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07章 相反

前方高能
     此時圖榜之上已經出現了十座標識,且在宋青小注視之下,這十個標識開始挪移。

    雷電升于上空,高山、流水居其之下,不同的標識在圖榜之上圍繞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環,將整張圖榜填滿。

    而十座標識之中,代表著宋青小所在位置的標識,隨著禁制世界之內靈力的消耗,那標識色澤也跟著轉淡。

    圖榜之上的冰雪印記靈力若隱似無,像是與她掌心中的那個印記一般,隨時都會消失的樣子。

    她神識落到那升到最上空的雷電之上,那紫色電弧此時看起來顏色也像是比才出現的時候淡了些許。

    紫眸童子是在她之后打破禁制,進入小世界的,恐怕此時正跟之前的她一樣,欣喜若狂,以為占到了天大的便宜,正在極力修行,意欲提升自己的修為,應該還沒有發現隨著修行的提升,引入體內的靈力越多,便與這個禁制世界綁得越緊。

    一旦禁制之中靈力不足以支撐,與之綁定的修士也要跟著倒大霉。

    只是不知這些沉醉于修行之中,貪婪的想要多引入一些靈力的人,幾時才會發現這個危機。

    不過這樣也好!

    她低頭看了一眼掌心處閃爍不定的冰雪印記,眼中閃過一絲幸災樂禍之色,有難的不能只有她一人,大家如果結果都差不多,才會都跟著著急。

    畢竟性命攸關之下,才容易失去冷靜,亂了分寸。

    “高山、流水,走獸、人類……”她在慶幸之后,隨即將注意力落到那圍成一個圓環的標識之上,嘴里喃喃輕語:

    “圍成一圈,莫非代表著是一個穩定的圖形?”

    如果十人各自修行的靈力屬性、功法秘術都代表了不同的意義,十人的存在,是不是就組建成了一個臨時的小世界?

    而這小世界的存在,與此次任務所要求的‘封神之戰’有什么關系?

    “封神之戰……封神……”

    她喃喃低聲念了兩句,思來想去,想到最初任務提示出現之時,

    那圖榜之上出現的灰黑二色的太極圖紋,之后則被代表著每人不同的禁制圖標所取代,這中間恐怕有什么含義,只是她此時還弄不清。

    至于這禁制世界之中的靈力缺失導致禁制不穩,那么解鈴還須系鈴人,恐怕也需要以靈力補入其中才行。

    但哪怕她如今升入化嬰境中期,打入的靈力也遠遠不能使這禁制穩定。

    既然人力有所不及,宋青小抿了抿嘴唇:

    “那么其他的禁制世界中的靈力呢?”

    禁制世界中的靈力遠非修行者可比,她看了圖榜之上的其他標識一眼,假如殺掉其他試煉者,奪取旁人的禁制世界,以他人禁制之中的靈力補入自己的世界之中,是不是便能穩定這個禁制呢?

    但如此一來,這圖榜之上的圖標缺失,圓形一破,不知又會發生什么事。

    只是此時任務全無頭緒,無論是為了弄清任務迷團,還是為了穩住自己的禁制世界,宋青小都得先找人下手才行。

    她的神識往那三個代表著丹境大圓滿期修士的標識之上掃了過去,飛快下了決心。

    選這三人率先作為自己下手的對象,不止是因為這三人實力極低,容易下手,更是因為這禁制被他們才剛占據,里面靈力恐怕正是充沛之時,若她猜測有用,以‘禁制世界’養自己的‘禁制世界’,無疑這三人所代表的禁制是最適合的。

    下了決心之后,宋青小當即將掌心一握,神識一動之間,四周景物扭曲,那冰天雪地瞬間便消失,冰系靈氣化為普通靈力,她已經離開禁制空間,出現在真正的試煉場景。

    她站在一堆黑氣繚繞的古怪叢林之中,四周怪石叢生,卻不見半點綠植。

    遠處是一座被黑霧包圍住的古怪山脈,山體如一根巨型彎曲的獠牙,直抵天際。

    一條‘咝咝’吐著信子的黑蛇盤在一塊石碑之上,冷冷注視著突然出現在此處的宋青小,仿佛將她當成了獵物一般,等待時機作勢欲擊。

    這是一條還未血脈覺醒的低等妖獸,在宋青小未放出氣息的情況下,那蛇不知危險已經臨近,反倒挪動著約摸拳頭大的頭顱,緩緩向她游近。

    宋青小在一出現時便感應到了這頭低階妖獸的存在,但憑她如今實力,自然不將這條區區妖蛇看在眼里。

    她先以神識往四周一掃,沒有感應到其他人的存在之后,才打出一道靈力。

    靈力化為一排細長的冰針,‘嗖’的往那黑蛇疾射而去。

    那黑蛇還未反應過來,便只聽‘噗嗤’數聲,幾道冰針已經將其頭顱射穿,將它腦袋釘死在地。

    化嬰境中階之后,宋青小對于靈力的掌控能力又更上一層,那釘穿蛇頭的冰針約摸巴掌長短,細如發絲,且能隨她心意,將靈力牢牢封鎖在一排冰針射擊的范圍之內。

    射穿蛇頭的剎那,隨即靈力沖擊開來,當下將那蛇頭內部攪得粉碎,令那蛇頭一下凹軟了下去。

    那蛇受此重創,當即便死,只是身體死而不僵,長尾用力點地,身體如一團麻花高高扭起,劇烈掙扎之間,發出‘卟卟’拉扯之聲。

    但無論它如何掙扎,那看似細巧非凡的冰針卻紋絲不動,并沒有被它力量所撼折。

    直到兩息功夫之后,那蛇盤成一團的身體才‘砰’聲無力落地。

    宋青小看也沒看這妖蛇一眼,看來此地雖說沒有其他人,但靈力卻滋生了一批蛇蟲鳥雀之類的生靈,只是大多不成氣候,血脈并沒有覺醒,與禁制空間中的那頭蜈蚣無比相比。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先前淡淡的靈力刺激之下,那冰雪標識緩緩浮出,閃了數下之后,又重新沉入她的掌心。

    她目光一沉,體內靈力一動之間,靈氣在她身周聚集,托著她身體飛起,幾乎不費吹灰之力,眨眼功夫便遁出十來里。

    除了那怪石林間剩下的一條被冰針釘死的黑色怪蛇之外,再也找不出宋青小來過此地的痕跡。

    在她離開約數分鐘之后,那冰針之上的靈力散布開來,那黑蛇頭頂之上‘咔嚓’結出冰霜,很快從頭頂往蛇身蔓延了開來,一會兒功夫便將那條約手腕粗的黑蛇凍結成冰。

    趁著其他人都在抓緊時間修煉的功夫,宋青小先將這片試煉場景繞了一圈,熟悉環境。

    這次的試煉場景不小,除了中間是一片平坦荒原之外,左右兩側的西北方向,一側草木蔥郁,無數低階的飛禽、妖獸叢生;而另一側則是寸草不生,死氣沉沉,仿佛終年受瘴氣所蒙的樣子,形成極為鮮明的對比。

    半日之后,宋青小趕到東側,還未靠近,便已經感應到了空氣中彌漫的水系靈力。

    浪濤的澎湃聲響隔了數百里遠便被她神識捕捉到,她再往前遁,那聲浪便越響,直到她往前再次飛行百十里地之后,才在一座高逾百丈的山脈之底停了下來。

    那山脈的形狀與當日迷失之城中她才進入試煉時的巨大峽谷相似,頂端似是直聳入云。

    一道巨大的水流從那山脈之中奔涌而出,如九天銀河,氣勢洶涌的落地。

    那瀑布聲勢極為懾人,像是萬馬奔騰發出巨大的咆哮之聲,震得地面發出‘嗡嗡’之聲。

    水流落地之后潑濺成五、六米高的巨浪,‘轟’的一聲往大地四處潑散開去。

    飛濺的水珠化為濃密的霧氣,將此地真實的面貌擋住了大半,令人難以窺視。

    但這種障眼法自然擋不住修行者,這里的水系靈力極為充裕,顯然并非是眼前這一道高逾百丈的水流可形成的。

    ‘哐哐’的聲響之中,頭頂的水流直落而下,卷起的浪頭往宋青小拍打而來。

    那浪頭卷起數米高,但宋青小卻不慌不忙,縱氣一提。

    她身體騰空而起,靈力托扶住她,令她不受四周巨型瀑布沖擊之下帶來的暴亂靈力影響,穩穩浮在半空之中。

    在這近乎與天相接的瀑布面前,她顯得渺小無比,但飛打而來的水珠在還未靠近她身側時,便被她護體的靈力所震開,化為水霧散在她身側。

    ‘轟隆隆’的巨響之中,水流像是連接了天地,從那巨大山脈的縫隙之中穿流而過。

    宋青小放出神識,往那山脈之后探去。

    雖說早就已經料到能形成如此聲勢的瀑布,這巨大山脈之后必定有汪洋大海,但她真正探到那山脈之后時,依舊不由吃了一驚。

    憑她如今化嬰境中階的強大神識,在放出之后竟壓根兒探不到那汪洋彼岸,仿佛山巖之后的水流無邊無際。

    她仰頭往頭頂之上看去,那神識透過霧氣的阻止,仿佛看到天頂之上破開一個巨大的黑洞,有‘嘩啦啦’的流水從九天而來,直落大地,卻被這座橫斷山脈所阻,攔在了這里。

    只是那山脈經水流常年沖刷,山體之上盡是水流強力拍打之下留下的斑駁痕跡。

    中間的那道裂痕,便如承受不住水流巨大的沖擊力而被撕開的一條縫隙。

    若是有一天這山脈承受不住這水流壓力,一旦裂開,蓄積多年的汪洋恐怕瞬間便能吞噬大地。

    這種契機自然不是會發生在朝夕,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若是按照正常情況,至少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時光都未必會發生這種足以毀滅這個世界的災情。

    但這里不同,這是試煉場景,所有現實之中不大可能會立即發生的事,在試煉者進入其中之后,觸動了任務契機,這些不可能的事都會立即化為現實!

    極有可能這種契機是與任務提示之中那圖榜是息息相關的,宋青小心中生出不妙的感覺。

    她已經跑了三個方向,這種情況不是巧合。

    西、北兩面一面瘴氣、毒霧籠罩,寸草不生,一面則是與之相反,花草樹木極為茂盛。

    若照這樣的規律,那么極有可能這東面水波滔天,不知何時這山脈一斷,有將這個世界化為汪洋的危機,那與之相對的南面則可能屬性也與這東面相克。

    水、火不融,如果這里是水,那么南面應該就是火焰肆虐,且應該也隱藏著一個足以毀滅這個試煉場景的巨大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