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41章 注定

前方高能
     那黑血腐蝕性極強,一沾到姚六臉上,便劇痛鉆心。

    姚六下意識去摸了一把臉,將蒙住嘴鼻的污血擦去,嘴里發出‘嘶’的一聲倒吸涼氣之聲。

    他手上抓著的那條長舌之上卷著帶血的皮毛,顯然是在沾到他臉頰之時便撕扯下來的,這會兒被切斷之后仍如活物般掙扎不止!

    姚六強忍疼痛,用力將手中半截舌頭一捏,那掙扎彈跳的巨舌霎時被捏為一攤肉泥!

    沒想到這東西竟如此恐怖,若非被及時切斷,要是舔實他的臉,恐怕半張臉上的肉都要被撕拉干凈!

    姚六將肉泥一扔,看宋青小將胳膊收回,低聲道:

    “多謝。”

    宋青小沒有出聲,那‘人魈’舌頭被切斷,憤怒不已,當即腦袋一仰,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痛嚎,接著抬起兩只粗如水桶般的手臂。

    那巨掌張開,片刻之間指甲暴漲數寸,沖著宋青小高高揚起,重重落下!

    宋青小先前急救姚六性命,此時沖勢之下根本來不及閃避。

    這‘人魈’速度奇快無比,片片長甲劃破夜空帶起漆黑殘影,眨眼功夫便至她頭頂!

    那長甲根根鋒利,寒光閃爍,足以將她頭顱捏得粉碎。

    不遠處躲在二號道姑身后的中年男人一見這情景,眼中閃過暗光——

    但下一刻卻見宋青小收刀旋身,并不驚惶后退,反倒握刀的右手一抖,那半只殘匕憑空消失,修長的五指竟也如那‘人魈’一般異變,化掌為爪,根根長甲之上竟似是帶著紅蓮火焰,往那‘人魈’掌心之處橫掃過去!

    兩爪相接之間,‘哧’的一聲,宋青小長爪穿透‘人魈’掌心,帶著黑血的指甲從‘人魈’手背之上鉆出!

    ‘吼嗚!’

    那‘人魈’嘴中發出一聲凄厲至極的痛呼,雙掌如觸電般彈收回去,后背彎弓,仿佛受這一擊之后比先前斷舌之痛更為嚴重!

    ‘它’掌心之處出現數個黑色的血窟窿,傷口處如覆蓋了一層紅色的焰火,阻止著傷勢合攏。

    這火焰之力的灼燒令‘它’慘叫不迭,劇痛之下,‘它’那張臉上竟出現另一張半透明的青白面龐,也似是張著嘴在哭嚎,眼珠仿佛要瞪出眼眶,頭往宋青小的方向掙扎而來,像是想要脫體而出,神情份外恐怖!

    宋青小不慌不忙,一擊得手,隨即手指一搓,一張芥子空間內擺放著的符紙便被她捏到手上了!

    那符紙一拿出來,似是感應到周圍陰氣旺盛,頓時金光大作。

    四周陰氣似是知曉厲害,都紛紛蠕動著閃躲。

    正拿著拂塵拼命在身周劃圈甩蕩的二號道姑在感應到靈力波動的剎那,本能的轉過頭,看到宋青小手中握著的符紙,當即瞪大了眼珠,脫口而出道:

    “太極驅魔咒?范家?你是范氏的人!”

    她話音一落,便見宋青小一道靈力打入那符咒之中,

    符咒之上靈光一閃,當即化為疾影,‘嗖’的一聲奔往‘人魈’額頭。

    ‘人魈’身上附身的厲鬼一見符影打來,表情猙獰,正欲逃走之時,符紙一下被彈射到‘人魈’額頭。

    接著符紙之上金芒一閃,那陰魂在這符紙靈力之下頓時被這光芒融解,瞬間功夫便被剿殺,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人魈’被符光所制,慘叫連連,但失去陰魂主控肉身,只剩本能的行動,已經不足為懼了。

    借此時機,宋青小后退半步,姚六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異色,也跟著她退后。

    她想起二號道姑之前口中所說的話,轉頭去看那道姑,卻見她臉上震驚之色來不及收回,顯然從宋青小使用符咒的方法,她已經猜出宋青小并非范氏一族之人了。

    在與宋青小目光相碰時,二號道姑本能的瞳孔一縮,還未來得及轉回頭去,那一直繞在她身側的‘人魈’已經按捺不住,伸出手來,一把將她拂塵拽住!

    只聽‘嗤’的一聲響,那‘人魈’手掌似被拂塵之上的白光所灼傷,但痛楚之下令其更為暴躁,大吼之后用力一拽,竟將拂塵的塵須扯下一小把來!

    那塵須被扯斷之后,便被陰氣腐蝕,化為塵灰,從‘人魈’掌心飛落。

    而剩余的小半截拂塵則是隱隱泛黑,二號道姑受這重創,引動體內舊傷,當即又‘哇’的一聲吐出大口鮮血。

    血腥味兒刺激到了那‘人魈’,令它嘴中涌出黑色唾液,順著獠牙往下滴落,同時更為兇悍。

    二號不敢再分神,當即全心與其纏斗。

    雙胞胎二人聯手暫時倒是游刃有余,尚能應付。

    宋青小瞇了瞇眼睛,二號竟能認出符紙,又對鎮邪驅鬼之事說得頭頭是道,興許與范家有什么淵源。

    自己殺了背棺中年男人,此時露出馬腳,這次試煉,留她不得!

    她心里殺機一閃,正想趁二號道姑被‘人魈’纏住,分身乏術之際借機下黑手,以絕后患之時,突然二號身側人影一閃,一直躲在她身后裝死的三號閃身而出,擋在二號身前,眼皮一抬,沉著臉道:

    “一號,我們是不是選擇錯誤了?”

    宋青小正欲上前的腳步一止,機會稍縱即逝,二號道姑已經彈開數步,令她再難偷襲出手。

    她聽出三號話中的指責,眉梢一揚,拳頭一握,那帶血的長甲緩緩回縮,逐漸變回原本修長的手。

    “什么選擇錯誤?”她問了一聲,三號中年男人便道:

    “楚女死于顧家之手,顧氏不仁不義,罪該萬死。”他大義凜然的道:“于情于理,我們是不是不應該站在這一頭?”

    宋青小聽他說到這里,不由冷笑了一聲,能走到如今這樣地步的試煉者,無一不是心狠手辣之徒,此時竟口口聲聲跟她講‘仁義道德’,令她不由生出一種啼笑皆非的感覺。

    三號中年男人像是沒聽到她冷笑聲般,接著又道:

    “你看,楚家有備而來,顧家分明不是對手。”

    顧氏府宅被數頭楚家精心準備的‘人魈’沖得七零八落,大部分顧氏子弟、賓客折損于‘人魈’之手,此時血流成流,剩余的顧家子弟已經被嚇破了膽,許多驚惶逃躥,很快便潰不成軍了。

    而府門之外,抬棺的楚有生領著楚氏子弟越逼越近,已經快靠近臺階之處。

    這樣下去,顧家撐不了多久。

    顧氏一輸,對于選擇錯陣營的試煉者來說自然不算是一個好消息。

    楚家實在難纏,光是這幾頭‘人魈’,便已經令二號、姚六都吃了些虧,雙胞胎雖不現敗相,但如果楚家的人一沖進來,眾人便陷入被動。

    三號不時躲閃著攻擊二號道姑的‘人魈’偶爾向他拍來的長爪,一面道:“要不,咱們也跟那倆小子一樣,棄暗投明得了?”

    “輸?”宋青小笑了一聲,聽了三號的話轉頭往府門之外看去,以楚有生為首的楚氏人此時在距離臺階約兩步之遙的地方將腳步頓住。

    身后抬棺的人將那玄黑巨棺高高舉起,慘白的火光之下,那棺身縈繞的黑霧使得那巨棺上的雕紋仿佛都了過來,正在緩慢蠕動。

    這神秘圖紋蠕動之下,她神識有片刻的恍惚,但宋青小即刻便醒悟過來,意識到有些不對頭。

    這玄棺有古怪!

    她強行以神識守住靈臺,目光清醒之后很快便注意到人群之中穿了一身素白的楚有生神色陰鷙,目光充血通紅,帶著怨毒。

    “你現在還認為不會輸?”三號聽出她話中的不以為然,皺了皺眉頭。

    二號道姑手中的拂塵打在一‘人魈’胸口之上,將封在體內的陰魂打散,發出一聲鬼哭,暫時將‘人魈’逼退之后,身影一晃,閃身出現在三號身側,與他并肩而站,微喘著氣,神色有些不善。

    另一廂,雙胞胎也以手中漆黑鐵鏈,將一頭‘人魈’鎖住,往這邊靠攏。

    “這是兩百多年前的幻境之中!”宋青小看著齊聚過來的幾人,冷聲道:

    “顧、楚兩家的大戰結局早就已經是注定了!”

    那選擇站在了楚家那面的少年自己恐怕都忘了,在井底之中提起顧宅傳說時,曾說的是:“兩家相斗,楚家最終失敗退走!”

    楚家必輸!

    “你此時做的決定改變得了未來,你改變得了過去么?”

    蠢貨!

    她語氣不疾不徐,卻聽得三號心中一怒。

    只是這絲怒火才剛涌上心頭,便隨即對上她冷冷的目光,就如當頭被人潑了一桶涼水,一下又清醒了許多。

    三號并非真正的蠢貨,只是先前性命攸關,又入了局中,心境遭‘人’左右影響,一時亂了分寸罷了。

    此時冷靜下來,便知宋青小所說沒錯。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停住腳步的顧有生再一次‘動’了,他眼珠牢牢盯著顧府之中,抬起一只胳膊,手握成拳食指伸出,比出指點的姿勢,怨聲開口:

    “點兵、點將,點到誰,先探路。”

    他食指左右一擺,站在他身側兩側的兩個少年頓時便發現身體不受自己掌控,隨著楚有生的話音一落,二人竟自主邁著腳步,往顧府門的方向走!

    兩人一臉驚駭,卻連話都說不出,僅剩兩顆眼珠惶恐不安的轉動。

    下一秒,顧府之內的顧無相則咬破手指,甩出兩滴血珠,那血珠往門口方向疾速飛出,沒入左右兩側石獅頭頂之中,速度被石獅所吸收。

    “我顧府的大門,不是誰都有資格進的!”

    伴隨著顧無相的話音響起,門口突然狂風大作,兩具鎮府避邪的石獅,竟一下‘活’了,那石眼之中閃過一道妖冶的紅光,喉中發出一聲怒吼,吹起風沙走石,氣勢洶洶!

    抖了抖身體,往兩個飄來的少年方向凌空飛撲。

    這兩具復活的石獅速度奇快不可思議,而兩個中了術的少年此時身不由已,見那石獅張著血盆大口往自己撲來,根本無法躲避。

    正駭得魂飛天外之際,一人被一頭石獅揚起巨爪,‘砰’的一聲拍落到地,而僅存的一個少年驚惶失措之間,則被另一頭石獅攔腰咬住,身體飄了起來間,只聽到楚氏家主道:

    “不過區區以血馭物術法罷了,看我來破!”

    少年一聽這話,眼中迸發出璀璨光芒,但下一秒只聽一聲咆哮,疾風之間,另一頭石獅探頭過來,將他頭顱一口咬住!

    生死之際,少年腦海里竟想起找到顧府方向時發現的那頭倒地的石獅口中所咬頭顱,如今看來,莫非是自己不成了?

    同時宋青小的聲音也在他腦海之中響起:“顧府之中并不安全!”

    他們在跟上這群人的腳步時,她曾這么提醒過。

    真的不應該跟著進來的,如果他們一開始好奇心沒有這么旺盛,不要在以為發現顧府墓地的那一刻生出貪婪之心就好了!

    少年剛生出這個念頭,隨即只聽頸骨之處發出‘咔嚓’一聲斷裂聲響,腦海里涌動的血液一下像斷了層,竟將楚有生念咒語的聲音壓過!

    接著肩頸相連的皮肉被一股大力撕開,中間涼風吹來,少年身體被撕為兩截,血如瓢潑!

    他尸首異處,腦袋被一頭石獅咬入嘴中,還未吐出,楚有生念完咒語,一個墨斗從他袖中滑了出來,墨線‘嗖嗖’抽出,將那咬著少年頭顱的石獅頸子纏住!

    那以秘術驅使的石獅被這墨線一纏,頓時發出一聲哀吼。

    墨線一彈之下,在它頸子之上留下一圈黑色印記,石獅頓時靈性大失,UU看書 .uukanshu. 哀嚎著逐漸不再動彈了!

    另一頭石獅很快也被困住,楚有生將石獅收服,才把墨斗一收。

    身后楚氏族人見顧家鎮門的雙獸被廢,當即再無顧忌,從楚有生身后蜂涌而出,一窩蜂往顧府之中沖!

    楚氏族人將兩頭失去靈性的攔路石獅撞開,手握兵器,喊打喊聲撞開顧府那兩扇殘破的大門,沖進府中。

    “血債血償!血債血償!血債血償!”

    “顧家滿門,雞犬不留!”

    這些‘人’齊聲高呼,每個‘人’穿著素服,臉上神色都帶著怨毒。

    正與宋青小說話的三號、二號等人一見這情景,當即臉色變了。

    誰都沒想到顧家如此不中用,鎮門的兩頭石獅眨眼功夫便被楚氏家主收服!

    “哈哈哈哈哈……”那門外扶棺的老頭兒見此情景,發出一聲既蒼涼又痛快的大笑,仿佛笑聲之中一抒積郁已久的怨恨,有種大仇即將得報的痛快感覺。

    但就在此時,顧府之中見子弟相繼遭楚氏‘人’屠戮的顧無相那張消瘦、蒼白的臉上,卻突然詭異的彎了彎嘴角。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