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02章 吸入

前方高能
     宋青小剛一離開,她原本所站立的位置,便憑空出現一道灰褐色的高瘦人影。

    那從試煉空間之內一直追著她出現的古怪老頭兒在現身之后,先隨即放出氣息探尋,隨即瘦長如麻桿般的雙腿一屈,上半身竟折俯了下去,往四周深吸了一口氣后,神色有些陰沉:

    “竟然跑得這樣快?”

    四周已經沒有那股令他感到力量澎湃的甘甜血腥味兒,宋青小的氣味、靈力已經完全消失。

    地面并沒有留下冰系靈力的殘余波動,她僅比自己先離開試煉空間一小步,但在轉瞬之間卻已經逃離得不知所蹤,不知是不是施展了異術隱遁。

    老頭兒一想到此處,頓時嘴中發出一聲古怪的哼腔聲,接著像是感應到什么一般,身體搖身一晃,‘嗡嗡’聲中,身體從原地完全消失。

    他站立的身后,緊隨二人之后跳出空間的青袍也跟著現身。

    青袍一出現后,先是如這兩人一般,往四周一望,接著放出神識掃蕩。

    但令他詫異的是,他神識感應范圍之內,并沒有發現宋青小及那古怪老頭兒的影子。

    那古怪的老頭兒便罷,他之前不知用了什么方兒,竟躲過了黑狼真君與紅發大漢的神識輻射,此時躲了起來倒是在青袍預料之內。

    最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此地竟然沒有半分冰系術法施展之后的殘余靈力波動。

    宋青小竟沒有用冰系術法,而是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法,逃得全無蹤跡。

    自己留在她身上的那縷烙印只要她不超過自己十余里,便能感應到她的動靜,可此時烙印根本沒有絲毫回應,不知是她想了方法將其融去,還是已經超出了這道烙印的感應范圍。

    青袍心中生出這樣一個念頭,隨即又搖了搖頭,“不可能!”

    宋青小只是一個剛晉化嬰之境的新人,甚至還沒有完全熟悉化嬰之境的力量,不可能會感應得到自己留在她身上的印記。

    也就是說,她此時可能用了某種秘寶,頃刻之間便逃出十余里之外。

    一旦她逃遠之后,

    要想追趕她雖說不是難事,但如此一來,青袍不止是要浪費一些時間,同時還會耗費一些靈力。

    黑狼真君、紫眸童子、紅發大漢及隨后出現的那十號駝背男人恐怕也要來了,青袍一想到此處,隨即咬了咬牙,眼中露出一絲陰鷙,冷哼一聲,隨即也身影一閃,化為一道青光往另一個方向飛撲而去。

    他走之后不久,竟然又再次有人出現,這次出來的竟不是化嬰境的強者,而是那修為僅丹境的光頭男人,他口角帶著血跡,氣息波動得異常劇烈,身上殘留著火焰余勁,竟像是才經歷過一番打斗吃了些虧。

    也不知他是怎么從幾個化嬰境強者的包圍之下逃出來的,他一出現之后,慌不擇路隨意選了個方向逃走。

    而此時的宋青小施展‘前’字令,一口氣奔出百余里地之后,前方靈力紊亂,硬生生將她隱匿的身形逼出。

    她的身影出現在半空之中,但剛一出現便晃了晃,險些靈力不穩,被逼得跌落。

    宋青小忙不迭運行滅神術,以靈力穩固周身,才將自己晃蕩的身形穩住。

    但與此同時,兩股靈力從她身體兩側沖襲而來,衣袂飄飛之間,一側衣擺‘滋’的一聲結出了一層淡淡的冰霜,而另一側則像是受到高溫腐蝕,瞬間衣物卷曲,冒起青煙,像是要起火。

    她當即手掌往衣物之上拂去,一股寒意從她掌心之中透出,硬生生將即將著火的衣擺凍住。

    “怎么回事?”她皺著眉頭往后退出數十米遠,顯出身形站穩之后才面露不解之色。

    從進入試煉場景之后她一路狂奔到現在,應該是將其他人甩開了,通行無阻到現在,宋青小原本準備找個地方先落腳,然后再琢磨此次試煉的內容及規則。

    哪知她跑了這么遠,卻并沒有感應到附近有人類的氣息存在,也實在太反常了。

    她參與試煉至今,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哪怕是失落之城試煉之中,場景中的人物當時因為距離試煉者較遠的原因最晚出現,但最終仍是現出了的。

    不像現在,她跑了這么遠,卻連半個人類的氣息都沒感應到過,仿佛此地根本沒有人存在似的。

    憑她如今的修為,除非是神識修為遠高于她的,或是修習了強化神識一類的秘法的修士,否則照理來說應該不可能躲得過她的神識掃蕩。

    前方又像是出現了古怪的靈力波動,莫非此地荒無人煙的原因,跟這靈力的異常有瓜葛?

    她想到這里,略一躊躇,最終想要觸發任務的念頭占了上風,她識海之內‘者’字令發動,身上靈光一閃之下,金光將她包圍住,光鱗一片片浮出,宋青小做好準備,才往先前所到之處飛掠了過去。

    這一次再過來之時,因為提前有了準備的緣故,那兩股靈力襲來時,她便并沒有之前那么吃驚了。

    兩股不同的靈力從兩側襲來,很快宋青小便如處于冰火兩重天之中,一面寒意襲人,一面則熱浪翻騰,這兩種極端的靈力將宋青小包裹。

    而這兩股截然相反的靈力之中,隱隱帶著吸力,像是想將她吸入其中一個陣營之中。

    這兩股吸力極強,且隨著時間每過一秒,那吸引力便強上數分,頃刻之際,那股壓力之大,便不下于一個化嬰境修士的全力威壓了。

    宋青小處于靈力的暴動之中,若非她靈力灌注全身,將身體穩住,且又升入化嬰之境,重塑后的身體強悍程度遠勝一般化嬰境修士,所以還算能將壓力抗住。

    可隨著這兩股靈力越來越強,還有繼續往上飆升的架勢,要是她仍停留在原地不動,等到這兩股吸力大到超出化嬰境修士承受力了,恐怕便要將她活活撕為兩半了。

    一想到此處,宋青小當即眼中閃過一絲冷色,當即想要再次后退。

    但此時冰、火兩種靈力相融,如形成一股巨大的漩渦,她位于漩渦之中,此時發現竟根本沖不破這靈力風暴所形成的枷鎖。

    呼嘯聲中,一側四周溫度陡降,一側則是炎紅似火。

    低溫之下,宋青小右側開始出現雪晶,而左側的高溫像是要將空氣都融化了,她身下的草木在灼熱的溫度下化為帶著火星的飛灰,纏繞在她身側。

    雪花、飛濺的火星交織,形成一種極為不可思議的組合,隨著靈力化為勁風,切割著她身體,卻被她身體表現出現的鱗片所阻。

    這樣下去不行!宋青小試了一下,此時強提靈力,興許付出輕傷的代價她可能闖得出這包圍圈。

    但任務全無頭緒,這里的異常反應可能跟任務有關聯。

    她有一種預感,哪怕自己闖出這古怪禁制之后,極有可能還是會回到現在的選擇。

    既然逃不過,那便干脆不逃了。

    她將牙一咬,只稍加猶豫,便放松了對于冰系靈力風暴的抵抗,她做出決定的剎那,寒意頓時遍及她周身,將另一側的火焰所吞噬,接著風雪聲中,她的身體被這靈力吸入其中,頓時‘噼里啪啦’的火星細微的爆炸聲消失了。

    左側一波波卷來的熱浪湮滅,溫度一下降至冰點,宋青小的身體被這靈力風暴的余波扔進一片冰天雪地的小世界之中,那一直困住她的兩股拉扯感也隨之消失,她的身體也從高空之中直往下墜。

    宋青小還未來得及穩住身形,勁風聲中,一道壓得極低的嘯聲夾雜其中,接著只聽‘呵’的一聲吐氣,一股凌厲至極的殺機往她半空之中失重的身體疾射而來!

    她當即身形一扭,靈力灌注全身,金光閃過,下落的身形頓時一滯,她翻身一扭,‘嗖嗖’的破空聲響中,數道連成一排的冰箭從她后背擦過。

    那冰箭之中蘊含著極強靈力,雖說未傷到她的身體,但她從杜行云處得來的衣物卻在這靈力的余勁之下被絞碎,露出后背肌膚。

    宋青小以靈力托穩身形,站在半空之中,目光往四周一掃。

    這里像是一個純白的世界,除了冰雪之外沒有其他顏色,周圍被一股無形的禁制所束縛,令宋青小的神識難以展開。

    此地冰系靈力極濃,隱隱有對外來闖入者有一定的壓制作用。

    但幸虧她本身靈力便是冰系屬性,對于寒意的抵抗遠勝一般的修行者,因此這種寒冰系靈力的壓制對她的束縛便大大被降低了許多。

    地面的冰雪被暴動的靈力卷了起來,在這世界之中肆虐,宋青小在看清自己所處的環境之后,便將視線落到了前方地面之下。

    離她約摸三十米開外,地面厚厚的冰層之下,隱藏著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機,像是有什么隱藏在冰下面,十分危險。

    那從她后背擦過的冰箭‘卟卟’釘入雪地之中,暴動的靈力頓時一滯,那些被靈氣所沖得滿天飛揚的雪沫開始緩緩下落。

    ‘呼哧——’

    ‘呼哧——’

    兩道古怪至極的聲響從冰層之下傳出,隨著這聲音一傳來,那股強大的力量便如逐漸在蘇醒一般。

    宋青小瞳孔一縮,頓時雙拳一握。

    地面之下,聲音已經完全消失了,但宋青小感覺得到,像是有一雙陰冷的眼睛,透過了厚厚的冰層,冷冷的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一股強大的氣息將自己鎖住,像是妖獸感應到了獵物,在等待著時機將她捕獲。

    她靈力一閃,體內六顆星辰往外逸出,浮動在她身側。

    這星辰大陣曾在她被追殺之時,被那手持碧玉綠簪的女人所重創,但隨著她身體重塑,實力恢復且進入化嬰之境后,這星辰大陣已經恢復如初,且星辰之中的靈息較以往更為強盛了。

    從她升境以來,這星辰大陣還未施展過,如今正好以這試煉之中不知名的怪物試手。

    那星辰一出現,地面之中突然出現‘悉索’的響動,仿佛有什么東西摩蹭著冰晶,在冰下游走。

    濃濃的殺機牢牢將宋青小攫住,她身在半空,目光卻隨著那細微聲響的方向所移動,直到那聲音游轉到她身體下方,才一下停止住。

    ‘悉索’的聲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種詭異的沉默,但宋青小卻并不敢放松。

    一秒——

    兩秒——

    還不到三秒時間,只聽‘哐鐺’的一聲破冰的巨響,兩條如同巨矛般的巨大觸手從寒冰之中鉆出,如兩柄利刃,向天際頂來。

    厚重的冰層被頂開,碎裂之后如巨石般往四周彈開。

    ‘咝’的嘯聲里,一股寒氣化為濃濃的白霧散布開來,將那兩條長矛所包裹住。

    數條細而長的白色巨形長足如一條條變異的、冒著寒氣的長竹,將兩側破開的冰層抓住。

    那觸手每條長約兩米,足尖之上帶著密集如巴掌長短的彎鉤,厚厚的冰層被它從兩側摔倒開,龐大的身形一節一節從冰層之中拱出。

    “這是什么東西?”宋青小身形往半空之中撥高了一截,便見那下方厚約二、三十厘米的冰層一點點被這怪物撐裂,碎裂的冰磚、雪沫四處飛濺。

    那怪物體寬無比,將近兩米,身上厚重的白色甲殼泛著油光,看起來堅硬無比。

    冰層碎裂的痕跡延伸出去十幾米長,那怪物還沒有停止動靜。

    地動山搖之間,像是整個空間被撼動般,發出劇烈的震響聲。

    宋青小在這巨形怪物面前渺小異常,四周靈力因這怪物起身的動作而更顯紊亂。

    正在此時,‘轟’的巨響聲中,那一排排密集而細長的足尖用力,終于將冰層完全撕碎。

    高高拱起的油亮殼子之下,蠕動著鉆出一只巨大的頭顱,沖著天際宋青小所在的方向,噴出一口寒氣!

    ‘嗞’的響聲中,那些被噴出口的寒氣迅速化為數股冰錐往宋青小噴射而來,帶著凌厲的冰系靈力,幾乎將四周空氣都凝結。

    但宋青小本身靈力便是冰系,對寒毒的抵抗遠非一般化嬰境修士能比。

    她提起靈力,身體往后彈去,那怪物噴出的冰錐便從她原本站立的位置疾射而過,‘叮叮’數聲釘落到碎裂的冰磚之中。

    怪物一擊不中,頓時長足用力一抓冰面,破冰聲響中,長長的尾部全部鉆了出來,頓時從冰中脫困。

    一條長約二十米的巨型白色妖獸出現在宋青小的面前,頭顱之上圍繞的寒霧被紊亂的靈力沖蕩開來,顯出它碩大而猙獰的頭顱,頭顱之上兩條油亮的白色長須高高揚起,直達天際!

    這條妖獸至少已經達到五階之上,散發出極為強悍的氣息,外形有些像白色的蜈蚣,卻比蜈蚣不知大了多少倍!

    兩排密集的長足一展開,身形便如盤踞的長龍般,將整個被它翻動的地面占據。

    那白色巨型蜈蚣一完全出現,當即昂起碩大頭顱,張開巨嘴。

    ‘嗞嗞’!

    隨著那聲響一發出,白色巨型蜈蚣嘴中發出一股極強吸力,四周的靈力、碎沫全都在這股吸力之下,瘋狂往它巨口之中涌去。

    就連碎裂的一些冰磚也在吸力之下翻滾,半空之中的宋青小一時不察之下身形一晃,也感受到了這股力量的牽引。

    下方那巨型白色蜈蚣便長足一拍地面,高高將上半身昂起,往上鉆出十來米,幾近躥到宋青小所在的位置,意欲將她吞入腹內。

    ‘前’字令一閃之下,她當即閃離,同時圍繞在她身側的幾顆星辰往蜈蚣的頭顱圍去,還未將其困住,這體形龐大的蜈蚣卻似靈活無比,當即將頭一垂,身體軟成數截曲了下去,靈活異常的避開了星辰大陣的封鎖。

    它頭顱之上兩條宛如長鞭的觸須隨著它閃避之間,則是以雷霆之勢往星辰抽打過來。

    長須破空之中,發出凌厲至極的響聲,接著那巨型蜈蚣再次張嘴,‘嗞’的吐出一口寒霧。

    那霧氣宛如活物,化為一張巨網,向宋青小當頭罩來。

    宋青小掌心一握,一支冰箭在她手心成型,速度快得驚人,頃刻之間便被她向那巨網擲了過去。

    ‘轟’的交擊聲中,冰箭被寒霧所罩中,化為一團冰晶,‘哐鐺’落下,一口被那張大嘴的巨型白色蜈蚣吞入嘴里。

    宋青小一試之后,便發現此地冰系靈力異常充沛,她靈力運行的速度、威力都遠比平時提升了數分,對她來說更是得利。

    那白色巨型蜈蚣將冰團一吞,接著頭頂兩條觸須亂拍,發出激烈聲響,靈力沖蕩之間,外散的寒毒竟將數顆星辰之上都蒙上一層霜霧,使得星光都被遮住而顯得像是暗淡了數分。

    星辰一晃之下將這寒霜甩去,重新飛回宋青小身側。

    這妖獸的寒霧有毒,星辰與她相連,那寒意順著星辰本體侵入她體內,但隨即卻被她靈力所化去,對她來說影響并不深。

    她掌心扣出數道冰刃,以靈力發出,穿透這白色巨型蜈蚣外溢的靈氣封鎖,擊打到它背殼之上,發出金戈交接之聲。

    哪怕憑她化嬰境的修為,此地靈力對她又大有助益,這一擊的力量不下于化嬰境中階的攻擊,但對那白色巨型蜈蚣來說并沒有絲毫損傷。

    數道冰刃僅在它光滑油亮的后殼之上留下幾道淺淺的印痕,并沒有真正傷到它的本體。

    看來此地冰系靈力的旺盛不止是對宋青小來說使她實力提升,對這同樣擅長冰系術法的白色巨型蜈蚣來說,一樣如虎添翼。

    它體型龐大,力量強橫,且身長數十米,一旦上半身直立,竟能與身在半空之中的宋青小相對,那長須數次拍來,哪怕傷不到她,可卻造成了困擾,如此一來,宋青小站在半空中的優勢便在這巨型蜈蚣面前失去了大半,反倒因為要立于半空維持身形,更加消耗靈力。

    她一想到這里,避開長須的抽打,身形往下落,那蜈蚣卻張開嘴,再次沖她吐出一大股寒氣!

    四周飄滾的冰塊被寒意凍為一塊冰晶,‘鏗鏘’往下掉落,寒氣之中毒霧翻滾,宋青小識海之中元神結印,‘臨’字術結出領域,將那碩大的蜈蚣腦袋困在了領域之內!

    同時她身側星辰一閃,將那蜈蚣圍在其中,大陣一成,星辰之上星輝閃動,一股浩瀚靈力從那星辰之中散出,相互交連,靈力一閃之下化為數條銀河,從中斬了出去!

    那巨形白色蜈蚣似是感應到這星芒厲害之處,當即頭顱一撞,‘轟’的破空聲中,領域被它強橫的肉身力量所擊碎。

    它仰著頭顱,嘴中發出‘嗞’氣之聲,寒芒連閃之間,像是想要強行抵抗星辰大陣的靈力。

    只是星辰大陣原本便威力無匹,宋青小升境之后星辰大陣的殺傷力更是提升數十倍。

    那數道光芒齊匯,力量匯聚成網,斬落到那白色巨型蜈蚣頭殼之上。

    哪怕它外殼堅硬,卻依舊在星辰大陣力量之下被斬裂!

    ‘咔嚓’的響聲之中,淡青色的漿液從碎裂的外殼之中噴濺出來,落地之后隨即化為一攤凝固的冰晶。

    這一變故令宋青小吃了一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她沒料到這巨型蜈蚣竟如此厲害,星辰大陣一斬之下竟未能將它頭顱斬掉,反倒只是斬破了它的外殼,令它吃疼而已。

    那白色蜈蚣嘴中竟發出一聲震耳欲襲的嘶鳴,這一下受傷之后,它不止沒有退縮,反倒像是被擊怒了一般,頭顱亂擺,沖撞之際靈力四泄,像是想要突圍。

    可星辰大陣一旦成型,哪那么容易被破去,似是見無法將數顆星辰撞開,那白色蜈蚣竟以兩排長足支撐,長長的尾巴甩了回來,往四周一頓亂打亂拍。

    這蜈蚣體型極大,匍匐在地面的后半截身軀長達十幾米,一掃之下如秋風掃落葉般,將地面碎裂的冰磚橫卷而起,化為漫天砸落的冰雹,落地之后砸出數個深坑。

    宋青小夾雜在這些冰雹之下左閃右躲,她體形與蜈蚣相較實在太小,哪怕能憑借靈力敏銳躲避,但在冰雹著實太密集的情況下,依舊難免會被擊中。

    就算她有‘者’字令護體,這些冰雹不能傷她性命,可暴亂的靈力撞擊之下,卻仍對她造成了阻礙,將她生生逼退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