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11章 捕蟬

前方高能
     此時半空之中,隨著紫眸童子一現身,風云迅速靠攏,里面‘滋滋’的電流攢動,那童子的臉在云霧中若隱若現,紫眸之中透出瘮人的光澤,冷冷望著化身獸形之后飛速逃走的男人,面無表情‘哼’了一聲:

    “逃得了么?”

    他的聲音隔著極遠,卻清晰的傳進那男人識海之中。

    與他如童子般稚嫩外表不同的,是他的聲音粗嘎艱澀,宛如老鈍的鋸刀在拉割著木頭,聽進人腦海之中極不舒服。

    同時那兩撇細胡子的男人識海之中仿佛被一道雷電擊中,整個識海傳來麻痹之感,神識也像是被這股電流所觸,繼而那種麻痹感擴及全身,身體都像是有些不聽使喚了。

    男人體內靈力一滯,后力不繼之下,身體往下跌落。

    這紫眸童子的實力竟這么強!雷電系的功法,也實在太霸道了!

    化為獸形的男人心中駭然,正在此時,他識海之內‘騰’的散發出一股寒意,令他一個激靈之下,頓時被這童子電流攪得混沌的識海又清明了許多。

    那是宋青小留在他識海之中的烙印,在遭到外力襲擊的情況下作出反應。

    宋青小打下的烙印竟如此之強,他先前還苦惱要怎么將這烙印驅除,此時卻暗自慶幸,若非這烙印存在,自己恐怕要冷不妨間便被這實力強大的童子擊落。

    他反應過來,眼中露出一絲狂喜之色。

    宋青小打在他身上的烙印出現反應,證明她恐怕就在離自己附近不遠處,準備放長線釣大魚的。

    只要她在自己附近,他便有活命的機會了。

    想到此處,男人緊繃的心弦頓時一松。

    這股寒意之下,雷電的力量被削弱,男人以神識將這童子氣息驅除,重新掌控回了身體之后,身形一扭,再次如一顆流星般彈射而出。

    而此時屹立在半空之中,被風云所包裹的童子則在神識侵入男人識海的剎那,便感到一股強悍至極的寒冰系靈力將自己力量反擋而回,頓時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頭。

    但下一瞬間他那雙紫眸之中便顯出幾分不屑一顧之色,

    將手一握,‘滋滋’聲響之下,大團大團的紫電擊破云霧,如攢動的銀蛇,在他靈力蓄積之后,突然齊齊張大了嘴,發出咆哮之聲往男人方向飛速擊落!

    這雷電之力非同小可,一出便風云變色。

    大團雷電劃破天際,將靈力迅速燒灼之后化為力量吸附在雷電之中,更增其威勢。

    那雷電未至,男人已經聽到頭頂之上‘轟隆’的雷響,電流聲在四周亂躥,將他去勢一阻,令他渾身受灼,麻痛入骨!

    身后‘滋滋’的響聲之中,那逼近的能量還未將他吞噬,但光是那股先兆之威,便已經令男人肝膽俱裂了。

    這童子進入禁制世界,竟也像是升入了化嬰境中階,再加上他本來便強大的靈力,此時更是威力無窮。

    若是被這道雷電擊中,他不死也要脫層皮。

    更何況那紫眸童子并非好惹的,一旦他受傷之后,恐怕頃刻之間不等宋青小出現,便是他的死期。

    男人魂飛魄散之間,使出渾身解數,拼命往前沖去,同時顧不得其他,聲嘶力竭的喊叫出聲:

    “五號!五號!”

    ‘轟!’

    劇烈的靈力沖擊聲響起,將他的呼救聲淹沒下去。

    ‘滋滋’的恐怖電流聲響伴隨著靈力的沖擊擴散開來,形成一股旋繞的颶風,將男人先前所在位置頓時炸出一個被陰云所籠罩的巨大黑洞!

    靈力形成的勁風往瘋狂往外擴及,張牙舞爪的雷電粗如指節,隨著氣流而向四周鋪開。

    那男人的速度雖快,卻有半截身體仍被電流所波及。

    令人毛骨悚然的雷電聲響之中,男人獸化的半身被雷電所覆蓋,他身體的靈力防御在這強悍至極的雷電流下不堪一擊,片刻便被紫光所包圍。

    兇猛異常的雷電屬性隨強大的靈力侵入他身體,攪亂他內臟,眨眼功夫就將他下半身擊打得皮開肉裂,血液尚未涌出便被封住,筋脈損毀之下肉身迅速枯萎,一下便萎縮數倍,令他失去行動力。

    “啊——”男人痛苦的慘叫這才后知后覺的響起,哪怕憑他獸化之后遠勝于人類的體質,在這雷電之威下也扛不過去。

    幸虧他逃得快,大部份雷電之力已經落空,僅有小部分落在他身上而已。

    但就算是這樣,對男人來說已經是難以承受了。

    他的身體被靈力的沖擊余波推飛出數十米,接著才‘轟然’落地。

    一落地之后,一股焦糊的味道從他身上傳出,男人翻身爬起,‘噗——’

    大口鮮血從他嘴中噴出,接著他頹然落地,氣息一下萎靡。

    半空之中的童子將手一收,冷眼看了一眼倒地之后奄奄一息的男人,不屑的道:

    “廢物!”

    他一副并不想急著收割成果的架勢,先前正準備擊殺男人之際,恰巧聽到了這兩撇胡男人嘴中喊出的聲音,臨時收手,才特意留了這男人一命。

    “以為是只蝦米,卻沒想到釣出了一條大魚。”

    憑這童子聰慧,自然便能猜出,這男人恐怕與另一個試煉者已經合作,一個被放出當作魚餌誘人上當,一個則從后伏擊。

    難怪他先前放出神識之時,便感覺此人識海之中還殘留著另一道氣息,附近還有一個伏擊者。

    他今天運氣倒是不錯,一來便遇上兩個試煉者。

    “還不出來?”童子目光一轉之間,聲音以靈力催發而出,威壓之下,神識四處搜索,欲將漏網的魚釣出。

    他神識掃蕩之下,很快似是發現了什么一般,轉過了頭來——

    恰在此時,‘咔咔’的聲響中,那被雷電之力所破壞的地面之上有寒意冉冉升起,頃刻之間便結為寒冰。

    焦黑的地面被鋪上冰霜,那冰晶往外飛速蔓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鋪出直徑約摸十數丈的巨大冰層!

    那冰層所在范圍恰好將那紫眸童子包裹在內,未等他反應過來,冰層之中‘嗖’的一聲躥出一條寒光閃爍的冰錐,從下往上飛刺而去。

    紫眸童子撇了撇嘴,發出一聲古怪的冷笑,接著身形一閃,頓時原地消失,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冰錐‘轟’聲穿破他原本所在位置,將其留下殘影拍裂。

    空氣中殘余的雷電之力擊打在冰錐之上,發出‘滋滋’不絕之聲,無數細下的冰屑如塵霧般飛落而下,那童子的身形從更高處出現,俯瞰著一側。

    他目光所到之處,宋青小的身影緩緩出現,與半空之中的紫眸童子對視了一眼。

    “看樣子竟然小看了你。”

    在感應到那兩撇細胡子的男人識海之中的靈力屬性之后,紫眸童子事實上就已經想到了宋青小這個人。

    只是在試煉空間的時候,她在紅發、黑狼真君及那最后出現的駝背大漢的強勢表現之下,顯得并不出眾。

    當時眾人拼比威壓之時,她更多的表現是自保而已,事實上在任務正式開啟之時,她還顯示出受那長手長腳的古怪老頭兒制挾的感覺。

    任務開啟之后,她便隨即‘逃’出試煉空間,包括紫眸童子在內,誰都認為當時若非青袍出面作梗,恐怕她會落到那老頭兒手里。

    誰都沒有想到,這樣一個被眾人誤認為是七大化嬰境試煉者中最弱的人,只不過是隱藏實力,扮豬吃老虎而已。

    就連紫眸童子都看走了眼,若非圖榜之上宋青小最先打開禁制,令紫眸童子心中有底,她先前一出手之下又曝露底細,宋青小真正的實力與自己相當,已經邁入化嬰境中階。

    但他對自己像是極為自信,哪怕已經得知宋青小真實修為,卻并未收斂半分,依舊狂態外露的樣子。

    宋青小并沒有理睬他的話,而是目光與他一對之后,隨即移了開來,落到了那跌落到遠處的男人身上。

    此人口中噴血不止,紫眸童子顯然也有把他當成誘餌,引上前來的意思,因此先前那一擊留有余力。

    但就算如此,他受傷也不輕。

    兇猛無匹的雷電靈力重創了他的肉身,使他半身損毀,哪怕未死,也成為半個廢人,難提靈力。

    這試煉場中兇險無比,他靈力一失,就算此時還活著,最終恐怕也難逃一死。

    大量雷電靈力仍未從他身上散去,憑他目前實力,根本無法完全驅除。

    雷電之力仍在破壞他的殘軀,讓他發出瀕臨死亡的喘息,宋青小的出現令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意味著兩大強者對決,他暫時保住了小命。

    這紫眸童子確實如她一開始猜測般的強大,甚至比她原本預料的要更強數倍,是個極為難纏的對手。

    她不由嘆了口氣,心中生出一個與那兩撇胡男人同樣的念頭,也不知自己是什么運氣,率先遇到一個才邁入化嬰境的修士,奪得了一件寶物,接著一放餌,魚倒是上了鉤,卻沒料到竟是如此一尾大魚。

    此時圖榜之上的標識再沒有變化,就連代表著青袍所在地的水潭都沒有再繼續喪失靈力,可想而知所有試煉者都已經出現。

    自己這會兒遇上的是十個試煉者中,除了自己之外的最強者,與他大戰之后,自己靈力肯定會有損耗,接下來如果再遇著其他人,便可能會有危機。

    宋青小皺了皺眉,心中衡量了一番,在拿不定主意是先逃還是先打的情況下,她不由自主的問道:

    “請問,你有沒有芥子空間呢?”

    屹立于云端之上,被風云雷電所簇擁的紫眸童子一聽這話,那張冷漠嚴肅的臉上竟出現一絲愕然之色,像是對她這句問話感到極為吃驚。

    只是片刻之間,他又恢復了面無表情的樣子:

    “要死之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廢話總是太多。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

    宋青小聽了他這話,便笑了笑:

    “我們實力相當,先跟你打風險太大。”她說到這里,看到那紫眸童子因她這話而眼中露出譏諷之色,顯然此人并不認為自己與他實力相當,哪怕他明知宋青小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

    她也不以為意,接著又道:

    “當然,如果你身上有點兒油水,情況就不同了。”

    她目前實力增漲得很快,但實則身家不多,窮困潦倒,身上戴的芥子空間,還是當初從那范江河身上搶來的。

    但隨著她家當的增多,很明顯范江河的芥子空間便不大夠用了,需要更大的空間去攢放物品。

    如果這紫眸童子有芥子空間這樣的奇物,證明此人家當不菲,這樣一來,自然便值得她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