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64章 吸引

前方高能
     哪怕此時厚厚的塵霧籠罩,僅能看清那黑影的大概輪廓,但這在橘黃光線籠罩下的黑影卻給了宋青小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令她一下想起了幻境之中楚氏子弟抬的那口裝了楚女尸身的黑棺。

    她喉嚨一下像是被一雙無形的手掐住,一口氣憋在胸口半晌吐不出,直到姚六顫聲低喊:

    “棺材!”

    她才打了個寒噤,像是才回過神來般。

    進過幻境的兩人都認出了這個古怪的棺材,七號的眼中閃過興奮與狂熱,宋青小與姚六交換了個眼神,看來七號要找的東西也已經出現。

    隨著地面之上的顧府完全坍塌,建筑的殘渣全部滑落下來,僅余一些細碎之物仍在往下沒落,空中漂揚的塵埃逐漸落了下來。

    沒有了塵霧的阻擋,周圍的一切便顯得清晰了起來。

    頭頂顧府的地底約離眾人有十七、八丈的高度,幾條約有手臂粗的黑鏈,此時牢牢將顧府的地面緊扣住。

    那粗碩的黑鏈一端連接著一個奇大無比的鐵棺,棺身縈繞著一層揮之不去的黑霧,透出一種令人感到窒息的死亡之氣。

    此時那數條黑鏈緊抓住的地面的一方,裂開一條條極大的縫隙,從下往上看,那頂部仿佛一塊被人用暴力撕扯后的布,間或仍有細細的泥沙從縫隙間滑下,發出細微的‘沙沙’聲響,傳進三個人的耳中。

    看到這樣的情景,三人才恍然大悟,傳說之中顧府為何會離奇消失,被拖入地心深處。

    巨大的黑棺之上有光芒溢出,這種橘黃的燈如初升的陽光,本該帶著溫暖的色澤,但此時卻詭異的給人一種陰冷到骨子里的感覺。

    那棺材靜靜吊在半空,一動不動。

    光暈之下,那數條緊托著巨棺的黑鏈之上流動著一種極為怪異的光澤,識海之內好像傳來顧府的那些冤魂的啼哭。

    宋青小強忍心悸之感,正欲再看時,眼角余光卻見一旁七號揚起胳膊,手指一彈,一股靈氣從他指尖被彈出,直奔那黑鏈而去!

    他想要的東西,顯然就藏在那楚女的棺材之內,此時棺材吊在半空,他比誰都更急迫,想將棺材打落下來再說!

    七號這舉動剛一發出,便令宋青小目光一縮,本能以手捏印,還未喊出口訣,便聽‘卟’發的一聲輕響傳來。

    靈力擊打到那黑鏈之上,那黑鏈卻并沒有晃動。

    “咦?”七號的臉上露出詫異之色,這黑鏈不知是什么材料所煉制而已,化嬰境修士一擊之下,不止沒將其破壞,反倒連動都未動。

    宋青小心下一松,定睛一看,接著便道:

    “那鎖鏈之上,像是有一種古怪的靈力。”

    她這話一說出口,七號眼神一閃,接著又再次彈出一記靈力。

    這一次他提起十成靈力,靈氣破開空氣,發出‘嗖’的一聲刺響直奔黑鏈而去。

    那黑鏈被他一擊,這一次鏈身之上黑芒一涌!

    “嗚嗚……”

    這一擊之下,

    黑鏈之上竟發出哀呼,仿佛成了精似的,令重傷的姚六嚇了一跳。

    那黑芒之中,隱匿著無數被壓縮變形的臉,這些冤魂像是被擰成了一股繩,從抓住地面的鏈頭一側,緩緩往黑棺的方向涌動。

    這些冤魂應該就是先前顧府之中那些被吸入地縫的顧氏子弟了,此時他們像是被一種無形的禁制所禁錮,無論他們的魂體怎么掙扎,卻都無法掙脫這黑鏈的束縛。

    冤魂越靠近黑棺,叫得便越凄楚,那黑棺如一頭張著深淵巨口的怪獸,將他們緩緩吸入。

    這黑棺啖食亡魂的一幕看得人毛骨悚然,楚有生當年在女兒死后,欲報仇失敗,逃走之后恐怕顧無相做夢也沒想到,他會將女兒的棺材藏在顧府的下空!

    布下大陣,將顧府拖下地心深處,以顧氏子弟的魂蘊養女兒尸身。

    “不能讓它將這些亡魂吸空!”

    宋青小沉聲開口。

    楚女的魂棺沒有響動,但從這些顧氏子弟的亡魂被棺材吸入便能看出,‘她’隨時可能會暴動。

    三人誰都不清楚當年的楚有生布下了什么手段,死亡了兩、三百年的楚女會有多么恐怖。

    但幾人都明白,如果任由楚女這樣吸食下去,‘她’實力大漲,一旦復活,恐怕誰都討不到好處。

    七號眉頭一皺,再次將自己脖子之上吊掛的骷髏頭扯了下來!

    這骷髏頭是以上古兵主一截骨頭所鍛造而成,里面含有一絲兵主之魂,威力無窮,宋青小與姚六都見識過。

    此時七號一將它扯下,那骷髏頭中紅光一閃,頓時陰氣彌漫開來。

    那骷髏頭將嘴一張,發出一聲戾嘯,‘呼’的聲響中,一股吸力從骷髏頭嘴中傳來,地心之下的大殿之上無端刮起一股疾風,吹拂著沙塵,瘋狂往那骷髏頭嘴中涌入!

    黑鏈之上那些被絞纏住的冤魂也像是感應到了兵主魔魂的召引,魂體被牽出大半,但‘根’卻仍像被黑鏈鎖住,壓根兒無法掙脫。

    七號臉色有些難看,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噴往那骷髏頭上。

    那骷髏頭一吸收主人精血,頓時靈光大盛,吸力也比之前越發強了許多。

    黑鏈之上的亡魂被扯出來更多,其中一條黑鏈疾速抖動,幾個魂體化為陰氣,從那條黑鏈之上掙脫,被骷髏鬼頭所吸入。

    可令七號失望的是,除了這其中一條黑鏈有所松動,在魔魂吸入之下微微顫動發出‘咔咔’聲響之外,其余幾條黑鏈卻異常穩固,雖說也有顫動,但那些顧氏的亡魂卻仍被黑棺吸入,像是不受兵主之魂骨所影響似的。

    這個結果不止是令七號感到意外,就連宋青小看到這一幕心中也涼了半截。

    “這是怎么回事?”姚六倒吸了一口涼氣,強忍劇痛開口,“這些亡魂,像是被某種東西封印住了。”

    這種封印的力量還不弱,至少憑七號目前的手段,無法將其打破。

    宋青小聽了他這話,心中一動。

    隨著地下大殿之內塵埃落下,神識雖仍然受阻,可視線卻清晰了許多。

    她仰頭一數頂上方的那黑鏈,一共有八股。

    這個數目不知是與‘八方神魔地煞陣’有沒有關聯,亦或只是一種巧合。

    顧氏的‘八方神魔地煞陣’中,八位鎮守方位的劍靈是族中長老舍身相就,那么此時這托著黑棺的八條‘封印’住了顧氏之魂的黑鏈,又是什么?

    不知為何,她腦海里便想起在井底洞窟之時,那少年所說的話了。

    顧家先得七子,后面的顧八是顧無相費心盡力討來的。

    除了顧無相口中所說的長老、族中子弟之外,顧無相這一條血脈主要人口應該共有十人,即:顧無相夫婦、八個兒子。

    至于這些兒子有沒有成婚及子嗣留下,傳言里沒說,想必與試煉任務無關,宋青小也就自動忽略了。

    但在進入顧府之后,宋青小卻發現除了顧無相、顧八出現之外,顧夫人及顧無相的七個兒子卻并沒有出現。

    此時這困住顧府亡魂的黑鏈共有八條,莫非是楚有生當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以顧氏七子之魂血之類的東西作為加固,令凡是顧氏子弟都要受其約束?

    “顧夫人和顧氏七子。”她說完這話,姚六一下也就反應過來為什么僅一條黑鏈被七號所撼動。

    顧夫人并非顧氏血脈,所以以她為契,對于顧氏子弟的束縛就不如顧氏七子那么重!

    宋青小話音一落,隨著黑鏈之上的陰魂被黑棺吸入,那先前在七號攻擊之下堅固異常的黑鏈,此時開始劇烈抖動!

    數股黑鏈每抖一下,發出‘哐哐’聲響,抓扯著頂部顧府地面的另一頭也跟著拽動。

    那地面少了顧府的存在,一下像是輕了許多,被抓拽之間,土地裂開更多縫隙,大量泥土開始往下‘轟隆’滑落。

    “不好,要落下來了!”

    宋青小神情凝重,她說話的功夫間,那巨大黑棺突然發生異動!

    包裹著黑棺的霧氣瘋狂蠕動,形成小型的旋風,將被封印在八條黑鏈上的陰魂迅速吸入其中。

    瞬間,那黑鏈上纏繞的陰魂化為濃厚的陰氣盡數被吸入。

    同時,隨著顧府子弟殘魂被黑棺吞噬,那黑棺也在緩緩往下降落,從一開始離三人約十七、八丈高,片刻功夫便降至十來丈的高度。

    離得越近,那黑棺便顯現得越發清楚。

    棺身之上滾動的黑霧此時大半被吸入至棺內,顯出那黑棺的主體來。

    黑棺之上布滿神秘的符文,在黑霧之下閃爍著古怪的光澤,正是幻境之中,楚氏子弟抬的那口裝了楚女尸身的棺材。

    這黑棺從上而下降落,龐大的棺身幾乎將三人頭頂之處的光暈擋住,形成大片黑色的陰影,將幾人籠罩其中。

    哪怕離這棺材還有數十米的距離,但宋青小已經感覺到了這棺材之上的壓迫,幾乎是不約而同的,七號與她腳步一動,都往后退了數步,就連重傷的姚六也忍著劇痛,蹣跚著往后退,在地上留下了數個帶著血痕的淡淡腳印。

    八根黑鏈上的陰魂盡數被吞噬,一下便像失去了光澤,仿佛再也承受不住這黑棺重量,‘哐哐’的響動聲中,這棺材飛速下落,‘砰’的重響聲中,落到了地面之上,濺起大片塵土。

    響聲在地下大殿之中來回響蕩,宋青小覺得黑棺落地的剎那,地面仿佛都跟著在顫抖。

    ‘嘩啦’的聲響里,幾根黑鏈也垂落在地上,她屏住呼神高度集中。

    哪怕明知在此地神識受限,但她仍拼命試圖想將神識放出,去探探棺內的虛實。

    好半晌,分散于三個方向的試煉者誰都不敢輕舉妄動,那黑棺也像是一件死物,好半晌都沒有異樣情況發生。

    宋青小掌心緊握,額頭沁出密密的汗珠,那汗珠匯為一股股溪流,沖刷著她臉上的灰塵,涌入她眼中,刺得她眼睛既疼又癢,但她卻不敢眨一下眼,也不敢伸手去揉。

    七號等了半晌,興許是棺中有什么東西吸引著他的緣故,令他終于沉不住氣了,他試著往著邁出一小步。

    地底大殿之下,靜謐非常,他走動間衣物摩擦發出的聲響在這樣的環境中都像是被放大了數倍似的,宋青小的五感在此時成倍的放大,清晰的聽到他的腳步‘咚’的一聲落下。

    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

    七號不知是松了口氣,還是露出一絲笑容,他又往前走了數步。

    那黑棺停在原處,依舊一動不動。

    他修為已經達到元神化嬰之境,此時仗著自身境界,以靈力灌注全身,緩緩往棺材的方向靠去。

    宋青小與姚六死死的睜大了眼,緊緊望著這一幕。

    七號已經走至黑棺之旁,并沒有如幾人所想一般,棺中有物跳出來襲擊他。

    他緊繃的神經一松,試著先彈了一道靈力打到棺材之上,發出一聲脆響,依舊沒有異動。

    “哼!”七號目光一冷,發出一聲冷哼:

    “裝神弄鬼。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他說話的同時,伸手往那棺蓋一拍,掌心與鐵棺接觸的剎那,發出‘砰’的一聲幽幽的悶響,他運起靈力,以掌心吸住棺蓋,再用力往上一抬!

    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那看起來結實異常的棺蓋,在七號這一抓之下,竟被掀了起來,‘轟’的一聲被甩飛出十來米遠,再‘鏗鏘’落地。

    ‘鐺鐺鐺’的回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仿佛被敲響的沉悶至極的喪鐘。

    七號在將棺材抓開的那一刻,欣喜異常的目光落到棺材之內,一下便如見了鬼般,表情凝固住。

    意外、驚喜及忌憚等等種種復雜的情緒擰為一股,在他眼中閃爍。

    宋青小與姚六遠遠對望了一眼,不知七號在棺材之內到底看到了什么。

    二人心中狐疑,正在此時,七號轉過了頭,目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眼中殺機一閃,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中的骷髏頭。

    宋青小一見他這動作,心中警鈴大作,還未有所反應,突然心臟一跳,一股無名的悸動從她胸腔處散開,棺材之中仿佛出現了一股奇異的吸引力,在吸引、召喚著她往這鐵棺靠攏!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