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91章 后生

前方高能
     小說網,最快更新前方高能最新章節!

    男人話音一落,女人臉上卻顯出躊躇之色,并沒有第一時間便聽從他的指揮。

    他愣了一愣,本能回頭去看她,卻見女人猶豫著問:

    “逸哥,你說,”她頓了頓,接著才輕聲道:

    “她還活著嗎?”

    這話一說出口,男人便抿了抿唇。

    “不知。”他搖了搖頭,像是明白女人心中的隱憂似的。

    照理來說,宋青小自爆金丹,又以重傷垂死之身硬闖入‘邊界之門’。

    ‘邊界之門’上獸王的這絲鎮守‘大門’的分魂時隔數十年,氣息依舊強勁,無論怎么看,她都不可能活得下去。

    可如果她已經死了,但這對男女的意識空間之中,卻并沒有出現可供其兌換的秘令。

    若她死于獸王魂息,那么她所有的積分自然被試煉空間所清零,九字秘令也隨之消失,等待著新的有緣人取得。

    但女人擔憂的是,她到底死了沒有?

    “不瞞你說,逸哥,我心中隱約有些不安。”女人皺了皺眉,露出一絲惹人憐愛的神情:

    “要是她硬闖‘邊界之門’而死,那倒也罷了;若她沒死……”

    她想到宋青小先前自暴金丹時的狠勁,便不寒而栗。

    二人招惹上了這樣一個天賦極強,未來成長可期的對手,是件異常可怕的事。

    宋青小傷愈之后,必定不會放過險些置她于死地的二人!

    丹境之時,她尚且如此難纏,兩人被搞得狼狽不堪,可想而知,她將來如果實力、修為更上一層樓,將會是個多么恐怖的敵人。

    “不用擔心。”

    男人看她這模樣,眼中閃過一絲柔情,伸手替她理了理凌亂的發鬢。

    “她必死無疑。”興許是為了安撫伴侶心中的不安,他罕見的多說了兩句:

    “人類止步于此。”他伸手一指面前的‘邊界之門’,二人先前欲追宋青小卻被獸王魂息所阻,宋青小闖入其中,必死無疑。

    “可是……”女人猶豫著開口,“她化腿為尾,確實與當日凌則所說闖入皇城的情況相似。”

    她的目光落在被搭在男人肩頭褪下的‘皮囊’之上,眸中帶著深深的忌憚之色。

    “外形易改。”

    試煉空間之內,使人身體異化的修練功法很多,并不稀奇。

    但無論人類如何修練功法改變外形,血統不能異變,始終只是徒具其形,不具其神,依舊不是真正的妖獸,不會被星空之海所接納的。

    “更何況——”男人接著道:

    “就算不死,但丹破人廢,不足為懼。

    ”

    宋青小自爆金丹而不死確實出乎了男人意料之外,但金丹破后,神仙難救,“除非丹碎化嬰。”

    “不可能!”女人一聽到此處,當即毫不猶豫開口。

    男人也點了點頭。

    丹境的修士碎丹的情況只有兩種,一種是如宋青小一般自暴金丹而亡;而另一種便是丹境頂階的修士,修為達到一定程度,筋脈內存儲了大量的靈力,準備沖擊化嬰之境時,才會在有萬全把握的情況下,碎丹結嬰,一舉突破,更上一層樓。

    但宋青小當時的情景,二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才進入丹境,憑她修為,體內的筋脈根本不可能具有能儲備如此龐大能量的本事,所以除了她自己本身靈力之外,不可能有多余存儲。

    更何況丹破之后,靈力被她在極短的時間內通過將此地化為冰川消耗了大部份,這才是她沒有在丹碎的時候第一時間肉身沒有被靈力撐爆的重要緣故。

    金丹內的靈力被她在之后的大戰中揮霍一空,如此一來,她便更不可能去重塑元嬰。

    之后落到二人手上,奄奄一息之際,她體內靈力已經外逸,二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這樣的情況下,哪怕她不死,活著將來也只會是一個廢物。

    丹田破損,金丹已破,將來修行不過到此為止罷了,又有什么好畏懼的?

    男人所說的這些道理,女人其實心中未必不懂。

    但修練至化嬰之境,女人對于危機的感應遠比一般人要敏銳了許多。

    此地已經化為冰川,宋青小已經離開,但她留下的氣息還未完全散去,她碎丹之后靈力暴動之下帶來的瘋狂攻擊令女人至今想起還心中犯怵。

    事實上她的力量未必強到足以重創女人,可她當時的氣勢卻將女人懾住。

    她腦海里浮現出宋青小臨逃跑時抬起頭來與她直視的那雙化為金色的雙瞳,莫名給她一種危險至極的感覺,令她總隱隱有些不安,覺得事情未必有男人所說這么輕松。

    二人朝夕相伴,心意相通,她的隱憂哪怕不說,男人似是也一清二楚。

    他哪里舍得心愛之人如此糾結為難,見她仍愁眉不展,當即注視著面前這道禁制,冷冷道:

    “再闖一次。”

    男人話音一落,先前被他收入體內的四顆玉牌重新浮現在他身側,顯然他知道女人仍十分擔憂,便有意要硬闖這‘邊界之門’,不惜以身犯險,繼續追殺宋青小的打算了。

    他的舉動令女人心甜如蜜,當即應了一聲,將頭靠在了他肩側。

    ……

    而此時的宋青小并不知這二人的打算,在將靈力注入金蟬體內的那一刻,一只金色的蟬影緩緩出現在她靈識之中,每扇動一下翅膀,一股古怪的靈力便從那蟬身上散發出,繼而擴散至她全身每一處。

    她心口處那團原本被丹爆之后靈力的沖擊而撼動的藍血封印,也似是被這小小的翅膀所扇動,無聲的解開了!

    藍血從封印之中大股大股涌出,流往她的四肢百骸,帶來一陣陰涼至極的感覺,將她整個人包裹住。

    她此時糟糕極了,內臟、筋脈及丹田被全部摧毀,身體表面因被法寶切割,已經傷痕累累,靈力沖擊之下,身體表面承受不住這股壓力,裂開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撕裂口。

    在這樣的情況下,體內的藍血封印一解,便本能的選擇了先修復她的軀殼。

    沒有強大的肉體做護盾,哪怕新長出肺腑、筋脈,也不過面臨新一輪的傷害罷了。

    肌肉的每一粒細胞接收到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重新生成光滑而細膩的肌膚,將原本的皮囊頂破。

    頭頂之上如綢般的長發如破土而出的苗芽,緩緩長出,接著是眉眼、鼻子與嘴唇。

    這種感覺異常奇妙,她像是重新回到了胚胎時代,看著‘自己’的身體外形一點一點形成,剔除原本的瑕疵,如重獲新生的嬰孩似的,從已經毀壞的皮囊之中鉆出。

    封印之內的血液還在往外涌,這些她曾經承受不了的強大力量,此時被她新生的強大身體一點點接收。

    頭顱之下是修長而細致的頸脖,接著是雙臂及曲線優美得如同精雕細琢的身軀,腰肢盈盈一握。

    在她意識沉浸在藍血包裹的感覺下,受過重創后的身體憑本能的選擇了更為強悍的存在方式,自主將一雙長腿化為漂亮的長尾,光滑而堅硬的鱗甲一點點將長尾所包裹。

    身體外表一旦修復完成,便是內臟了。

    藍血所到之處,斷裂的血管、筋脈重新長出,并在強大的力量之下,生出新的足以匹配目前她身體強橫度的強大肺腑。

    那藍血之中的力量被這些新生的筋脈一點點吸收,使得那筋脈之上仿佛如被鍍了一層幽藍的光膜。

    封印之中,藍血還在源源不絕的涌出,且順著內臟而往下滑。

    丹田的情況最為嚴重,金丹爆裂后,丹田是第一個遭受靈力的風暴洗禮的,此時已經呈現出一片死寂了,沒有半點兒靈力存儲。

    藍血涌入之后,仿佛為這個已經枯竭的地方帶來一絲甘霖,血液的力量很快安撫了這個受創嚴重之處。

    隨著能量的注入,丹田的重鑄,藍血之中所蘊含的龐大靈力,竟在原本金丹所在的位置處匯聚成團。

    不多時,那些多余的靈力竟重新化為一團光影,似是想要將金丹再次恢復。

    靈力越聚越多,丹影的光芒越發璀璨,但那些靈力光影之上,卻像是缺少一層約束,無論靈力如何重聚,卻始終散成一團。

    那些殘余的靈力試了幾次,卻始終不能成形,最終那股靈力似是放棄了結丹。

    蠕動之間,不多時,那些靈力化為一個嬰影,緩緩盤坐在丹田之處!

    而隨著那嬰影一形成,丹田之中頓時便如形成了一個小形的旋風,體內的靈力便開始瘋狂往這嬰影之中涌入。

    瞬間功夫,筋脈之中吸入的藍血力量被吸干,這股吸力卻并未停止,像是要將她渾身吸干的架勢。

    但那筋脈才剛鑄成,一被吸空,那靈力后繼不足,剛形成的嬰影便晃了晃,眼見像是即將要潰散之際——

    宋青小胸口處的那原本往外溢出藍血的封印頓時大開,股股藍血從封印之中涌出,盡數流往丹田之中,頃刻之間那封印一下便縮小了大半!

    藍血之內的龐大靈力一灌入嬰影之內,那先前還透明的嬰影瞬間便如吸飽了靈力似的,一下變得清晰了許多。

    那嬰影雙目緊閉,面容與宋青小相似,通體呈淡藍色,靈力包裹在它身周,每吸入一些,便令它顏色更深一些。

    它吸力還未停止,封印卻已經越來越小,隨著這些藍血的補入,嬰影成形,化為紫色。

    那嬰影之中,散發著遠比金丹蘊含更為恐怖千百倍的力量!

    這碎丹化嬰,所需靈力實在駭人又恐怖,若非宋青小體內有那藍血封印,恐怕早就支撐不住,結嬰至一半便因靈力不足,半途而廢了。

    難怪這化嬰之境如此艱難,光是結嬰一關,便足以將不少修練之人攔住。

    她卻不知,因她金丹碎裂,靈力散空,藍血重塑了丹田之后,相當于一切從無到有,遠比一般人結嬰更是要難了許多。

    再加上她重塑的丹田吸入藍血的靈力,強悍程度不知勝過一般化嬰之境修士多少倍了,結嬰所需要的靈力更是難以計數。

    若非因緣巧合,她在受到追殺的情況下使出極端手段,將封印打破,借封印之中龍血影響而一舉結嬰,憑借宋青小自己本身的修練,要想化嬰,都不知得多少年后了!

    但此時的宋青小卻壓根兒沒想到那么多,嬰影越來越凝實,封印已經解除。

    所有藍血化為精純至極的力量,涌往她的丹田之中。

    那紫嬰睜開雙目,一股靈力從紫嬰身上流往四肢百骸,那股吸力風暴還未停止,若是此時靈力不濟,便算前功盡棄了。

    但有封印的支撐,靈力便似源源不絕一般,盡數涌入紫嬰之內,使得丹田與筋脈再次被靈力連接!

    滅神術自動施展,從丹田之中流出的靈力順著筋脈以滅神術的印記而動,將筋脈的每一處都注入靈力。

    而此時宋青小的胸口一動,那股從惡魔島出來之后,一直蟄伏在她體內的藍血封印,此時終于全部解除。

    隨著最后一絲藍血也涌入紫嬰之內,那盤踞在宋青小胸口的封印頓時完全消失,而那丹田之內的紫嬰表面靈光一閃,UU看書.uukanshu 再次將靈力輸出。

    而另一側,那些在筋脈之中繞了一個大周天的循環之后重新再涌回丹田之處的靈力在接觸到紫嬰之時,頓時將重塑的丹田所點亮了!

    宋青小的身體隨著靈力的全部融匯貫通,仿佛才算真正的完全被修復。

    靈力開始自主的涌動,重塑之后的身體徜徉在力量的包裹中,令她意識都仿佛如飄在云端一般,極為舒服。

    她像是一條蟄伏著進入冬眠的蛇,美美的睡了很長的一覺,不知過去了多久,意識才緩緩回籠!

    宋青小蘇醒的時候,身體并沒有絲毫的不舒適,她甚至慵懶的伸了伸胳膊,身體的每一處肌膚都似是蘊含了強大的力量。

    在她沉睡之時,滅神術自動運行,使得她這一覺也如不停在修練之中,不止是身體的傷勢已經完全的恢復,且比以前好像更要強大了許多。

    體內的靈力充盈,仿佛她舉手投足間便能將秘術輕易施展出。

    宋青小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以神識沉入丹田,卻見原本爆裂的丹田處,紫色的元嬰取代了金影,正浮在丹田之中。

    “竟然真的化嬰了!”

    她似是有些不敢置信般,緩緩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