便鬼氣森森,如進入了陰曹地府。

    盛裝打扮的新娘身上,突然有光點往外逸出,迅速的被四周的陰氣所吸收。

    那身披嫁服的少女身形便如泄了氣的氣球,須臾之間便化為烏有,僅剩一件紅色喜服仍飄蕩在半空。

    嚎哭不止的兩個普通少年一見這少女魂體被‘分食’的情景,當即被嚇得收了聲,不敢再喊了。

    宋青小眼睛一瞇,眼前發生的事,與她先前被困入境中時,神識、靈力被傀儡‘人’吸走頗為相似。

    這會兒試煉者們被顧宅內的陰魂引入境中,而境內重現了兩百多年前顧、楚兩家婚禮現場的那一幕。

    但傳說之中兩家婚事變喪事,最終反目成仇。

    如果當年的情景與這會兒相呼應,此時少女被‘分食’,也算是變相的應驗了傳說之中楚女的結局。

    她正想到此處,突然外頭傳來‘轟’的一聲重擊之聲。

    聲音震天動地,仿佛整個顧府都因此被撼動,巨大的震動帶來地面‘嗡嗡’,大庭之上桌椅劇烈跳了兩下,桌上擺的菜盤碗盞都因此蹦了起來,最終‘鐺’的一聲落入桌上,湯湯水水灑了一桌。

    這巨響余聲不止,帶來極大震蕩,不止是試煉者,就連大庭之上其他的‘人’也都驚住,臉上露出駭然之色。

    大堂前的鑼鼓嗩吶聲都停了下來,堂內原本端坐在兩把太師椅上的男女緩緩站了起身,

    像是要往外走。

    “發生了什么事?”姚六站了起身,桌上灑落的湯順著桌沿往下‘滴滴答答’的滴落。

    兩個普通的少年嚇得緊擠成團,嘴唇煞白直哆嗦。

    “可能楚家的‘人’來了。”

    宋青小回了一句,二號道姑臉色一變,還未出聲,下一刻便聽到一句悲憤異常的男聲嘶喝:

    “顧老匹夫,還我女兒命來!”

    那聲音怨毒無比,如索命厲鬼,回蕩在顧家大宅上空,竟令宴席之上的百鬼聞之而驚怵。

    隨著那喊聲一止,接著又先是‘嗖’的破空聲響起,繼而又是‘轟’的一聲重重撞擊。

    不知是什么重物撞到了顧宅大門之上,將木門撞得‘砰砰’彈動,好似下一刻便要不堪重擊,立即倒塌了似的。

    一股莫名緊張、恐怖的氣氛在四周傳播開來,先前還在吃喝談笑的‘人’群開始不安的躁動。

    宋青小等人也感覺到了這股緊繃的氛圍,大戰一觸即發,二號已經將那柄雪白的拂塵握在手中,一臉戒備之色。

    姚六的身形再次變大,高約三米,滿身黑毛,如一頭巨大的猩猩,比在上一次逃離恐怖營時的體形又增長了許多,看來上一次試煉他得到了不少的好處。

    ‘砰、砰、砰’的撞擊之聲不絕于耳,一聲比一聲更為沉重,那扇門根本阻不了多久,門外的人很快便可能要破門而入!

    眾人心中剛浮現出這個念頭,接著便聽到‘轟隆’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接著大門發出一聲哀鳴,‘哐鐺’碎開。

    大庭之上的‘人’在聽到大門被攻破之時,都一窩蜂的起身往聲音來源的方向沖去,眨眼功夫‘人’群便散了大半,僅剩了一些打翻的殘羹剩酒。

    不多時,整個大庭上的‘人’空大半,只有幾個試煉者仍留在了原處沒動。

    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三號試探著看了看二號道姑,又看了宋青小一眼:

    “我們……”

    顧宅內的陰魂搞鬼,此時不知將眾人之中原本修為最高的七號弄到了何處。

    七號不在之后,按照這些陰魂挑人的順序,眾人之中,宋青小的修為不弱。

    強者為尊在試煉之中是不二法則,此時在大家沒有撕破臉的情況下,暫時合作,自然以她為主。

    姚六也低下碩大頭顱,等著宋青小出聲。

    “出去看看再說。”

    這些陰魂手段百出,一個不小心便易中招了。

    越是這個時候,大家更是要相互緊跟著,分散之后恐怕容易被這些陰魂逐個擊破。

    至于之后分配顧宅寶物、秘術,那也是將這些陰魂驅散之后,大家再各憑本事爭奪。

    其他人與她想法也是一致,聽了她這話,雙胞胎二話不說便點了點頭。

    幾人也跟著站起了身來,坐在飯桌上的兩個普通少年強忍恐懼,惶恐不安的也準備跟著幾人走。

    事到如今,兩個僥幸存活到現在的普通少年已經后悔異常了,為首的那個少年既后悔自己不該膽大包天前往顧宅冒險,又是后悔先前沒聽宋青小的話,留在原處。

    此地詭異非凡,如果他們當時留在外頭,沒有生出貪念,興許會與那消失的連通井底的通道一般,會隔絕在另一個時空之外,不會踏入這一個死局之中。

    可到了現在,哪里還有退路可走?

    一行人起身往外走去,剛邁出幾步,四周景物再一次跟著變幻,原本喜氣洋洋的正屋、大庭及桌椅碗筷等全部都消失了,眾人頃刻之間現身于顧府大門的內庭之中!

    不遠處便是朱紅色的大門,但此時那原本緊閉的大門已經被轟開一個巨大的缺口!

    四周散落著殷紅的殘渣木屑,兩扇大門僅剩鉸鏈連接些許殘骸,正‘吱嘎、吱嘎’晃著。

    先前大庭之上坐著等吃喜酒的賓客此時已經圍在入口處的兩側,為首兩位正是原本端坐于大堂之中的顧氏家主及其夫人了。

    門庭的正中央,這會兒正擺著一具極大的漆黑雕花棺材,被眾‘人’圍觀著!

    那棺材之上雕滿了神秘的圖紋,陰氣極重。

    宋青小看了一眼,便覺得后背一股寒氣躥起,直達四肢百骸。

    這里明明是幻境之內,她心里甚至明白,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是曾經的過往,而非此時正在進行的事。

    這具玄黑雕紋棺材也只是顧宅內的‘人’所故布的疑陣,但她仍生出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仿佛棺材之中裝了令她本能感到忌憚且又不安的恐怖事物。

    “老匹夫,還我女兒命來!”

    破裂的大門之外,‘人’影攢動。

    那道怨毒而蒼老的男聲一聲一聲的喊著,每喊一次,便如一個詛咒,戾氣便越重,四周霧氣開始聚攏。

    “還我女兒拿來!”

    那怨喊聲聲,如泣似訴,聲音震得碎開的大門‘嗡嗡’作響,伴隨著蒼老之聲,擺在地面的玄黑雕紋巨棺散出陣陣黑霧,像是棺中的人也因老者哭訴,而死不瞑目。

    “親家,人死不能復生,我們兩家在隱山有頭有臉,何必為了這樁小事,打得頭破血流?”站在顧氏之首,穿著一身漆黑馬褂的男人沉聲開口:

    “令愛的死只是意外罷了,何不化干戈為玉帛?”

    他的聲音平靜得不帶一絲情緒與波瀾,平鋪直敘,帶著一種異樣的陰森冷漠:

    “你看,為了顯示我的誠意,我專門請了幾位中間人前來為我們調解矛盾說和!”

    黑褂男人話音一落,宋青小等人耳側突然響起了一個老頭兒熟悉的聲音:

    “貴客,在請您幾位上前呢。”

    那先前在新娘子現身之后不久便隨即消失的山羊胡老頭兒,此時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側。

    他臉上還帶著二號道姑噴出的鮮血,這會兒血跡未干,仍順著他臉上皺褶的夾縫往下淌,他佝僂的動作下,身后細長的發辮垂落下來,一晃一蕩的。

    幾人一驚之下見他突然現身,都不由疾退數步。

    圍在門庭兩側的賓客都左右閃開,幾個試煉者一退之下,隨即站到了門庭的正中。

    宋青小與那穿著黑大褂的男人正面相對,這才將那男人模樣看清楚了。

    這應該就是顧氏的家主,他年約四旬,面皮煞白,神情嚴肅,留了少許胡須,本應該是正氣凜然的堂堂相貌,但不知是不是他們早就已經是作古的死人的緣故,宋青小總覺得他眼中帶著陰鷙,令人望之生怵。

    幾個試煉者被擠到正中,門內面對的是顧氏的‘族人’,而破開的大門之外,則也有無數的視線此時落在宋青小等人的背后。

    “有人評理也好!”

    門外那先前一口一句‘納命來’的老者此時情緒像是一下就平靜了下來,陰聲道:

    “我膝下有一愛女,視如掌上明珠,當日聽信顧無相的花言巧語,與他兒子顧八定下姻盟白首,但在婚禮當日,卻離奇死亡。”

    那門外老者說到激動處,聲音嘶啞,如泣血哭訴:

    “顧家將小女尸首送還,說小女乃短命早死之相,可我曾替她占卜算命,她乃天生富貴命格,我曾魂探地府,生死簿上,她的壽數絕不止十八之數!”

    他怨聲道:

    “說來也怪,小女死后,竟不見魂魄殘留,陰曹地府,也沒有她的殘魂影蹤,好端端的一個人,死得莫名其妙,定是你顧府動了手腳,害我女兒性命,斷我楚家血脈,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楚家的老者一說到此處,場中那漆黑巨棺仿佛感受到他的憤怒,上面的黑霧翻騰,仿佛棺木也在隨之而顫抖。

    四周陰氣更重,宋青小幾人被夾在兩撥人之間,卷進了這一樁兩百多年前的恩怨之中。

    雙方互不甘休,各不相讓,兩面怨氣越發的重,像是隨時都要大打出手。

    姚六已經感覺到了古怪,苦笑了一聲:

    “看樣子,又需要選擇陣營了。”

    他經歷過逃離恐怖營的陣營選擇之后,對于這種事情已經頗有經驗了。

    試煉者雙方被夾在不同的陣營之內,選擇某一方,便相當于要與另一方為敵。

    二號道姑、三號中年男人及雙胞胎等人都聽到了姚六的低語,眼中飛快閃過暗芒,顯然心中都早有打算了。

    “我的女兒死得好冤!我要顧家為我女兒償命!我要顧府上下,雞犬不留!”

    楚氏家主先是長哭女兒之死,UU看書 www.uukanshu. 接著又咬牙切齒,怨聲詛咒:

    “我要將顧家拉入地府,你們這些人,一個都逃不脫——”

    他最后的喊聲歇斯底里,音量拖得極長,這詛咒如一座大山,沉甸甸的壓在眾人心頭。

    “胡說,你的女兒短命早亡,與我們何干?楚有生,你血口噴人,是不是當我顧家無人了?”顧氏家主臉色一沉,冷聲回擊。

    “血債血償!血債血償!血債血償!”

    門外楚氏的人齊聲在喊,“顧家滿門,雞犬不留!”

    這些聲音匯聚成一股懾人的鬼哭,影響到眾人的神魂。

    試煉者倒還好,修為深厚,在雙方對峙之下,勉強還能抱守識海,不受其影響。

    但兩個普通的少年則已經是雙股顫顫,汗流頰背,臉色慘白,三魂七魄都像是要脫殼而出。

    “怎么辦?”雙方互不相讓,看來一場大戰是在所難免了,迫使試煉者也需要選擇陣營而戰。

    三號眼珠一轉,看了看二號道姑,又看了一眼雙胞胎,將目光在姚六身上打了個轉后,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你們選哪邊呢?”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