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87章 之門

前方高能
     隨著那真正的‘邊界之門’被激活,一股帶著強大的古老獸息的威壓感便隨著暴動的靈力迎面拂來。

    宋青小感覺到識海內隱隱脹痛,那先前留在她識海內的那道獸王的魂息仿佛又重新出現,一雙猩紅的怒目之中帶著陰冷、威嚴及睥睨天下之感,像是在警告即將踏足這里的人類不要輕易的冒犯。

    ‘呼嘯’的風聲之中,‘邊界之門’的霧氣被吹散開來,那‘門’如同在緩緩移動,銀狼的身影在這巨大的濃霧前若隱若現,下一刻便如同要被這股禁制所吞噬般。

    宋青小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邊界之門’離她的距離僅僅有三、四十米遠。

    追殺她的女人雖說過,此地是人類止步的邊界,所以認定她并不能闖過這道當初由獸王親自立下的禁制。

    但宋青小的身體卻在惡魔島試煉中,受蛟龍血液及進化藥劑的影響而產生異變,體內的藍血一旦解封,她的身體會化為女媧之體,未必不能通過這一關。

    就算這種想法只是一種揣測,但在后有強敵,回頭必死無疑的情況下,不如去賭一把,興許還有一線生機。

    ‘砰砰、砰砰’!

    心臟的跳動越發緩慢,渾身的力量隨著血液、靈力的大量流失而跟著減弱了下來。

    身體像承擔著一座大山,憑她現有的力量,隱隱有種無力支撐的感覺。

    一米、兩米……

    她與‘邊界之門’的距離隨著她的跑動而縮短,銀狼昂首站在霧前,看到她跑近后,耳朵閃了閃,似是想要上前。

    但在它前肢剛一揚起的剎那,它的眼中便露出一絲警惕之色,腳步頓了下來。

    宋青小一見它神色,頭皮一麻,正想躲閃間,但身體卻不聽使喚。

    她一步邁出去,便如踩進了一汪泥潭,一股極為沉重的感覺束縛上她的雙腿,將她欲彈跳而起的身體硬生生的‘扯’了下來!

    接著另一股神識化為束縛,將她另一只腿也‘束’住。

    淡藍衣袍的男人以神識化為可怕的禁制,將她‘鎖’在里面!

    她牙關一咬,強提靈力想要掙扎,雙腿卻被牢牢纏住,將她‘釘’在了原地。

    正在此時,她耳中聽到‘嗖’的一聲輕響,一道綠光一閃間,殺機迎面撲來!

    宋青小掌心一攤,冰霜迅速在她手掌處凝結,頃刻之間化為一個奇大無比的冰球,被她用力往那綠光的方向擲了出去!

    ‘鏘’的聲響中,那綠光撞到冰球之上,冰晶被洞穿,一支碧綠小簪從冰球之上飛速穿過,來勢不減。

    宋青小在將冰球擲出去時,也并不幻想以一個區區冰球便將這女人法寶全部擋住,僅只是想阻它一時片刻,為自己爭取時間。

    但哪知她擲出的冰球如此不堪,被那法寶如針戳豆腐般,輕易穿過。

    她當即雙手結印,與損耗嚴重的元神同時喊:

    “畫地為牢,困!”

    當‘臨’字術念出口的剎那,體內的靈力迅速形成一個小小的領域擋在了宋青小的面前。

    那領域才剛結成,那綠簪便已經飛至她面前,‘嗖’的一聲,簪尖便刺在了領域里面。

    法寶的攻勢一滯,其上附蓋的靈力剎時暴開。

    約一秒不到,那股龐大的靈力便將領域沖破,排山倒海的力量從那法寶之上透了過來,率先擊打到了宋青小身體之上,竟將她原本被漩渦所困纏住的身體擊得倒退了半步,再次噴出一口血。

    那穿破‘臨’字術困擾的法寶飛掠而過,帶著靈力氣流,‘卟’的一聲從她肩頭洞穿!

    殘留在她體內的靈力再次絞碎她的五臟六腑與筋脈,肌膚之上浮出的鱗片迅速被這股女人法寶之上所挾帶的可怖靈力所摧毀,一下變得黯淡。

    宋青小的身體被這法器帶得再次往后飛出一截,劇痛從肺腑處傳往四肢百骸。

    但也幸虧有這股劇痛,刺激得她意識保持得更為清晰,同時女人充滿殺機的霸道攻擊,恰好將先前纏住她行動的那股神識絞斷,使她脫離了困境。

    一旦被飛身甩出,宋青小當即施展‘前’字令,身影原地一閃,頓時便消失,僅留下數滴法寶穿過之后的血滴灑落下來,她的氣息消失在了原地,令隨后趕來的女人本能的看了男人一眼。

    “‘前’字令。”

    男人神識覆蓋范圍之內,宋青小的氣息一瞬間完全消失,但她受了重傷,哪怕是‘前’字令這樣神妙的法訣,她也根本逃不了多遠。

    他指尖一動,神識大范圍鋪蓋開來,幾乎延伸至‘邊界之門’處,但在靠近那‘門’邊約一米之遙時,一股妖獸可怖的威壓感傳來。

    男人識海之中,一雙猩紅的雙目隱現,目光陰冷、暴戾,同時一道獸吼聲響起,令他神情一變,速度將自己靠近‘邊界之門’的神識再次移開。

    “看來這道獸王的氣息,經過這么多年的時間,竟然還未減弱。”

    女人見他臉色,便似是猜出了結果一般,那雙柳眉一皺,神情嚴肅了起來。

    正在此時,空中靈力一動,女人又挑了挑嘴角,手指一動,那先前穿過宋青小身體的法寶在半空中繞了一圈,重新往那靈力出現細微波動處刺去!

    宋青小的身影一出現,便見綠光閃來,她當下不敢停留,再次施展‘前’字令,又重新閃移開!

    ‘嗖’的聲響中,碧綠小簪速度快如閃電,但‘前’字令的速度卻更快。

    那小簪還未斬實,未將宋青小性命留下,僅留下一串血液,宋青小身影又消失在原處。

    簪影劃破天際,繞了個圈,形成數道綠色殘影又飛繞回來,在感應到靈力波動又飛斬出去。

    天際綠簪的殘影‘嗖嗖’飛轉,如形成簪陣一般,將宋青小突圍的路四周封死,無論她在哪一個方位出現,女人自信只要她靈力支撐不住,一旦現身,便絕對會受萬簪穿心而死。

    但九字秘令的奧妙大大出乎了女人意料之外,哪怕宋青小僅丹境修為,可這‘前’字令卻如為她量身訂做的逃命法門一般。

    她以靈力、法寶布下天羅地網,但偏偏每一次宋青小將‘前’字令一施展,卻都能如那漏網的魚,溜出她的包圍圈。

    雖說每次法寶的威力總能在宋青小身上留下數道傷痕,但女人卻逐漸有些不耐煩。

    “逸哥。”這樁任務越做到后面,越令女人失去了耐心,只想要速戰速決,失去了玩弄獵物的興致,她喚了男人一聲,男人便雙手一張,神識重新將四周覆蓋,只是小心的避開了‘邊界之門’,離它約摸有數米遠。

    男人一旦出手,神識作用之下,四周壓力重重,剎時將憑借‘前’字令勉強逃命的宋青小給‘逼’了出來。

    她原本便受了傷,施展秘術逃命已經極為吃力,此時神識重壓之下,四周靈力仿佛凝結,識海之中神識一動,便如掀起風暴,令她苦不堪言,‘前’字令當下失去妙用,元神受制的情況下,要想施展九字秘令都份外艱難。

    靈力化為重重阻力,將宋青小才顯現出的身體‘砰’的一聲壓落到地。

    她艱難異常的抬起頭,這個動作便像是令她已經極為吃力,她緩緩起身,每抬起一點身體,身體的骨節便在神識的重壓之下發出‘咔咔’作響聲,像是不堪重負的樣子。

    這樣的戰斗情景對她來說可不利,那一對男女的氣機很快將她鎖定,恐怖的神識纏在她身上,令她隱隱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嘖嘖。”女人笑了一聲,看了她一眼:

    “早早受死就好,還能留你一具全尸,又何必弄成這個樣子?”

    大戰之中,她身上那套殘破的臟衣服更是不堪,浸出的血液再次將其染濕,順著衣擺‘滴嗒’往下滴。

    ‘嗷嗷嗚——’

    身后傳來銀狼有些急躁的咆哮,像是想要過來,又躊躇不安的樣子。

    宋青小并不聽聞女人的話,反倒試著再次動了動胳膊,但那胳膊受到神識的重壓,如千斤重般,每抬一下都比平時要多花費數分力氣。

    她這樣的情景,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能令她僅存不多的力量再次流失。

    離‘邊界之門’的距離還有十來米,先前滿身的傷痕換來的是縮短了她與這‘門’將近二十來米的距離。

    憑她此時的情況,要想平安逃至門前是不可能的。

    她暗暗嘆了口氣,莫非自己今日就到此而止?

    但越是情況危急,宋青小反倒越發鎮定,知道逃跑無用之后,她以僅存的靈力分出少許,控制住自己身上的傷口。

    她身上被女人法寶所傷,留下許多傷處,靈力破壞之下,憑她強橫的肉身都無法令這些傷痕自動愈合,血如開了閘的水龍頭,直往外流。

    血液大量的流失對她來說極為不利,她勉強以靈力將其封住,頓時便感覺血液流失的速度減緩了許多。

    宋青小做完這一切,才抬頭看著這兩人:

    “別說廢話了。”

    她的氣息有些微弱,但不知為何,她的目光卻平靜得近乎冷漠。

    不知是不是女人的錯覺,她隱約看到宋青小的眼珠之上似是蒙上了一層金影,那瞳孔微縮間,令女人后背之上涌出一層雞皮疙瘩,不由自主的皺了下眉頭。

    那一瞬間,她像是被一種極為危險的強大存在所盯住,女人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隨即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怎么可能呢?

    眼前的可不是什么頂階的獵食者,反倒是即將死在她手中的獵物。

    一個區區丹境修為的少女罷了,又受了重傷,此時之所以反應異常,恐怕是因為她自知死到臨頭,卻不肯認輸罷了,怎么會威脅得到自己呢?

    “我承認你有點兒本事。”

    女人嫵媚一笑,并習慣性的想伸手去撩自己的頭發,但手在舉到一半之后又頹然放下:

    “能在我們追趕之下,逃到這里來。”同時還令她感到驚訝的,是中了她法寶攻擊,卻能支撐到如今還不死。

    在男人的神識重壓之下,以重傷之身站穩了身體不說,還能張嘴說話的樣子。

    這樣的身體強悍程度,確實非同一般,令她想起了這一次長老議會派了她與男人出來追捕宋青小,并要求他們無論死活,務必要將人尸體帶回議會的原因。

    女人話音一落,迅速便感到情況不對勁兒。

    宋青小閉了閉眼睛,身上似是有靈力波動的樣子。

    她如今這樣的情況,已經接近于油盡燈枯了,受傷之后,筋脈破損,體內靈力所剩不多,肉身傷痕累累,照理來說不太可能再施展得出什么攻擊。

    但她先前所施放的星辰大陣令女人吃過一絲虧,此時見她這樣,不免也有絲警惕。

    “這里的靈力,可不聽你使喚。”

    女人壓下心中的念頭,出聲道:

    “逸哥的精神力控制下,這里便相當于他的‘領域’。”

    籠罩在他精神力磁場下的‘領域’,都屬于他的控制范圍,一草一木、一灰一塵,靈力、空氣,都是聽從他的指揮。

    宋青小試著感應了一下,以往對她極為親和的靈氣,確實此時都對她異常排斥的樣子,任她如何引導,就是不肯進入她的身體。

    “咯咯咯……”

    女人似是猜出她心中的想法一般,不由笑了起來,笑聲未落,接著便聽到宋青小嘆了口氣:

    “那就沒辦法了。”

    女人心中一凜,笑聲一滯,正狐疑宋青小這話是什么意思時,卻見她像是下了決心一般,睜開了眼睛。

    外界的靈力引不入身體,使她無法與這兩大化嬰境的高手相抗衡,可是外界沒有靈力,她身體之中,卻存在著一顆才剛形成不久的丹珠。

    丹珠是她以磅礴的靈力所凝聚而成,原本應該是屬于她修練的核心,提供她源源不絕的力量,加速她的修行,維穩她的境界。

    可她此時筋脈碎裂,丹珠之中靈力所剩不多,且瘋狂外溢,壓根兒無法順利施展出攻擊手段的。

    但若是她將丹珠自爆,丹珠的力量便會源源不絕,瞬間灌注于她全身。

    雖說如此一來,后果輕則境界掉落,毀她修行,重則身體自暴,當場殞命,但到了這樣的地步,宋青小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唯有盡量一試而已。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不拼命,眼前這距離‘邊界之門’十幾米的距離,便會成為她的葬身之地。

    ‘嗷嗷嗷嗚……’身后銀狼傳來接連不斷的嚎叫,它與宋青小長時間的朝夕相處,且曾兩次被試煉空間封印在她體內,隱約像是感應得到她那一瞬間所做的決定,叫聲有些悲涼,像是按捺不住,想要上前的樣子。

    “站住!”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大喝了一聲:

    “不許過來,不要你幫忙,進去!”

    她其實極其冷漠,并不是舍己為人的性格。

    若是其他情況,有人肯搭一把手,她必定毫不猶豫,只求脫身。

    可此時銀狼想要上前相救,她卻將其喝止,不肯它再過來,落得跟自己一樣被困住的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