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62章 吸入

前方高能
     地底的橘紅色光從縫隙之中透出更多,地心深處傳來一股莫名的巨大吸力,將斷裂的土地、碎石、泥土盡數‘嗖嗖’吸入其中!

    那滾落到地面的顧八尸骨‘咔咔’隨著地面的抖動也往縫隙處溜走,接著‘哐鐺’順著大量石渣落進透光的縫內。

    在這些吸力之下,四散之后隱藏于顧府之中的鬼魂像是被某種神秘的力量吸住,發出驚惶失措的哀嚎聲,接著被吸入縫隙之中。

    陰陣風風之下,顯現出一張張被拉扯得變形的絕望、無助的臉龐,張大了嘴在尖叫,像是在向宋青小三人求救。

    但喊聲尚未出口,便化為一股精純的陰氣,‘嗖’的一下鉆入地縫!

    地底之下像是躲藏了一只可怕的張嘴的怪獸,這些躲藏了兩、三百年的顧氏子弟之魂,終究沒能逃脫!

    上百個鬼魂接而連三被吞噬,一張張不同的臉龐掙扎慘叫著,這一幕看得宋青小后背泛起寒栗,舔了舔嘴角。

    隨著這些顧氏子弟的魂靈被吞,地底之下拉拽的力量便更沉了。

    ‘哐哐’的響聲里,地面接連往下沉,中間的裂痕越來越大,導致四周殘破的建筑‘轟隆’垮塌得更為迅速。

    倒塌的建筑殘渣往中間滾來,顧府如同一個巨大的沙漏!

    宋青小雖說極力想要穩住自己的身形,但地縫之間的吸力實在太強,勁風拉扯著她衣衫,發出‘呼呼’的風響。

    她知道地底之下有楚女的存在,自然不想順著這股吸力往下掉。

    但奈何她之前受過嚴重的傷,雖說在丹珠滋養之下修復了傷勢,但靈力在先前幾輪大戰中接連被耗了個七七八八,丹珠的生靈之氣除了修復她的筋脈重傷外,絕大部份能量都被星辰大陣所吸走,此時筋脈之中空蕩蕩的,面對這地底之下的強大吸力,她內心是拒絕的,但繃了片刻,卻仍控制不住身體,被裹在一堆泥石碎土之中往下掉!

    ‘嗖嗖’的風響聲從宋青小耳旁滑過,此時她心情簡直沒法用語言形容,唯有苦笑著調整著自己掉落的身形,手指捏印,準備若是一遇襲擊,便以‘臨’字術結成領域護體。

    事到如今,也不知道這領域能抵擋得了幾時,但到了這個地步,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

    混亂之中,她看到姚六身形也被暴風吸入,就連浮漂在半空的七號也好像身形一晃,接著被拉入地縫之中!

    身體失重的感覺并不好,約摸十來秒后,宋青小‘砰’的一聲掉入一堆廢土渣中。

    強大的肉身令她從這么高的地方摔落下來,但并沒有什么大礙,她身體一落入實地,便隨即翻身坐起。

    眼前灰塵彌漫,將四周的一切擋住,僅能看到那橘紅色的光透過每個角落,將浮在半空的每一粒塵埃都照得清清楚楚。

    值得慶幸的是,在她摔落下來的過程中,她原本預估的會遭受楚女之魂襲擊的情況并沒有發生。

    此地給她第一個最大的感覺,便是‘靜’。

    頭頂‘轟轟’還有殘垣斷瓦往下滑落,

    摔到地面時發出劇烈的響聲,帶起一陣陣回音。

    從回音判斷,她猜測此地面積應該是不小的,視線受阻的情況下,她試著想放出神識去查探,但不知為何,此地像是被一種極為強大而又神秘的力量所禁錮著,神識竟然半點兒都使不出!

    這個發現令宋青小當即大驚失色,她想起在井底之下時,神識受阻的情況了。

    那時她以為是顧府之中那些存活多年的陰魂作祟的緣故,但顧府一滅,大陣被收,照理來說顧家就算再有能耐布下阻擋神識窺探的禁制,此時都應該散了。

    可此時神識在此地竟然半點兒不起作用,可想而知,從進入試煉場景神識便受到限制的緣故不在顧府,而在于顧府之下的這個地下‘迷宮’。

    這會兒她靈力空空,對于楚女來說又是送上門的‘現貨’,如今神識又被限制,情況對她真是異常不利了!

    關鍵時刻,宋青小拼命以神識呼喚體內銀狼。

    在她呼喚之下,手腕處的印記微微發熱,識海之內銀狼的氣息閃現,像是在回應她的召喚似的。

    這個時候銀狼還在,它發出的氣息令宋青小心下一松,原本忐忑的心情稍安,隨即又皺了下眉頭。

    銀狼被封印在她體內,令她實力上漲了一大截,從半步假丹的境界直接邁入丹境下階,相當于是合一人一狼之力才有她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

    可現在她靈力空空,銀狼哪怕意識尚算清楚,但恐怕也是實力要受限制的。

    如今她要面臨的,是楚有生精心布下了兩、三百年的一個局,一個在新婚當日被夫家害死之后,千辛萬苦等來一個重生機會的兇魂。

    就算是銀狼與她實力在巔峰時期,她也未必有把握在中了招的情況下扛得住!

    一想到幻境中被楚有生算計的那一幕,宋青小不由又露出一絲苦笑。

    真是再謹慎,也終有失手的時候,試煉場景中的人物也有如楚有生這般老奸巨滑之輩,相比之下,她的那些心思還不大夠。

    若是這一次僥幸能活著,將來試煉之中,她更要加倍小心才行。

    她想到此處,便聽到疾風聲響。

    宋青小開始聽到風響聲,后背寒毛當即‘嗖’的一下立了起來,將被汗濕的貼身衣物頂住!

    那汗毛與衣物摩擦之間發出的聲響在此時緊繃時刻被放大了數倍不止,摩擦之間后背既麻且又癢,仿佛有種有‘人’以手溫柔撫摸自己后背的感覺,令宋青小毛骨悚然。

    她下意識的手印一結,嘴中疾念:“畫地為牢……”

    最后一個‘困’字尚未出口,便聽到有什么東西‘轟’的摔進廢墟里頭,接著傳來姚六強忍痛楚的悶哼,顯然他也掉下來了。

    “一號?”他咬著牙關,像是強忍著極大的痛楚,聲音有些顫抖,從齒縫間鉆出:

    “你,你還在嗎?”

    原來只是虛驚一場!

    聽到姚六聲音的剎那,宋青小緊繃的身體一松,當即血脈狂涌。

    “在。”她聲音還帶著一種緊繃后不自然的僵硬感,口中還殘留著之前吐血的腥甜之氣,像是被姚六嚇得要吐血了!

    她一說話之后,姚六也很明顯的松了口氣。

    畢竟如今的她是楚女會攻擊的‘目標’,如果她還活著,證明這顧府的地底之下暫時應該是沒有危機的。

    泥土之中傳來一陣細微的撥動聲,響了兩下之后又止住了,宛如一只小心翼翼的田鼠躲在人的眼皮底下偷偷在挖洞。

    “一號,幫幫我。”姚六發出一聲求救。

    從兩人對話時發出的聲音聽來,二人離的位置并不遠,宋青小心念一轉,這樣的高度摔下來姚六不至于傷成這副模樣,連動彈都動彈不得。

    他此時向自己求助,要么他使詐,想要引誘自己過去,再借機下手;要么他情況不妙,傷勢之重,令他連起身的動作都份外艱難。

    姚六說完這話之后,地底靜默了片刻,只能聽到四周東西摔落下來時傳來的回音。

    不遠處翻沙堆的聲響越來越弱,但宋青小識海之內的任務提示仍舊未變,積分的獎勵還是7000。

    宋青小猶豫片刻,仍決定賭上一把。

    姚六先前雖然不知以什么樣的秘法逃過一劫,保住了性命,但從姚六在大戰之中透出的氣息看來,他修為不過堪堪到達悟道境初期,能在兵主真身與劍陣之靈對擊之中活下來,那身恐怖的傷勢是騙不了人的。

    更何況她此時陷入困境,有一個極有可能會奪舍自己的楚女存在,還有七號在旁虎視眈眈,姚六若是能活著,牽制一下七號也不錯。

    再加上兩人也算‘舊識’,又是第二次合作。

    若他真的意圖不軌,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她如今確實靈力所剩不多,但要殺一個重傷垂死的姚六卻也是能辦到的!

    她想到這里,隨即爬起身來,以手揮散那些浮在空中黃蒙蒙的霧霾,順著姚六先前發出聲音的方向走去,約走了七、八米遠,好不容易才見到姚六半埋在土中的身影了。

    因他渾身是血的緣故,摔落下來便如在黃豆粉中裹過的食物。

    他此時氣息微弱,一條斷梁橫壓在他胸口處,上面壓了一些泥土,令他無法掙脫。

    宋青小一見如此,當即提腿將砸在他身上的那斷梁踹開了。

    那斷梁‘哐鐺’落地,傳來回響,這個動靜令瞳孔半渙散的姚六一下驚醒,咧了咧嘴角。

    大量鮮血從他牙齒間滲出,令他裹滿了泥沙的臉看上去份外驚悚。

    宋青小雖說心中早已經猜到他傷勢頗重,但見他這慘狀,依舊皺了下眉頭,隨即提起靈力,伸手去拽他胳膊。

    “你還能站得住嗎?”

    她問了一聲。

    姚六在她指尖碰到自己身體時,UU看書 www.uukanshu. 渾身一抖,肌肉重重收縮,那股血腥味兒便更濃了,他周圍的一些泥沙漸漸便被染上了血色,在這昏暗的橘黃光線下,更顯可怖。

    “不能站,也不行。”姚六臉上的肉都在哆嗦,他苦笑了一聲,仿佛這個動作對他來說都是一件十分艱難的事:

    “事到如今,還能由得了我?”

    他這模樣,到底是怎么活下來的?宋青小心中浮出一個疑問,姚六不用看她的臉,像是已經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似的:

    “上次試煉之中,我兌換到了一種名為‘金蠶脫殼’的保命至寶,不過一人一生之中僅能使用一次。”

    可能是因為宋青小拉了他一把的緣故,他緩緩將自己先前逃過一劫的原因說出:

    “這寶物使用之后,剝去全身皮肉作為替身,承受一次死劫。”

    在大陣之中的危急時刻,姚六雖然施展此物保住性命,但仍受了極其嚴重的傷,所以在顧八被七號逼出之后,那代表著楚氏傳承的丹珠便令姚六發狂,甚至不顧七號的身手,試圖上前搶奪。

    哪知最終功虧一簣,那丹珠最終他與七號都沒獲得,反倒令宋青小吃了,也不知對她來說,是禍是福。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