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08章 送貨

前方高能
     宋青小還未動身前往南面去查看,此時圖榜之上又有了變化。

    如她一開始所猜測一般,禁制世界與試煉空間的時間并不同步,她在外面的大半日時間,對于禁制空間內的人來說,恐怕已經過了不知多少時月。

    圖榜之上除了幾個丹境修為的試煉者實力最弱,進入禁制的時間最短,吸收禁制的靈力最慢,所以導致那三個標識靈氣仍十分蔥郁之外,其余的幾個標識此時已經與宋青小的冰雪標記一般,顏色顯得頗為黯淡的樣子,靈氣大失。

    而這七個代表化嬰境的標識之中,代表著青龍的水潭情況最為嚴重。

    青袍好像最貪婪,此時尚未完全放棄修行,那本來便已經靈光暗淡的水潭這會兒在宋青小注視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片刻之間便越縮越小,幾近于消失。

    與此同時,宋青小耳中卻捕捉到‘嗞嗞’聲響從頭頂之處傳來。

    她立即將神識從識海之中退出,仰頭往天際看去。

    這一望之下,卻令她大吃了一驚。

    原本此地水霧翻騰,濃郁的水系靈力彌漫大地,形成巨大的壓力,隱隱克制著她的靈氣。

    但此時僅片刻功夫,那水系靈力一下像是弱了不少。

    頭頂的蒼穹之上原本被水霧所彌漫的地方,那濃重的大霧散了開去,四周壓力一減,宋青小仰頭竟能看清頭頂情景了。

    那九天之上如被撕了一條巨大的縫隙,里面有黑云翻滾,絞纏著幾許可怖的電流,發出‘嗞嗞’的響聲。

    ‘轟隆’的雷鳴從翻滾的黑云之中發出,接著便有‘嘩啦啦’的水流從天上傾泄而下,直奔九州大地。

    那水一灌下,便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與山脈之后的汪洋相接,‘轟’的巨大沖擊聲中,山脈被重重撞擊,幾欲被這股氣勢奔騰的力量擊裂,響遏行云的巨響傳揚大地。

    這水流的可怕實在驚人無比,也驗證了宋青小之前的猜測,這水確實從九天而來,與天際相接。

    看清了水流來源之后,宋青小反倒不驚反喜。

    哪怕這水流看起來聲勢浩大,

    但霧氣褪去,令她觀出底細,證明水系靈力在減弱。

    只是這水系靈力的減弱是在片刻之間,之前她才到之時,水勢還極盛,好像是在她發現圖榜之上那水潭標識色澤暗淡的同時,這水系靈力就在瘋狂減退。

    這兩者之間,莫非是息息相關的?

    圖榜之中的標識,代表的可能是試煉場景中的同一種自然現象。

    水潭所代表的靈力越足,那么此地氣勢便越強,水勢便更急。

    相反之下,水潭所代表的靈力越弱,則此地水勢就銳減,若圖榜之上代表著水潭的圖標完全消失,那么天際之上撕裂的口子說不定也會完全封閉。

    從天河之中涌出的水流斷絕,此地水流便會枯竭。

    換句話說,也就是這天河之水代表的可能是青袍運勢,應該是跟他任務緊密相連的。

    他若停止修練,自己本身實力雖說提升不多,但禁制世界的靈力越強,則試煉場景中的運勢便銳不可當。

    而他貪婪修練,將禁制世界靈力吸空以彌補自身,那么試煉場景中的運勢便會衰敗下去。

    兩者之間竟然有這樣的聯系,證明青袍的任務,跟這水流脫不了干系。

    這水勢先前氣勢驚人,幾欲拍斷山脈,橫沖大地,宋青小猜測,圖榜之上青袍的禁制標識既然與水系靈力的強弱相關,那么他的任務恐怕有極大概率就是扳斷山脈,令水流肆虐大地。

    一旦達到這一點,說不定他便能順利封神,完成任務,離開試煉場景。

    意外發現了這一點,青袍的任務線索已經十分明顯,那么與他靈力屬性相克的紅發大漢任務線索自然也好推測。

    這個試煉場景屬性相反、相克,一面生機勃勃,一面死氣沉沉。

    東向是汪洋大海,與天際相接,那么南面便是火山奔騰,聯系到這一次試煉中出現的那紅發大漢,便不能猜出,南面所代表的火焰,應該就是紅發大漢的任務線索之一。

    這兩人既然屬性相克,任務條件應該便既是相反,又有某些共同點的。

    一個需要擊斷山脈,令水流縱橫;那么另一個宋青小雖說沒有趕到南面親眼目睹,但想必也應該是會有火災亦或是其他事情發生。

    青袍、紅發的任務線索已經十分明朗,那么代表著自己的任務提示呢?到底與什么相關呢?

    宋青小眉頭皺了皺,從她離開禁制世界之后到現在,幾乎將試煉場景轉了一圈,并沒有發現與自己圖標相聯系的情況,也沒有發現哪里冰系靈力尤為充沛。

    極有可能她的任務方向與青袍、紅發等不同,還需要她去額外摸索才行。

    既然她還沒有任務線索,便至少要先阻止青袍、紅發二人。

    這一次任務沒有提到最終可以活下來的名額,但從代表青袍運勢的水流看來,這山脈一斷之后,山洪暴發,整個任務場景恐怕都要被水流淹沒。

    他成功便意味著其他人終將失敗,因此趁著青袍、紅發等尚未發現任務線索之時,她得找出這兩人,阻止他們掠奪其他人的禁制,增強自身運勢。

    宋青小仰頭再看了一眼那從天而降的水流,隨即才閃身離開此地。

    圖榜之上的幾個禁制此時已經都穩定了,就連那之前最為貪婪的青袍男人都停止了修行,顯然大家都發現了禁制世界之中靈力的缺失。

    半日之后,宋青小飛遁出百里之外,已經聽不到水流之聲了,才在一處山脈之中停了下來,細想這一次任務,隱約覺得事情有些棘手。

    這個試煉任務的場景自成一個世界,不算很大,但也不小,禁制又隱藏于這小世界之中,要想尋找其他試煉者,無異于大海撈針。

    她目光閃了閃,抬起自己的手掌看了一眼,哪怕是她這一日時間并沒有呆在禁制世界,但掌心之中的那一處冰雪印記依舊色澤已經很淡,靈光微弱,像是隨時都會熄滅一般。

    靈力打入其中完全沒有反應,宋青小又試著想再次回到禁制世界,卻發現不知是不是因為禁制世界靈力太過稀薄的緣故,她的神識從禁制之上掃過,并沒能像出來時一樣簡單的再次進入禁制之中。

    看樣子她從禁制世界出來之后,禁制便已經關閉了,不能再次進入。

    宋青小將手掌一握,臉上露出笑容。

    這樣也好,至少試煉者離開禁制之后,一旦被她追捕,危急關頭也不能再躲入禁制之中。

    圖榜之上的標識已經沒有再發生變化,看樣子其他人恐怕都陸陸續續離開禁制世界了,正是適合眾人相互狩獵的時候。

    想到此處,宋青小放出神識,還未大肆搜捕,便感覺四周靈力波動,一道人影破開空間,閃現而出。

    這人穿了一身花紋連體袍,四肢瘦長,嘴唇上方留了細長的八字胡,正是試煉空間內被黑狼真君等人威勢輾壓之下的那現出了獸形的丹境修行者。

    男人一出現便下意識的伸手撩了一下自己嘴角垂下的長須,一臉警惕之色。

    他身上靈息飽滿,對于宋青小來說正如大補之物。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她還未動,那男人似是對于危機的感應極其敏銳,意識到不對勁兒了,本能的轉過了頭。

    在看到宋青小身影的剎那,他后背如受刺激般用力一拱,喉中發出一聲驚駭的低吼,當下竟然雙臂長出絨毛,往下一落化為四肢,以靈力一托,飛速便要遁走。

    這人情急之下竟然化出了獸形,但宋青小微微一笑:

    “走得了嗎?”

    她正欲以‘臨’字術將其困住,但識海之中神識未動,便想起自己在被逼入星空之海時,遭那對男女追殺時的情景。

    那其中追殺她的男人擅長神識攻擊,竟以神識化為無形的漩渦,將她當時困在神識之內。

    升入化嬰境中階之后,她的神識相較以往更為強大,此時眼前這人修為達到化嬰之境,正是練手的好對象。

    一想到此處,宋青小將‘臨’字術一松,試著放出神識,化為數縷往這化出獸形的男人身上纏了過去。

    那逃跑的男人身形一晃,便隨即被神識困守在內。

    他喉中發出咆哮之聲,吐出的靈息吹動林中草木,發出‘沙沙’聲響。

    接著他上半身縱身一躍,速度快捷無比,竟留下一道殘影被神識所形成的漩渦困住,真人則化為流星,頃刻之間往遠處遁出數十米。

    宋青小初試牛刀便失手,但她并不氣餒,這本來便只是試手之舉,失敗也并不奇怪。

    但為了防止這人逃脫,她以神識化為烙印,打到那男人身上,同時以神識攻擊其識海。

    那神識侵入男人識海,令他瞬間便如頭被萬針所刺,當下眼脹欲裂,頭腦發熱,前沖的身形一晃,整個人去勢一頓。

    在這極短時間之內,宋青小施展‘前’字令,腳步一邁,便跨了數十米,出現在那男人身側。

    她掌心扣出數枚冰錐,往那男人方向拍去。

    冰錐發出‘嗖嗖’破空之聲,在即將釘落到男人身上時,那先前被宋青小神識所傷的男人竟嘴里發出一聲似獸非獸的尖銳厲吼聲。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身體一扭之下翻了個滾,一下拉遠數米距離站直了身。

    同時他身上靈息轉動之間,竟然迸發出一股氣勢,以神識將識海封鎖住,轉過了身。

    這男人臉上已經化出獸形,呲牙裂嘴惡狠狠的瞪著宋青小,既然逃不過,他索性不準備再逃,顯然想要打定主意與她硬拼。

    “哼!”他那雙目光呈黃色,泛出陰冷光澤,發出一聲冷哼之后,雙手一拍,一團影子從他袖口之中飛出,迎風而展,瞬間化為一張約摸一尺見方的純白帕子。

    那白色帕子不知以何物所織成,但絕非凡品,散發出極強靈力,就連宋青小都神色一整。

    “困!”

    男人一將錦帕拋出,頓時打入靈訣,帕子吸收靈力之后更是靈息大振,隨著男人話音一落,當下帕子之下光芒一閃,那光往宋青小罩了過來,欲將她籠罩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