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84章 神識

前方高能
     那衣服經歷數場大戰,上面沾滿血腥、塵土,干涸之后散發出難聞之味,不用照鏡子,宋青小便知道自己此時的形象是極為糟糕的,也難怪這香氣襲人的女性掩飾不住的露出幾分嫌棄之色。

    宋青小坐在銀狼背上,想著應敵之策。

    時家這一次派了兩個高手追殺她,這二人趕路的速度比她想像中的要快了許多,那位美貌的女士倒還罷,關鍵是那一直不出聲的男人給宋青小的感覺更是危險了許多。

    他往那一站,便如一堵難以翻越的高山,放出的氣息將宋青小欲逃往星空之海的各個生路都全部封死了。

    只要她一動,他便隨時都能出手,將她截留。

    一想到此處,宋青小的心便又往下沉了幾分。

    銀狼似是也感受到她的焦慮,四肢不安的動了動,一雙眼珠冷冷在兩人身上巡視,喉間發出威脅的低吼。

    “既然你不肯跟我走,我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那美貌的女士聽到宋青小的拒絕,像是極為失落,嘆了一口氣,又皺了皺眉頭,那張如花似玉般的嬌顏之上露出幾分惹人憐愛之色,“不過你放心,你死之后,我會負責將你的尸體好好收拾打扮一番后,再帶回去的。”

    宋青小聽到此處,心中生出一股荒謬之極且又極為詭異的感覺。

    她總覺得這樣的情景,像是似曾相識,在哪里聽說過。

    略一思索,宋青小便想了起來,當初她闖進皇城時,偶遇六號,曾聽六號姐妹提過,當初蘇五死于天外天的人之手,尸體最后都被人帶回去研究。

    沒想到自己跟他倒真是有緣,不止是被他寄居在神魂之內,還即將落得一個下場。

    她心中焦急,面上卻不露分毫,借著跟這女人說話的時機恢復靈力,同時還想尋找機會,突圍而走。

    “你是入殮師”

    那含笑的女人一聽她這話,頓時柳眉倒豎:

    “呸、呸呸。”她呸了數聲,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又重新調整了自己的神情:

    “我只給死在我手中的女士收拾打扮,

    將其此生中最好、最美的一面呈現出來,如曇花一放,那樣難道你不覺得很美么”

    “不覺得。”宋青小搖了搖頭,體內的靈力在之前逃跑的過程中消耗了不少,此時僅剩六七成,在兩個強敵環伺的情況下,靈力明顯不夠使用,“你這倒像是一個有戀尸僻變態一樣。”

    那美貌的女人一聽她這話,嬌美的面容微微有些扭曲,連臉上那層假笑都幾乎要維持不住。

    她臉色陰沉,沉默了片刻,接著又冷聲笑道:

    “我勸你說話注意一點,惹了我生氣,對你可沒什么好處。”她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將怒火壓下,似是安慰自己一般:

    “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生氣會變丑”

    宋青小聽到這里,心中倒是一動。

    這位女士衣著講究,出來殺人,卻也收拾打扮得如同郊游。

    她看不慣自己的邋遢,對自己身上的味道表現出一副作嘔的神色,稍與自己靠近一些,便噴出一些香霧。

    種種行為,足以證明此人某一方面有極為嚴重的強迫癥與潔僻。

    若真是如此,要想突圍逃跑,倒并不是完全沒有機會了。

    此地已經是在星空之海的邊界之上,再過不遠便是星空之海了,時家擁有如此實力,連追殺自己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也能派出兩個化嬰之境的修士,當年卻在爭奪礦源的大戰中,最終敗走,可想而知星空之海之內妖獸的實力,至少憑目前時家的實力,是沒有辦法完全能吃下的。

    若是時家都拿星空之海沒有辦法,一旦自己闖入其中,這兩人未必不會忌憚,到時自己的生機就來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女人卻是緊盯著宋青小的臉,仿佛通過她細微的神情,便能猜出她心中所想的念頭:

    “你想拖延時間嘛,也想找”她嘴角噙著笑意,一副已經看破宋青小打算的神色,但話沒說完,便見宋青小往身上一摸,只聽嗞啦的響聲中,像是她撕下了一截什么東西,往自己拋擲了過來:

    “看招”

    女人一聽她的話,撇了撇嘴角,不以為然間,那暗器飛了過來,攻勢并不凌厲,女人下意識的伸手一捉,輕易便將其拽在手中。

    “這個可不能傷到”她嫵媚的笑了一聲,只是話音未落,她看到手中抓到的東西時,頓時發出一聲抑制不住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

    她手中抓了一條撕碎的臟污布巾,從顏色上看,與宋青小身上的衣物如出一轍,顯然是她剛剛撕下來的。

    那布沾了血跡泥灰之后略微有些硬了,還微微有些粘手,一股雞皮疙瘩從女人后背躥起,她終于繃不住優雅得體的笑容,如見了鬼般將手一抖,把那東西往草叢之下一丟:

    “手要爛了”

    她一面抓狂的尖叫,一面不知從哪里又取出一瓶噴霧,拼命對著自己的手噴洗,一副崩潰至極的神色。

    趁此時機,宋青小一拍銀狼往她縱身躍去,那女人眼角余光看她撲來,如見一個巨大的污染源般,花容失色的退后:

    “不要過來”她甩了甩手,頃刻之間竟退出十來米遠,顯然對宋青小嫌棄至極了,同時還尖聲呼救:

    “逸哥救我。”

    那神色冷峻的男人一聽她的聲音,頓時面露急色,本能上前之際,宋青小卻在逼近她數米,將其嚇退一大截后,一拍銀狼,轉身開溜

    男人先前站立的方位將四周氣機鎖動,而此時隨著他擔憂女人,一挪移開來,那些被他籠罩的氣壓頓時出現一個缺口。

    銀狼看準時機,暴發出無與倫比的速度,帶著宋青小,身形化為一道殘影,折身往星空之海的方向奔馳而去。

    “不好。”

    那正以香霧噴洗玉手的女人一聽到風聲不對勁兒,本能轉頭,便見到銀狼帶著宋青小眨眼功夫已經逃出二、三十米遠,一人一狼的身影化為一個小點,像是很快要消失在二人眼簾盡頭。

    面容冷漠的男人像是并不在意宋青小的逃跑,反倒將心思都放在了女人身上,有些擔憂的看了她一眼:

    “可好”

    原本玉牙緊咬的女人聽了他這關切的話,臉上浮出一絲嫵媚的嬌羞,對這男人的呵護受用至極:

    “倒沒有什么。”

    她甩了甩手,那手上粘黏感已經被噴洗干凈,不見半分臟污,只是那種惡心至極的感受仍令她微微皺了下眉頭。

    貌美的女人瞇了瞇眼睛,看了宋青小逃跑的方向一眼,此時視線之內已經看不到一人一狼的影子了,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又不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跑得真快,倒真是個聰明的小朋友,”她舔了舔嘴角,“就是讓我不太高興了。”

    男人聽她這么一說,隨意的點了點頭。

    宋青小坐在銀狼的后背之上,借著自己外表的狼藉將那女人逼退,一口氣逃出了約兩、三百米開外,將那對男女甩到身后了,但心中卻并不敢放松。

    這里已經進入星空之海,人類的建筑已經看不到了,四周都是高大而蔥郁的植物。

    身后并沒有追兵趕來的異動,可宋青小卻總有一種感覺,這兩人仍跟在自己身后,興許只是因為她先前的舉動將那女人徹底激怒,所以這二人想要在抓到自己之前,玩一把貓捉老鼠的游戲,戲弄一番獵物罷了。

    不過這個時候她并不介意這兩人的心態,反倒恨不能他們更托大些,這樣一來她的機會便更多。

    但一路跑出四、五分鐘之后,宋青小的心里卻生出一種詭異之極的感覺。

    這一男一女就算再托大,可隨著自己進入星空之海的領地越深,這兩人明知一旦深入妖獸領地會麻煩越多,為什么卻能沉得住氣,就是不制止呢莫非其中有什么緣由

    從立有人類止步的石碑到此處,她沿著一個方向奔跑,至少已經前進了五、六公里,耳邊聽到的僅是呼嘯而過的風聲及銀狼奔跑時從花草上踩踏的聲響,卻并不到其他的響動。

    最令宋青小感到不安的,此地她并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妖獸氣息,與她預想之中的妖獸領地截然不同。

    兩旁景物飛速往后掠過,宋青小按捺不住,放出神識往前探視,但讓她驚訝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

    神識在前方數里開外的地方,像是被一層無形的屏障所擋住,再難侵入。

    前方似是有一層以古怪靈力所形成的迷霧,極難侵入,將這片星空之海分隔為二。

    這里她曾來過一次,只是上次來時,興許是她實力不足,竟壓根兒沒有發現這星空之海中有這樣的霧障存在。

    她強行再次以神識試著想穿透迷霧,但那道神識一穿入霧中,很快被那霧中蘊含的靈力吞噬。

    吼嗷

    一道充滿血腥、暴戾和警告的獸吼突然從迷霧之中傳出,那霧里顯出一雙猩紅雙瞳,張大了巨口,往她撕咬而來

    隨著這吼聲響起,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侵入識海,如卷起了一道颶風,令她識海震蕩不安,元神受到這股霸道異常的氣息所傷,登時透明了幾分。

    宋青小眼前一黑,只覺得腦袋劇痛難忍,那雙紅眸越離越近,即將順著她元神映入她識海之中時,她強忍神魂傳來的痛楚,當即將這縷試探的神識強行切斷,那腦海里的吼聲才止住了。

    那雙映在她識海之內充滿殺意的閃著紅光的雙眼逐漸褪去,識海內卻如被絞殺過一般,元神疲弱不堪。

    宋青小在確認那股那息完全褪去之后,才哇的吐出一大口血,驚駭無比的睜開了雙眸。

    元神受到重創之后,她雙瞳已經顯出金燦之色,身上片片鱗甲浮出,僅只是一道氣息,她便被逼到這樣地步。

    迷霧之中,到底是什么星空之海里面,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屏障呢那一對男女之所以沒有追殺自己,是否因為自信前方有這樣一道阻礙,所以有恃無恐,任她逃亡,看她窮途末路

    “嘻嘻。”宋青小正想到這里,突然一道女性歡快的笑聲在她識海內響起。

    她識海才受了重創,一丁點兒的風吹異動便令她頭疼欲裂,元神晃蕩,她當下以神識封鎖識海,盡量減低這笑聲對她帶來的傷害。

    這笑聲是之前追殺她的女人所發出,她果然如宋青小一開始所料,從先前自己逃跑之后,便一直跟在后頭。

    “看來你已經發現了,逃跑并沒有什么作用。”

    那女聲說這話時,宋青小幾乎想像得到,她以手半掩嘴唇,笑瞇了眼睛一副等著看熱鬧的模樣。

    她話音剛落,四周靈力異樣波動,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襲來,宋青小提高了警覺,雙手結印,嘴中輕念:

    “堅如磐石,固”

    靈力為她周身浮出的鱗片鍍上一層金光,但她預料之中的如先前一般的突襲并沒有來,只是那股危機并沒有減退,就連銀狼都似是察覺到了不安,宋青小正覺得不對勁兒之際,一股氣壓驟然而至,強大的神識化為一股無形的枷鎖,將她脖子卷纏住,扼制住她的神識、靈力,并往后一拖

    脖子之上并無實物攻擊,但她卻真實的感覺到了被勒緊的窒息感覺。

    糟了,竟然是神識的攻擊

    她腦海里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很快辨認出攻擊的方式,但身體卻在這精神力所化的繩索之下騰空而起,從銀狼后背之上倒飛而出。

    銀狼慣性往前沖出十來米遠,才將疾馳的身形疾剎住,接著猛的轉身,往宋青小的方向飛撲。

    此時的宋青小脖子被人以神識掐住,根本難以掙脫。

    這兩個化嬰境的修練者已經境界遠高于她了,其中還有一人沒想到還是修習的難纏異常的神識攻擊。

    能將神識修煉到如此隨心所欲的地步,時家派出的兩人比她想像中的更為難纏許多。

    神識攻擊之下,除非識海穩固,否則無相無形的神識攻擊實在難以避躲。

    宋青小一被這股神識拖拽出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四周景物化為殘影退后,耳旁風聲將她心跳及銀狼低吼聲都壓蓋過。

    那股神識強悍非凡,將她身體牢牢壓制著,令她騰不出手去做多余舉動。

    這一瞬間對宋青小來說份外難熬,她的識海在探視星空之海迷霧的情況時便已經受創,此時再遭化嬰境修士神識攻擊,根本無力抵抗。

    若非她在進入凝神境后,滅神術便解封了神識的修練,再加上九字秘令的原因,使她的神識遠比一般丹境修士更為強大一些,光是這一下神識捆鎖,便能將她識海廢除

    危急時刻,宋青小身體不能動彈,便強聚元神,以元神勉強結印,將臨字術施展開來,形成的領域勉力將自己身體包裹住。

    但她元神受傷之后太弱,領域剛一結成,便隨即就破。

    不過哪怕僅轉瞬之間,對宋青小來說機會卻已經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