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22章 聯手

前方高能
     靈力波動的剎那,青袍與佛修兩人不約而同的轉頭,目光當即與宋青小望了個正著。

    這一望之下,三人都愣了片刻。

    宋青小自己都沒料到自己來得恰是時候,這會兒靈力紊亂,青袍、佛修二人看樣子正是剛經歷過大戰,帶來的靈力波動尚未平息。

    通天之河的水浪拍打出十來米高的浪頭,發出‘轟隆’巨響,二人都像是已經負了傷,各自占據一角。

    青袍血流滿面,那佛修則是踩在一朵蓮荷之上,身體隨著水波而劇烈晃動,吐出的血將衣襟濕透,看樣子像是難分勝負。

    她的目光與二人碰觸之間,兩人瞳孔緊緊一縮,三人還未做出其他反應,她的注意力很快便被浮在半空之中的一粒珠子所吸引住了。

    那是一粒如拳頭大小的丹珠,通體散發著瑩潤的光澤,被濃郁的水系靈力托浮著,一股強大的靈力從那珠子之中散出——

    幾乎是瞬間,宋青小便認出了這是一粒妖丹,與她在禁制世界時,斬殺了那四翅巨型蜈蚣所得的妖丹相似。

    不同的是,這妖丹的氣息透著蛟龍之力,她曾在惡魔島與險些進化至蛟龍級的蛟蛇作戰過,對這氣息十分熟悉,絕不會認錯。

    那粒蛟龍的妖丹從氣息、大小及品相看來,比禁制世界之中的巨型蜈蚣還要強上數分,至少是屬于七階以上妖獸的內丹了。

    但那妖丹似是遭人煉化過,上面的蛟龍之力已經頗為微弱。

    宋青小一見此丹,眼睛隨即一亮,還未動手,一股幽幽的香氣便鉆入她鼻腔之中。

    那香氣馥雅恬淡,一被她吸入,識海之中與她心意相通的混沌青燈便微微一動。

    青燈之上的燈焰閃了閃,青燈本體傳來一股悸動,像是被這香氣所引誘。

    這混沌青燈已經是通天的靈寶,本身靈性十足,此時能因這香氣而動,恐怕這香氣來源絕非凡物。

    她稍微頓了片刻,這一耽擱之間,便見青袍將嘴一張,那蛟丹‘嗖’的一聲化為一道青影,速度奇快的鉆入他口中消失不見了。

    宋青小先是神色一冷,

    隨即又恢復如常。

    反正青袍必死,這妖丹遲早都是她的,暫且便由他保管片刻。

    她的目光落到那佛修身上,這佛修明明才剛剛進入化嬰之境,卻能與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巔峰修為的青袍難分伯仲,除了其功法了得之外,恐怕此人還有極為厲害的法寶在手。

    那佛修身下踩著一朵盛開的蓮荷,她先前聞到的香氣,便是那荷蓮之上發出。

    滔滔河水之上,那荷蓮大如盆,散發著淡淡光澤,一股精純至極的混沌靈力從那蓮身上散發出來,與混沌青燈的本源靈力隱隱相似。

    “五號,你來得正好!”

    青袍將那蛟丹一吞之后,氣色比起方才像是好了許多。

    他目光一閃,將看到宋青小出現之時眼中出現的那抹驚駭、懊悔與不安強行壓下,換成狂喜之色:

    “來助我一臂之力,將這禿頭收拾了!”

    “不要聽他的話!”那佛修此時也急忙開口,“此人的任務就是打破山脈,將通天之河的水放出。”

    他語氣急促,像是深恐宋青小被青袍說動:

    “一旦通天河的水沒有約束,到時此地被淹沒,我們都會死在此處!小僧是阻止他的,施主也應該跟我聯手。”

    “放屁!”青袍見他壞自己好事,頓時‘呸’了一聲,“你這禿僧面目丑陋,滿嘴仁義道德!”

    他此時對這佛修恨之入骨,與他說話時都咬牙切齒的,這會兒青袍只悔沒在任務開啟之時便搶先將這佛修殺死,否則哪會留下這個禍患,導致自己被其纏住。

    “你之所以想要阻止我,無非也是為了自己的任務。”說到這里,青袍又轉頭對宋青小道:

    “我們有言在先,已經說好先行合作,在試煉空間的時候,我還曾替你擋過一劫,五號,你不會忘了吧?”

    “當然沒有。”宋青小深深看了青袍一眼,才道:

    “我一直都記著。”

    “這禿頭有兩件至寶,殺了他后我們瓜分,至于任務,我們先聯手,將其他人排除之后,再行決擇,如何?”

    青袍聽她這樣一說,像是大大的松了口氣,忙不迭的提出建議。

    宋青小這會兒心中已經打定主意要將所有寶物收入囊中,但面上卻不顯聲色,只是點了點頭。

    見如此輕易便將她說服聯手,青袍眼中飛快閃過一絲亮色。

    而那佛修面色大變,隨即盤腿一坐,嘴中念念有詞,數道秘令從他口中念出,身上隨即靈力狂涌。

    隨著他身上靈力的散出,他身下所盤坐的荷蓮之上光芒大作,那荷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增大,頃刻之間便重新化為直徑長達三、四米的巨大蓮荷。

    蓮瓣層層疊疊,將那和尚包裹其中。

    無數粉色光暈從那蓮荷之上飛散開來,所到之處化為一團團碧綠的蓮葉,均勻的鋪蓋在那佛修四周。

    見到這寶物發動的剎那,宋青小頓時便明白這佛修之所以選擇青袍下手的緣故。

    青袍此人靈力屬性是水,而蓮傍水而生,青袍的屬性對那佛修來說,正如虎添翼,水系靈力的攻擊對他來說不止沒有傷害加成,反倒助長其法寶之勢,難怪打了這么久,青袍仍未將此人斬殺。

    “這禿頭的法寶極為難攻,我們聯手,將其強行擊破。”

    青袍見此情景,神色先是一變,隨即又恢復了平靜的面容。

    只是他說話的時候,眼光仍不由自主的往天際瞟了一眼,目光之內帶著幾絲壓不下去的隱憂。

    那天邊的紅霞已經快燃過來了,身在東面的幾人似是已經隱約感應得到空氣中‘轟隆隆’燃燒的火系靈力了。

    隨著溫度的飆升,這證明紅發已經離幾人越來越近,時間也十分緊迫。

    此人與青袍靈力相克,且紅發圖騰強大,更是助漲了其氣焰,反之青袍圖騰靈息微弱,又與這佛修糾纏許久,靈力消耗了很多,若是遇上紅發,恐怕勝算便更低了。

    唯有趁著紅發趕到之前,使法將這山脈拍斷,再奪取禁制之力,還有幾分勝算了。

    他強壓下心中的焦慮,對宋青小說道:

    “不過我們要快了,紅發已經要到了,此人性格強橫霸道,靈力屬性又與我們相克,到時唯有聯手,才能將其殺死。”

    說到此處,他猛的一喝:

    “動手!”

    喝聲一出,那盤坐在蓮荷之上的佛修再次雙手一搓,‘叮叮叮’的響鈴聲里,那先前曾重傷了青袍的金幡再次出現,彈射往半空之中!

    宋青小雙手一招,身上靈光一閃之下,數顆星辰則從她身體之內飛了出來,‘嗖’的數聲化為流星,往那佛修包抄而去。

    那佛修身下所盤坐的荷蓮雖說是一件寶物,傍水而生,能將這狂暴的河流之力壓制住,他一鎮守在此,便如一夫當關,青袍數次攻擊都不能破。

    可這種穩定性,在此時便成為一種劣勢了。

    至少對宋青小來說,她最喜歡這種難以逃跑的獵物,省事了許多。

    那佛修眼見星辰襲來,就算明知陷入大陣之中對他來說極為不妙,但他苦于身下寶物以御守為主,并非攻擊手段擅長,且他的任務是渡世、救世,與青袍的破壞背道而馳,絕不能離開這山脈之前半步,所以根本無法靈活閃躲。

    雖說這荷蓮也如小船般往山脈的方向又移動了數米,但仍輕易被那星辰圍在了中央。

    星辰之上靈力閃爍,佛修坐在蓮荷之中,也隱隱感覺到大陣之內傳來的靈壓了。

    青袍一見宋青小動手,當即大笑了一聲:

    “干的好!”

    隨即雙手再次發動術法,引起河水化為數排水箭,‘嗖’的一聲排在半空之中。

    星辰大陣啟動,星光中迸發出靈力交織為璀璨的星河,那盛開的荷蓮一下并攏,將那佛修擋在其中。

    數條約如巴掌寬的星芒交錯,將巨大的蓮荷斬中,發出氣流激蕩的聲響,而正在此時,半空中的水箭也‘嗖嗖’往下射落,但射擊的方向卻并不是蓮荷的方向,而是宋青小的背后!

    那一排水箭離宋青小的距離并不遠,來勢極兇,同時青袍的低吼聲也隨之響起:

    “給我去死吧!”

    他話音未落,宋青小耳中便聽到一絲鳴吼,接著她驟然轉身,便見水箭之后,青袍已經化形為蛟龍,血盆巨口之中吐出腥風,張開雙爪,往自己撕來。

    本來青袍突然發起攻擊,就是想要打她一個措手不及。

    在他預料之中,宋青小就算有些底牌在手,又借禁制之力修為精進一大截,但她連斬紫眸童子、五尾妖狐,靈力必定損耗了許多,否則在自己與那佛修打得兩敗俱傷之時,她不可能這么輕易便答應與自己聯手。

    自己任務被佛修說破,又受了傷,圖榜之上的禁制靈標處于弱勢之中,在她看來,恐怕與她合作已經是自己最好的選擇,她必不會料到自己會臨時反撲。

    青袍心中已經將可能發生的情況再三模擬過了,他甚至在動手之時,已經想過將宋青小殺死之后的收獲。

    她已經殺了兩人,如果死在自己手中,那么便相當于自己會吸收三個禁制世界的靈力了。

    到時他的印記會得到靈力補充,與他任務相關的通天之河的水勢便會變得更為磅礴。

    天空之中破開的天河會更為壯大,水勢一洶猛,必會更加兇悍的沖擊這山脈,將其沖斷,只是遲早的事罷了。

    如此一來,就算紅發趕到,自己也是不輸他的,誰死誰活還未必說得清楚。

    青袍都已經盤算好了,哪知宋青小轉頭之時,面上卻全無驚慌之色。

    她反倒嘴角微翹,眼中閃過一絲譏諷,像是早就已經料到自己會突然偷襲她似的。

    宋青小伸出右手,在空中虛畫了一下,隨著靈力透出,四周水氣迅速聚攏化為一面巨大的冰盾,擋在她的面前。

    ‘卟卟卟——’

    密集的聲響中,水箭接連射在那冰盾之上,兩股靈力相沖之間,冰盾碎了開來,靈力亦將那水箭的攻勢擊勢,雙雙化為烏有,散于四周。

    到了這個時候,青袍已經無法回頭,那水箭一碎,他已經沖到宋青小頭頂上方了。

    那兩只長爪伸了出來,化為兩側殘影往宋青小當頭拍下。

    眼見即將抓到宋青小身體,卻見她身上靈力一涌,接著她將雙臂伸出,竟是一副準備硬接他招數的架勢。

    現出妖體之后,他的肉身便相當于間接性的獲得了一半妖獸之力,力量的兇猛不在其靈力攻擊之下,這一爪之威,重逾千鈞,足以將宋青小拍得粉身碎骨。

    “哈哈——”青袍歡喜之下,竟不由自主發出一聲大笑。

    但笑聲才剛一出口,接著便只聽‘啪’的聲響之中,她探出的兩手,竟然一下將他拍落的兩條長爪重重捉住。

    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從她身體之中傳來,她仰頭與化為蛟龍之形的青袍對視,像是對這逼臨于自己頭頂之上的龐然大物全無畏懼之色。

    “怎么可能?”

    青袍極度吃驚之下,發出一聲不敢置信的驚呼。

    接著便只見到宋青小身下雙腿迅速化為一條青色的長尾,那青色長尾一出,一股磅礴之力便從她身體之中傳來,她身體一下躥高,強行托著青袍化為蛟形的身體往空中倒退而出!

    這種情況,與青袍先前被那佛修所召出的羅漢幻影托住時身不由己的感覺一模一樣。

    可當時那佛修是借法寶的力量施為,此時宋青小不借法寶之力,僅憑肉身之力輕而易舉便將自己攻勢擋住,這足以證明她的肉身之力,竟不在自己之下了!

    青袍心中駭然,卻見那長尾探出三、四米長,將宋青小的身體高高托起,此時她的雙瞳化為冰冷無情的淡金之色,那眼中殺機閃爍,當即驚慌之下,將嘴一張——

    呼嘯的風響聲中,一粒青光從他嘴中閃出,如一顆閃光彈般往宋青小面門疾彈而來。

    這青光靈力之強,實屬無雙。

    青光襲來之時伴隨著蛟龍嘶鳴之響,以增其勢,宋青小一下便認出這就是青袍之前吞入腹中的那枚不知何處弄來的蛟龍妖丹了。

    丹內的蛟龍鳴叫之聲傳入她識海,那潛伏在她神魂之內的龍魂便一下又‘蘇醒’了。

    這妖丹本身已經成了氣候,青袍不知從哪里得來,將其煉化成為本命的內丹,獲得了一部份蛟龍的血脈力量。

    哪怕就是宋青小自恃肉身之強,可兩人距離之近,若被擊中,恐怕也要吃虧,當下不由暫避其鋒芒,將手一松,身體往后疾退出數步之遙。

    好在青袍情急之下吐出內丹,意在退敵而非殺她。

    此時她一退后,他當即脫困,身形一轉,那青影浮在半空,再次將天河之水、通天之河及地面的河域三股水流吸入其中。

    “禿僧,你還在等什么?”

    青蛟口吐人言,厲聲大喝。

    他話音剛落,那星辰斬落之下,蓮荷雖說未破,卻也瓣殘葉落,荷身一下再次縮小了數倍之多。

    蓮瓣承受了星辰大陣一擊之力后,終于無力再將花蕊包裹,葉瓣散了開來,露出盤坐在其中的佛修。

    就算這蓮荷是靈寶級別的寶物,但接連御使這樣的靈物,對于此人來說已經是吃力至極,顯出幾分衰敗之色。

    此時那佛修面如金紙,口吐血沫,終于再維持不住先前悲天憫人的神色,眉眼之間露出陰鷙。

    聽到青袍大吼的剎那,此人牙關一咬,雙手合十,嘴中念念有詞。

    那先前被他拋在半空之中的金幡感應到秘咒,當下又開始‘叮叮叮’的急速轉動。

    轉動之間大量金光溢出,形成一個數米高的手持金杵的怒目金剛,那金剛一現身后,便隨即發出怒吼,以金杵往宋青小轟落。

    這怒目金剛金杵之威青袍先前已經嘗試過,威力無匹,此時被擊破的頭顱在看到那金杵之時,還隱隱作痛。

    “水龍縛!”

    青袍口中大喝了一聲,那蛟龍珠吸入大量水靈,隨著他的秘咒,頓時化為數頭以靈體形成的水龍,往宋青小咆哮著纏了過來。

    這些水龍之中口吐水珠,頃刻之間形成數片巨大的水幕,欲將她關鎖在水牢之中。

    同時那金幡召出的金剛手持的金杵也要擊落,那金幡的響鈴還在轉動。

    宋青小受這兩人雙面夾攻,聽到青袍的喝聲,不由冷聲道:

    “就憑你這半蛟之體,也敢稱龍?”

    她話音一落,天靈蓋處‘嗖’的一聲有道金影躥出。

    接著一聲清吟之音響蓋大地,將‘嘩啦’的流水及金剛的怒吼聲盡俱壓過。

    一股強大而可怖的氣息散布開來,令青袍心中本能的打了個哆嗦。

    那正浮在半空的蛟龍如遇到了天生畏克之物,當下竟重重一抖,先前還嘶鳴不斷的蛟鳴一滯,竟下意識的想往青袍的方向躲。

    金影一出,便停了片刻,顯出一條淡淡的龍影。

    這龍影與青袍相較,僅只是虛影罷了。

    但就算只是幻影,可從其氣息之中傳來的純正真龍威壓,已經令青袍心生畏懼了。

    那是與生俱來的臣服,令他在面對這幻影之時,竟生不出半點兒敢與之戰斗的威勇。

    只是那真龍之魂似是并非為他而現身的,青袍見那妖丹往自己飛來,當即欲張嘴將其吞入腹中。

    可他速度雖快,但那龍魂速度比他還要快得多。

    這會兒到嘴邊的‘獵物’,哪容此人掠奪。

    龍魂發出一聲長吟,當即擺尾飛出。

    那水幕所形成的透明水牢壓根兒不能將其困住,UU看書 www.uukanshu反倒此地的風云雨水則成為其馭使之力,頃刻之間便托著那龍影飛至蛟丹之前,一下張口將那妖丹吸入腹中!

    “你敢!”

    青袍內丹被奪,這一驚怒非同小可,當即壓下血脈之中本能的恐懼,發出一聲怒吼,同時伸爪拍來。

    河水受他靈力所染,‘轟’的卷起巨大浪頭,往宋青小拍打而來。

    那龍影將妖丹一卷,當即那身形縮小鉆入丹內。

    丹影由青化金,金光大作。

    只見丹內一條細小龍影遨游,青袍只覺得神魂撕裂劇痛,這內丹他得來不易,也是耗費了不少心血,險些命都沒了才得到手的。

    到手之后如獲至寶,將其煉化之后成就如今的半蛟之體,早與這內丹不分伯仲,此時龍魂鉆入其中,便如鉆入了他神魂之內,在吸他神識、腦髓似的,痛得鉆心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