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15章 在后

前方高能
     宋青小聽了他這話,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在這稱呼之上跟這老頭兒過多糾纏。

    那蚊仙人說完這話,那拖在他身下裝滿了血漿的巨大肚腹開始瘋狂的快速抖顫,在這抖顫之中,里面裝的血漿被他迅速吸收并化解,他那脹大至兩、三米長的肚腹頃刻之間便干癟了下去,化為如枯木般的褐色細長肚子來。

    蚊仙人吸收了這血漿,臉上飛快的閃過一抹病態的嫣紅,長長的打了一聲飽嗝,才睜開了那雙綠瑩瑩的雙目,轉動了一下頭顱,往宋青小看了過來。

    他的頭顱扭轉了約摸九十度,那目光瘮人,笑著時發出‘嗡嗡’的聲響,再配以他剛剛的殺人手段,給人一種既陰森又惡心的感覺。

    “你的獵物被我搶走了,你好像并不生氣啊。”他說話之時,嘴角數顆鰲牙微微探出嘴外,露出那漆黑的口腔。

    那兩撇胡男人受了重傷逃跑被他逮到,被他抓住之時,還特意發出呼叫。

    此人身上的傷勢是雷電之力造成,紫眸童子一死,其禁制靈力被冰雪標識所吸收,顯然是死在了宋青小的手上。

    再加上那兩撇胡男人身上有冰雪靈力殘留的波動,試煉空間中施展了冰系靈力的便唯有宋青小。

    顯然他口中呼叫的‘五號’,便是宋青小無疑了。

    蚊仙人當時便對宋青小身上的血肉之力覬覦非常,他修習的妖術與血液相關,化身之后是巨蚊的形狀,對于修士的血肉靈力是敏銳異常。

    無論是修士還是妖獸,修為越高,血肉、靈息的味道便越純,會散發出不同的味道。

    半妖之體的血肉較一般修士強,卻有一種腥氣,相反之下,宋青小身上的血肉味道卻帶著一種香醇至極的氣息,純粹且又強大,是那蚊仙人從未聞到過的味道。

    他在進入試煉空間的剎那,一聞到這氣味兒,便靈力沸騰,當下險些克制不住自己,現出本形。

    雖說不知道宋青小到底修習了什么秘術,會使血脈發生這樣的異變,但他本能卻知道,若是自己能將她血肉吸食一空,對自己來說必定是好處無窮。

    他當下既驚且喜,當下打定主意進了試煉場景之后,第一個便將宋青小吸空,卻沒料到那青袍多管閑事,臨時插手,

    導致宋青小溜之大吉,令那蚊仙人心中怨毒非常。

    沒料到從禁制世界出來之后,第一時間抓捕到了一個試煉者,卻給了自己這樣一個驚喜,餐前甜點一吃,飯后主食便上場。

    這蚊仙人是有意慢動手,故意將宋青小引來的,卻沒想到自己當著她的面將那兩撇胡男人吸干,她看起來卻十分鎮定,并不生氣的模樣。

    宋青小的目光轉了一下,落到那死掉的兩撇胡男人身上。

    他身體被吸空,僅剩一層半透明的殼,卡到了一堆茂密的翠竹之上,風一吹那薄弱的軀殼便發出微弱的聲響。

    “生氣?”她又將頭轉了回來,與那蚊仙人對望:

    “為什么要生氣?他干的很好。”

    本來此人就是一個魚餌,能釣出一個紫眸童子已經不錯了,卻沒料到臨死之前卻還能再釣出一個化嬰境修為的蚊仙人,對宋青小來說便純粹是屬于意外之喜了,當然沒必要生氣。

    “至于他的禁制靈力,”她又笑了笑,“你吸與我吸都一樣。”

    反正最后殺了這蚊仙人之后,都會回到她的手上。

    那蚊仙人聽了她的話,不由甕聲甕氣的大笑:

    “看樣子,青袍看走眼了。”

    試煉空間的時候,老頭兒本來想要第一個捕殺她,卻被當時青袍有意無意阻擋,蚊仙人便猜出二人之間估計是做出什么約定了。

    青袍此人與黑狼真君是舊識,且又言語之間劍撥弩張,可想而知兩人恐怕早有舊隙。

    他選擇拉攏宋青小,恐怕也是用心不良,應該是既看中她化嬰境的修為,又認為可以完全的掌握得了她。

    “沒想到,連那童子也死在了你手上,倒真為老夫除去一大勁敵了。”

    蚊仙人化身之后是巨蚊之身,此人不懼一般的攻擊手段,卻唯獨擔憂雷電、火系這兩種能克他的功法。

    紫眸童子一死,對他來說便像是去了一大天敵,自然是好事一樁。

    他的笑聲細碎卻極吵,仿佛是口腔之中有無數觸手在顫動之后發出的聲響,配上他‘嗡嗡’扇動的翅膀,形成一種令人十分煩躁的音效。

    宋青小聽他這一笑,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皺:

    “吵死了。”

    她說話的功夫間,手掌一拂,靈力一拍,溫度陡降,‘嗖’的聲響中,靈力化為一排冰刃往那那蚊仙人的方向飛刺而去。

    但那冰刃未到,蚊仙人已經不知蹤,數排冰刃‘轟’的落在后方的一排翠竹之上,靈力將約碗口粗的翠竹群攔腰斬斷,釘入地面之中。

    竹面的斷口之上結出冰霜,片刻之間便將那斷竹的口封住。

    靈力涌動之間,之前消失的蚊仙人出現在那斷竹上方,隨著翠竹的晃擺而輕輕搖動。

    這一次他再出現時,體形比先前小了十來倍的模樣,以數條長足抓握住那翠竹斷口,他低頭嗅了嗅那冰霜,露出垂涎之色。

    此人身法詭異,與‘前’字令有異曲同功之妙,他躲藏之時,宋青小放出的神識竟半點兒沒有察覺到他是如何躲閃的。

    只是從這蚊仙人此時身形看來,他所修功法應該可以任意變大縮小,變幻自如。

    她心念一動,隨即以指尖一點,靈力迅速結出冰晶,化為一頭巨鷹。

    那鷹雙翅一扇,便扇出一股寒流,發出一聲呼嘯,往那蚊仙人飛撲而去。

    這化形之術先前她在與紫眸童子大戰之時也用過,那巨鷹威風凜冽,蚊仙人卻不為所動,只是發出‘嘿嘿’的難聽笑聲:

    “就憑這,也想殺我?”

    那冰鷹‘轟’的一聲飛至,撞上他的身體,卻僅剩一絲殘影被沖散開來,斷竹發出‘咔咔’的凍結之聲,迅速被鍍上一層淡藍之色。

    “那童子如此無用,就是被你以這樣的招式殺死的?”

    蚊仙人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但他的聲音卻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那巨鷹感應到宋青小的心念,再次往聲音來源的方向飛撲而去,只是那邊殘影還未散,蚊仙人帶著笑意的猥瑣臉龐還未消失,另一邊左側半空上方竟再次出現了他的身影來。

    “你的靈力已經消耗不少了吧?”他仍在笑著,那聲音像是極強的干擾,說完這話,與之相對的右側也出現了他的影子,同時那張漆黑巨口還在一開一合:

    “還能御使這靈力化形多久?”

    隨著他的說話之聲,四周竟陸陸續續的出現了十來個蚊仙人之多,密布于半空之中。

    扇動翅膀的聲響、他的說話聲交織成一股巨大的‘嗡嗡’聲浪,從四面八方傳來,侵入識海,攪得人心煩意亂,惡心欲吐。

    且他的身影還在逐漸的增多,那股聲浪便更大,化為重重壓力,壓迫著宋青小放出的神識。

    神識受到影響,那被她化形而出的冰鷹一下都顯得遲鈍了許多,飛行的動作慢了些許,龐大的身形晃了晃。

    “何必掙扎呢?早死晚死也會死——”

    ‘嗡嗡嗡!’

    巨大的嘈雜聲下,蚊仙人的聲音再次響起,這音浪之下,那搖搖晃晃飛著的冰鷹終于承受不住這股壓力,身體表面先是發出‘咔嚓’的一聲脆裂聲響。

    這便如同一個信號般,緊接著那冰鷹身體‘轟’的一下碎裂開來,發出一聲哀鳴之聲,化為無數碎冰渣灑落。

    “嘿嘿嘿嘿——”蚊仙人見此情景,不由放聲大笑,那笑聲的魔力較之先前更強了數分。

    宋青小只覺得耳膜之內都是他的獰笑,看樣子此人攻擊方式應該是以某種神識的攻擊方式相似,利用其聲浪特色,攻擊識海。

    只是令她感到有些詫異的,是他隱藏行蹤的方式。

    此時以她為中心,方圓數十米之內,盡是大大小小的蚊仙人,每個蚊仙人都在同時張口發出聲音。

    照理來說,這應該是屬于神識攻擊的一種方式,以神識干擾的方式令人出現錯覺,當初她在楚可復仇的試煉世界時,被困在電梯之內時,楚可腹中未出世的鬼子也以啼哭的方式造成精神幻覺,令得當時電梯內的三個試煉者‘看’到了鋪天蓋地的鬼嬰爬出。

    不過蚊仙人的手段顯然較楚可母子不知高明多少倍了,UU看書.uukanshu.com 宋青小的神識掃蕩之下,竟發現他每個幻影之中,都有他氣息的存留。

    也就是說,這些蚊仙人并非完全的真正幻覺。

    宋青小眼中閃過一道異色,接著‘前’字令下,身形如鬼魅般消失,突然出現在半空之中一只咧嘴大笑的巨蚊之后。

    她掌心一抓,將那蚊仙人翅膀拽中,用力一捏之下,靈力吐出,眨眼之間掌心之中結出一團寒冰。

    但那冰成之后,里面卻空空如也,并沒有見到蚊仙人的身影,在她抓住那蚊仙人之時,便感覺到那蚊仙人的氣息頃刻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竟然速度如此之快。”

    她輕聲呢喃了一句,那圍在四周的蚊仙人便又‘嘿嘿’的笑起來了。

    成百上千的大小蚊仙人一笑,聲浪直刺識海,宋青小以神識將識海封住,‘嗡嗡’聲里,數頭巨蚊飛將而來,以包抄的形式,將她圍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