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10章 螳螂

前方高能
     浮在男人身側的星辰共有六顆,彼此之間鋒芒相連,形成大陣,散發出的強大靈壓在他身上。

    這幾顆星辰不知是何寶物,靈壓之強,令那男人想起在試煉空間的時候,被幾大化嬰境高手聯手施壓時候帶來的感覺。

    他咬緊牙關,施展渾身力量抵抗,才勉強挺直了腰,但如此一來,他靈力消耗極大,一會兒功夫,便已經面色慘白,靈力消耗之快,竟不比先前驅使寶物時差多少了。

    宋青小先前被他法帕困住之時,并沒有以此寶脫身,可想而知這人實力之深,恐怕不比其他人弱。

    可笑青袍自以為是,看走了眼不說,還將他也害了。

    他心中既是怨毒,又想到青袍也誤估了她實力,此時得罪了她,下場恐怕也不會好到哪兒去,不由又感暢快不已。

    但這絲痛快,在他看到宋青小眼中的寒意之后,又化為忐忑。

    試煉者都不是心慈手軟之輩,能走到如今的,無一不是殺伐果斷的人物。

    自己之前不自量力得罪了她,如今要想逃脫,恐怕并不容易。

    他腦海飛速旋轉想著脫身之策,面上卻不敢露出分毫,宋青小將他神情看在眼里,卻并不點破,只是問了一句:

    “那青袍騙我,稍后我自然會找他算帳,但饒不饒你,跟他有什么關系?”

    她話中透出轉機,這男人眼珠一轉,登時心中一喜,生出一個主意:

    “那是那是。”他先連連點頭,接著才道:

    “青袍哪是大人您之敵,只是我氣憤此人滿口謊言張嘴就來,分明就是不安好心,才不自量力想要提醒大人。”他恭維了宋青小一句,末了將音量一壓:

    “只是大人雖說實力超群,但殺雞哪用牛刀呢?不如讓我來替您分憂,我有一方法,可以放出氣息,引人過來,到時大人以我作誘餌,將這些人引蛇出洞……嘿嘿……”

    這人笑了兩聲,剩余的話他沒有接著再說下去,但話中的意圖宋青小已經了解。

    事實上她心里也是打著這個主意,

    從圖榜之上的標識可以看出,各個試煉者都已經出動了,在禁制靈力稀薄的情況下,急于搶奪資源補充自己的標識,以求在圖榜之上占有一席之地。

    而在幾個化嬰境的修士境界相差不多的情況下,大家恐怕想法一致,都會優先捕殺三個實力相對較弱的丹境修士。

    這個時候,若是此人確實有辦法將其他試煉者引來,對宋青小來說便如守株待兔,比她主動出擊要便利不少的。

    她神識從這男人身上掃過,見他雖強作鎮定,但難掩眼中的焦急之色,顯然在等待著她的裁決。

    她也不怕此人耍什么花樣,就算他可能還藏了其他技能在身,但宋青小同樣也有底牌未出,一旦發現他有不對,便將其擊殺便成。

    宋青小打定主意,當下將手一招,那六顆圍在男人身側的星辰便‘嗖’的一聲飛回,相繼隱入她體內。

    大陣一解,那男人身上壓力陡輕,他面上不由自主露出一絲喜色,還未起身,便只感識海一寒,一股涼意從頭擴及全身,令他手足痙攣,渾身重重抽搐了一下。

    寒意之后,頭疼欲裂,不多時那股痛意遍及周身。

    識海之內出現了一道不屬于自己的強大烙印,男人心下一涼,本能欲驅使神識將其抹去。

    但他雖說已經升至化嬰境,神識非同一般,可宋青小以滅神術兼修靈力、神識,令她神識之強,不亞于化嬰境頂階巔峰的修士,僅憑這男人片刻功夫,哪里能驅除出去。

    他剛一運轉神識碰觸那烙印,一股寒意便從烙印之處傳開,片刻之間,一抹冰霜從他眉心之處傳開,將他凍得面色發青。

    “你……”那兩撇胡子的男人一試之下發現神識受限,這一驚之后非同小可,當下怒叫出聲。

    只是他話未說完,便見到宋青小似笑非笑的神情,眼中冷光閃爍,當下便一個激靈,又清醒過來。

    宋青小暫時饒他一命是為了留他為自己所用,自然不可能半點兒后手也不留的。

    男人想明白這一層,心中雖說怨毒非常,卻將到嘴邊的痛罵又強行咽了回去。

    “怎么?”宋青小挑了下眉,將那搶來的帕子裝入自己的芥子空間內:“你莫非以為,不用點手段,我就能相信你的話吧?”

    “當然不是。”那男人看到這一幕,心痛如絞卻又不敢有異議,只裝著沒看到她的舉動般,恭聲道:

    “這樣也好,方便大人掌握我的位置,更是有利于我替您辦事。”

    宋青小點了點頭,看他恭敬的樣子,提醒了他一句:

    “我的烙印你不要試圖解除,”她意味深長的警告,“除非你自信能跑得贏我,否則不要怪對你不客氣。”

    宋青小升入化嬰之境的時間雖說不長,但她以星空之海各式各樣的妖獸練手,半年多時間反復研究,對這神識烙印已經使得頗為得心應手,壓根兒不怕這男人能逃得脫她手心。

    那兩撇胡子的男人本來心中便有鬼,聽她這樣一說,只覺得像是自己腦海深處所想也被她看穿一般,當下渾身一凜,忙不迭的賭咒發誓:

    “當然不會。”

    他話音一落,便見宋青小點了點頭,這人先是試著后掠了數米,見宋青小停在原處并沒有動,又不由再次往后再飛出十數米,宋青小還是沒有動作,當即心中一喜,深唯她反悔一般,轉頭便一頭扎往叢林之中,不多時便身影消失了。

    這人雖說一溜煙功夫跑得不見人影,但宋青小在他身上下了禁制,依舊能透過神識,清晰的‘看’到他的位置。

    約摸十來分鐘后,他的氣息一頓,沒過多久,自己留在他身上的神識烙印受到了一股力量的沖擊,顯然此人在逃出一段距離之后,自認為已經十分安全了,找了個角落試圖將自己的烙印抹去。

    他這樣的舉動早在她意料之中,她冷笑了一聲,又靜候了片刻,那男人估計使了方法,卻依舊無法將這烙印去除,最終放棄了打算,重新又開始移動。

    直到這會兒,宋青小才收斂了自己的氣息,無聲的跟在了男人的身后。

    那男人化為獸形,一口氣逃出百里開外,才停了下來,前肢一抬,頓時化為人形站立在原處。

    他自己都不敢置信,宋青小竟然真的僅憑一道神識烙印便放他離開了,深恐宋青小反悔,一路不敢停留,耗費了不少靈力才逃至此處。

    一停下來后,他這才率先放出神識往遠處探去。

    神識受到識海之內的烙印影響,遠不如平時得心應手,但至少方圓數十里之內,他并沒有感應到有其他氣息的存在。

    這令男人心下一松,才有功夫打量四周。

    他身處的位置是一片廣闊平坦之地,前方綠云翻滾,他鼻子動了動,一股帶著發酵之后的腐臭之氣從那暗云之中飄了出來,鉆入他鼻中,頓時令他體內靈力一滯,受到了少許的影響。

    看來這暗云有毒,此地像是沼澤,他頓時想到圖榜之上那瘴氣標識,頓時心生警惕,不準備再往這個方向走。

    男人轉過頭,與綠云遙遙相對的,是另一側翠綠成茵的山峰,與綠霧橫生的有毒瘴氣相較,這一面無疑是生機勃勃。

    但此人并沒有妄動,而是轉頭又看了看東、南兩面,東面一片青影與天相接,越遠那色澤越深,最終化為一股如散不開的濃霧,而南面則是一團焰云將天際染紅。

    往哪邊走?

    他一時之間犯了難,總覺得左右前后都并非好去處,正猶豫間,一股莫名的感覺從腳底躥出,直達四肢百骸。

    那男人也是一路經歷生死走到如今的,直覺極為敏銳,當下嘴中發出一聲急嘯,瘋狂往一側縱身躥出。

    ‘嗞嗞——’

    恐怖的聲響之聲,半空中的靈力仿佛被人撕開,一道電光閃過,劈落在那男人先前站立的位置處。

    一道紫色的矮小身影從那撕開的靈力之中閃出,殺機瞬間便將這男人心臟攫住。

    八號紫眸童子!

    兩撇細胡子的男人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當下腦海中便浮現出那身高約如如七歲孩童的試煉者。

    此人看似年幼,但實則修為不弱,且靈力屬性又是強大的雷系,在黑狼真君與紅發大漢比拼威壓時,硬生生憑借一己之力,不輸這兩者。

    而圖榜之上,這人收服禁制的時間僅在宋青小之后,一身雷電系靈力是不容小覷的。

    他在禁制世界的時間不短,顯然吸收的靈力也足,原本便深不可測的修為,此時更是上了一層樓。、

    這會兒剛一出現,外放的靈壓之中都像是帶著雷電之力,哪怕這兩撇細胡的男人及時閃躲,但依舊被靈力中所殘留的雷電擊得面皮發麻,兩側細長的胡須被強悍至極的雷系靈力擊中間,發出一股股刺鼻的焦糊臭!

    相隔如此之遠,這雷電的余威都這樣大,簡直出乎了這男人意料。

    男人心中暗叫晦氣,他也實在是倒霉透了,一出禁制世界,不止沒有如他原本所料一般,憑借自己升境之后的實力有一番作為,反倒接連遇到了此次試煉之中,實力最為強悍的兩個修行者,先是丟失了自己最為強悍的法寶不說,若是落到這童子手中,就死定了!

    這會兒他不用再糾結往哪個方向跑了,這紫眸童子非省油的燈,他能僥幸從宋青小手中憑借三寸不爛之舌逃脫一次,但未必能有這個幸運,能從這紫眸童子手中再次逃脫。

    此人身上煞氣極重,顯然是個殺人不眨眼的人物,更何況他失了那帕子法寶,連求饒的機會都喪失了。

    當下男人二話不說調頭往先前來時的方向疾奔而去,身形化為一道殘影,眨眼功夫便消失在原處。

    就這樣男人還嫌速度不夠快,又放下兩只手臂變爪,化身四蹄腳踩靈力遁走。

    他心中倒也清楚,被這童子盯上之后,唯有倒回去找宋青小才是自己僅有的一線生機了。

    什么神識烙印,UU看書 .uukanshu.com 都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反正他答應過宋青小,要以自己為餌,替她釣出其他的魚,供她抓捕。

    只是這條魚太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了,至于宋青小能不能抓得住,那便不是此人擔憂的事了。

    若是抓得住便罷,他的命暫且能保住,而若是抓不住,那也是她命該如此,怨不得旁人了。

    而自己正好可以趁這兩人大戰之機,說不定能見機行事,想辦法先行溜走。

    他先前過來之時,嫌自己速度太慢,唯恐自己逃得離宋青小不夠遠,也擔憂她暗地追殺自己,一口氣不停歇的跑出百里開外。

    此時一旦逃命,又懊悔自己之前跑得太快,離宋青小所在的位置太遠了。

    他恨不能再長出兩條腿,能跑得更快些,又暗自祈禱,希望宋青小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將紫眸童子的注意力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