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86章 邊界

前方高能
     那火勢一滯,但銀狼吞噬了試煉中的三頭犬所進化的烈焰顯然與普通的火焰并不一般,霧氣在將這團火包裹住的剎那,僅停頓了片刻,接著‘砰’的一聲劇響,那香霧所化的繭一下被炸開。

    霧氣被火光點燃,當下火花四濺。

    “啊!”熱浪滾滾之下,那女人發出一聲措不及防的驚呼,忙不迭的以手掩面疾速狼狽后掠出十來米遠,卻恰好往宋青小放出的星辰大陣撞來。

    女人外放的神識感應到六道靈息的存在,猜想這是宋青小的手段,想要借此時機偷襲她。

    不過宋青小不過一剛踏入丹境的修士,那美貌女人自恃實力,并不將她看在眼里。

    但她一入陣中,情勢立變。

    那數顆星辰靈息相連,一旦女人被包入其中,星辰齊發,靈力化為殺機,往被困入陣中的女人絞殺而來!

    原本正控制著銀狼的男人一見此情景,當即面色一變,放棄了銀狼,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殺機,轉身振臂一揮,一掌往星辰大陣拍來!

    那雄勁掌風拍到一顆星辰之上,憑借化嬰境修士一擊,不止未能將星辰拍碎,竟反倒被大陣的靈力震開。

    六道星光交織成數條約摸巴掌寬的光河來,頃刻之間便將女人包裹在星光里面。

    陣中的女人發出一聲悶哼,嬌軀一顫,粉紫色的衣裙之上有血光隱現,顯然在這星辰大陣之上吃了些虧。

    “這是什么法寶?”那一直出聲不多的男人見破不開星辰大陣,冷峻的面容終于繃不住了,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他一見女人受傷,心急如焚,再次以全力往星辰大陣拍來!

    星辰受他一擊,晃了兩下,卻仍舊未破,數顆星辰之間靈力相連,一下便將他拍來的靈力化開。

    那星辰大陣未破大大出乎了男人意料之外,但不等他再發一掌,咆哮聲中,銀狼已經沖了過來。

    若是其他時候,四階的妖獸男人自然不懼,可此時女人被困之后,他便不大耐煩再與銀狼糾纏,

    因此聽到風響,便也跟著閃身移開。

    陣內那女人臉頰蒼白,嘴角緩緩沁出一點殷紅血跡,眼中還帶著不敢置信之色,她目光往四周一轉,陣內靈力狂暴,沖拂的氣勁極烈。

    這每顆星辰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約摸僅有丹境下階左右,但六顆星辰一旦成形,相互之間靈力交融,力量竟似源源不絕,以靈力化為殺機,竟能發揮出不下于丹境頂階以上的攻擊來。

    到了此時,女人雖說弄不懂這星辰大陣究竟是什么法門,可卻也不敢再小覷這陣法。

    她舉掌便拍,眨眼功夫便‘砰砰’拍出數掌到星辰之上,但那星辰卻只是晃了晃,并沒有破開,反而每隨著她一掌拍落,星辰之內還隱隱傳來靈力反彈,數掌力量反噬,沖擊回來,令她身軀踉蹌兩步,才穩了下來。

    大陣仍舊未破,幾顆星辰還是圍繞在她身側,女人的臉色陰了下來:“有些本事。”

    不遠處宋青小額頭密布細汗,再次以星辰之力絞殺,星光閃爍之下,靈力再次化為光束,往那女人斬去!

    那女人吃過大虧,這會兒不敢再掉以輕心,既然暫時脫不出陣外,她便手臂一揮,兩道粉色的霧氣從她袖口之中飄出,如兩股粉帶,將她身體纏繞了起來!

    星辰大陣之內的六股靈力交叉穿過,卻在穿過那兩股粉帶時,光芒被那霧氣所阻,凜冽的靈力一下被御去大半。

    宋青小再次以靈力打入陣中,那陣中靈光一盛,將粉帶破開。

    那女人飛身旋轉而起,似是想要突圍而出,但六顆星辰速度比她還要快,那光氣‘嗖’的一聲拉長,化為一束從上而下往她身上斬落。

    化嬰之境修士的肉身雖說強悍,但那一束星光卻從她肩頭之上穿過,將她釘落下來!

    那女人捂著肩頭落地,一縷被斬斷的秀發幽幽落了下來,被她顫抖著伸手接住。

    “你敢削我頭發——”她拉了拉自己的裙擺,遭到星辰大陣兩次攻擊,她雖說受的傷都不是致命的,但身上的裙子卻被損毀,傷口雖說很快被靈力封鎖,但仍有血跡溢了出來,把裙子的顏色污染。

    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臉側,她精心修飾的發型也被切掉一截,這令她的臉色迅速陰沉,仿佛外表的狼狽比她受傷的事還要令她介意生氣一般。

    兩個化嬰之境的修士追殺一個區區丹境的小修士,到了現在不止是沒有將人殺死,反倒還搞得自己狼狽不堪,受了傷不說,還破壞了自己造型的美感,損毀了一套自己最喜歡的衣裙,把身上搞得血跡斑駁,簡直令人倒盡了胃口。

    此時女人徹底失去了戲耍宋青小的念頭,“你不知道女人的頭發有多珍貴嗎?連皇家造型師都不敢輕易動我的發型!你居然敢削我頭發!”

    她將手掌中的頭發一捉,暴怒之后,反倒平靜了下來:

    “我現在非常的不高興,我改變主意了,我殺了你后,不會再替你收拾打扮。”

    她眼中閃過一絲狠色,哪怕是被困在星辰之中,宋青小卻感覺得到她的氣機在提升,隱隱與星辰大陣的壓力相抗衡。

    這情景使宋青小有些不安,雖說星辰大陣被這兩位化嬰之境修士從內、外同時聯手都沒有將其破開,但這二人的攻擊卻令她控制星辰所需的靈力消耗極快。

    僅僅數息之間,便將她靈力耗去三、四成之多。

    當日顧府探險一行中,顧氏所布下的‘八方神魔地煞陣’一旦形成,那是何等厲害,八個劍靈同時揮劍而出,哪怕就是同為化嬰之境的七號都被圍困,召出兵主魔魂也不能將陣破開。

    此時自己御使六顆星辰,星光齊發,卻僅只令這女人受了些傷罷了,這便是極大的差距了。

    宋青小一想到此處,心中不免有些遺憾。

    正在此時,宋青小識海微微一動,一股莫名的危機感傳來,她二話不說施展‘前’字令,身形頓時原地消失。

    而她原本站立的地方,靈力波動間,那面容冷峻的男人身影緩緩顯現出來。

    “咦?”

    他伸出的手落了個空,像是有些意外。

    這男人見破不開星辰大陣,便準備先從宋青小下手,先將其制住,陣法自然便能解開。

    但他沒想到,在自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攻勢下,宋青小竟然有余力躲開。

    這個神識被他鎖定的少女,剎時氣息從原地消失,仿佛她已經在這個世界消失了一般,竟然絲毫都感應不到她的存在。

    男人的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臉頰肌肉微微抽搐,下一刻宋青小的身影出現在離他七、八米開外。

    他再次以神識將其鎖定,身影同時也跟著消失,但須臾之后,原本被他神識鎖定的宋青小再次從他識海內消失,男人的身影出現在宋青小之前出現的地方,果然她已經不在那里了!

    接連兩次撲了個空,男人不怒反喜:

    “‘前’字令!”

    他話音一落,眼中露出勢在必得。

    而這會兒陣法之中,暴怒的女人將斷發珍惜異常的收撿起來,同時掌心一攤,一只碧綠的翡翠小簪從她掌心之中緩緩浮出。

    那小簪之上靈力極強,一旦出現,當即將星辰大陣之內的靈壓破壞!

    女人將小簪往空中一拋,那小簪登時‘滴溜溜’的在半空中打轉,渾厚的靈力從簪身上透出,形成一個巨大的淡綠色光圈,并迅速往外擴散!

    綠簪法寶所散發的靈力,比之女人先前的掌風強悍了不知數倍。

    那光圈沖擊而來,幾顆星辰頓時感受到靈壓,微微顫了起來。

    女人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又打入幾個法訣到那綠簪之上,綠簪一接收靈力,當下光芒更盛,‘叮’的疾響聲中,靈力沖擊著大陣,將尚未完全成型的星輝絞散!

    星辰大陣受到這股磅礴力量的沖擊,頓時陣內靈力紊亂,六顆圍繞的星辰在這股壓力之下開始上下擺動,并一點一點被推開!

    “竟然還不破?”

    那女人見此情景,將手臂一揚,掌心一攤,轉動的綠色小簪頓時飛回她掌心之中,她握住這小簪,揮落下來:

    “給我破!”

    她揮出的靈力形成一道月牙形的光波,往星辰劈斬而來!

    ‘轟’的沖擊聲中,那原本便已經承受了極大壓力的星辰大陣在這月牙斬下轟然裂開!

    數顆圍繞成圈的星辰光芒一下暗淡了不少,被彈飛開來,靈力往四周沖擊開來,將周圍的樹木齊齊攔腰切斷。

    隨著大陣破開之時,宋青小如遭重擊,‘哇’的吐出大口精血,半空中的身形一晃,險些一頭栽落到地。

    她強忍筋脈劇痛,伸手一招,那被女人以法寶斬飛的幾顆星辰重新往她飛了過來,并迅速的隱沒進她身體之內。

    不等那追殺她的男人趕到,宋青小再次施展‘前’字令,一下再次遁出七八米遠,沖銀狼一招手:

    “走!”

    “走得了嗎?”女人一旦脫困,便掏出她隨身攜帶的鏡子照了兩眼。

    她的臉未受損,但一頭精心打理的頭發卻在陣中被星辰之力所絞亂,有幾處被靈氣削掉的地方份外顯眼。

    女人咬牙切齒,將鏡子一收,目光落到袖口之上,一股無名火又躥了起來。

    那袖口之上留了數個被火焰灼燒過的洞,是銀狼先前所吐的焰息所燒,她當時光顧著捂臉,但袖口卻被燒壞。

    她深呼了一口氣,冷笑了一聲,盯著宋青小逃跑的身影,將手臂一抬。

    被她握在掌中的珠綠玉簪便緩緩從她面前飛了起來,隨著靈力灌入其中,那玉簪越變越大,不多時便化為一支宛如一尺長短的碧錐般。

    女人瞇了瞇眼,嬌聲喝道:

    “去!”

    那碧錐一得號令,當即‘嗖’的化為殘影往宋青小后背心處追去。

    聽到風響聲,感覺到一股殺機從后襲來時。

    在那巨形玉簪直刺而來,眼見即將穿透她身體之際,宋青小身上靈光一閃,六顆被她收入體內的星辰重新出現,聚為一體,擋在她后背之處。

    ‘轟’!

    兩股力量迸撞之間,發出刺耳的聲響,玉簪的攻勢被聚攏的星辰一擋,簪尖插入大陣之中,被困在里面,簪尾卻似是想要掙脫這桎梏,兀自‘嗡嗡’顫響不停。

    那強大的靈力透過玉簪攪入陣中,星辰大陣的星芒一黯,宋青小不由自主又吐了一口血出來。

    簪上的靈力隨著與她心神相連的星辰侵入她的肺腑,當即橫沖直撞,令她受損不輕,巨大的沖力之下,宋青小的身體如斷線的風穩一般,被這波沖擊力撞出數十米遠,落地之后滾了數圈。

    ‘嗷……’

    銀狼一見如此,奔跑的動作一頓,正欲轉身,宋青小卻強忍傷勢,憋著一股勁翻身躍起:

    “跑!”

    星空之海的方向雖說有障礙,但如女人所說,那障礙只是為人類所設,妖獸卻可進入里面。

    她先前以神識探過,離這里并不遠,銀狼身為進化的獸類,血脈特殊,想必穿過障礙不難。

    此時這女人已經被她打出真火,顯然不愿再跟她浪費時間,而她擁有‘前’字令的秘密被那男人發現,這男人也想速戰速決。

    兩個化嬰之境的修士一旦認真起來,憑她實力如果想要硬抗,便如找死一般。

    到了這樣的地步,除了逃命之外再無其他方法。

    她喊聲一落,那女人再次哼了一聲,將手一招,那玉簪登時靈力大作,強行掙脫星辰大陣束縛,凌空飛起。

    女人掌心一并,再用力一搓,那斜飛在半空的玉簪顫動不停,發出‘嗡嗡’之響,片刻之間竟化為十來支約摸巴掌長短的小簪,浮在半空中。

    “我現在看你怎么困!”

    她話音一落,那玉簪一下飛散而開,也如星辰大陣般,在半空中圍成一個巨大的圓環,簪尖對準宋青小的方向,再次以雷霆之勢往她射來!

    宋青小逃跑的腳步一頓,再次強召星辰大陣出現。

    但她如今受了重傷,星辰大陣又兩次被女人強行突破,殺傷力已經大不如前,此時雖勉強聚在她身側,但星芒卻份外黯淡。

    僅勉強成形,將數支玉簪擋了片刻,便在這股靈力沖擊之下自行散開。

    星光又微弱了下去,飛了回來,相繼隱沒入她身體里面。

    其余簪雨‘嗖嗖’聲響中將宋青小身體釘穿,帶起片片血點,沖擊的余力把她肉身帶著如騰飛的鳥般躥了起來,再次飛出數米遠,才‘砰’的一聲滾落入草叢里面。

    法寶之中的靈力在她體內肆虐,破壞著她的筋脈、丹田,將她殘余的靈力吞噬,令她情況更加惡劣。

    遠處的女人一見將她擊落,臉上終于露出一絲大仇得報的痛快神色,還未出聲,便聽到遠處狼嚎,那頭跑出很遠的銀狼在見到宋青小受傷之后,停了下來,發出響動,如挑釁一般。

    若是先前,女人還有心思與它周旋,但吃過這頭狡猾的妖獸的虧后,她對于馴服這頭臟兮兮的妖獸已經失去了興趣。

    雖說也恨這頭狼險些毀了自己的臉,但當務之急是要將宋青小帶回時家里面。

    她與男人一路趕來已經耽擱了許久,戲耍宋青小的過程中將自己也弄得狼狽不堪,已經令她很不耐煩。

    此時大戰之后,她只想趕緊將宋青小的尸體扛回帝都,任務完成回去再收拾打扮。

    宋青小的身體被她本命法寶穿透,丹境的修士身體根本無法與法寶之威相抗衡,她應該已經死透了,說不定還死相很慘!

    女人一想到這里,對于觀看尸體的舉動又倒盡了胃口,她正欲轉頭跟男人說話,讓男人去扛尸體時,卻見男人雙眉緊皺,目光盯著數十米開外宋青小先前受擊之后落地的方向,神情有些嚴肅的模樣。

    “逸哥,怎么了?”

    “氣息。”男人簡短的回答。

    女人一下便明白了過來,她驚呼了一聲:

    “怎么可能?”

    被她法寶擊中,憑丹境修士身體的防御,怎么可能還活得下來?

    但她話音一落,果然便見草叢之中,那被她法器擊落后的身影竟又彈身而起,化為一道黑影往星空之海的方向掠去。

    女人牙齒緊咬,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種情況,令她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種驚疑之感。

    “追!”男人見她愣住,不由沉聲道:

    “九字秘令,‘臨’、‘前’!”

    興許是心系九字秘術的緣故,他難得嘴中蹦出好幾個字來。

    女人一聽這話,又是心中一顫。

    男人的話她并不懷疑,但九字秘令分散于這世間,落入不同的人之手,要收集每一個字訣都異常的艱難,沒想到如今竟會被一個并不顯眼的少女得到了兩個字訣。

    宋青小先前被法寶所傷,暫時蟄伏了片刻,麻痹了二人之后再逃跑,但實則她傷勢很重,每使一分靈力,筋脈之中便如遭人用力抓扯一般,血順著身體、嘴角往下淌。

    體內的氣勁暫時無法驅散,身體受創處因覆蓋在其上的靈力破壞,哪怕憑借她如今強大的肉身,也沒有辦法完全愈合。

    她在逃跑的過程中,能感覺得到靈力從破損的筋脈中飛速外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若非憑借她強大的意志力支持,她恐怕早就已經摔落下來。

    但就算如此,她估算自己恐怕也堅持不了多少時間。

    可好在她隱約感覺得到,真正的星空之海已經越來越近,那股曾傷了她識海元神的獸王的靈息就在不遠處。

    神識耗盡之后,頭疼欲裂,但更為令她忐忑的,是身體越來越沉,隱隱有種不聽她使喚的感覺。

    她抬起頭,遠處銀狼已經停了下來,似是有些焦躁不安,一條長尾巴拖了下來,原地打了下轉,像是想要過來。

    它的身后,是以一大片極為可怕的靈力所組成的分割人類、星空之海的邊界之門,此時靈力形成漩渦,隨著銀狼的靠近,那‘門’似被激活了一般,緩緩顯現出來。

    人類止步!

    那里才是真正的星空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