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80章 神通

前方高能
     那十七遁出二、三十米,沒有聽到身后有銀狼追逐的聲音,也沒感覺靈力的波動,原本以為自己已經逃脫,不由暗自露出幾分慶幸之色。

    但下一刻,他神識便感應到一股極為可怕的氣息飛速而至,四周靈力仿佛都被這股氣息所籠罩。

    他眼中的慶幸化為惶恐,一股不好的預感涌上十七心頭。

    這到底是什么?

    他腦海里剛涌出這樣一個念頭,接著只聽‘卟’的聲響中,后背心處像是有什么東西輕飄飄的落到了自己身上。

    十七打了個哆嗦,接著一股陰寒至極的感覺傳遍整個識海,令他腦子一‘嗡’。

    宋青小視線所及之內,只見那點青焰追上十七之后,十七的身體一下浮出一層青色的光影,接著‘轟’的一聲化為一團人形烈焰。

    眨眼功夫,那烈焰便燃燒殆盡,連灰塵也未留半點兒,僅余幾縷青煙幽幽冉冉而起,散于半空之中。

    這位先前還頗為高傲自負的持劍青年,連聲慘叫也未來得及發出,頃刻之間便被火焰吞噬,神魂俱滅,氣息全無。

    青煙散去之后,他先前站立的位置僅剩了一小點兒青焰,火光閃了一下,似是感應到宋青小的位置,又重新遁了回來,落在她指尖之處!

    這青焰的威力竟如此之大,一個丹境的修士在這青焰面前半分抵抗力也沒有,片刻之間便被殺滅了。

    細想之下,如果當初顧府之行內,她當時不是以自己的血碰觸到了青燈本體,意外將其收服,恐怕自己的下場也是與這十七一樣,死于這青焰之下了!

    宋青小看著指尖跳躍的青焰,不由感到一陣慶幸。

    只是這青焰如此厲害,當初楚魂受燈焰所傷,卻能不死,可想其厲害之處。

    有這樣一個大敵不知藏匿在何處,宋青小因青焰之威而生出的欣喜又蒙上幾分擔憂。

    不過當務之急是將眼前的這些事情處理了,她壓下心中的思緒,將那青焰重新收回體內,這才目光往四周一轉。

    她所居住的宿舍已經被十五劍劈毀,地面殘留著劍氣劈落之后的數道極深印痕,戰場之內靈力仍劇烈波動,飛卷的塵煙之中,死于她與銀狼聯手的十五及武道研究院的幾具修士尸體倒落在廢墟之上,將殘垣斷瓦染紅。

    坍塌的建筑掩蓋之下,有幾道微弱的氣息仍舊存活。

    宋青小身形一晃,出現在這幾道氣息周圍。

    斷裂的長梁之下,有細微的動靜,上面的沙礫隨著下面埋藏的人的動彈而微微下流。

    這下面是武道研究院受傷的修士,宋青小面無表情,一掌將其生機震斷。

    將這些前來追殺自己的人解決之后,另一邊也有人扒開土堆探出頭。

    宋青小轉過身,便正好與剛鉆出來的曹增目光對上,他一見宋青小便瞳孔一縮,還沒來得及開口,宋青小便道:

    “其他幾個人都受了傷,但還活著。”

    大戰開始前夕,曹增雖說已經提醒過隊員看熱鬧要站遠點,但丹境修士之間的打斗動靜太大,幾個預備隊的人都受了波及,或多或少都受了傷,被倒塌的建筑埋蓋住了。

    曹增聽了她這話,緊繃的神情微微一松。

    她的語氣溫和,絲毫沒有她殺人時的冷漠,與曹增印象中的模樣相重合。

    如果不是曹增親眼目睹了她瞬息之間便連殺兩個武道研究院的強者,他甚至壓根兒看不出此時神色溫和的宋青小就是武道研究院要抓捕的重犯了。

    曹增吃力的伸手將壓在身上的橫梁推開,但因為受傷的緣故,推了兩下卻并沒有推動,癱在廢墟中直喘息,嘴角噴出帶血的唾沫。

    宋青小站在一側盯著他看,并沒有上前幫忙的意圖。

    今日武道研究院的人雖然盡數被她滅口,但自己在預備隊呆了許久,曹增等人知情不報卻有罪,他此時受了傷,越是情況嚴重,越不會被打成自己的同伙。

    雖說最終可能難逃懲罰,但至少罪不會太重。

    “我要走了,這些日子多謝你的庇護。”

    宋青小想了想,從芥子空間中取出‘養靈丹’、‘赤血丹’各一瓶,拋到曹增身側。

    這兩種丹藥中,‘赤血丹’因為在顧府之行中頻繁使用,又送了一些給姚六,數量已經不多了,但這兩種丹藥她已經兌換了丹方,且隨著她實力提升之后,作用并不大。

    但對曹增來說,卻是極品難尋的靈丹妙藥,服用之后可以調理筋脈、增強元神的奇用,多余的藥力還能化為一些靈力,也算是宋青小報答他庇護之恩,及之前挺身而出維護自己的舉動。

    “你將東西收好,這丹藥應該對你踏上修練一途有些幫助。”

    曹增聽了這話,眼中暴發出亮光,今日修練者之間的大戰,遠非武者之間的拳腳打斗可比的。

    縱橫的劍氣以蓋世之威轟出,揮手之間劍氣成河,將堅固的房舍劈為兩半,將地面斬開巨大裂縫。

    發出雷電的法珠,及宋青小轉眼間便連斬兩個在預備隊的人們看來實力超強的兩個強者的舉動,更是令曹增倍感震撼。

    數十米外輕易便能要人性命的非凡手段,對曹增來說聞所未聞,今日卻能親眼所見,可想而知他內心的感受。

    宋青小丟了丹藥之后,招呼了銀狼過來,它拖著蓬松的長尾,緩緩靠攏。

    此時銀狼長甲回收,烈焰也消失了,身上帶著被劍氣切割出來的一些傷口,外表看起來并不如何拉風。

    但曹增是親眼見過它如何秒殺了那武道研究院帶頭的男人及那持劍的青年的,再看這頭銀狼時,臉上便露出復雜至極的神色。

    他雖然早就隱隱感覺宋青小身邊的這匹狼氣勢并不一般,但萬萬都沒想到,這頭巨大的銀狼已經是四階的妖獸。

    銀狼過來的時候,不知是因為它先前殺人時的兇悍,還是四階妖獸的壓迫,令曹增臉頰肌肉抽搐。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銀狼看了他一眼,卻并沒有停下腳步,而是踩著斷壁的殘渣,緩緩走到了宋青小身側。

    它雖說沒有露出殺氣,但被那灰藍的眼睛一望,卻仍令曹增脊椎之處生出一股寒意,情不自禁打了個哆嗦。

    身體的抖動引起泥土的下滑,發出‘沙沙’的聲響。

    一人一狼卻都沒有轉頭,而像是要離開了。

    曹增目光落到那丹藥之上,不知想到了什么,卻并沒有伸手去拿,而是看了一眼宋青小:

    “你真的是研究院要抓捕的重犯?”

    宋青小腳步一頓,他又沉聲問:

    “那人說的那些人,都是你殺的?”

    他問完這話之后,靜了片刻,才聽到宋青小平靜的聲音傳來:

    “是我殺的。”

    曹增聽她承認,不由便問:“為什么?”

    “我不殺他們,他們就要殺我。”她側了下頭,有時候太過弱小,卻身懷重寶,就是一種罪過。

    反倒是這些強大的人,不受規則所束縛。

    “我相信你。”曹增聽了這話,半晌之后才開口:“你放心,到時議會問起,我會據理力爭的。”

    宋青小被他這話逗笑,嘴角微微一翹:

    “說與不說都是一樣的。”武道研究院的人要抓她,并非是因為她犯了錯,而是因為想要得到她身上的‘龍牙’,及她所修習的九字秘令,甚至有可能想殺她以取積分罷了。

    那些殺人羅列的罪名,不過是塊遮羞布。

    曹增愣了一愣,還在細想她話中的意思時,卻見宋青小似是聽到了什么,抬了下頭看了一下遠處。

    此地大戰時的動靜太大,預備隊中的隊員已經被驚動,往這邊趕了過來,不多時曹增都聽到了腳步聲響。

    宋青小不再停留,與銀狼幾個閃身之后離開了。

    反正預備隊內她的東西并不多,幾件換洗的衣服,但幾乎都在先前的大戰中損毀了,沒有再帶走的必要。

    此地不宜久留,持劍的青年十七在臨死之前放出了一道靈印遁走,宋青小來不及截留,這東西必定是求救的信號,恐怕過不了多久,便會有時家坐鎮的高手趕過來的。

    她當日闖進皇城的時候,時家坐鎮的長老被蘇五的氣息引走,她并沒有見識到傳說中的這些老怪物。

    但她在欲殺六號時,卻對當時重傷了她的那一劍記憶尤為深刻。

    憑當時那一劍能穿破她封印解除之后,顯出女媧之體的防御,此人實力至少達到丹境頂階之上,說不定已經是半步化嬰之境的修為了。

    時家一個園子之中留守的人也能有這樣的修為,鎮定皇城的人修為實力只會更加恐怖。

    如今她雖說擁有混沌青燈、星辰大陣,也初升丹境,卻并不想過早的跟化嬰之境以上的修士打交道,還是先走為妙。

    此地離帝都的距離并不遠,若是她此時實力全盛時期,趕到帝都最多兩個小時,要是達到化嬰之境的修士,速度恐怕還要快上許多。

    她的時間有限,只是臨走之前,她得將當日她埋藏在后備隊宿舍中的那兩塊玄晶取走!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當即辨準方向之后往后備隊的方向提氣而走。

    她放開神識,避過眾人,約摸幾分鐘后,便已經出現在后備隊的地盤上,靠近自己當日所住的宿舍了。

    可能是今日研究院欲抓捕自己的緣故,后備隊應該已經得到消息了,氣氛異常緊繃。

    宋青小神識掃過的幾個匆匆而過的隊員臉上都帶著緊張與凝重,她帶著銀狼出現在當日自己的宿舍面前,房門緊閉上了鎖,屋里有一道熟悉的氣息,杜行云此時竟然正在房中。

    她正欲以神識將門鎖震破時,那屋內的人卻也往門口跑來,并一下將鎖一按,把門拉開了!

    兩人目光一碰,屋內站著的杜行云在看到宋青小的剎那,臉上露出吃驚至極的神色。

    宋青小皺了下眉,正在想自己是否要將她弄暈時,卻見杜行云很快強壓下驚訝的表情,探頭往外看了一眼,見四周無人后,才側開身體:

    “快進來。”

    她像是已經知道發生的事了,卻頗為鎮定。

    宋青小與銀狼相繼進入之后,她將門一關:

    “我聽師傅說,上面有人來了,指名是來找你的,隊長先前都被約去談話,了解你的情況了。”

    這種架勢有些不大對頭,來的像是大人物,任隊長當時便面露苦色,據張義所說,當時任隊長得到消息之時,便不住嘀咕:‘惹上大麻煩了’。

    不等宋青小回話,她又道:

    “你是不是來拿東西的?”

    她這話倒是出乎了宋青小意料之外,看來這個當初看似莽撞的少女,卻也有其過人之處,難怪當初張義對她另眼相看,收她為徒。

    杜行云在她目光之下,露出幾分不好意思的模樣:

    “當初曹隊長將你調走之后,何寧哥讓你立刻就搬走,你讓我將房屋看住,我便猜測這屋中是有什么東西了。”

    她與宋青小‘有仇’,這事兒在后備隊中人盡皆知。

    當時正因為杜行云的挑釁,才令宋青小才進后備隊,一出手便一鳴驚人。

    也正是結下了這層‘梁子’,宋青小才會在離開后備隊時,讓杜行云幫自己將藏了玄晶的房間看住。

    “我住進來后,便時常呆在屋中,不大外出。”

    少女扭了扭手,有些緊張:

    “除了睡過的床鋪,屋里的東西我都沒有動過。”

    二人當初鬧得不大愉快,所以也沒有人會懷疑杜行云這樣的舉動是在替宋青小守著什么。

    宋青小點了點頭,徑直往練功房的方向走去,杜行云正欲跟上去,卻因銀狼跟在她身后,而被擠到一人一狼后頭。

    練功房內被打掃得很干凈,宋青小一進來后,找到當初埋藏玄晶的地方,以靈力將鋪地的石磚吸起,露出下方挖出的坑洞,兩塊半透明的玄晶果然便躺在其中。

    跟在身后的少女雖說知道她身手不凡,但見到她出手的時候,依舊倒吸了一大口涼氣。

    那厚厚的石磚整塊被她隔空抓出,這種手法哪怕就是任隊長,都未必能辦到的。

    宋青小一見那玄晶,眼睛一亮,將其拿了出來,隨即又放進芥子空間中。

    兩塊玄晶憑空消失,這手段又讓杜行云吃了一驚,但她性格乖巧,雖說既感吃驚又感奇怪,不知這兩塊半透明的東西是何物,卻并沒有貿然開口去問。

    宋青小將東西取走之后,隨即將石磚還原,見到一臉不敢置信的少女時,掌心一翻,將芥子空間內最后小半瓶‘赤血丹’取出,往杜行云的方向拋了過去:

    “這是感謝你替我看守玄晶的報酬。”

    少女本能接住,將那小瓶握在掌中。

    那瓶身并不大,里面裝了兩三粒丹藥,散發出淡淡的藥材清香,她光是一聞,便精神一振,一股極為精純的靈氣被她吸入肺腑,毛孔剎時都像是要被打開,仿佛濁氣盡數都要從中溢出,令她通體舒泰,應該是十分珍貴的東西了。

    雖說當初替宋青小辦事時,便猜到她不會白白讓自己幫忙,但杜行云真的得到這‘報酬’之后,仍忍不住面露興奮之色。

    “謝謝你!”

    杜行云忙不迭的道謝,宋青小見她興奮的樣子,又提醒道:

    “為了你好,我來過的事,你最好不要多嘴說出去了。”

    “我清楚。”杜行云點了點頭,強忍住想要立即將一顆丹藥吞入腹中的沖動,又聞了一口藥材香氣,接著像是想起了什么般,看了宋青小一眼:

    “你要不要換身衣服?”

    她空手而來,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已經不成人形了,散發出股股血腥氣,這樣一走出去,極易引人矚目。

    “我這里有干凈的衣服……”她說到這里,像是想起了宋青小先前憑空便將那兩塊半透明的晶石變不見的情景,猜測宋青小身上應該有什么隱藏這些東西的神通,估計衣物等應該是不缺了。

    她一想到此處,又覺得自己的提議有些貿失,當下臉頰一紅,喃喃道:

    “我不是說你……”

    “倒真的需要一套衣服。”

    宋青小一聽她這提議,倒是點了下頭。

    她這一身衣服穿了太久,經歷數場大戰之后確實引人矚目,不能再穿下去了。

    杜行云愣了愣,接著歡喜道:

    “我替你拿。”

    她身材比宋青小稍微矮小些,但練功服大多寬松,卻并不礙事。

    杜行云一連拿了兩套出來,正欲問宋青小要不要洗漱一番時,卻見她眉梢一動:

    “有人來了。”

    杜行云愣了一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正想問她怎么知道,果然不久之后便聽到有人急促往這邊跑來的腳步聲響起,一個少女還在邊喘息邊喊:

    “行云,行云,出了大事了……”

    來的人是杜行云后備隊中的跟班,她一聽這聲音便有些急了,隊里平時哪有什么大事?她當即想到恐怕通風報信的少女嘴中所說的大事,是跟今日隊里來人相關了。

    不多時,那門外的少女便急急而至,將門拍得拼命震動。

    杜行云將丹藥一收,深呼了一口氣,磨磨蹭蹭走到門邊,手握住門把之時,本能轉頭往宋青小的方向看去,想示意她先躲上一躲時,但一見之下隨即大驚失色。

    剛剛宋青小站立的位置空蕩蕩的,哪里還有人?跟在她身后那頭巨大的銀狼也不見了影蹤,如她先前收取物品所變的戲法一般,整個人憑空消失了。

    同時消失的還有那兩套杜行云捧出來的衣物,顯然被她一并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