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21章 時機

前方高能
     心慈手軟之輩,墳頭的草恐怕都齊人高了,哪會活到如今?

    “大師手上的血腥,”青袍怒火攻心,冷笑道:

    “恐怕這通天之河的水都洗不透,又何苦裝模作樣,明人面前還說暗話呢?”

    端坐于蓮臺正中的佛修聽了他這冷嘲熱諷,眉梢也不動,只如沒聽到一般,只是正義凜然的大聲吟唱了句:

    “阿彌陀佛!”

    “我阿你媽個頭!”

    這佛修軟硬不吃,青袍久攻不下,苦勸又不見效果,此時積累的焦急、怒火、怨毒化為濃濃的殺機:

    “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尋死,我就送你去地獄!”

    話音一落間,他懷揣在袖口中的雙掌一抬,露出兩只如枯爪般的手。

    那手掌已經變形,指關節極粗,約如兩個爪子似的,上面布滿一片片青色的鱗甲,指甲長出四、五寸的長度,在佛光映照之下,青鱗閃爍著陰森可怖的光澤。

    此時青袍將手一揚,那在地面流淌的水流便如受到召引般,‘嘩’的一聲憑空上向涌起,竄向半空之中。

    那浪頭化為一只猙獰異常的巨大龍頭,水光的波紋之上出現片片鱗甲,頃刻之間,那水柱便化為一頭長約二、三十米的巨龍,在半空一轉身體之后,發出一聲悠長的咆哮,調頭往佛修的方向疾撲!

    那通天之河的水受這水龍影響,開始劇烈波動,‘轟隆’卷起數米高的浪頭。

    疾風之下,那巨大的荷蓮隨著波浪而擺動。

    面對張牙舞爪撲來的水龍,端坐于荷蓮之上的佛修神情鎮定,臉上并沒有露出畏懼之色。

    “阿彌陀佛!”隨著他將佛號一唱出,這句秘語之中如蘊含了無上的力量,將他身下端坐的蓮臺驅動。

    那荷蓮之上突然冒出陣陣金光,一陣沁人心脾的淡淡荷香溢了開來,原本已經盛開的蓮荷之下,竟又緩緩的結出一瓣粉色蓮瓣。

    這蓮瓣一結出,那原本被水波帶動著劇烈晃動的巨大荷蓮頓時又開始穩固,

    無論水浪之威如何浩大,卻巍然不動。

    荷蓮之上光芒更盛,香氣之下,那蓮身之上化出一點點粉色的光暈,往四周開始傳播,所到之處香氣飄飄,水面之上又結出一張又一張的寬大荷葉,瞬間便又將河水覆蓋大半了!

    如此一來,水勢雖兇,但卻受制于荷蓮之下,那水龍帶起的波濤,迅速又被鎮住。

    而另一廂,半空之中的水龍已經調轉回頭,張牙舞爪撲至佛修面前,長吟之中,巨口猛張,欲將那端坐在荷葉之中的修佛一口吞入嘴中!

    但正在此時,那數瓣盛放的蓮花卻迅速合攏,形成一個巨大的半透明粉色花苞,將那佛修包裹其中。

    水龍的巨口撕咬上去時,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兩股力量狠狠碰撞,花苞之上光芒盛放,靈力反噬之間化為一股疾猛的颶風,‘嗡’的往外擴彈反沖!

    那正欲張爪撕裂荷蓮的水龍首當其中,被兩股反噬的力量所擊中,當即嘴中發出一聲哀鳴,以靈力所化形而出的巨大身軀竟被擊碎開來,化為滿天雨珠,‘嘩嘩’灑落。

    靈力風暴絞殺之下,池面的荷葉被撕裂,化為淡綠的靈力光珠,河面被狠狠攪動,形成漩渦,余韻外蕩,竟逼得屹立在浪頭之上的青袍都隨著風浪后退出十米開外了!

    但反彈至山脈方向的靈力,卻在靠近那佛修所在的位置時,‘轟’的一聲被那金光擋住。

    兩大化嬰境強者交手之下,青袍全力一擊,如此聲勢浩大的動靜下,那荷蓮卻如在水中生根一般,動也未動。

    青袍疾速后退,重新站穩了腳跟之后,看到這一幕時,頓時臉色又比之前更陰沉些了。

    滿天雨點打落在荷苞之上,發出‘沙沙’的聲響,大量水珠從荷蓮之上滑落。

    水龍被擊散形后,那合攏的花苞才又重新緩緩盛放,露出端坐于其中閉著眼睛,神態詳和的佛修,此人身上衣著干凈,先前青袍的全力一擊,竟連水珠都未將他沾染上半滴。

    一個即將踏入化嬰境巔峰期的強者,竟不能奈何一個才踏入化嬰境的修行者,這對青袍來說,簡直如同一個奇恥大辱。

    “好,好,好!”

    他陰聲一連說了三個‘好’字,顯然已經氣到極點了。

    但越是憤怒,青袍卻反倒不再像之前一樣殺氣外露,反倒情緒看起來平和了許多。

    只是其眼神深沉,像是醞釀著即將來臨的風暴,他平靜的道:

    “你打定主意守在此處,要壞我的好事了。”對他提出的建議不為所動,“看樣子,應該是已經找到你的封神之道了。”

    青袍這話一說出口,那先前還神情自若的佛修眼皮微微一跳,本能的眼皮睜開了一條縫隙,看來青袍說的話,這一次擊中了他內心深處,令其不能維持平和的面容。

    不過只須臾之間,那佛修便將這絲神情隱下去了,又恢復了之前悲天憫人的神色。

    但青袍是何等人物,佛修的這一絲神色的異變哪怕只是轉瞬即逝,卻依舊被他看在眼中。

    他那一刻靈力的波動,也讓修為達到化嬰境中階大圓滿的青袍摸到了他此時恐怕未必是如此的胸有成竹。

    先前數輪攻擊之下,此人恐怕也消耗不淺,但因其身下所端坐的那方蓮臺不知是何寶物,品階不在一般上品法寶之下,甚至有可能已經達到了靈寶級別,這才踏入化嬰境的佛修才有可能仗著這靈寶的緣故,硬生生將自己的攻擊扛住。

    想通了這一點后,青袍轉怒為喜:

    “難怪不肯跟我合作,看來你的封神之道,便是‘救世’了。”

    佛修渡世、救人,而他的封神之道是以水彌漫試煉之境,使得這個世界回歸本源之中,與此人的任務背道而馳,難免便要發生沖突。

    那佛修神色一變間,青袍雙臂一舉——

    ‘吼!’

    一道似獸非獸的吼叫聲從他喉中發出,隨著這震耳欲聾的吼叫聲響起,青袍雙臂一舉,一股青光從他身上彌漫開來,靈力暴漲之下,此人身形開始急劇變大,‘嘶啦’的響聲里,身上的衣物撕裂,化為齏粉落入水中。

    呼嘯的風響聲將其包裹,頃刻之間,一道青影從那盤旋的風暴之中飛躥而起,被風托著直達天際。

    ‘嘩啦啦——’

    在那靈力的引召之下,通天之河涌出的水流不由流得更急,發出聲響,激起十來米高的浪頭。

    原本便陰暗的天空在青袍靈力波動的影響下,更顯深暗了。

    ‘吼’!

    那青影一飛躥至天際,圍繞在那與天相接的河水一側,在水簾之中穿梭,速度快如閃電,僅留下片片殘影。

    隨著青影一動,那聚集而來的水云似是受其感召,天河之水的波紋竟又往外擴,水勢比起之前又大了許多。

    下方荷臺之上的佛修神色一變,終于維持不住鎮定的神色了。

    與這樣一個半步化嬰境巔峰實力的強者大戰,其實他全憑的是寶物的威力支撐罷了。

    他身下所坐的蓮荷乃是一件防御力驚人的靈寶,但御使這件寶物抵擋青袍攻擊所消耗的靈力自然也是極為可怕的。

    此時青袍現出妖身,可見其已經不愿意再拖了。

    那佛修的目光先是往遠處看去,黃塵滾滾之下,天際的紅云挾卷著熱浪在往這邊移動,迅速蠶食著黑暗,即將把這半片天壁吞沒。

    事實上不止是青袍心急如焚,這佛修看似鎮定,其實心中也異常忐忑。

    正如青袍所猜測的一般,他的任務,便是濟世,青袍、紅發兩人的任務目標都十分明顯,只要阻止其中之一,救世成功,他便算是功德圓滿,上榜封神,到時便可任務完成,離開這個試煉空間之中。

    不止是青袍欲殺他而后快,實則這佛修也恨不能將青袍立時便斬殺了。

    可惜就算是有靈寶相助,二人之間實力相差也實在太過懸殊,導致二人相互對戰至今,誰也不能將誰奈何,任務一下陷入膠著。

    若是紅發大漢一旦趕到,情況不止是對青袍不利,對他來說也大大不利了。

    他的任務被青袍看破,是與這二人相對立的,一旦這兩人因此而聯手,到時縱然他寶物威力無邊,可對付一人都十分艱難的情況下,更別提同時對付兩人,到時便是他的死期了!

    想到此處,那佛修收回目光,又仰頭去望頭頂。

    頭頂之上風云攢動,青色的影子在云雨之間穿梭,發出陣陣震耳欲聾的鳴吼,青袍像是在積攢著力量,等待一擊即破!

    那佛修神情凝肅,站了起身來,終于也決定奮力一搏。

    他雙手一搓,‘叮’的脆響聲中,金光一閃,一個小巧的物件在他掌心之中出現。

    那東西一旦出現,便迎風而展,頃刻之間化為一根高約兩米的巨大金幡。

    這金幡四角懸掛鈴鐺,出現之后便急速晃動,發同‘鐺鐺’急響之聲。

    聲音一傳出來,那籠罩在荷蓮上方的金芒更是大作,色澤比之前還要濃郁數分的模樣。

    看來青袍之前留了一手不說,就連這佛修竟也留了一手。

    盤旋在天際的那青影動作一頓,長尾隱入云層之中,半晌之后突然一聲厲吼從頭頂傳揚開來!

    聲音響遏云霄,竟引發‘轟隆隆’的雷霆響動,接著嘯聲一止,頓時山脈四周又靜得可怖,那‘嘩嘩’的流水聲都仿佛弱了幾分。

    但一股凌厲至極的氣勢卻從天布蓋而下,強大的靈力化為勁風,吹得那金色幡蓋四角鈴鐺‘叮叮’作響。

    ‘吼——’

    片刻之間,一只碩大青色龍頭從云層之巔顯出其猙獰面目!

    這青袍的妖身,竟然也是龍!

    那青龍一出現,水云被迅速攪了個天翻地覆,水、云轉動之間,形成一個奇大無比的混沌漩渦,推送著青龍往下疾沖!

    通天之河中的滔滔之水被青龍所吸引,‘嗖’的一聲冒出數條水柱往上躥起,那身在天際的青龍一見水柱上涌,突然咆哮一聲張開巨口,將這些水流盡數吸入其腹中。

    青袍還未攻擊,卻已經顯出聲勢之浩大了。

    靈力絞殺之間,將荷蓮之上散發出的金光一再逼緊、剿縮。

    金幡之上的四個金鈴響聲越發急促,那雙手合十的佛修臉色泛白,光頭之上已經出現汗珠,神情也更為凝重。

    青龍將水柱一吸入腹中,又俯沖下數十丈后,突然身形一頓,沖著荷蓮方向發出一聲怒吼!

    吼叫聲中,那巨口之內沖出一股巨大水柱!

    荷蓮的花瓣迅速合攏,下一瞬水柱‘轟’的一聲擊中到那荷蓮之上。

    先前在水龍攻擊之下穩如泰山的蓮臺,此時在水柱攻擊之下,卻開始拼命晃動!

    荷瓣之上發出瑩瑩的粉光,大量塵瓣化為光霧散了開來,原本直徑長達數米的荷蓮承受了這一擊后,竟一下縮小了數倍之多!

    隨著荷瓣被撼動,力量透過這靈寶直達水底,通天之河的水底如燒開的鍋爐,發出‘咕嚕嚕’的巨大氣泡,沖擊著這蓮臺瘋狂搖動!

    那蓮臺之中的佛修擋下了這一擊,卻表現并不像之前一樣輕松,他臉色泛金,一股血絲從他嘴角溢出。

    “哈哈哈哈哈——”

    青龍的口中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大笑聲,他雖說一擊未能將這佛修擊敗,卻終于將這靈寶撼動,“你擋得住這一擊,還能擋得住我下一擊嗎?”

    那青龍口吐人言,話音一落,大如銅鑼的青幽幽的雙眼一瞪,接著伸出一雙長爪,往那蓮臺徑直抓來!

    佛修將牙關一咬,嘴中念念有詞,原本屹立在他面前的那支金色靈幡隨著他的秘語而動。

    ‘叮叮叮’的鈴響聲中,一個巨大的金色羅漢影子在他身后浮出。

    隨著那鈴聲越急,那羅漢緩緩將雙目睜開,氣勢攝人至極,接著張開一只蒲扇般的巨掌,往那青龍迎了上去!

    “你……”青袍原本以為已經穩操勝券,卻沒想到這區區化嬰境的修士,手中的寶物竟這樣多。

    那金影羅漢高達十丈,巍峨如山,出現在佛修上空,散發出極為懾人的氣勢。

    青龍話音未落,那巨掌已經抓了上來,帶著無法匹敵的力量,‘轟’的一聲將青龍一爪之力全部接住!

    兩股靈力相碰撞的瞬間,布散開來的氣勢令那金色羅漢的身影一晃,但隨著‘叮叮’的鈴響之聲,羅漢身影又迅速穩住,且掌上力量加強,硬生生將向下撲的青龍往上用力一托!

    “不可能!”青龍只感覺身不由被硬托著向上升了十來米,怒吼聲中,那佛修低垂著頭,又吟唱出數句秘咒。

    ‘叮叮叮——’

    金幡之上鈴聲一換,那金色羅漢之后,竟又疊出一個怒目金剛,那金剛手持金杵,一旦抬頭,口中發出一聲怒喝:

    “佛!”

    喝聲之中,那金剛手持金杵,往青龍用力擊打而來!

    這金剛高約數十丈,這一杵之力非同小可,泛濫的河水被這一杵力量劃開,顯出河心地底之處。

    青龍驚恐交加之間,龐大的身體被那羅漢疊住,已經來不及躲閃了,唯有硬著頭皮準備硬扛這一擊了。

    但青袍此人精明無比,他已經看出,憑借佛修此人,壓根兒施展不出如此聲勢浩大的招數,這羅漢、金剛的出現都與那金幡有關,顯然是這件法寶召出的這兩大殺神幻影了。

    他將渾身力量集于頭頂之上,不敢再惜守自己體內的靈力,靈力傾囊而出,化為層層護甲將他全身要害擋住。

    同時他嘴巴一張,一只約如拳頭大、散發著幽幽青綠色光芒的珠子從其口中飛出。

    這珠子一飛出來,當即將河水號召動。

    從橫斷山脈涌出的水流、河面及云層之巔落下的水形成天空、山壁、地面三股不同的水柱,往那珠子的方向奔涌而去,頃刻之間繞盤成一團,形成一片旋轉的巨大水幕,擋在了那青龍前側!

    那水幕堪堪成形,金杵已經帶著雷霆之勢用力搗下!

    ‘轟!轟!轟!’

    如山崩地裂,水幕只擋了片刻,便隨即破碎開來,那金杵聲勢稍微一滯,隨即‘砰’的一聲擊打到青龍頭上!

    “啊——”

    金光迸射之間,青龍口中發出一聲慘呼,接著青色鱗片、血液隨水波飛濺,如暴雨般灑落,同時一條青色長尾則悄無聲息橫掃而至。

    那佛修正全神貫注施展金幡,在金剛以杵擊中青龍的剎那,佛修眼中殺機稍縱即逝,嘴角一揚,正露出喜色,便聽到風響之聲,驚慌一看間,便見一條長尾橫掃而來,接著‘砰’的一聲將那荷蓮擊中!

    佛修一心二用,UU看書 .uukanshu 此時操作金幡連召兩大佛門真影現世擊敵,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此時再見長尾擺來,臉上的喜意未褪,但眼中已經露出駭然之色,慌忙之間那蓮瓣尚未合攏,便被青龍之尾擊中。

    巨響聲中,那荷蓮之上靈光勉強一閃,接著‘轟’的一聲盛放的花瓣化為粉光散了開來,巨大的蓮臺飛速閉合縮小。

    被這龍尾掃到,那佛修口中也與青龍一般發出慘叫之聲,金幡之上的光芒迅速減弱,飛速旋轉的金鈴一下停止擺動,出現的兩尊佛影隨著那鈴響聲一滯便隨即化為靈光消失,蓮臺帶著這佛修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轟’的一聲撞擊到遠處的山脈之上,才‘砰’的一聲重新摔落進水中!

    那青龍的腦袋被擊出一個巨大的窟窿,血液橫流,慘呼之間重新化為人形,立在再次合并的河面之上,被浪頭將身體托住。

    宋青小出現之時,正是這兩人剛惡戰,各自負傷之后。

    天時、地利、人和,她全占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