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85章 誘捕

前方高能
     那股扼制在宋青小喉間的神識一下被‘臨’字術所形成的領域所切斷,同一時刻,‘嗖’的一聲破空聲響起,牽制著宋青小的力量瞬間一滯,她的身體‘砰’的一聲摔落在灌木叢間。

    她翻身爬起,便見數根碧綠如玉的細針插進地面,針尾晃動間一股香氣襲來!

    若非關鍵時刻她將困擾住自己的神識切斷,恐怕被這神識控制之后,她已經重創于這碧針之下。

    “咦?”那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竟然能將逸哥你的神識切斷?”

    “‘臨’字術。”隨著男人冷淡的話語,靈氣波動間,一男一女隱匿的身形在離宋青小約摸十米開外顯現了出來。

    那男人面容雖冷,但提到‘臨’字術時,語氣之中卻顯現出幾分火熱。

    女人便抿唇笑道:

    “你修習神識,這九字秘術便如為你量身定做一般。”只是這九字秘令乃是神級的罕有功法,若是能將其中九字全部收集完全,其威力之大,不在滅神術之下。

    可惜這部秘法從現世至今,其碎片一直在神獄之中流轉,落于不同的人之手。

    要想將其收集齊全,無異于大海撈針一般,不止困難,還需要天大的機緣。

    它的每個字令所代表的術法不同,隨修行者的實力、字令收集程度而威力有所不同,若只得其中一個字令,則效果大打折扣,屬于既舉世無雙,卻又極為雞肋的存在。

    “嘖嘖,雖說只有一個字令,但既然碰到了,便相當于順手撿的一般。”

    那女人以手指撐了一下臉頰,笑得如花一般:“將來若是有機緣,再看看能不能再碰上其他的字令。”

    “嗯。”

    男人點了點頭,似是極為贊同她的話。

    二人有說有笑,仿佛將宋青小的九字秘令當成了囊中之物一般。

    宋青小翻身爬了起來,聽到這二人對話,目光閃了閃。

    從這兩人的談話中,可以聽得出來自己擁有九字秘令‘臨’字術的事已經被這二人得知,但這二人并不知道自己除了‘臨’字術外,還有‘者’字令及‘前’字令的存在。

    之所以‘臨’字術的秘密泄露,乃是因為當初精神病試煉場景中時,她曾對六號施展此秘術。

    也正因為‘臨’術,一出試練之后,她便被六號派人追殺,才惹出了之后如此多的麻煩,埋下了此后的禍端。

    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六號,她可以隱藏于京都之間安心修練,等到實力、修行境界提高后,再尋找到當日殺了自己的仇人,將其解決,她的人生會比如今順遂大半。

    宋青小一想到六號此人,心中殺機便直涌上來。

    她伸手抹去下巴處的血跡,以靈力探查自己的內息。

    一路逃亡到這里之后,她靈力消耗了不少,如今僅剩六七成,識海及筋脈受到反噬之后都受到了損傷,使得她實力打了分折扣。

    若是一般對手便罷,但此時她要面對的是兩個化嬰境的修士,自然她這樣的情況便如雪上加霜一般。

    既然逃是逃不過了,便只有一戰!

    她指引著靈力修復自己的傷勢,一面盡量調整靈力,爭取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到最好的戰斗狀態。

    時間實在是太短,

    在兩大高手圍堵之下,逃生的機會實在太過渺茫,她心中暗嘆了口氣,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口袋。

    那里裝了一只金蟬,是在試煉空間中時,作為救命的交換,姚六送給她的護身寶物。

    這金蟬脫殼后,能助主人逃過一場死劫,令姚六在當時兵主魔魂與‘八方神魔地煞陣’中八位劍靈交手的靈力震蕩之下都活了下來。

    當時姚六送她這東西,原本是為了讓她能在楚女奪舍之時留得活命,卻沒想到這東西在試煉中沒有用得上,此時出了試煉,說不定倒是用得上了,就是不知道效果有沒有姚六說得那般神奇。

    姚六將這金蟬送她時,那金蟬脫殼之后奄奄一息,但隨著她離開試煉空間,養傷的過程中一直將其貼身攜帶。

    金蟬也吸收了一部份她修練時的靈力,氣息比當時好了許多。

    宋青小摸了摸金蟬,心中又多了兩分底氣,接著開口將正對話的二人打斷:

    “你們就這么肯定,今天我要死在這里?”

    她一出聲,不止是那美貌的女人愣了一愣,就連那面容冷峻的男人也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

    可能是沒想到她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止不擔憂自己的死活,反倒仍有心思來插嘴。

    女人很快恢復了先前的神色,笑瞇了眼:

    “我想你也看了出來,這星空之海的古怪。”

    她對于自己與男人聯手拿下一個丹境的修士似是極為自信,哪怕看出了宋青小之所以說話,極有可能是在拖延時間,但她也毫不在意一般:

    “你之所以往這邊跑,無非是因為那頭血脈覺醒的四階妖獸嘛。”

    她豐潤的櫻唇微微一努,“我們當年與星空之海曾有盟約在前,互不冒犯。你逃往這個方向,是想借著這一點,引我們踏入這里,毀壞盟約,逼出星空之海內血脈蘇醒的高等妖獸,到時混戰一起,而你就正好借亂離開。”女人說到這里,小巧的唇角往兩側拉開,露出一絲甜如蜜的笑容來:

    “姐姐說得對不對呀?”

    “沒錯。”到了這樣的地步,宋青小也并不隱瞞,這確實是她一開始的意圖,瞞不過眼前這兩個人老成精的妖怪。

    “可是你們好像對于此地并不忌憚。”

    從十五、十七臨死前的對話可以聽得出,星空之海內是有比四階更高的妖獸存在,否則當年的礦源爭奪戰,時家不可能會輕易收手退回,還立下互不侵犯的盟約。

    “如果是真正的星空之海,我們倒是怕的。”

    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是女人竟然抿唇一笑,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來:

    “但這里可不是真正的星空之海。”

    那立著‘人類止步’的石碑,只是警告一般的人類不要輕易踏足闖入,為了避免普通人沒有必要的傷亡罷了。

    “而實際當年立下盟約,真正的星空之海的邊界,則是在那邊。”女人手遙遙一指,她手所指的方向,正是先前宋青小神識放過去后,遇到迷障的方向。

    她的動作及說的話都印證了宋青小的心中隱隱的揣測,令她不由自主生出幾分失望來。

    “那里當年曾由達到八階實力的獸王親自分出一絲魂息,立下真正的‘止步’邊界。”

    說到實力達到‘八階’的獸王之時,那女人漫不經心的臉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凝重之色,眼里帶著忌憚。

    “除了擁有真正覺醒血脈的大妖之外,人類的修士是不能踏足于那里的,一旦進入,便會被那獸王魂息撕成碎片。”同時星空之海內的妖獸,也不能輕易的出外。

    八階妖獸的一絲魂息,便如一座難以攀越的高山,將人類、妖獸阻隔開來,為妖獸劃出一片不受一般修士所干擾的真正的領地出來。

    “所以你永遠不可能會進入星空之海。”也就是說,宋青小之前所打的如意算盤,在這樣的情況下壓根兒不可能會實現。

    但女人很快又話鋒一轉:

    “據說越過那禁制之后,是真正的星空之海,里面如一個廣袤無垠的小世界,不同血脈的大小妖獸都生活在里面。”女人彈了彈手指,“可惜你永遠也看不到那一天。”

    這也是她跟男人一路追趕著宋青小,卻并不出手阻止她往這邊逃亡的原因:

    “不讓你撞一撞南墻,你怎么肯乖乖的回頭呢?”

    女人笑得如一只偷腥的小貓一般,她說到這里,似是想起了一件事情,目光落到了銀狼身上,那雙柳眉逐漸便皺了起來:

    “說來也奇怪,這頭妖獸并未與你簽約,卻肯供你使喚,顯然靈智的開啟,遠在一般四階妖獸之上。”

    最為難得的是,妖獸本性狂暴噬血,與人類修士之間隔閡極深,當年星空之海一戰的慘烈,不過是人類修士與妖獸多年的戰爭之中其中一樁微不足道的戰役罷了。

    數千年來,一直都是雙方彼此大戰,借以消耗實力微末的低等血脈,淘汰弱者,將更為強大的基因留下,也算是順利騰空星空之海的地盤,為大妖留出更多生存的資源。

    但正因為人類與妖獸之間這樣數千年的大戰,使得妖獸的骨血中,對于修士有一種本能的獵殺感。

    若非通過強行手段令其臣服,在高等血脈的妖獸眼中,人類的修士與其他低等妖獸一般,都只是食物罷了,不可能會出現在未受血契的情況下,自愿認主不說,看起來還一副極為忠心的樣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仍不離不棄,跟在宋青小的身邊。

    “莫非它天生對于人類有親切感?”女人說到這里,眼睛一亮,又將鏡子摸了出來,憐惜無比的看了看鏡中的花容月貌,極有自信的抿唇一笑,沖著銀狼招手:

    “來,小狼,來我這里來。”

    她一面說話,一面繞過了宋青小,深恐她又像先前一般,撕下一塊臟兮兮的爛布往自己這邊扔來,因此在逗狼的同時,女人還在防著宋青小發難。

    但見她并沒有多余的動作之后,女人松了口氣,看了銀狼一眼,眼中冒出精光來:

    “過來,我這里有靈丹,可以供你實力更快的增長,會給你梳洗打扮……”

    她越看銀狼越是覺得喜歡,銀狼雖說受了傷,但生存在星空之海外,沒有外力的刺激下憑借自身將血脈蘇醒,進化到四階,足以證明這頭狼并不一般。

    此時這狼看起來雖然毛色并不整齊,但女人覺得興許是它跟了一個同樣‘邋遢’的主人有關系,所以‘品味’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但它四肢修長,體形壯碩,假以時日,自己定能將它養得毛皮油光水滑,與現在絕對不一般。

    銀狼已經達到四階,她很肯定它聽得懂自己的話,說話的同時,女人還放出自己身為化嬰之境實力的威壓,試圖逼它畏懼、害怕。

    “讓你比此時生活更舒心、安逸,乖,過來……”

    未認主的妖獸本能狡詐兇暴,且又殘忍噬血,受弱肉強食本能的影響,自己誘惑的同時,再施以威壓,要想拿下一頭四階的妖獸,不過是手到擒來。

    女人說話的同時,手指如跳舞般,一股香氣從她指尖灑出,往銀狼吹拂而來。

    那股香氣很快縈繞在銀狼身側,身形龐大的狼王仿佛受其蠱惑,打出兩聲響嚏,那原本正拱起呈威脅之勢的后背也跟著落了下來,豎立的銀毫也跟著平順,女人見此情景,眼中飛快閃過一絲欣喜之色。

    這一趟任務,出動她與男人追捕本來是大材小用,不過因為宋青小本身的重要性及傳言中她身懷‘九字秘術’正好與男人所修習的神識相吻合,才使得二人前來。

    但如果能來這一趟得到這么一個未經人契約的四階妖獸,對女人來說便是意外之喜了。

    “過來……”她又輕聲喊了一遍,那香氣繚繞之下,銀狼似是有些焦躁不安,四肢原地踏了踏,最終似是受不了女人越發施重的壓力及誘惑,緩緩往她走來。

    女人嘴角揚了起來,銀狼已經往前走了數步,但很快它像是在與本能抗拒一般,走了兩步之后,又停了下來,嘴中發出一聲低嘯,像是極為不甘。

    它這表現令女人越發欣喜,暗暗將自己的氣息放至十成,指尖舞動得更加厲害。UU看書 www..com

    那香氣馥郁異常,幾乎使得周圍的靈力受這香氣影響化為薄霧,令四周景物都隱隱有些模糊了起來。

    雙重施為之下,銀狼又往前走了數步,女人估量雙方距離,正欲拿出寶物,先將銀狼鎮服再說。

    卻沒注意到此時銀狼灰藍雙目之中卻閃過一絲人性化的嘲弄、狡詐之色,它趁女人不備,突然加快了速度,往她疾沖而去,‘嗷’的聲響中,巨嘴張開,一股熱浪夾著腥風被它吞吐出來。

    這一變故只是剎時之間,那女人原本以為勝券在握,她對自己施展的手段極為自信,似是并不認為銀狼能在自己香氣之下還有反抗余地,因此事發突然,竟一時之間忘了避閃。

    銀狼速度偏偏快如閃電,眨眼功夫,那一大團火焰便噴卷而來。

    “小心!”

    那站在一側的男人一見此情景,當即驚呼一聲,同時以神識化為攻擊,往銀狼襲來。

    ‘嗷’銀狼發出一聲低嘯,身體如遭無形禁制所禁錮,龐大身形被一股力量所掀翻,往后飛甩而出。

    但它噴出的烈焰卻‘轟轟’燃著往女人席卷而去,那些空氣中浮動的靈力、香氛此時在銀狼所吐烈焰的灼燒之下,‘噼里啪啦’被點燃。

    火焰一下變大,將女人所包圍。

    “啊”女人嘴中發出一聲急喘,接著那些漂浮在空中的霧氣化為一個巨大的繭,將這團火焰包裹住,欲將其撲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