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598章 疑問

前方高能
     從上一次顧府探險試煉出來之后,期間發生了不少事,宋青小重傷垂死之后解封藍血,繼而再次鑄體重生。

    之后又忙于鞏固境界、融練玄晶等,倒是將試煉一事拋到一旁,如今仔細一想,除了她在升境期間,因傷勢過重,身體意識陷入沉睡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之外,從她蘇醒之后到如今,至少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沒有進入試煉。

    從她進入神獄,參與試煉以來,這是她第一次如此長時間才感應到試煉的召喚。

    與最開始全無預兆便被強行拉入試煉不同,隨著境界的提升,她對于進入試煉便隱隱有了感應,直到此時化嬰境后,那進入神獄的召集再次傳來時,她的神魂竟本能的開始抵觸這股外來的力量。

    宋青小意識到這一點時,便下意識的收斂自己的神識,抵抗的力量頓時消失,下一瞬間她一把被這股力量拉入試煉空間之內。

    她進來之時,試煉空間之內已經先來了三男一女,各坐在不同的方位,宋青小進來時,這些人各自瞇著眼睛打坐,像是對她的到來并沒有反應。

    但宋青小卻察覺到自己剛一出現,便有四道神識往自己身上掃了過來,其中有兩男一女的神識修為至少已經達到了丹境后期大圓滿的地步,但令宋青小感到有些吃驚的,是其中一道氣息,竟然已經突破了化嬰之境!

    她下意識的順著那神識抬頭去看,卻正好見那人也在抬頭看自己。

    這是一個面容消瘦的男人,年約四旬,目光陰沉。

    他看起來像是身體有病,頭發亂蓬蓬的,枯燥泛黃,且看上去并沒有光澤,毫無規則的垂落在他肩頭兩側。

    男人的面容泛青,雙頰深深的凹陷了下去,更顯出他那一雙眼窩極深,目光之中像是透著怵人的青光,從一堆枯草般的亂發之中透出,看得人渾身發冷。

    他穿了一身古怪的青色長袍,將脖子以下全都籠罩在罩內。

    袖口很長,兩手揣進袖中,被包裹得嚴嚴實實。

    其他幾人也看得出來他并不好惹,在落坐之時,都本能的離他遠了一些,導致這先來的四人形成三對一的陣勢。

    興許是意識到自己的神識并不能完全看出宋青小的修為深淺,不知是宋青小擁有什么秘法可以遮掩自己的修為,還是實力超出自己的緣故,那男人目光閃了閃,心中閃過一絲忌憚之意。

    宋青小目光往四周一轉,只有這青袍男人身旁兩側空出的空間最多,她便徑直走了過去,盤膝坐了下來。

    這一次的試煉來的都非低階的修士,能走到這個地步的修士大多都精明異常,并沒有跟人相互寒暄的意思。

    宋青小下意識的收斂了自己的氣息,將自己的神識壓制到約摸與其他三人一般的丹境后期大圓滿的修為之后,便感覺幾道氣息從自己身上一掃而過之后,便收了回去。

    唯有那青袍男人的神識在離開前,在她識海之中留下了一道極淺的烙印。

    這道精神烙印極淺,若非她本身因為九字秘令及滅神術兼修的緣故,神識一直較同期修士的更深,再加上她從升境之后,在被困星空之海的半年時間內,發現了神識妙用之后,便一直在妖獸身上打下神識烙印作為修習神識的法門,恐怕還真不容易發現這道青袍男人隱藏在她識海中的氣息。

    她心中冷冷一笑,雖然不知這青袍男人在她身上留下印記打著什么鬼主意,

    但她卻并沒有將這道氣息抹去。

    “何必隱隱藏藏。”識海之中,蘇五的聲音響起:

    “這青面丑男不自量力,殺了他就是。”

    從宋青小拿出混沌青燈之后,蘇五出現的時間越來越多,偶爾宋青小有一些修習上的問題,在請教他時,十次有三、四次,若是他心情好了,也是愿意出言指點一番的。

    這會兒他突然出現,倒令宋青小有些意外:

    “蘇五前輩這個時候出現,就不怕遭人發現?”

    除了兩次瀕危關頭,蘇五意外被逼現身之外,之后的數次出現,都是在她獨處之時。

    在他的存在曝露之后,宋青小猜測他之所以這樣,興許是因為他死在天外天的九大世族強者圍捕之手的緣故。

    他死之后,天外天的人并沒有放松警惕,三顧追殺她那次,蘇五露出端倪,很快便引得時家坐鎮的高手蜂涌而至,足以見眾人對他的忌憚及恐懼。

    以往蘇五出現如此謹慎,恐怕也是引來故人,對他不利。

    畢竟他當初再強,如今也身死僅剩魂體,自己的這點兒修為,未必擋得住那些欲殺他的人。

    哪知蘇五一聽她這話,便‘呵呵’輕笑了一聲,聲音里帶著傲慢與輕蔑:

    “我不主動放出氣息,就憑這些人,也能發現我?”

    “……”他已經落得如今這個下場,但其狂傲的性格卻像是并沒有因此而收斂半分。

    周圍其他人確實沒有因為他的出現而神識出現異樣,顯然果然如他所說,憑他神魂修為,他不主動現身,這些人未必能發現他的蹤跡。

    以前他之所以挑無人的時候出現,恐怕只是因為他任性而為,并非自己想像一般,出于性格謹慎。

    宋青小沉默了片刻,蘇五又道:

    “那小子在你神識之中不自量力留下印記,為何不殺他?”

    二人以神識交流,其他四人像是并沒有察覺,宋青小以神識回他:

    “反正沒有影響,看他有什么目的,說不定到時候可以將計就計,撈些好處呢?”

    “哼!”蘇五一聽她這話,不由冷哼一聲,像是頗為不屑:

    “你的這性格,倒跟武道研究院那些人頗為相似,算來算去,心機極深。”他語調懶洋洋的,透著一種冰冷:

    “遇到看不順眼的,何必去想那么多,將其殺死就是,解除后患,一了百了,多么簡單的事,偏偏在你們這樣的人眼中,能算計出千百種可能。”

    宋青小抿了抿嘴,也不跟他作口舌之爭,當下便道:

    “蘇五前輩教訓得是。”

    “修練本來就是逆天而行,我努力修行,就是為了做我想做的事,說我想說的話,教訓我看不順眼的人。”

    他的性格倒是極為任性,且并沒有因為被殺便改變其本性。

    宋青小平靜的問:

    “那前輩做到了嗎?”

    她這話一問出口,識海之中蘇五的氣息一滯,許久沒有回音。

    直到過了約摸一、兩分鐘后,他冷漠的聲音才從神魂之中傳來:

    “沒有。”他的心情像是一下變得極為惡劣,不滿的反問:“但這關你什么事?”

    “不是前輩教導,修練本來就是逆天而行?我努力修行,就是為了問我想問的問題!”宋青小這話一說出口,登時將蘇五噎得出不了聲。

    好半晌之后,他才冷冷的道:

    “你學得挺快的。”

    “多謝前輩夸獎。”宋青小對他話中譏諷不以為意,反倒回了他一句。

    她與蘇五性格不同,哪怕是兩人交流不多,但從他透出的只言片語,及自己所收集的有限信息中,她依舊能夠猜得出來,蘇五出身非同一般。

    他便如天之驕子,是由世族捧大,年少時期便因天資出眾而聲名鵲起,一路順利修行,都有家族護航,平安順遂。

    而相反之下,宋青小與他簡直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幼時失父,與唐云在惶恐之中渡日,小心翼翼,生活在西街那樣一個隨時可能性命不保的混亂之地,養成的是她小心謹慎的性格。

    進入試煉她也是因為遭逢厄運,逼不得已之后才進入,一路拼命至今。

    她沒有人保護,只能依靠自己,若是稍有不慎,自己不多長幾個心意,小心謹慎處處算計,恐怕根本走不到現在,墳頭的草都已經齊人高了,尸骨都不知埋在了哪里。

    兩人環境不同,自然為人處事便沒有可比性,她不是有意頂撞蘇五,哪怕他如今指點過自己,前來二人也要繼續相處,可能還有麻煩他的時候,但她卻也不愿事事聽從他的指令。

    宋青小不愿與他在這個話題之上多加糾纏,當下故意換了個事,將這一茬打了個岔:

    “對了,這一次我的試煉時間,竟然相隔了大半年之久,這是為何,前輩知道嗎?”

    “我修練的原因,就是為了不回答我不想回答的問題!”蘇五像是還有氣,聲音冷冷的傳來。

    宋青小微微一笑,當即能屈能伸:

    “前輩何必跟我一般計較?怪我說錯了話,向前輩賠禮道歉。”

    “哼!”蘇五又輕哼了一聲,不知為何,他也并沒有跟宋青小繼續糾纏這個問題,而是接受了宋青小遞來的臺階,很大度的接受了她的賠禮,隔了半晌之后才道:

    “神獄的召喚,如果不是世族之中有大能建立其入界之門,可以耗費大量功力將后輩送入其中,本身就是隨機而無規律性。”

    他淡淡的道,“這個時間有長有短,像你之前那樣,本身就已經是屬于十分稀罕的事。”

    事實上說到這里,蘇五表面不顯,內心也暗暗吃驚。

    出自名門的子弟進入試煉有兩個法門,一個是享受家族萌蔭,由族中長輩想法打開與神獄相連的‘門’,而另一個便是隨機受神獄所感召,進入神獄。

    而對隱世家族、天外天的世族來說,雖說族中坐鎮的長老大多都已經找到進入神獄的法門,但終究人與‘神’相抗衡,始終是要付出代價的。

    要想將族中驚才絕艷且天份出眾的子弟送入試煉中,以獲取機緣進而提升修為,哪怕是這些大能,也不是次次都能隨心所欲。

    這些人進入試煉之時,本身已經有一定的修為實力,在試煉之中存活的機率遠比普通人高出數百上千倍。

    相較之下,普通人得到進入神獄的機會本身已經是微乎其微,第一次進入其中僥幸活下來的人,恐怕還會對神獄產生畏懼、抵抗的情緒,恨不能再次參與的時間永遠不會再來。

    哪怕最終幸運的參與多次試煉而留住了性命,但在這樣殘酷的淘汰試煉下,很多人心性大變,再難保持冷靜。

    隨著修為的進階,在之后的試煉之中,若是遇上修為高深的名門子弟,大多都會成為別人的踏腳石,死在神獄。

    可偏偏宋青小就像是一個特例。

    她既非出自名門,相反之下卻出身極低,因緣巧合被‘龍牙’所刺而僥幸進入試煉,經歷試煉的頻率高得驚人。

    試煉的頻率高帶來的是高回報,同時也伴隨著高風險。

    而她能在這樣的高風險之下,不止沒有被廢,反倒能在神獄看似公平,實則殘醒而血腥的制度之下憑借自己本身,從逆境之中一步步走到現在,才是令蘇五如今愿意正眼看她的原因。

    “稀罕的事嗎?”宋青小皺了皺眉,UU看書www.uukanshu.com 她其實也隱隱感到自己的試煉時間似是比其他人更快一些。

    例如她之前偶遇姚五,她與姚五在逃離恐怖營、顧府探險中都相遇過,對姚五來說,他接連兩次試煉都與自己組隊,而她在這兩次試煉之中,還進入了一趟迷失之城。

    “不過也有可能是它感應到了你的迫切。”蘇五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他還未身死之時,也曾試著接觸神獄,但越是對其了解得多,卻越發現自己對‘它’并不了解。

    “‘它’是無處不在的。”如果宋青小前期對于實力的渴望壓過了對于死亡的恐懼,這樣的情況下,她的野心與對實力的欲-望興許會使得神獄感應到她的需求,從而使她進入神獄的頻次比一般人高一些。

    畢竟大部份普通人在進入過一次之后,都會對它產生恐懼,獲得的積分用于兌換現實之中享樂所用的東西,而非再次進入博命。

    宋青小想了想,也覺得這個猜測極有可能。

    她第一次從試煉出來之后,因第一次殺人,生活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她來說是個極大的改變,所以對于試煉抱持著一種警惕、防備的心理。

    因此進入第二次試煉的時間,遠比后面的幾次試煉間隔都要更長一些。

    此后因為第二次試煉場景中惹到了‘楚六’這個麻煩,她迫于無奈之下殺死了隱世家族的人,對于實力的需求比以往更深,進入試煉的次數也就自然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