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44章 血液

前方高能
     三號中年男人將手一松,道姑雙腳沾地,這才喘著氣怒瞪著宋青小,厲聲問道:

    “一號,你什么意思?”

    宋青小將手一收,淡淡的回了一句:“不是故意的。”

    她這一句話聽起來全無誠意,且并不掩飾其敷衍的態度,令二號氣得吐血,末了還補充一句:

    “再說不是提醒你了嗎?”

    二號目光陰沉,她這一掌分明是有要殺自己的心,只是這會兒并不是跟宋青小算帳之時。

    幾人被顧氏困在兇險的幻境之中,自己又數次受傷,宋青小、姚六二人形成強勢聯盟,三號雖然救了自己,但恐怕也是擔憂自己死后他孤身一人,陷入困境,未必愿意替自己出氣,跟宋青小及姚六二人為敵。

    雙胞胎擺明袖手旁觀,這樣的情況下,道姑便唯有忍一時之氣,稍后再找機會報仇便是。

    想到這里,二號道姑硬生生忍下梗到胸口的那口怨氣,沉著臉提醒了一聲:

    “那你小心一些。”

    兩人的矛盾很快‘散去’,三號再次往楚有生的方向疾沖,楚有生卻將那玉環翻轉,轉動之間被困鎖在環內的那記‘X’字形靈訣飛了出來,如驚雷電閃,往三號劈落。

    二人距離極近,三號變身之后體形又大,眾人本以為三號必會硬扛這一記攻擊之時——

    千鈞一發之際,中年男人身形如快速漏氣的氣球一般,瞬間縮矮大半!

    那‘X’字形靈訣從他頭頂斬飛出去,‘轟’的一聲落到他身后的門框之上,將整個門框斬斷。

    中年男人躲過攻擊,雙手往前一探,伸出兩米長,抓到了楚有生小腿之上,身體如彈弓般被拉得極長,接著足尖一松,‘砰’的一聲往楚有生彈射而去!

    他身體綿軟,如橡皮一般,可長可短,變幻莫測,令人防不勝防。

    楚有生卻不慌不忙,嘴角邊露出一絲冷笑,將雙掌內壓,那玉環當即被他壓得縮小數倍。

    他將環一拋,以指尖一彈,環身發出‘嗡’的清脆響聲,圓環凌空飛起,往三號套來!

    三號一見這玉環,眼中閃過狠色,在撞往楚有生時,頭顱一下變得大如斗般,想將那玉環撞飛。

    哪知他頭一變大,那玉環也跟著變得大如車胎,竟恰好將他套在里面。

    三號脖子一被套住,當即屏息凝氣,頭顱一下又縮小百倍,變得細如拳頭般。

    但無論他身體怎么變化,那玉環卻恰好克他這一點,他人一縮小,玉環也跟著收縮,將他牢牢鎖死在里面。

    如此一來,三號頓時面色大變,嘴中呼了一聲:

    “二號救我!”

    他與二號形成聯盟,又對二號有救命之恩,此時他一呼喊,二號稍一猶豫,便強提靈力,那柔軟的拂塵頓時束成一條長槍,往楚有生當胸刺去!

    與此同時,三號身體被玉環束彈來,

    恰好被他提在掌中,面對二號拂塵所化銀槍,正欲躲閃之時——

    雙胞胎趁著楚有生被困住,當即甩出一條漆黑索鏈,往那遠處的棺材捆去。

    抬棺的人退得并不遠,雙胞胎手中的黑鏈一甩出去十來米,‘哐鐺’便將棺材鎖了個正著!

    棺材一被黑鏈鎖住,便發出‘嗤’的一聲詭異灼燒聲響,抬棺的人速度一下便被拉住,停了下來,發出陣陣哀嚎。

    雙胞胎用力回拖,黑鏈被繃成兩條直線,禁錮著棺材,發出‘咔咔’聲響,拖著抬棺的楚氏子弟往回倒退!

    困住三號的楚有生一聽聲響,當即大急,顧不得躲避二號道姑的攻擊,抬起手掌,用力往三號頸脖之處切了下去!

    “二……”

    三號中年男人一見掌風,驚惶交加之下放聲大喊,但話音未落,便聽‘噗嗤’聲響傳來。

    道姑拂塵化為長槍,將楚有生身體刺穿。

    拂塵之上恐怕附有秘法,令他發出一聲痛哼。

    三號聽他受傷,眼中露出一絲喜色,但下一刻,楚有生強忍痛意,手掌化刀,如摘瓜般,‘噗’的一聲將他脖子切斷!

    ‘汩汩’的血花如溫泉般從他斷頸之處冒了出來,灑了楚有生滿身都是!

    同時幾個試煉者識海之中,試煉任務提示的獎勵則隨著三號被切斷頭顱的剎那跟著改變。

    不虛此行!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3500。

    眾人瞳孔一縮,幻境之中,大家見到面前的‘人’、發生的‘事’,都是曾經過往已經發生的一切。

    但死在一個早就已經作古的‘幻影’之手,卻是真實的死亡。

    三號尸體‘砰’的一聲落到地上,楚有生殺死三號,將玉環一抖,把上面沾的血珠抖落。

    二號見三號一死,當即膽怯,深恐這老頭兒兇悍,自己離他太近并不安全。

    當下將拂塵化的銀槍回收,拉出大片血霧,令他腳步一個趔趄,胸口處裂開一個大洞,黑紅的血一下涌了出來,將衣裳暈開。

    可他顧不得去捂傷口,而是借著身體踉蹌后退的時機,抬手去抓雙胞胎鎖住女兒棺材的黑鏈。

    那黑鏈之上似有玄機,楚有生手掌一碰上去,便發出‘嗤’的一聲灼燒聲響,令他身形一顫,臉頰肌肉抽搐,眼中露出痛色。

    他深呼了一口氣,嘴中發出一聲厲喝,強忍痛楚,用力將手一握,拽住其中一條黑鏈,硬生生將雙生子其中一人拖得往前行了數步!

    雙胞胎心意相通,一見如此,急忙騰出一只手,掌心之中竟又各飛出兩條約摸兩米長的黑鏈,將楚有生上下都鎖了起來!

    那黑鏈與玉環有異曲同功之妙,一將‘人’困住,當即收縮迫其放手。

    “助紂為虐,不得好死!”楚有生被黑鏈一鎖,身上被灼出陣陣黑煙,但他雙眉倒豎,嘴中怒罵不斷。

    “幾位干的好!”顧府之中的顧無相一見此情景,臉上露出狂喜,當即大喊出聲,命令顧氏殘余子弟上前捉拿楚有生及門下族人。

    雙胞胎各自控制兩股黑鏈,顯然頗為吃力,臉上開始顯出細汗。

    遠處棺材也顫動不停,上面冒出股股黑霧,仿佛想要掙脫黑鎖的束縛,令黑鏈發出清脆顫吟,更增加雙胞胎壓力。

    才剛收回拂塵的二號道姑一見楚有生被困,如找到機會一般,當即將拂塵一甩,畫出一個光圈,正欲往楚有生拍去之時,宋青小的聲音卻響了起來:

    “我來助你們一臂之力!”

    二號聽到宋青小聲音,心中便涌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來,還未說話,耳中就只聽一聲風響。

    她是被宋青小之前偷襲整出了陰影,這會兒手上一個遲疑間,剛以靈力灌注身體,便遭大力撞擊!

    那撞擊的力道狂猛無比,哪怕二號道姑早有心理準備,但仍被這股力量撞得往前跌撞數步,手持拂塵畫圈的手一頓,那剛畫出的光暈頓時靈力不繼,還未被拍出便散了開去!

    二號道姑半邊身體被撞得發麻,狼狽之間眼角余光見宋青小身體殘影從她身側飛速掠過,趕到楚有生身側!

    她接連兩次被宋青小偷襲,此時無名火起,眼中閃過一絲陰色,一提拂塵,正欲出手之際,姚六卻‘咚、咚’兩步邁了上前。

    此人變身之后身形體壯,氣息彪悍并不好惹,又與宋青小是舊識聯盟,關系緊密

    二號心中權衡得失,只得又暫時忍下這口惡氣。

    宋青小感應到身后二號的喘息聲,嘴角一勾,抬起手臂。

    手腕之上銀狼封印感知到她的心意,變掌為爪,隨著她調動靈力,手背之上浮出大片光鱗,她這才一爪往困住了楚有生胸口的那條黑鏈抓了下去!

    她手掌在碰到那黑鏈之時,黑鏈之上靈力暴動似欲傷人,卻被她掌心之中的鱗甲阻擋,無法傷她半分,接著被她以更為強大的力量鎮壓下去,一把將其抓在掌心之內!

    那黑鏈靈力被壓,頓時靈性大失,當即縮小得細如拇指。

    雙胞胎臉色一白,如果不是此時他們陷入艱難境地,恐怕也要忍不住怒罵出聲。

    黑鏈靈性一減,又縮細之后,被鏈條鎖住的楚有生頓時如找到機會,當即雙臂一繃,那黑鏈霎時應聲而斷。

    這鏈條似是雙胞胎本命法器,一旦斷裂,對二人是個不小的打擊,不約而同含怒出聲:

    “一號,你……”

    楚有生一脫困,深深看了宋青小一眼,眼中飛快閃過一絲異色,隨即他咬破中指,沖著宋青小一彈——

    一滴殷紅血液迎面疾來,幻境之中的‘人物’甩出的血液必定詭異,尤其是楚有生在試煉場景中并非普通人,宋青小急忙后躍,同時抬手一擋,那滴東西一下撞到她手掌心,迅速的滲入她體內。

    宋青小心中一驚,當即將手用力一甩再收回,掌心之上竟看不出絲毫血跡,那滴楚有生心脈相連的血液竟像是并沒有甩到她手上,先前只是錯覺而已。

    楚有生見她退后,也不追趕,從袖口之中摸出一把銅錢,往掌心拉開,以咬破的中指往銅錢上一抹,將其往外一灑!

    那銅錢頓時化為高約兩丈的銅墻鐵壁,‘鐺’的一聲落地,將雙胞胎扔出去的玄黑鏈條砸碎,并將楚、顧雙方陣營隔開,方便楚氏殘余部眾逃離。

    “走!”銅墻鐵壁之后,楚有生一下仿佛蒼老了十歲的聲音傳來,抬著棺材的楚氏族人匆匆離開的腳步聲中,楚有生滿含怨毒的沖著‘墻’的另一側道:

    “你顧家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

    顧無相臉上的喜色迅速變為陰沉,厲聲大喝:

    “將他攔下來,不能讓他離開!”

    楚有生蒼老的聲音還在響起:

    “你們不得好死,應該斷子絕孫!我要你顧家滿門,為我女兒及今日死在這里的楚氏子弟償命!血債血償!血債血償!我不會放過你們!”

    他的聲音拉得極長,聽起來幽怨而又瘮人。

    幾個殘余的顧氏子弟手持長劍沖了出來,但卻被那銅錢所化的銅墻所阻。

    顧無相怒火中燒之下,所有顧家子弟深恐被他遷怒,戰戰兢兢拿劍去砍那銅壁,將銅錢砍得‘叮叮’作響,卻不能將其破開分毫!

    這巨大的墻面形成一扇陰影,仿佛籠罩在所有顧氏族人的頭頂。

    幾個試煉者站在原地,宋青小還在抬著手掌皺著眉,姚六握著雙拳站在她身側。

    二號道姑捂著肩頭,雙胞胎臉色慘白,嘴角隱隱顯出血絲,顯然楚有生先前掙脫他們的束縛,令他們受到靈力反噬,吃了些虧。

    “一號,你什么意思?”二號看了落在地上的三號中年男人尸體一眼,眼中閃過一絲暗芒,隨即抬頭對宋青小發難。

    三號死后,她雖少了一個盟友,但同時因宋青小先前的舉動,恐怕已經得罪了雙胞胎,此時她孤身一人,正好可以借此時機,加入雙胞胎的陣營!

    因此她率先開口,既是想借機發泄先前被宋青小陰了一掌的怒氣,也有想要向雙胞胎投誠的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宋青小聽到她說話,將手往后背一收,皺眉問了一句。

    “你還裝傻?”二號沒料到她到了這個地步,還敢不承認,“我們攔楚有生時,你再三阻撓,先是想要暗算我,后來又害雙胞胎兄弟,莫非你表面哄我們站到顧氏這邊,背地里投靠了楚家陣營?”

    二號道姑這話一說出口,臉色慘白的雙生兄弟抬起頭來,目光冰冷,顯然心中的一部份想法與二號道姑是不謀而合的。

    “然后你再借此時機暗算我們,想要殺死我們之后,獨占積分吧?”道姑提著拂塵,連聲發問。

    雙胞胎兄弟擦了下嘴角的血跡,聽到她這話,無聲的挪到她身側,與她并肩而立。

    這個舉動擺明了二人確實有要與她聯盟的心,令二號眼中閃過欣喜。

    她已經受了重傷,在這樣兇險的試煉之中,獨自很難活命,需要找個可靠的聯盟才行。

    三號死后,她孤立無援,這樣的情況下,雙胞胎兄弟不怕她背叛,三人一拍即合,充滿敵視的瞪著宋青小與姚六二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大有一言不合便想動手的意思。

    宋青小實力雖強,但她與姚六只有二人,三人聯手之后,二號道姑覺得自己這方未必不能贏。

    “暗算你們?”宋青小見這三人神色不善,卻并不畏懼,她冷笑了一聲:

    “我要想暗算你們,你以為你們還能站在這里?”

    她一句話令雙胞胎及二號道姑都跟著目光一沉,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你不要狡辯,楚有生是不是你故意放走的?我們都看在眼里!”二號道姑沒想到已經到了這個時候,宋青小態度竟如此狂傲,七號這樣拽也就算了,他實力深厚,煞氣外泄,一看便并不好惹。

    那時二號道姑又只與三號聯盟,不像此時,三人聯手,氣底也更足一些。

    “是!”宋青小點頭承認,二號聽她一說,頓時嘴角一彎,正欲乘勝追擊,卻見她冷笑了一聲:

    “不過你們是不是有病?”

    如果說先前雙胞胎對她態度因忌憚她實力而強行忍耐的話,此時聽她這話,終于忍耐不住,其中一人喝道:

    “一號,你講話放尊重些!”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