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09章 上門

前方高能
     宋青小雙手一疊,微微分開,冰系靈力化為一塊冰牌,隨她手臂一展而被拉開,頃刻之間化為一個巨大的圓盾擋在她的面前。

    ‘前’字令一出,她身形剛一閃開,那帕子之上發出的金光便將圓盾籠罩,金芒化為無限殺機,‘砰’的將冰盾震為數塊。

    那鋒芒來勢不減,‘嗖’的一聲將宋青小留下的殘影攝入進那金芒里面。

    正操控著白色帕子的男人一見此景,先是眼中露出喜色,接著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臉色一下大變。

    他本能轉身,那帕子一下飛至他身前,朝著他身后原本的地方再次展開,金芒所到之處,宋青小的身影顯現出來,恰好被這光芒罩在里面。

    “咦?”金光一將宋青小罩住,那其中蘊含的光芒化為千絲萬縷的靈力,欲鉆入宋青小身體之中,但下一刻,她身上便浮現出片片光鱗來。

    光芒中的靈力一落到她身上,便盡數被那鱗片所擋,兩股力量相抗,那光芒卻根本透不過鱗片。

    這靈光之中帶著引力,如一雙無形的大手,‘抓’著她欲往帕子的方向拖。

    她丹田的元嬰身上靈力一涌,力量在筋脈之中流轉,頓時身形穩住,令那疾光難以拖動。

    情況一下僵持住,那男人咬了咬牙,嘴唇上的兩撇胡須一顫,接著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目光之中散發出厲色,將舌尖咬破。

    ‘噗’的聲響中,一股血箭從他嘴中噴出。

    精血之內的靈力被那帕子全部吸收,那帕子接收到這口血液,頓時靈力大作,放出的光芒也呈血紅色。

    那男人將這血一吐出,臉色微白,同時身上氣勢大作,放出的靈壓已經達到化嬰境。

    “竟然升境了?”宋青小被困在光幕之中,露出一絲意外之色。

    男人聽了她這話,眼中露出一絲得色。

    他本身在進入此次試煉之時,便已經達到化嬰境大圓滿的地步,原本可以沖擊化嬰之境,但特地留了一手,決定進入試煉之后再進行突破。

    此次試煉果然棘手,

    來的都是化嬰境的強者,他與另外二人都只是丹境修為,在這次的試煉者中修為最弱,如他一開始所料,這些化嬰境的修士并不將他們看在眼中。

    試煉開啟之后,這人設法逃走,進入禁制之后便先將自己實力突破至化嬰境。

    他從圖榜之上看到其他人標識的變化,便也猜出這標識恐怕與禁制世界相關,雖不知道這標識變淺意味著什么,但憑著本能,此人并沒有再敢吸取禁制世界的靈力,而是突破了修為之后便離開了禁制世界中。

    哪知一出來,便不巧正遇上宋青小了,還被她當成了獵物。

    “本來不想殺你的,只是天堂有路你不走。”這人神色陰沉的開口,他原本也與宋青小打算一樣,準備先挑另外兩個修為最弱的丹境修士下手。

    只是宋青小率先出手,此人便也準備先將她拿下再說。

    “你確定困得住我?”

    宋青小這話一說出口,那男人便發出一聲冷笑:

    “青袍說過,你進入試煉時,也不過才剛突破化嬰境罷了。”兩人如今實力相當,他目光落到那帕子之上:

    “我又有這神器在手,今天你跑不掉的,乖乖降伏,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如何?”

    他似是對自己法寶極為自信,從這法寶靈力看來,確實遠在一般法寶之上,就連之前追殺宋青小的那位女士的碧玉小簪與這帕子相較,也略有不如。

    二人簡單的對話間,那帕中的靈光隨著吸入男人噴出的血液已經轉為鮮紅,光芒的引力加強,拖著宋青小往帕子的方向挪動。

    這些血紅的光芒似有極強腐蝕作用,靈力所覆蓋之處,四周草木飛速枯萎,化為灰燼飛在半空中。

    宋青小聽他提及青袍,微微一笑。

    看來青袍此人狡猾無比,在試煉空間中時假意與她合作,實則背后還聯絡了其他人,想要陰自己一手。

    她沖著那帕子打出數道靈力,靈力結為數道冰刃,‘嗖’的一聲飛出。

    但這排冰刃才剛飛出一半,便被那些紅光絞碎,化為冰屑融為紅霧。

    “沒有用的。”

    那男人一見她這舉動,發出洋洋得意之色,“我這法器包羅萬象,入我陣法,便難以逃脫!”

    他說話的功夫間,又接連打入幾道法訣入其中,嘴中還厲喝道:“收!”

    帕子一接這法訣,原本便強的靈息更是壯大數十倍,原本空白的帕子之上,竟隱隱浮現出黑、白二色。

    這兩色如活了過來般,在帕子之上飛快轉動,頃刻之間形成一個太極圖譜。

    太極圖譜一旦形成,頓時天地變色。

    ‘呼嘯’的風響聲中,飛沙走石壓過草木樹叢,再被靈力剿得粉碎,令四周一下變得霧蒙蒙的。

    唯有那紅光在這灰霧之中越發璀璨,那太極圖譜之上,傳來無上威壓,如一巨大漩渦,要將宋青小吸入其中。

    這男人有了帕子在手,如虎添翼,放出的攻擊竟遠比才進階化嬰境的修士強得多。

    宋青小身周已經被紅光阻隔,看不到周圍景物,只覺得那光芒來源處一個巨大的太極圖譜越轉越大,如泰山壓頂般直落而下,欲將她罩入其中。

    她試著調動神識,卻發現在這太極圖案一出現后,神識受到了極大制約。

    紅芒之中透出絲絲殺意,凌遲著她的身體,雖被鱗甲所阻,未能侵入筋脈,卻也令宋青小感到身體受到光線切割之下隱隱作痛,‘嗞嗞’的聲響中,鱗片裂開,有絲絲鮮血滲出。

    這種情況令她倒有些意外,她的肉身之強悍,至少不在七階妖獸之下,更別提她升入化嬰境中階后,肉身的強橫再次提升,哪怕就是受化嬰境頂階修為的修士全力一擊,也絕對能扛住。

    可此時這男人僅憑才升入化嬰境的修為,驅使法器也能破她鱗甲,不得不說這法帕絕對不是一般法器,難怪此人對這法寶如此自信了。

    她想到這里,抬起胳膊。

    一動之間,將那些絞纏在她手臂之上的靈光震裂,冰霜在她掌心中凝結,隨著靈力注入,化為一條晶瑩剔透的數米長鞭,被她握在掌中。

    宋青小揚臂一揮,‘轟’的聲響中,冰鞭被甩了出去,‘嗞嗞’腐蝕聲中,鞭身被紅光所腐蝕,卻又得到更多靈力注入,不止沒有損毀,反倒更是延長兩倍,往那漂浮在半空之上的法器抽了過去。

    這一擊之下,宋青小施展出六分靈力,不下于化嬰境初階巔峰期的修士全力一擊了。

    那控制著法寶的男人一感受到靈力的沖擊,當下臉色就變了。

    宋青小的實力,分明不是像青袍所說一般,僅只是才剛升入化嬰境初期。

    他心中詛咒了一聲,但到了這樣的地步,自然他也無法再收手。

    那冰鞭來勢驚人,帶著殘影抽打到那太極圖案之上,兩股力量相撞間,宋青小原本以為必會有靈力反撲。

    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她那鞭尾在碰到太極圖案之時,便如一滴水流匯入大海之中。

    她施展出來的六成靈力的一鞭,無聲的被這圖案全部吸收,那浮在半空的帕子則動也未動。

    宋青小愣了一下,那男人原本有些發青的臉色,在見到這一幕時,又化為狂喜,越發賣力催動法帕。

    最為可怕的是,太極圖案吸收了她這一鞭之力,仿佛化敵方之力為它所用,發出的吸力更甚,紅光大作之間,宋青小身上數塊鱗甲發出‘嗞嗞’開裂聲響,當下出現數道縱橫交錯的傷口。

    只是那傷看似極長,卻并不嚴重,鮮血還未溢出,便隨即被她運轉靈力所封阻。

    這股吸力將冰鞭吞噬,甚至連帶著‘抓扯’著宋青小的身體往前邁了半步,縮短了兩者之間的距離,令宋青小面對的吸力更重。

    到了這樣的地步,僅靠靈力修為要想將法寶困住顯然是不可能的。

    她耽擱的時間已經不少了,禁制世界的其他人恐怕已經接二連三的出來了,沒必要再這里繼續耗下去。

    宋青小緊抿嘴唇,以雙手結印,嘴中喊道:

    “畫地為牢,困!”

    憑她化嬰境中階的修為,再次施展‘臨’字術時,威力更是無匹。

    領域一旦形成,將那照射而來的紅光一應全收入其中。

    那光芒來勢一緩,宋青小身上剎時壓力便一松,趁此時機,她當下施展‘前’字令一挪,便出了這帕子所困罩之處。

    遠處的男人本來以為勝券在握,卻沒想到她如此輕松便脫困了,他臉上笑意一僵,還未發出驚呼之聲,宋青小身形出現在那帕子上方,再次甩出一條冰鞭,往那帕子后方擊落!

    這一下她再次出手,不受光霧所影響,威力自然不是之前那一鞭可以比擬的。

    ‘轟’!

    一聲重擊聲響起,鞭子擊落到那法寶之上,令那原本正在半空瘋狂轉動的帕子重重一晃。

    ‘噗’,那正控制著法寶的男人如遭重擊,當下氣息紊亂,張嘴噴出一大股血霧。

    他這氣勢一泄,那法寶頓時力量便大大減弱,宋青小一見如此,揚鞭又是一抽。

    法寶之上涌出灰蒙霧氣,將鞭身力量吸御大半,卻仍承受了小半部份的力量,殘余的光霧被拍散開來,黑、白二色霧氣褪去,僅留下一張帕子仍浮在半空。

    那男人再受一擊,‘哇’的一聲又噴出一口鮮血,當即二話不說,伸手一點,欲將這帕子回收。

    這寶物受自己全力兩擊,不止沒有損毀不說,看樣子連半點兒創傷都沒有,這樣的寶貝,宋青小哪里能容它在自己面前溜走。

    她手臂一揮,那原本正朝男人疾馳而去的帕子一下便像被一層無形的禁制所罩住,當下浮在半空,紋絲不動,任憑男人如何施力,也根本難以撼動。

    到了這樣地步,男人哪里不知自己這寶貝被宋青小看中了。

    這東西極為珍貴,他得來也十分不易,但與自己小命相比,誰輕誰重男人還是分得十分清楚。

    他被青袍騙了,宋青小的實力分明就不僅僅是才升入化嬰境,恐怕已經達到化嬰境初階巔峰修為了。

    就算禁制之中靈力極深,但她能在極短時間內進展到如此地步,絕非青袍所說是最易對付的七個化嬰境修士了。

    宋青小伸手一抓,那浮在半空的帕子失去主人掌控之后,輕易便被她攝入手中。

    那帕子入手冰涼,上面還著靈力,她還來不及將這上面附蓋的神識抹去,眼角余光便見到那男人化出獸形飛速遁走。

    “走得了?”宋青小將手帕一握,同時體內六顆星辰化為疾光往男人圍去。

    星辰的速度快得驚人,頃刻之間便將男人追上,將他包圍其中。

    此人看樣子除了有這樣一個厲害法寶之外,像是并無其他神通了,被星光一圍之下,身形頓時‘嗖’的一聲強行立住,接著他轉過了身來,做出一個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舉動。

    那男人一臉驚駭之色,當下竟毫不猶豫的雙膝一軟,‘噗通’一聲遙遙便沖她跪下來了!

    “大人饒命啊。”

    他倒是見機得快,知道自己如今恐怕難逃宋青小之手,竟能屈能伸,先下跪求饒再說。

    宋青小愣了一下,醒悟過來之后不由啼笑皆非。

    這男人的舉動,便令她想起一個熟悉的人來了,那就是羅五。

    當日她從時家離開,闖入醫院準備殺死羅五這個知道自己秘密的人時,羅五一見自己也是下跪求饒,干脆利落。

    宋青小腳步一邁,‘前’字令施為之下,令她一步邁出百來米遠,出現在男人身側。

    他還跪在半空,六顆星辰圍在他身側,星芒還未發動,但透出的靈威已經令那男人臉色慘白,兩撇小胡子不住顫動。

    “為什么要饒你?”宋青小饒有興致的問了他一句,隨即將那帕子之上與男人相連的神識強行抹去。

    那男人臉色一白,發出一聲悶哼,半空中的身形晃了晃,險些沒一頭栽落。

    他的法寶強行被奪走,卻敢怒而不敢言,而是強忍痛楚,一臉誠心實意的道:

    “那青袍太可惡,騙了大人又騙了我。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說到這里,露出幾分森然之色:

    “想要逼我與他聯手,先殺了您。”

    他倒是聰明,從之前提到青袍,見宋青小的神色便已經猜出幾分端倪了。

    此時他這怒火半真半假,一半是因為技不如人寶物被奪,如今自己落得這樣一個下場;一半則是因為青袍真的騙了他,說宋青小十分好對付。

    若非青袍當時的話,他先前一見宋青小出手便已經想盡辦法先逃走再說,哪兒會敢生出與她戰斗,奪她禁制的念頭?

    一想到這里,男人心中悔不當初,更是對那青袍心生怨毒。

    星辰大陣還未啟動,但里面傳來的壓迫力已經令他膽顫心驚,無論他神識如何驅動,卻根本無法破陣而出。

    從這大陣靈息看來,宋青小恐怕不止是自己所想像中的一樣僅只是化嬰境初階巔峰,極有可能已經達到中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