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88章 丹爆

前方高能
     嗷銀狼在聽到宋青小喊聲之時,又發出一聲長嘯回應。

    從它聲音聽來,它像是并沒有受到男人精神力的影響,這應該是獸王魂息作祟,令這男人神識受限,不敢靠近的原因。

    “走吧……”宋青小吃力的彎了彎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這頭巨狼被她從惡魔島中帶出,便與她相伴多時,曾與她并肩作戰,陪她渡過數次危機。

    從彼此之間互不信任,相互防備,再到如今的不愿離棄。

    當初顧府探險一行,它能在關鍵時刻襲擊七號,為她爭取逃命的時機,如今宋青小也愿意放它離開,獨自面對強敵。

    嗷嗚銀狼還在原地打轉,不時昂頭發出悠長的嚎叫聲。

    它的聲音傳得極遠,且得不到同伴回應,顯得有些孤單的樣子。

    女人不知為何,聽得心煩意亂:

    “沒想到未結契約,妖獸竟然也會如此忠誠。”

    可惜她先前未能將這頭銀狼抓捕到,反倒被它戲耍了一通,當務之急自然是要先將任務完成,至于銀狼,則是次要的。

    女人甩了甩頭,像是想要借這個動作將心中紛亂的念頭甩出去:

    “真是令人羨慕不已,可惜今日你們都要死在這里!”

    “你的話實在是太多了。”宋青小喘了兩口氣,皺了下眉,說出口的話令女人當下變了臉色:

    “你……”

    到了這樣的地步,她必死無疑,還敢如此無禮。

    女人話音未落,便感覺宋青小身上的靈力下沉。

    她似是下了一個極為可怕的決定,身體猛的一震。

    接著她發出一聲強忍痛楚的悶哼,一股如海嘯般洶涌而澎湃的靈力頓時以宋青小為中心,

    開始席卷周圍的大地!

    強大的能量形成無與倫比的震動,剎時之間沖破淡藍衣袍的男人所形成的精神領域。

    被狂猛的靈力所連根撥起的樹木及石頭與被削平的地皮被卷入進這股靈力所形成的海嘯之內,瘋狂往外翻滾!

    精神領域破開的剎那,男人的鼻腔之中發出一聲急喘,猛的瞪大了眼睛,神識不穩,顯然吃了個不小的虧。

    這股靈力呼嘯著夾著狂風沙塵往二人瘋狂卷了過來,哪怕是以兩人化嬰之境的修為,依舊不由變了臉色。

    女人忙不迭的將自己的法寶召回,那碧綠的小簪在這可怕的靈力風暴前,用力的斬了出去!

    但這靈力才剛一斬出,那綠色的光影隨即便被更為兇猛的靈力之潮所吞噬。

    在這靈力沖擊之下,那綠色小簪表面發出咔嚓的細微開裂聲。

    法寶受損之時,女人發出痛苦的喘息聲,她與碧綠玉簪心神相連,一損俱損。

    飛沙走石之下,便如一場可怕的浩劫發生,化嬰境的這對男女如狂風巨浪中的兩只小舟,被這股瘋狂的能量打得倒退出十來米!

    此時的宋青小體內極為糟糕,丹田之內的金丹爆炸之后,帶來的后果比宋青小想像的要可怕一萬倍。

    便如行星爆炸,外溢的靈力瞬間充盈她的丹田,繼而彌漫至她全身。

    爆炸之后所產生的靈力沖擊,哪怕是憑她如今經過數次藍血改造的肉身都無法完全承擔。

    體內女人殘留下的靈力被這股沖擊力所摧毀,斷裂的筋脈壓根兒經不起這股力量的沖擊而瞬間化為碎粉!

    這股可怕的爆炸力在頃刻之間沖擊至她渾身,將她丹田、筋脈及五臟六腑全部損毀。

    宋青小從未有如此一刻,感覺到自己被損毀得如此徹底。

    這是她離死亡最近的一次,但臨死之前,卻也令她感覺到金丹爆炸后的那一瞬,無與倫比的力量感卻灌滿她的全身。

    大量的靈力沖擊著她的皮囊,給她帶來痛苦不堪卻又強橫無匹的感覺。

    幸虧她有數次重續筋脈的經驗,使她面對這種劇痛的時候,多了幾分承受力,不至于當場失去意識。

    這種感覺與當初她在惡魔島上,吸收了進化藥劑及蛟龍之血,第一次化出女媧真身時的感覺相似。

    仿佛這一刻她能主宰一切,無所畏懼!

    她的神識大幅提升,以往如卡住她的某些枷鎖在靈力的沖擊之下破碎,她像是進入了一個極為玄妙的境界,男人施放出的精神力被她看得一清二楚,那些尚未被完全沖斷的神識如一團亂麻,纏繞著她的身體不能自由活動的原因。

    宋青小伸手將這些神識扯斷,便再次聽到男人的痛哼。

    靈力在她體內橫沖直撞,如飛漲的潮水,急需找個堤口被放出去。

    她如一個暴發戶,腳尖一點,嗞嗞的聲響中,大片大片的厚厚冰霜往外蔓延了出去。

    因靈力的狂暴,使得她的冰之力施展開來時,威力遠勝以往。

    以宋青小身體為中心,約摸一里之內,溫度瞬間降了下去,冰原取代了草地,低溫之下,空氣被凍得凝結,甚至隱隱開始有雪花生成。

    如海嘯般的第一波靈力沖擊之后,風沙未停,但兩個被逼退的化嬰境修士卻憑借自身的修為,強行站穩了身體。

    男人一把將女人摟住,低喊了一聲:

    “小心。”

    “瘋子!”女人握著玉簪,嘴角帶血,聲音失去了先前的甜如蜜的軟膩,反倒變得有些尖銳。

    “竟然自爆丹田。”

    丹田一爆之后,她必死無疑:“難道她不怕死?”

    女人心中涌出這樣一個念頭,但隨即又反應過來,宋青小恐怕已經知道自己難以活命,臨死之際也要想重傷自己二人。

    她此時形象狼狽至極,靈力形成的海嘯潮卷起的石頭如最為可怕的暗器,劃傷了她的臉頰,血跡混著泥沙往下淌,她卻像是感覺不到疼。

    身上那件講究的紫色衣裙此時被撕得七零八落,甚至露出了大半截傷痕累累的一雙。

    可這會兒她卻顧不上這些,面前那個將死的獵物,氣息正在飛升,四周空氣一冷,嗞嗞的聲響中,地面有一層白霜迅速的爬過,寒氣幾乎要將兩人凍結在原地。

    女人嬌喘不止,男人卻神色一變,將她一摟,帶著飛身而起,避開二人被寒霜所襲。

    只須臾之間,兩人原本站立之處便被霜凍所凝結,淡藍的冰層之上,冒出股股瘮人的冷氣。

    二人還來不及松口氣,便見平整的地面之上,那些冰晶之下仿佛冒出一個個細小的汽泡。

    汽泡之下有什么東西在攢動,像是想要破土而出的架勢。

    一股殺機將二人鎖住,接著地面之上如雨后春筍般,片刻之間沖出大片尖銳的冰晶。

    那些冰晶從地躥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速變大,數條絞纏化為一化,瘋狂往上戳刺。

    “這……”男人與女人驚駭異常的相互看了一眼,都似是不敢置信:“化形?”

    所謂的化形,便是指靈力擁有特殊自然系的屬性,施展出來之后,不憑借外物法寶,而是依靠自己本身的修為、實力、天份、領悟等各方面,將自己的屬性參透,并在施展的過程中,順心所欲的將靈力所化之物變為自己想要的存在。

    這樣的實力,自然非區區一個丹境的修士所能辦到的,光是對于靈力、神識的運用、把控,至少都需要達到化嬰之境以上,才可以施為。

    可此時宋青小自暴金丹,照理來說丹爆之下力量沖擊全身,她的不可能承受得住這股力量的沖擊,應該在丹碎的那一刻便化為齏粉,消失于這天地之間才對,怎么可能還會控制得住這冰霜?

    莫非是她臨死之前,誤打誤撞,魂息殘留的意識,使得那些暴發出來的靈力遵照了她的遺愿不成?

    那冰晶沖天而起,淡藍的寒冰之中殺機凜冽,剎那之間便躥起十來米高,硬生生將整個被鏟平的平地化為冰山,逼得二人再次提氣,撥高身形。

    “看!”

    男人有些詫異的聲音響起,他性格漠然,情緒很少因為其他人、事波動,可此時他的語氣卻有些緊繃,仿佛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一幕似的。

    女人隨著他的聲音望過去,卻見先前還細小的雪點,隨著冰柱的橫空出現,轉眼便化為鵝毛飛雪。

    漫天飄雪之中,一道纖長的人影站在那里,垂著頭,一動不動的樣子,像是一具死尸。

    “怎么可能?”女人一見便頭皮發麻。

    金丹爆炸之后的威力先前二人已經見識,那是何等可怖的場景,靈力外泄之間引發天地異變,飛沙走石仿佛即將天崩地裂。

    哪怕就是二人已經是化嬰之境,可在那樣的威力之下,也不得不暫避其鋒芒,退后十數米。

    更別提宋青小自己本身就屬于爆炸的中心,她又僅僅一才剛踏入丹境的修士,憑她肉身的強橫程度,如何能在先前那樣的爆炸之下尸身保留完好的?

    嗷……一道狼有些蒼涼的嘯聲傳來,更為此地憑添了幾許蕭殺、孤寂。

    那匹銀狼還沒有離開,像是還在等人。

    女人后背寒毛微微豎起,頂住了她的衣裙,但這種念頭剛從她心里生出,便被她掐了去。

    “哼!”她強壓下心中莫名的怵意,將手一握,“吵死了!給我去死!神獄之中,我什么妖魔鬼怪沒見過!”

    她手中受損的玉簪亮起熒熒綠光,隨著她的話飛空而起,帶起一大片殘影,越過四周高高樹立的冰筍山,往銀狼斬了過去。

    咔嚓、咔嚓的聲響中,那些冰山被法寶攔腰斬斷,繼而轟隆塌地,白色的霜霧飛起。

    飛雪、寒霧之中,那個一直低垂著頭,宛如死人一般的宋青小,卻在此時,緩緩抬起了頭來。

    她的臉色煞白,不見一絲血色,幾乎與周圍的雪山像是要融為一體。

    源源不絕的殷紅血跡從她嘴角溢出,順著她下巴往下滴,如牽了絲,將下巴與胸口相連,形成一條暗紅色的冰晶。

    她一動,那些坍塌下地的冰筍便似是受到她的指引,竟嗖的飛起,一分為二,一部份將氣勢凌厲的碧玉法簪攔截,另一部份則騰空而起,往那半空之中的男女壓了下去!

    “不可能!”

    女人再一次脫口而出喊出這幾個字,今日發生的事實在太過匪夷所思,幾座冰山自然傷不了她與男人,但宋青小在金丹破碎的情況下不死未說,還有余力作戰,令她實在感到大為震驚。

    她的臉色微微扭曲,喊了一聲:

    “逸哥!”

    男人與她心意相通,當即分出神識,往宋青小的方向罩了過去。

    那神識所化牢籠在未靠近宋青小時,她便像是先有感應,當即原地消失。

    與此同時,半空中飄飛的大雪似是受到指引,竟反往這對男女飛裹而來,眨眼之間便筑成一個巨繭,將二人包裹在內。

    地面之上斷裂的冰山化為數根寒光閃爍約摸丈長的尖銳冰錐,往這巨繭釘來。

    正在此時,轟的聲響中,碧玉法簪破開數層冰層的阻攔,繞飛而回,化為疾影,嗖的一下鉆破雪繭,沖入進內!

    一道靈力斬擊聲里,冰繭發出咔嚓的脆裂聲,一男一女破開冰繭重新出現,看到這即將到達面前的數道冰錐時,女人冷笑了一聲,再次將手一揚。

    那碧玉法簪搖身一晃,也化為一條長約數尺的巨簪,在半空之中飛繞之間劃出數道殘影,形成一個包圍圈,將迎面襲來的冰錐包裹在內。

    強悍的靈力頃刻之間將闖入其中的冰錐絞得粉碎,UU看書 .uukanshu.com 化為大團雪沫飄落于地!

    而此時女人身側靈力一閃,宋青小的身影宛如鬼魅,全無征兆憑空出現,往女人的方向揮掌拍出。

    一股強悍的靈力襲來,女人花容失色間,側身扭避,卻仍被靈力絞中飄揚的發絲。

    不等女人咬牙反擊,宋青小身影再次遁失。

    前字令的神妙之處,在她靈力暴漲的情況下,得到最大的發揮。

    哪怕男人身為化嬰之境,以神識所擅長的修士,卻不能提前捕捉到她半點兒存在的氣息。

    女人的面色一變再變,約一秒不到,消失的宋青小再次從女人足下出現,一條冰錐所化的長劍眨眼之間便在她手中凝聚,帶著殺氣從下而上捅殺而來。

    那寒意從下侵入,自足底往上攀升,蔓延至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