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18章 守株

前方高能
     事已至此,再郁悶也是無用。

    追擊蚊仙人的代價太大,且冒進之后容易出事。

    宋青小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目光落到了自己手上抓著的那數條從蚊仙人身上扯下來的巨腿之上,靈力一涌,須臾之間那數條長腿便化為堅冰,隨著她用手一捏——

    ‘哐鐺’破冰聲中,那凍成冰的長腿頓時應聲而碎,化為塵粉,風一吹便四散開來。

    她彈了彈自己的衣裳,又轉了轉頭,被削斷的竹林處還卡著那兩撇胡男人被吸成空殼的尸身。

    但先前大戰靈力的沖擊之下,那空殼如泄了氣的皮球般已經變形,被粘黏在凍成冰的竹林之上。

    雖說賠上了兩撇胡男人這個禁制靈力之源,又喪失了蚊仙人這個龐大的禁制,但這個方向接連兩次發生大戰,必定會引起其他離開禁制世界的試煉者矚目的。

    兩撇胡男人臨死之前的放聲大喊,被驚動的未必只有她一人,興許還有其他人。

    這會兒她只需要守株待兔,調養靈息,總會有急于想完成任務,又自恃實力超群的人趕來的。

    想到這里,宋青小當即選了個方向,身形一閃之間,很快也跟著消失在原地。

    隨著她身影消失,竹林之中很快恢復了原本的靜謐。

    約數分鐘后,竹林之內原本平靜的靈息再次一涌,一道青影一閃之際,青袍男人的身影很快出現在林間。

    他一現身之后,似是感應到了不對勁兒,當即目光往四周一轉,很快便發現了大戰之后殘留的痕跡。

    被削斷的竹林切口處的冰晶還未化去,有一團什么東西被卡在斷竹之間,隨著微風吹過,發出‘喀喀喀’的擺動聲。

    青袍將手一張,靈力一吸,大量水氣在他掌心之中聚集,化為一股小型龍卷風。

    那原本卡在斷竹之間的東西便在這股風力卷襲之下被撥了出來,‘嗖’的一聲往他的方向飛去,被他一把抓在了手里。

    “咦?”

    兩撇胡男人雖說被蚊仙人吸干,

    使他軀殼變形,但從其身上的衣物及靈力的殘留,還是令那青袍很快辨認出這男人的身份。

    他眼珠一轉之際,將這空殼用力握緊,發出‘喀喀’之聲,接著鼻尖一動,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突然張口喚道:

    “五號,你出來吧,別躲了。”

    他像是極為篤定宋青小就在這附近,“我知道你就在這。”

    回應他的,是一片詭異的安靜,他轉動頭顱:

    “你是不是受傷了?不用擔憂,我們是盟友嘛,應該相互合作。”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帶著一種誘哄時的感覺:“出來吧--”

    “在試煉空間時,我幫你擋了那個古怪老頭兒,你記得吧?我不會傷害你的。”

    “出來吧——”

    青袍的聲音如輕聲的呢喃,隨著他一開口,一股風憑空卷起,將他的聲音送往四周,在竹林之間穿梭,更顯柔和。

    一時之間,竹林之內全是他的輕聲誘哄,回音重重。

    這些回音便如他的耳目,將竹林的每個角落遍布,令這里的每個響動都逃不過他的關注。

    同時他還在轉頭,四處搜索。

    正在這個時候,竹林的某一角處,聲音像是受到了一道神識的阻礙,一道清冷的女聲響了起來:

    “真的嗎?”

    那聲音是從他后方傳來的,青袍眼中飛快閃過一絲喜色,隨即轉過了頭時,這絲喜意已經被他強行壓下去了。

    宋青小果然出現在離他約摸十來米開外的地方,與在試煉空間時相較,她像是換了身衣服。

    但這衣裳接連經歷數場戰斗,又被蚊仙人先前的巨喙刺破,看起來破損不堪,上面沾染了一些黑紅色的新鮮血液,散發出一股股濃烈的腥臭,不知是不是因為先前的大戰中受了傷的緣故。

    從她的氣息看不出她的傷勢,但從她外形及她躲避的謹慎態度,青袍便猜她恐怕是受損嚴重了。

    “當然。”

    他忍下心中的驚喜,試探著往前邁了一步,“我們是盟友,在試煉空間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了。”

    青袍這一步邁出去,便見宋青小如受驚的兔子一般,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這個躲閃的態度不似作偽,他抿了抿嘴角,繼續安撫:

    “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否則在試煉空間時,我何必替你擋那老頭兒一下,令你有機會可以安全脫身呢?”

    宋青小目光閃了閃,似是聽了他這話,心中稍微感到踏實了些,臉上警惕的神色有所松動。

    青袍見此情景,又試探著往前走了一步,這一次他發現,宋青小并沒有再往后退了,但神情間仍有些掙扎之色,顯然是在糾結相不相信他的話。

    他將聲音放得更柔,繼續開口:

    “我們還是照一開始的計劃,先行合作,聯手先將其他人淘汰之后,如何?”他的雙目緊盯著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妖冶之色:

    “那修煉了豹系妖血的二號原本是不是你的獵物?卻被人奪了個先機呢?”

    他循循誘哄,宋青小被他一番話說得心防微松,像是因他的話想起了之前的情景,又不由自主的因他的話而后退了一大步。

    “別緊張,別緊張!”她這樣的態度才顯得更為真實,令那青袍更是篤定自己的猜測:

    “你身上的傷,是不是也是這個人所為的?”他雙眼緊盯著她,站在原地未動:

    “這個人是誰?是那古怪的老頭兒,還是那最晚到的十號駝背男人呢?”

    “是那老頭兒!”

    宋青小聽他這話,仿佛終于忍不住了,憤恨開口:

    “是那老頭兒搶走了我的獵物。”

    “唉!”青袍像是頗為遺憾又有些同情的樣子,搖了搖頭:

    “看來此人趁你與那童子大戰之后靈力有所消耗,撿了個便宜,還將你傷了。”

    隨著他的話,宋青小也像是露出幾分不甘之色,青袍才似是若無其事一般,又往前走了數步。

    這一下他再靠近時,宋青小便不再像之前一般抗拒了,而像是對他信任了許多。

    “幸虧你身懷秘法,沒讓他得逞,反倒能將這人逼走,應該付出不少代價吧?”

    他問了一聲,這話一說出口,宋青小的表情又變了,并再次想往后退,青袍忙不迭的伸手道:

    “別擔憂,我不是想要打探你的實力,只是關心你罷了。”他停了片刻,“那么此人往哪個方向逃走了,你知道嗎?我們可以合二人之力,一起追擊他,如何?”

    青袍的話像是將宋青小心底最后的一絲隱憂也打消了,她躊躇著沒開口,但神情卻松懈了許多。

    “別擔憂,”他又往前一邁,這一次的步伐含著靈力,頃刻之間便將二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閃電般出現在宋青小面前,伸手往她搭來:

    “我不會傷害你的……”

    他這次的話音未落,先前還一臉警惕、焦躁的宋青小頓時神色一變,那本來小心翼翼的語調也跟著變了:

    “哦?可是我會傷害你啊。”

    她的話音不疾不徐,甚至帶著一絲似調侃般的感覺。

    青袍一聽這話,頓時神色一變,正欲躲閃間,卻只聽地面之上‘咔咔’的結冰之聲響了起來,那冰晶化形為一股繩索,‘嗖’的一下纏到他腳踝之上,將他雙足制住!

    “你……”

    他憤怒之下用力掙扎,卻發現那冰索之上靈力充沛,憑他實力,竟一時之間掙扎不脫。

    “你沒有受傷。”

    這靈息之強,至少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了。

    青袍面色慘白,幾乎維持不住鎮定了,眼珠亂轉之間,顯然是在想著脫身之策。

    她先前一番裝腔作勢,是在故意示弱,引自己上勾,可恨他竟沒料到,被她騙了個正著!

    以為抓到了一只落單的獵物,卻沒料到自己反倒才是她的獵物。

    “是的。”

    宋青小老老實實的道,“憑那老頭兒的實力,還傷不了我。”

    她已經升入化嬰境中階,卻不知修了什么秘法,不止那修了雷電屬性靈力的紫眸童子死在她手上,就連那先前視她為獵物的古怪老頭兒都沒在她手上落得好處。

    先前青袍還以為她是施展秘法逃亡,避過了那古怪老頭兒追殺。

    但這會兒她氣息飽滿,靈息強大,從其說話的聲音聽來,她根本不像是受了重傷,那么她身上的血跡,便極有可能是古怪老頭兒的了!

    斬殺了一個強大的雷電系修行者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還能逼得另一個化嬰境強者逃跑,青袍一想到此處,面色疾變,當即顧不得許多,放聲大喊道;

    “真君,您還在等什么呢?”

    宋青小聽了他這喊話,不由微微一笑:

    “終于不演了?”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她這話沒頭沒腦,但卻令青袍身體顫抖,那雙眼珠滴溜溜的亂轉,額上沁出細密的汗珠。

    “你一來之后,聲音中便含著媚術,以神識覆蓋其中,搜索我的影蹤。”

    雖說她修的秘法了得,對于青袍模仿得維妙維肖,不止是外表、聲音、神態都別無二致,就連水系的功法都盡量模仿了,但她修練的功法之中所帶的媚意卻是青袍所沒有的。

    十個試煉者中,修行了媚術的,便令宋青小當即想到那神態嬌媚的狐尾女修。

    “你不幸的是碰上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