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52章 強奪

前方高能
     ‘前’字令運轉之下,宋青小一腳邁入虛空,身后怪笑聲中,一股陰氣疾至,她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預感,下一秒便感覺一只鬼頭靠近。

    接著一股龐大的吸力從鬼頭之上傳來,硬生生破開‘前’字令的阻擋,令她靈力逆轉,筋脈一疼,將她險些隱匿的身體強行扯了出來。

    她被鬼頭沾到衣角的那一點如同一個泄洪口,體內殘余的靈力瘋狂向那個缺口奔涌而出,令她忙不迭一咬舌尖,劇痛之下死守心神,強行運轉滅神術,鎖守筋脈。

    其余四只鬼頭接著一擁而上,疾風聲中,宋青小深呼一口氣,正欲召出芥子空間中的那大堆符紙,拼死一搏之際,突然就見黑暗之中一點金光一閃。

    接著‘嗖’的一聲,那金光越來越大,照破黑霧,化為一個巨大的圓環,飄浮在顧府大庭的上空,光芒刺目,散發出駭人的靈壓,如一輪小太陽般,將整個顧府全部照亮!

    光芒所到之處,便如照妖鏡,先前還富麗堂皇的顧府,在光芒照耀之下顯出原形。

    擺滿酒菜的飯桌消失,寬闊而氣派的庭院變為灰黑色,蒙滿灰塵。

    精致的花草樹木瞬間枯萎,就連結掛的大紅燈籠也熄滅,化為漆黑腐爛的燈籠骨架,掛在破敗的屋檐下,在颶風之下晃動,骨架發出‘咔咔’的撞擊之聲。

    地面鋪滿枯腐的樹葉,眾人所踩之處盡是泥濘。

    正大堂處兩扇門已經破落倒在地面,被一半腐葉所掩埋,大半屋頂坍塌了下來,將里面腐爛的家具壓蓋住。

    那先前停在大堂門前的花轎、吹拉彈唱的表情僵硬的人在光芒照射之下,仿佛無法與這光芒相抗衡,當下化為青煙,消失得一干二凈!

    這才是消失了兩百多年的顧府真正的面目,荒涼、破敗、鬼氣森森!

    那五只鬼頭在金光之下動作一滯,趁此良機,宋青小以靈力斬斷自己與那其中一頭五羅噬魂鬼之間的聯系,勉強提起靈力,施展‘前’字令逃離。

    而另一邊,正準備先殺姚六的顧無相在金芒出現的剎那,便驚愕萬分的抬起了那如骷髏般的腦袋。

    金芒照在他腐爛大半的臉上,一些脫落的風干皮肉如一張張枯爛的樹葉粘連在他骨架上,隨著陰氣的流動而似一只只欲振翅而飛的蛾子,看上去驚悚而又恐怖。

    趁他仰頭之際,好不容易逃離五羅噬魂鬼追蹤的宋青小狼狽出現在姚六身側,氣喘如牛之下拍出一張金光閃爍的符紙到姚六身上!

    那些化為繩索的黑霧被這符紙一貼,便一下‘斷裂’散開,姚六來不及道謝,接著與宋青小齊齊往后一縱,退離顧無相三、四米。

    逃至大庭邊界的雙胞胎之一的少年吃驚無比的抬起頭,金芒將漆黑的顧府照得如同白晝,將他臉上每一根汗毛都照得份外清晰。

    宋青小強忍先前靈力逆流之后沖擊筋脈所受的傷帶來的隱痛,瞇著眼睛仰頭往天空上望。

    頭頂之上是一個如水桶般大小的圓環,

    散發出逼人的光芒,她腦海里頓時涌出在幻境之中時,楚有生臨走之時所說的話語:

    “當太陽升起之時,便是顧家真正滅亡之時!”

    顧家當年雖然全府盡滅,但陰魂卻仍在作祟,并不算真正的被滅!

    此時那一輪金環散發出逼人光芒,莫非這便是楚有生口中所說的太陽,此時亦是顧家真正魂飛魄散之時?

    她心里生出這樣一個念頭,姚六與幸存的雙胞胎中的少年臉上也浮現出同樣的神情,顯然大家此時都想到了一處。

    那散發光輝的圓環開始滴溜溜的在半空打轉,發出‘嗡嗡’的噪音。

    這熟悉的靈力很快讓宋青小想起了一個人,正在這個時候,那金環之下,緩緩顯出一道高大的影子。

    “七號!”

    “七號!”

    “七號!”

    三人在見到那影子出現之時,不約而同的驚呼了一聲!

    在大婚前夕,被顧府之內的陰魂‘掠’走的七號,此時終于出現!

    那道身影逐漸成形,顯出七號的樣子。

    但在看清七號的那一刻,姚六一時沒繃住,發出一聲倒吸涼氣的聲響。

    宋青小雖然沒有如雙胞胎少年那樣露出震驚的神情,但卻也嘴角抽搐。

    此時的七號原本穿的一身對襟露出胸膛的黑袍,此時被換成一件夸張的暗紅喜袍,胸前五花大綁捆著一朵巨大的綢花,綢段的另一段飄揚在空中,隨風翻騰。

    他的臉上被人畫了兩團極為醒目的鮮艷腮紅,頭戴一頂紅皮小帽,將他一張臉箍得緊到變形。

    這不倫不類的打扮令他如同小丑般,偏偏他一臉冷漠,更是形成一種巨大的反差感。

    “看來七號差點兒當了新郎。”若非此時大戰一觸即發,情況危急,恐怕任誰看到七號此時的模樣,都會忍不住笑出聲。

    但三人畢竟非同常人,看了一眼,都知道七號應該是著了道的緣故。

    “哼!”

    漂浮在半空中的七號聽到姚六這話,冷哼了一聲,體內靈力一震之下,身上的那件暗紅喜袍頓時被靈氣震碎,化為紅霧,很快被靈光絞碎,顯露出他原本的衣物。

    他臉色陰沉,居高臨下目光往地面一掃,很快像是發現了什么有意思的東西。

    宋青小隨著他視線一看過去,便見到他的目光落到那五只鬼頭的身上,下一刻便見七號面露喜色,手腕一招。

    那浮在他身體上空的金環便似是感知到主人的意圖般,‘嗖’的一聲化為疾影,往那五只鬼頭的方向疾沖而去!

    站立在地面上的顧無相一見此情景,那殘破的嘴角一勾,露出一絲蔑視的冷笑,接著五只鬼頭齊齊發出一聲怪叫,也往金環迎了上去!

    這鬼頭威力非同小可,幾人先前都親眼目睹,甚至宋青小還險些吃了大虧,此時見七號以法器相迎,不由都捏了一把冷汗。

    只見那圓環疾飛而來,即將與五只鬼頭相碰時,突然‘嗡’的一聲放大,接著將數只‘嚶嚶’怪笑的鬼頭圈在環內。

    幾只鬼頭一被圈住,當下正欲張嘴吸吮,金環之上染上黑氣,靈光一暗,便見七號指尖一彈,點出一滴精血,他打入數道法訣進去。

    那血珠往金環飛馳而去,一融入金環,先前那靈光暗淡的金環一吸收精血,頓時靈氣逼人,霎時震懾力像一下提升了數個等級,一下將幾只鬼頭反而壓制!

    ‘桀桀’聲一下變得急促無比,數只鬼頭發出尖厲刺耳的叫聲。

    顧無相一見此情景,頓時神情一變,身形再次撥高一截,聲音凄厲道:

    “你敢……”

    他伸出胳膊,往金環抓來,像是極為著急,但在他伸長的鬼爪尚未碰到那金環之時,七號已經將手一招,金環箍著幾只鬼頭,往他的方向飛去。

    “沒想到此地竟然養了五只噬魂鬼,倒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七號竟像是對這東西頗為熟悉,一口叫破其來歷。

    他將金環抓在手中,幾只鬼頭陰聲厲叫向他吐出陰氣,他的聲音里露出喜色:

    “竟然養到了丹境下階的實力,五鬼合力,恐怕就連丹境頂階的修士也能滅殺。”

    這樣的話顧無相之前也說過,但此時聽到七號的話,宋青小依舊不由心中眼饞無比。

    她目前雖說實力勉強到達丹境,也得到九字秘令中的三令,可無論是滅神術還是九字秘令,目前都沒有強大的攻擊力。

    原本神秘匕首被她蘊養之后成為法寶,但在失落之城中損毀之后,能在戰斗時發揮最強戰力的,竟就剩銀狼而已。

    這顧無相所養的五羅噬魂鬼威力無匹,且五只合一能滅殺丹境頂階的修士,相當于多了一個實力強大的分身,若是能將其得到,試煉之中更是如虎添翼,大大彌補了自己的弱處,就是遇到強敵,也更多自保之力。

    可此時竟然被七號這樣的強手所奪去!

    但宋青小很快注意到七號話中所說的另一層意思,他說這五只噬魂鬼是‘意料之外的驚喜’,這證明七號進入這一次試煉,確實如宋青小一開始所說,是有備而來的。

    他能輕易收服這足以匹敵丹境后期修士的五羅噬魂鬼,足以證明七號極有可能確實是屬于元神化嬰的修士大能!

    結合他在試煉空間及此時所說的話,可以肯定他對這一次試煉頗有了解,且沖著其中一件東西而來的。

    也就是說,他能出現在這里不是巧合,神的試煉的安排也并非完全的隨機。

    興許隨著修士實力的提升,不止是感應到試煉的開啟,還有可能影響,甚至完全有可能掌控神的試煉!

    她雙目一亮,仿佛有一種嶄新的契機出現在她面前,里面隱藏著無數可能。

    只是眼下最為重要的,不僅是這些,而是七號此行,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這五羅噬魂鬼從他話中聽來,仿佛只是一道開胃小菜,能令元神化嬰期的大修士都特意走一趟,且極為看重的東西,又究竟是什么?

    她心里裝著這個事,另一邊姚六、雙胞胎之一的少年見到七號將那五羅噬魂鬼抓到手后,都露出幾分羨慕之色。

    七號原本便強,一得了這五只噬魂鬼,更是如虎添翼。

    只是七號實力驚人,他拿到這東西,其他兩人便是嫉妒,也不敢生出覬覦的念頭。

    七號一將五鬼拿捏到手,便以神識強行抹去五鬼之上與顧無相之間的聯系。

    先前還怪叫連連的五鬼一旦神識被抹,當即便靈性大失,一下便安靜了下去,神情呆滯的被圈在那金環之中,被七號袖口一揮,隨即被他收了進去。

    顧無相的巨大鬼爪撲了個空,接著便感到自己與五鬼之間聯系一斷,當即發出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原本高大的身形隨著五鬼被收之后,仿佛受損不輕,一下縮水數倍!

    哪怕他在顧府之中受陰氣滋養多年,但精心飼養的五個噬魂鬼被七號強行奪走,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極大打擊。

    他先是發出一聲接一聲的尖銳怒叫,聲音震得四周已經干枯的樹木化為灰飛。

    “你們打破我府門!擾我顧家清寧!強搶我的東西!莫非當我顧家無人不成?”

    宋青小聽聞這話,不由捂著胸口輕笑了一聲:

    “弱肉強食,不過有能者得之。”她瞇著眼睛,“你當年奪楚女性命,強奪楚家氣數、命運,妄圖扭轉天機,如今不過是有人做了跟你當年同樣的事而已,你有什么好憤怒的?”

    顧無相聽她這話,頓時怒喝一聲:

    “你給我閉嘴!”

    他像是憤怒至極,仿佛一下被宋青小的話戳中了軟肋,怒火騰燒之下,渾身骨架‘咔咔’顫個不停。

    松腐的爛肉從他身上如下雪般抖落,腐朽的衣物也跟著震起黑色的飛灰。

    “你給我住嘴!”

    他的臉在金芒之下呈現出一種詭異的黑,身上的陰氣隨著他翻騰的怒火再次化為黑焰,燃燒在他身側,形成瘋狂的氣流,將他捆綁在腦后的發辮也震得松散開來!

    枯燥的長發隨風而舞,UU看書 .uukanshu. 如一條條張牙舞爪的蛇,貼著他一張半骷髏化的臉揚頭吐信,驚悚無比!

    這尖厲的喊叫化為排山倒海的聲浪,逼得姚六及受了些輕傷的雙胞胎面色一變,倒退了兩步才勉強站穩了腳跟!

    宋青小強行定住身體,聽到顧無相這老賊發怒的那一瞬間,下意識的抬手擋住了臉,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笑意。

    “鼠輩知道什么?你以為楚有生是什么善人?他楚家只是陰險卑鄙的無恥小人,活該他魂飛魄散,不得轉世投生!”

    宋青小的話令顧無相失了控,怒極之下喊叫出聲:

    “楚有生這個老不死的東西,竟施展妖邪之術,以我顧府滿門生祭他的女兒!這該死的老東西!該死的老東西!活該他魂飛魄散,不得轉世投生!”

    他像是陷入往事,情緒失控,看起來瘋瘋癲癲的樣子:

    “哈哈哈哈哈哈!我縱然是死,也絕不會讓他陰謀得逞!他就算豁出去他那條老命,也絕對不可能愿望成真!我會死守在這里,讓他不能如愿以償!”

    “該死的老東西!該死的老東西!”

    “該死的老東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