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06章 中階

前方高能
     只是如此一來,時間上又有些不對。

    禁制之中無日歷,宋青小雖說一心沉醉于修行,但對于大概時日的流轉心中還是有數的。

    她的靈力增漲了很大一截,從最初進入試煉的剛穩定化嬰之境,到如今化嬰境下階大有所成,至少在這個世界之中呆了兩個月的樣子。

    這一次試煉者的實力除了三個丹境大圓滿期的修士僅差臨門一腳便突破之外,其余七人大致在同一境界,就算有差別,也不可能差到如此地步。

    紫眸童子的雷電系秘法霸道無比,修為已經達到初階巔峰,若是與她一樣進入禁制遇到妖獸,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晚了兩月有余。

    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禁制之內的時間,恐怕與禁制之外的時間有差別,不一定是同步的。

    要么禁制之內的時間與外界相較,流逝緩慢;要么便有可能禁制之內的時間固定,興許她在禁制之中過了兩個月,外界極有可能才過去短短數個小時。

    如此一來,才可以解釋為什么如此長時間,那圖榜之上除了自己與紫眸童子之外,其他人仍沒有動靜。

    若她猜測沒錯,那么越先打敗妖獸,掌控禁制的人,占得的先機、好處便越深。

    反之,修為越弱、實力不繼的人,就算僥幸不死,但在靈力消耗大半的情況下好不容易掌控禁制,而先進入禁制的人則有可能利用此物,已經修行了很長時間,不止是靈力恢復,連實力也大有精進。

    這樣兩個原本實力相差懸殊并不很大的試煉者,一下便有可能被拉出很大距離,碰面之時自然先占據禁制的人更為有利。

    這禁制空間真是個寶貝,處于其中既與外界相隔,有時間上的差別,還靈力充沛。

    只是不知能不能在試煉結束之后帶離試煉場景,若是可以,將來隨時進入其中修行,豈非隨身攜帶了一大神器?有利于自己修行?

    但宋青小總覺得神獄之中不會有如此便宜之事,不過暫時沒出現異樣,她便也不去細究,只是隨即想到了一個問題,識海之中任務提示的圖榜之上,既然她能看到雷電的標識,證明這圖榜極大可能是十人資訊共享的。

    也就是說,

    除了她能看到圖榜的變化之外,其他人也能。

    雪峰最先出現,則說明她最先打敗禁制,其次則是紫眸童子。

    如果每個禁制之內的妖獸實力相當,那么這個圖榜便如一個變相的排行榜,可以清楚的讓人摸到這一次試煉參與者的底,把她架到所有試煉者的眼中。

    照此推算,那紫眸童子恐怕會是自己的最大對手。

    但宋青小隨即想到自己在進入禁制之前所遇到的那兩股拉力,一面是冰、一面是火,她當時順從自己的本能,選擇了進入冰雪世界。

    這個冰雪禁制內的靈力對她有一定的加成,令她在面對那巨型蜈蚣的冰系寒息攻擊時防御比一般修士深,占了一定優勢。

    而其他試煉者在進行選擇時,選的是與之靈力屬性相反的禁制,那么有可能反受其克制。

    不過無論如何,先靜觀其變便成。

    她想到這里,將那圖榜的異變拋到一側,轉而再次將心思放到修練之中。

    數日之后,那圖榜之上再次發生了變化,雷電之旁,出現了一個姜黃色山巒,一股土系靈力從那山巒之中透出。

    十個試煉者中,除了三個丹境大圓滿的修士之外,自己與紫眸童子已經各自占據一角,剩余的人中,那古怪老頭兒尚且不知靈力屬性是什么,但青袍屬水,紅發屬火,黑狼真君靈力霸道,已經半妖化,這絕對不是屬于他的。

    唯有那最后進入試煉空間,四肢粗壯且背脊略砣的大漢因為來得最晚,當時并沒有展示出他的靈力屬性,任務便開啟了。

    此人當時不顯山露水,但一來氣息便將黑狼真君等人當時放出的威壓打破,宋青小便猜他實力不弱,但沒想到他會強到這樣的地步,竟已經在那幾人之上了。

    這十號駝背大漢一將禁制掌控之后,其后依次便出現了一潭冒著綠霧的瘴氣,接著過不了多久,一池水潭、一座冒著巖漿的火山、繞著黑霧的叢林便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出現了。

    目前為止,圖榜之上一共出現了七處圖標,將那圖榜占滿大半部份。

    七個不同的標識,也恰好代表了此次試煉中的七個化嬰境修行者。

    若每人都按照自己靈力屬性作為選擇,那么這七個出現在圖榜上的標識便極好辨認了。

    冰系代表是她,雷電標識則是紫眸童子,土系靈力是那駝背男人,青袍是水潭,火山則是被紅發占據,繞著黑霧的叢林是黑狼真君,那么那滾動著綠霧的瘴氣便是那長腳古怪的老頭了。

    宋青小的神識從那瘴氣之上掃過,那瘴氣帶著一股腐蝕之力,像是有毒,令神識碰之有微微麻痹的效果,令她頗感不適,不知這老頭兒修練的秘術到底是什么來歷。

    她皺了下眉,想到蘇五所說此人身上帶著‘血腥氣’,可惜蘇五從上次談到九天城的云氏織錦之后,便再也沒有現身。

    否則若是能從他口中打聽出些這古怪老頭兒底細,到時也好防備一些。

    她思索了半晌,始終想不出個所以然,最終便索性不再想了。

    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無論如何,總有她碰到這老頭兒之時,到時自然便能知這古怪老頭兒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除此之外,看來那三個丹境大圓滿期的試煉者應該沒有通過測試,死在了小世界之內,這樣的結果本來也并不奇怪,禁制之中出現的妖獸實力至少已經達到了五階,至少相當于人類之中化嬰境的實力。

    那幾人在試煉空間的時候,便已經在黑狼真君幾人聯手施壓之下吃了虧。

    更何況她當時先走一步,并不知走之后的情景,也不知這幾人究竟是沒有通過禁制,亦或是并沒有進入試煉場景,便死在了空間之內。

    不過這些事情并不在宋青小的關注之內,因為她在這禁制空間之中修行了不知多長時間,此時體內靈力已經達到化嬰境下階大圓滿之境,即將要突破中階。

    但她再修練之時,卻發現隨著時間的流逝,自己所處的禁制靈力竟然在開始減弱,引入體內的靈力逐漸減弱,令她修練的速度一滯。

    只是此時正值她處于修練的關鍵時期,借這禁制世界的便利,宋青小在這之中數月時間,進展神速,體內靈力已經積攢到一個極為可怕的地步,僅差一步便能邁入化嬰境中期。

    她壓根兒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亂子,原本想要占據天時、地利之便,一舉沖至中期,因此將大量靈力引入體內,提前做好了準備。

    哪知會在關鍵時刻出這樣的亂子,此時引入體內的靈力減少,這明顯影響了她的修行,那些筋脈之中的靈力在沖不破那道枷索的情況下,逐漸有些失去了控制。

    ‘唔。’

    宋青小發出一聲悶哼,這種情況自然危險至極,修煉的緊要關頭,一旦后繼無力,積攢的靈力過多堆積在她體內,便已經超過她化嬰境初階可以掌控的范圍。

    沖擊中階失敗的后果非同一般,這些靈力一旦暴動,哪怕她肉身是由藍血重塑,強悍非同,也恐怕要吃大虧。

    正在這關鍵時刻,宋青小想起被她收入芥子空間之內的那枚六階蜈蚣的妖丹。

    那妖丹之中靈力充沛,且正好是與她同一屬性,她毫不猶豫便手掌一攤,那拳頭大小的妖丹便出現在她掌中。

    這六階妖丹晶瑩剔透,上面縈繞著一層寒霧,霧氣一從妖丹之上飄出,便化為精純至極的靈力,被引入宋青小體內。

    她以手將丹握住,同時施展滅神術,那妖丹之中的靈力便從她掌心之中被吸入,化為強大的涼意,流入筋脈。

    筋脈之中那原本即將暴動的靈力,在受到這股冷流的安撫之后,同時再次平順下去。

    這一發現令宋青小心中大喜,六階妖丹所蘊含的力量大大超出她的預期,妖丹內精純至極的靈力彌補了禁制世界靈力的減弱,并不輸一開始宋青小引入靈力的速度。

    她本來已經停滯的靈力再次開始順著筋脈而運行,隨著妖丹之內的靈力瘋狂涌入她身體之中,那禁錮住她境界的枷鎖開始緩緩松動,并受到龐大靈力沖擊。

    與此同時,宋青小掌心之上的那枚妖丹在靈力被不停的吸走之后,竟開始緩緩失去光澤。

    從一開始的晶瑩剔透,頃刻之間便變成灰白之色,像是靈性大失的樣子。

    妖丹表面緩緩干癟了下去,傳來一道道裂紋。

    而宋青小并沒有分神留意到這些,在吸入妖丹力量之后,體內靈力澎湃,開始沖擊著化嬰境中期。

    伴著妖丹內最后一絲靈力被她吸入其中,筋脈之中的靈力達到巔峰之至,那丹田之中的紫嬰從宋青小頭頂之上飛了出來,此時嬰身之上如被鍍了一層灼目光影。

    那元嬰將手一揮,一股白光便將宋青小身體包圍,將她裹成一個光繭一般,將她整個身體蘊養在內。

    同時禁制空間之中,殘余的靈力都開始往宋青小身體所在的方向匯聚。

    她此時全心全意沉浸在沖擊境界之中,唯恐出現差錯,因此并不知道她所隱身的禁制外界之處隨著靈力被她吸走,山谷、水流開始出現巨大的裂痕。

    這會兒宋青小只感到體內靈力容納到達頂點,在靈力匯聚之時,同時往周身各處沖擊而去。

    那些靈力如排山倒海的巨潮,從身體之中走了一圈,便似是受到頭頂上方的紫嬰所吸引,往頭頂之上噴涌而去。

    ‘轟’的聲響之中,神魂受到靈力沖擊,頓時重重一顫。

    神魂之中那道禁錮著她的枷鎖在這靈力一沖之下,像是發出開裂之聲,卻并沒有被其沖垮,反倒將這股龐大的力量擋了回去。

    這一擊不中,那漂浮在宋青小頭頂之上的紫嬰身上光芒一暗,顯出其面容。

    此時那與宋青小容貌一致的元嬰之上面露焦急之色,它再次一招手,同時體內靈力再次開始重聚。

    被宋青小握在掌心內的妖丹靈力盡數被她吸空,如泄了氣的灰色氣球薄皮一般,落在她掌心之中,靈氣全失。

    禁制世界之內殘余的靈力再被她吸走大半,外面的冰雪融化的速度更快,冰山開始悄無聲息的坍塌,散開的雪沫化為點點星光,隨即化為光點,消失于這個世界之內。

    而宋青小在吸收了禁制、妖丹之內的殘余力量之后,重新蓄積了靈力,再次開始沖擊神魂。

    吸收了上一次沖擊失敗的經驗,宋青小這一次并沒有在筋脈之中留有余力。

    這一次的沖擊來得比之前更猛,準備得也比之前更充分。

    ‘轟’!

    沖擊的巨響聲在她神魂之中重重響起,化為音波蕩開,令她頭疼欲裂。

    卻偏偏因為她筋脈之中干涸異常,提不起半絲靈力足以抵擋這種傷害,讓她更是只能咬牙強忍。

    但這疼痛之中,卻傳來‘咔嚓’一聲清脆至極的異響,仿佛神魂之中有什么東西發出碎響之聲。

    原來那道桎梏在遭受先前一波靈力沖擊之下便已經開裂,此時再受宋青小全力一擊之后,終于不堪重負,碎裂了開來。

    枷索一碎,那擋住靈力的障礙便盡數除去。

    龐大的靈力長驅直入,涌入神魂,直達天靈蓋處,被吸入那紫嬰之身。

    剎時之間,紫嬰身上靈光大作,那紫嬰表面竟在靈力洗滌之下將殘質排去,化為半透明。

    嬰身之中的骨骼根根分明,隱隱透出淡青之色,令那元嬰氣息頓時變得更深。

    那嬰身受靈力一洗之后,化為無窮靈力,再從嬰身之下直貫而下。

    宋青小識海之內的那六顆星辰在這股靈力洗禮之下閃著光澤,星體吸入靈力,一下變大了些許。

    而那九字秘令的‘臨’、‘者’、‘前’三令如被擦亮了字令身上的灰蒙,也跟著透出比之前更為強大的靈氣,顯然也跟著有了提升。

    那靈力將識海蘊養,神識也仿佛再次被強化十數倍,與星辰大陣、九字秘令之間聯系更深。

    同時那些靈力從上而下涌入筋脈,滋養著干涸的身體,令宋青小如獲甘霖。

    那些清涼之意游走在筋脈,化為一股無窮的霸氣,從身體之中蔓延開來,令她不由自主發出一聲清脆的長嘯之聲。

    那嘯聲如鳳鳴龍吟,帶著無上威勢,里面蘊含靈力,傳揚開來,她臨時棲身的冰窟哪里承受得起她此時含有充沛靈力的長吟,當即發出‘咔咔’碎裂之聲。

    頭頂碎冰‘唰唰’掉落,這個世界的禁制再一次被破壞,像是隨時都要坍塌的樣子。

    此時那嬰身之上靈力已經全被收斂進去,原本的紫嬰之體此時呈半透明,里面根骨若隱若現,接著那嬰身重新緩緩沉入天靈蓋中,一直緊閉著雙目的宋青小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眼瞳已經化為冰冷的金色,頃刻之后才恢復之前的樣子。

    這會兒宋青小已經升入化嬰境中期,體內靈力與化嬰境初期時相比,至少強悍了數倍有余。

    且肉身的禁制隱隱松開了一層,她掌心用力一握,那種可調配身體力量的感覺比之前更深!

    一股靈力化為威壓若隱似無環繞在她身側,升境之后帶來的好處比宋青小想像的更深,識海被擴大,神識受到強化,比之前更增強了十倍!

    她緩緩吐出一口氣,想起之前沖擊化嬰境中期成功時,靈力倒流而下滋養魂海的情景,正欲將星辰召出時,耳中卻捕捉到了細微的‘咔嚓’聲。

    宋青小當即以單手撐地,靈力從她掌心透出,化為寒冰,‘嗖’的迅速往外蔓延開來,令即將崩潰的洞窟剎時一頓。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周圍的異景,這個在她意念之下出現的洞窟此時已經搖搖欲墜。

    四周已經碎裂開來,令整個洞窟扭曲變形,無數落下的碎冰在她靈力作用之下凝結為一條條倒掛的冰錐,布滿她的頭頂。

    地面如遭人大力撕扯,條條裂縫縱橫,看起來凹凸不平。

    雖說有她這一記靈力打入加持,但這洞窟看起來像是支撐不了多久的樣子,宋青小當即皺了皺眉,將神識放了出去。

    洞窟之內因她修練的緣故,有靈力殘存,勉強維持得不錯,但此時洞府之外,已經是另一副光景。

    這個小世界中的冰山已經坍塌,川流已毀,當初殺死巨型蜈蚣之后鋪開的白雪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蒙蒙的霧氣將這個世界吞噬。

    這禁制之內從一開始的靈力充沛,到如今竟然像是即將干涸的樣子。

    仿佛隨著她在此修練的時間一長,此地的靈力都像是被她全部吸走一般,整個禁制空間竟隱隱不穩,呈現出一副像是即將要崩塌的趨勢。

    宋青小抬起手掌,掌心處殘余著一小片妖丹的殘核,已經完全失去了靈力。

    她將這殘核一扔,隨著她心意一轉,掌心之中那塊冰雪印記緩緩浮現了出來,卻有些閃爍,并不穩定,竟仿佛隨時都要消失。

    這種情況給宋青小一種不妙的感覺,她試著想將這印記驅出,卻發現哪怕她已經升入化嬰境中介,但因為她吸入禁制空間靈力過多,在快速提高修為的同時,這冰雪印記早就已經與她融為一體,根本無法將其剔除。

    她吃了一驚,試煉空間的便宜果然不好占,雖說她一開始便懷疑這禁制世界有古怪,卻沒想到會出現如此棘手的情景。

    隨即她左手結印,打入一記靈力進入那冰雪印記之內,這道靈力注入其中,隨即被那冰雪印記吸收。

    但這道靈力對于這個禁制世界來說,無異于杯水車薪,只能暫時緩止空間崩塌的速度,卻根本不能使禁制還原。

    冰雪印記看樣子與她綁定,一旦消失,最終可能會連累自己。

    宋青小不由苦笑了一聲,升入化嬰境中階的喜悅當下蕩然無存。

    當務之急,是需要使這小結界穩定!

    而這禁制世界之所以出現不穩,是因為里面的靈力被自己吸空的緣故,不能再繼續修練下去。

    她想到這里,當即站起了身。

    圖榜之上并沒有異樣,青袍等幾個占據了禁制的人此時恐怕與之前的她一樣,如獲至寶,正在努力修行,應該并沒有發現禁制的古怪。

    因她最先打敗那巨型蜈蚣占據了禁制的人,所以相比起其他人,她此時還占著先機。

    這次任務全無頭緒,她又以神識掃了一眼那任務提示:封神之戰。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5000,并開啟神境。

    “封神之戰……”宋青小喃喃自語了一聲,這提示到底什么意思?

    她正說話間,那圖榜再次出現變化,在那黑霧環繞的叢林之上,竟出現了一抹佛光。

    “怎么可能?”她一看這佛光出現,不由輕呼了一聲。

    她腦海中浮現出在試煉空間中時,被黑狼真君幾人聯手施威之下,被壓制在地的三個丹境的修行者。

    其中一個光頭當時身體閃現出金光抵抗,那金光與此時的氣息如出一轍。

    這個人竟然不知以什么樣的秘法逃脫了幾個明顯虎視眈眈的化嬰境強者追殺不說,還闖入禁制世界,打敗了里面的妖獸?

    她想到了自己一開始被拉入這個世界之中所遇到的那頭巨型蜈蚣,雖說最終她靠藍血封印之威,化出女媧之尾將那頭升入六階的蜈蚣殺死,但若非她僥幸在進入這一次試煉之前便因遭到重創而陰差陽錯打開封印重塑身體,僅憑化嬰境修為,要想殺死那頭蜈蚣,恐怕也需要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哪怕其他人禁制之中所遇到的妖獸并沒有升階,但五階之上的妖獸也絕非丹境修為的人可以輕易斬殺的。

    更何況這三人能從黑狼真君幾人包圍之下逃脫,說不定還付出了一定代價的,這種情況下還能進入禁制之后存活下來,令宋青小不由懷疑起自己之前的推測。

    莫非禁制空間之內,并非她一開始所想像的都有一頭如巨型蜈蚣那樣的五階大圓滿期妖獸?

    她想到此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那圖榜之上再次出現一座山林。

    另一個丹境修為的試煉者也沒有死,不止沒死,還同時打開了禁制。

    這樣一來,她最初的猜測果然便是錯的。

    一個丹境修為的人通過禁制可以說是巧合,但兩人以上,便證明禁制之中哪怕出現了危機,但這危機也絕對沒有她想像中的深。

    她懷疑那試煉空間中的嫵媚女子也有可能沒死,果不其然,沒過多久,那圖榜之上浮出一座洞府,隱隱透過淡粉的妖嬈之氣。

    到了這個地步,宋青小猜測這次試煉的禁制應該根據參與人數而來,共有十個。

    每個禁制之中就算是有危險,但這危險程度恐怕是應每個人不同的實力而生。

    如此才說得通,為什么這三個丹境修為的人最后能活得下來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