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94章 神獄

前方高能
     宋青小見到這青焰時,不由愣了一愣。

    這青焰原本僅有鴿子蛋大小,但此時卻漲大了幾乎一倍。

    她下意識的將體內的混沌青燈召出來,卻見那青燈不知何時,發生了異變!

    最初她得到青燈之時,那燈身如三葉花瓣,每片花瓣小巧玲瓏,將一點青焰護在中間。

    因青燈藏在古墓之中兩三百年,燈身看起來古樸陳舊,并不起眼。

    可此時不知是不是因這青燈被她收服之后蘊養在體內,以靈力滋養了一段時間的原因,隨著她升入化嬰之境后,宋青小竟發現那青燈之上,不知何時,竟長出一片約摸指甲大小的細小花瓣來。

    “咦?”宋青小發出一聲驚訝之極的呼聲,將那青燈捧了起來。

    燈焰如受到感召一般,‘嗖’的一聲飛回到那花瓣中間,幽幽的青光將黑暗的洞府點亮,映出宋青小神情凝重的臉。

    這一片細小的花瓣本來是絕對沒有的,宋青小敢十分肯定,她在離開試煉空間后,曾仔細將這青燈端詳了許久,并沒有發現這片指甲蓋大小的花瓣存在。

    想來這片花瓣,應該是在她重塑身體,突破化嬰之境的那段時間蘊養出來的。

    如此一來,混沌青燈火焰體形變大,應該是跟這青燈本體的異變有關。

    “若真是這樣……”宋青小喃喃自語了一聲,眼中迸發出亮光來:“豈非是這青燈還會升級?”

    她一想到此處,心中不由一陣火熱。

    這混沌青燈的燈焰威力本身已經非凡,當日被那兩個化嬰境男女追殺時,燈焰一出,能將那男人的法寶也損壞,若是青燈升級之后,燈焰的殺傷力再次提升,對她來說便更是如虎添翼。

    “混沌青燈?”宋青小心中正十分激動之際,神魂之內,蘇五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他的聲音失去了以往的冷靜,而帶著幾分震驚與不可置信之色,仿佛對這青燈的出現感到十分不可思議一般。

    從顧府探險之行,楚女在即將附身宋青小的一剎那被蘇五逼退后,他便一直潛伏著并沒有再出現。

    此時蘇五突然出聲,并一口將混沌青燈名字叫出,宋青小不由問道:

    “你認識這燈?”

    “竟然,竟然它是真的存在……”蘇五像是沒有聽到宋青小所說的話一般,語氣復雜至極,帶著一絲欣喜在里面。

    他頓了半晌,如同在平復自己的心情,隔了許久之后才說:

    “混沌青燈,這可是通天的靈寶。”

    蘇五一開口,宋青小便精神一振,認真聽他解說起來。

    此人性情冷漠,脾氣難以捉摸,躲藏在她神魂之中,神出鬼沒,他魂識強大,境界比她又強太多,平時開口,也是看他心情如何,若他不愿說話,宋青小是拿他半點兒辦法都沒有。

    但偏偏他境界極高,見識又多,這個世界對宋青小來說還只是才剛邁入一步,若是能從他口中探聽一些情況,比她自己胡亂摸索要強了許多。

    正好此時他愿意開口,宋青小正好便借此機會,聽他說的同時,也正好解一解自己內心的疑惑。

    “什么是通天的靈寶?”

    “妖有血脈覺醒等階之分,人有境界之分,藥物有品階不同,自然法寶也有不同的品級了。”

    這個道理宋青小心中也清楚,

    只是法寶的具體等級她便不大了解了。

    但不知為何,以往不大耐煩與她多說的蘇五,不知什么原因,在說完這話之后,竟愿意主動再次解說:

    “這些法寶中,除開不入流的法器之外,分為法寶、靈寶、至寶。”他頓了片刻,“法寶分為上、中、下三個不同品階,下品易得,但上品就難尋了,一般達到上品的法寶,已經可以稱之為神器了。”

    法寶之上更進一階的,便是靈寶了。

    一般稱為靈寶的寶物,大多已經是開了靈智,威力較之法寶又有不同,先天基礎便已經勝過法寶千百倍之多,一經煉化,受修士靈力、精血蘊養,其威力便更上一層樓。

    隨著修士之后的無盡歲月、修練的過程中,靈寶也能一步步進化,越是后期,煉化后的靈寶遠比許多方面都要受限的法寶的威力要強大許多。

    而靈寶則分為數種,一種是先天靈寶,是寶物在鑄造之初,便因為煉制者的大神通,而生出靈性的絕妙寶物。

    一種則是后天的靈寶,這種靈寶是在修士進階的過程中,以極大心血收集了無數天材地寶,經過無數次淬煉之后,才進化而成的寶物。

    這種寶物雖說與先天靈寶相較,起點略低,但后有大成,也不可小覷,且與主人心意相通,依舊十分恐怖。

    但靈寶之中,還有一種遠較兩者之上的寶物,便是通天的靈寶了。

    “所謂通天的靈寶,從某一方面來說,已經是屬于至寶的一級,只是因為相比起至寶,略有缺陷,所以既不屬于至寶,但與靈寶相較,又強之許多。”因此稱呼這一類寶物時,便稱為通天的靈寶了。

    “以你那把出自兵藏世家的匕首為例。”像宋青小所持有的那把神秘匕首,已經是屬于神器一級別了,“但因為只是復制品之一,威力與原本的匕首相較,缺少‘魂性’,自然便不能稱為上品的法寶,最多僅能發揮出中品的法寶的威力罷了。”

    宋青小一聽到此處,便明白蘇五話中的意思了,自己手中的這把‘龍牙’復制品,照蘇五話說,屬于中品的法寶,卻已經受到隱世家族的窮追不舍。

    可想而知,真正的神器便更是屬于隱世家族中的鎮族之寶了。

    既然上品法寶都如此珍貴非凡,更別提已經達到靈寶級別的寶物了,難怪蘇五也會因為這混沌青燈出現在她手中,而露出這般驚訝之色。

    只是這樣一來,她便更感疑惑,自己當日不過是個無名小輩,為什么‘楚家’會派出手持神器的修士,來暗殺自己這樣一個無名小卒?

    她心中裝著事,蘇五又道:

    “在天外天中,靈寶已經是十分罕見的東西了,一經面世,便能引發轟動,寶物按等階排名,都一一記在神榜之中。”

    哪怕是天外天的九大世族,除了后天所煉化的靈寶之外,未必拿得出幾件先天的靈寶,更別提這樣通天的靈寶了。

    就連蘇五自己的法寶胚胎,當年也不過是介于神器與靈寶級別之間,后經他煉化之后,才威力無窮,伴他征戰一生。

    但此時這樣一個大有來頭的通天靈寶,還是處于一個剛剛萌芽階段,無異于神物,竟然會因差陽錯,落到宋青小這樣一個默默無名的小修士之手。

    “哪怕是在神榜之上,這混沌青燈也非凡物。”蘇五說道:

    “傳言之中,它是屬于洪荒時代之物,以混沌靈力孕育的蓮子結出的蓮臺,但因太過逆天,后遭天火之劫而隕落。”

    此物伴混沌靈力而生,不懼陰邪、雷電擊打,也經歷數劫,卻因屬性木系,恰受天火所克。

    上古的大能修士無意中得到這朵受劫而毀的青蓮,卻發現那蓮身雖毀,但因為此物來歷特殊,又受先天混沌靈力的滋養,所以在蓮心之中,竟留存了一絲天降之火。

    那青焰既帶天劫之威,又受青蓮混沌靈力供養,不知多少年的時間之中,二者竟相互融合,化為特殊的一體。

    那修士得到此處,喜出望外,將其煉為混沌青燈,才成就了這神榜之上大大有名的靈寶傳說。

    “我曾花費了很多年的時光去尋找它,一直以為這只是傳說,沒想到它竟然真的存在,還落進了你的手中……”

    他的語氣里帶著一種不知是遺憾還是無奈的感嘆,聲音略有些沉重:

    “如今我身死道消,卻不料它倒真的出現了,這真是……”

    宋青小雖說早知混沌青燈不凡,但從蘇五口中聽到這青燈真正來歷時,依舊既驚且喜。

    她沒想到這混沌青燈如此非凡,難怪當日七號會為了這燈,不惜想方設法進入顧府試煉,且對其誓在必得。

    這樣的寶物稀世罕見,就連蘇五這樣的人也對其窮追不舍,足見它的特殊之處。

    顧府之行,她能意外得到這盞青燈認主,如今想來真的是天大的幸運了。

    她心中喜不自勝,卻又強忍住,問道:

    “這青燈……”

    “傳言之中,混沌青燈之內的天火無所不焚,煉化到極致,所到之處,形成青蓮業火,哪怕就是神仙入陣,也能化為灰焚。”他接著又開口:

    “但最重要的——”他說到這里,停了片刻:

    “這混沌青燈本體是青蓮所化,又與天火相融,死即生、生即死,形成兩者相克卻又相合。傳言之中,它的靈氣有滋養殘魂,青焰有保死者三花重聚,助魂體重生的妙用。”

    擁有此燈,便能保魂體不散,令亡者再生,這樣的能力實在太過逆天,甚至比天火之威更為有名。

    “我當年為了找到它,殺人無數,卻沒想到它會藏在那里……并落進一個普通的道門傳人之手。”最后卻陰錯陽差的落進他所附身的宋青小手里,哪怕是天縱奇才的蘇五,也不得不感嘆一聲:造化弄人。

    不過也正因為它出現的地方是在顧府之中,楚有生以它放進楚女魂棺之內,滋養女兒殘魂,并令楚女聚魂‘重生’。

    雖說最終奪舍宋青小失敗,但楚女成功奪舍七號,也足以證明這混沌天燈的傳言非虛!

    宋青小欣喜無比的摸了摸青燈之上的那片新長出的‘花瓣’,倒并沒有將這‘助魂體重生’的逆天能力放在心上,反倒眼珠一轉:

    “傳言之中,青蓮受天火之劫而死,被煉為通天靈寶之后,是不是能再次進化‘重生’呢?”

    她將自己先前的發現問了出來,蘇五便道:

    “很有可能。”他應了一聲,“但這樣的通天靈寶,本身已經是屬于逆天之物,要想將它進化,哪又那么容易?”

    宋青小并沒有出聲,她隱隱發現,蘇五好像并沒有發現這混沌青燈從她收服之后到如今的異變。

    隨著她實力、境界的提升,再加上蘇五寄居在她體內之后,擊退三顧、楚女,兩次大戰對他的魂體來說應該是有一定影響的,如今他未必能全部探測到她內心所想的全部事。

    “你當初尋找這燈,是為了什么呢?”

    她壓下心中的念頭,想起蘇五先前所說的話,問了一聲。

    這一句話問出口后,宋青小神魂之內的蘇五沉默了許久沒有再出聲,久到宋青小都要以為他如以往一般,可能不會再開口時,他才幽幽的道:

    “為了救活一個人。”

    宋青小點了點頭,并沒有問他想救的人是誰,她與蘇五之間的關系微妙,既是危險的敵對關系,偏偏又因為他寄居在自己體內,而不得不暫時暫時與他共處。

    他既想奪舍自己,是知道自己最多秘密的存在,也是自己最危險的敵人,卻偏偏在數次關鍵時刻,又是靠他救了自己一命。

    她不好奇蘇五的過往,這樣的人太恐怖,經歷太多,惹的麻煩也不少。

    如今她自己都是麻煩一大堆,沒功夫再去惹出更多事情。

    因此她話鋒一轉,又換了個問題:

    “到底你所說的神獄,是什么東西?”

    這個問題她問過兩次,每一次蘇五都避而不談,但今日他好像頗有興致,不止是與她聊了許久,還肯說出他的一個秘密,宋青小心中有數,他如此反常,必定是有求于她的。

    他故意透出消息,UU看書 www.uukanshu.com不過是想引自己上勾,使主動權掌握在他手中而已。

    她目光落到青燈之上,微微勾了勾嘴角,心中料定蘇五這一次絕對不會拒絕回答她這個疑問。

    “到了如今,你還沒發現?”

    果不其然,以往談到這個問題,蘇五的魂識便隨即隱匿,此時聽她問起,卻出了聲。

    “是有一點懷疑。”宋青小答道,蘇五便說:

    “所謂的神的試煉,不過是一座埋葬諸神的監獄。”

    進入場景的試煉者,只是被困入不同的神獄之中,掙扎求生。

    其實一開始宋青小在聽到‘神獄’這個名稱時,不是沒有過懷疑,直到此時真正的聽到,才長長的嘆了口氣。

    “你曾說過,時家的那位皇子,是為了對抗神獄而人為制造出來的殘缺瑕疵品……”她隱隱感到自己已經摸到了試煉更多的東西,既然談到了對抗,“那么,是不是說明,神獄其實也是屬于另一批有別于隱世家族、天外天的另一股勢力?”

    “天外天的那群廢物,也配跟神獄相比?”蘇五冷笑了一聲,接著拋出一個重磅的消息:

    “掌控神獄的,是神!天外天的所謂世族,不過是神獄所制造出來的一批尚未完全能夠脫離其存在的扶植品罷了,妄圖想要逆襲改命。”他語氣之中帶著一絲冷淡與輕蔑,天外天的強者,在他眼中似是不值一提。

    “從被掌控者,想要變成掌控者,將‘神’所取代,繼而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