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23章 天崩

前方高能
     “啊——”青龍口中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慘嚎,他張大巨口,試圖將那蛟丹重新吸入腹中。

    但本該與他心意相通的蛟丹此時卻并不受其掌控,那丹上青光與金芒交錯,一條細小的龍影在那丹珠之中游走。

    每游一圈,那蛟丹的靈力便相對減弱一分,丹上覆蓋的青芒也跟著暗淡,金光反之則占據上風。

    而隨著這蛟丹之上青芒威勢減弱,被這蛟珠召集而出的數條水龍也跟著受到了影響。

    那幾條水龍原本氣勢洶洶噴出水幕,并以身軀將宋青小困住,此時蛟丹一被真龍之影鉆破,那數條水龍口中也跟著發出哀呼,當下緊纏住宋青小的身軀一滯——

    逮著這個時機,宋青小身上靈光一涌,靈力之下四周溫度陡降,冰系靈力散布開來,‘滋滋’的聲響之中,那困住宋青小的水幕化為冰墻,數頭先前還昂首怒嚎的水龍頓時被凍結為冰龍,被她靈力一震之下,‘哐鐺’碎為冰晶,‘撲通’落入水中!

    正在此時,‘叮叮叮’的鈴鐺還在發出聲響,這響聲之下,被召出的金剛已經將那金杵重重轟落!

    宋青小被青袍所擋,此時那金杵的尖端已經離她僅一米左右,威壓之下,那冰墻被靈力所震裂,紛紛化為碎塊落入水中。

    強大的靈壓化為‘嗖嗖’卷動的疾風直灌而下,遠處被包圍在星辰大陣之內臉色煞白的佛修見此情景,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這金杵之威厲害非凡,若是宋青小被砸中,至少也要廢她一半神通。

    他以為即將得手的剎那,卻見宋青小冷哼一聲,雙手一握,結出手印,飛快的念道:

    “畫地為牢,困!”

    ‘困’字剛一出口,領域便隨即形成,秘術之下,當即將那凌空砸下的金杵一托。

    “天真。”佛修見此情景,眼中閃過一絲陰鷙之色,冷哼一聲之后,則又迅速低下頭,嘴中咒語念得更急了。

    ‘叮叮叮——’金幡之上的響鈴隨著他咒語顫動得更加激烈,聲音也越發急促。

    那被金幡所召出的金剛雙眉倒立,眼中金芒滾動,接著喉間發出一聲更大的怒吼,那被領域托住的金杵則硬生生撬破‘臨’字術所形成的領域,

    又繼續往下砸落。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石火間,領域似是只令那金杵滯了片刻,但這片刻功夫,對宋青小來說已經足夠了。

    數顆包圍著佛修的星辰大陣在她結印的剎那解了開來,‘嗖’的一聲往她身側飛回,眨眼功夫便在她頭頂重聚,結為星環。

    那金杵落下之時,星芒閃爍,‘轟’的一聲將這擊落的金杵接住!

    兩股靈力相撞,氣勁還未拂散開來,宋青小的身影已經原地消失,‘前’字令破開時空,令她瞬間便出現在佛修身體一側。

    “你……”

    那佛修臉上笑意一僵,眼中的殺氣剎時化為驚恐,一副見了鬼般的神情,才剛發出一個字音,便聽宋青小冷聲道:

    “我送大師一程!”

    她話音未落,‘嗡’的疾風聲中,身下藍色長尾化鞭,化為層層幻影挾雷霆之力往他抽打而來。

    驚駭交加之下,那佛修來不及御使身下蓮荷重新包攏,便見那尾影已至近前了。

    他數次御使這寶物,在與青袍交戰的過程中消耗的靈力過多,此時在這長尾攻擊之下,根本施展不出多余的靈力來將其擋住。

    強悍的靈壓之下,他已經感覺得到身下所乘坐的蓮荷在微微顫抖。

    磅礴的靈力絞殺之下,那蓮瓣剝落,化為靈力隨即被冷風吹為雪珠灑落。

    這一尾的力量,竟不下于他以寶物召出的金剛一杵之威了。

    “不——”

    那佛修僅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正想躲逃時,卻已經太晚了。

    下一刻,他耳中只聽‘砰’的一聲悶響,宋青小的長尾已經將蓮荷抽中。

    哪怕是那佛修已經盡量將身上殘余的靈力灌入蓮荷之內,但長尾抽中蓮荷的剎那,那佛修胸口如遭巨錘砸中,強大到恐怖的靈力沖擊而來,哪怕大半被防御驚人的蓮荷吸收,但仍有一小部份透過蓮荷擊中佛修。

    此人接連數次受傷,又強行施展兩種神通御敵,靈力早就已經耗竭,只是強弩之末。

    這會兒他只感覺一股氣勁‘轟’的擊打而至,胸口先是一涼,接著大量強悍的靈力灌入自己筋脈之中,翻天覆地的攪動,四肢百骸瞬間麻木。

    后力不足之下,蓮荷再也擋不住那長尾,枝殘葉碎的聲響傳了過來,盛放的蓮荷受這一重擊迅速縮小包攏。

    佛修口吐血箭,身體如斷線的風箏往橫斷山脈的方向飛落而出,那足下的荷蓮眨眼功夫縮為碗口大小,接著‘嗖’的一聲化為一顆約如雞蛋大小的金色蓮子,落向半空。

    那蓮子之上散發出極為旺盛的混沌靈力,宋青小一將人抽飛,見這金色蓮子,當即眼中露出喜色,正欲伸手去捉,身下卻傳來一陣靈力波動。

    ‘轟——’

    通天之河的水面破了開來,一道快如疾雷的閃電從那水中鉆出,往那飛在半空的蓮子徑直彈射而去!

    “駝背?”

    那一直隱匿的駝背大漢,不知何時竟潛藏到水底之中。

    宋青小瞳孔一縮,到了這個地步,她哪能容得還有人來截自己的胡!

    “找死!”

    她嘴角一抿,雙手結印,“化地為牢,困!”

    ‘臨’字術形成領域,將那駝背大漢罩了過去,同時她長尾一擺,尾尖將蕩漾的水面一點,借尾部強大無匹的力量,身軀如離弦的箭矢飛射往半空之中,搶在那駝背大漢之前,一把將那粒正試圖逃跑的蓮子抓在掌心之中!

    那駝背大漢冷哼一聲,身體一抖,大量黃霧從其身上散出,將那領域震破。

    他僅只是被領域擋了一秒,但這一秒功夫卻令他失了先機。

    但此人也算個人物,見搶奪金色蓮子無望之后,趁著那佛修受傷飛落而出之際,身體再次往那浮在半空的金幡閃身掠去,伸手欲將那金幡抓住。

    飛在半空的佛修見此情景,目眥欲裂,他先失蓮子,又見金幡也要被奪,當下強忍傷痛,念了兩句。

    那被金幡召出的金剛受其指令,又提杵往這男人后背之上插了下去。

    這一杵佛修意在將其逼退,而非殺人,因此那金剛的招數重力而非重速。

    若是那駝背大漢知進退,此時退開即可。

    但偏偏他像是并不怕死,聽到疾風聲響來了之后也并不閃躲,金杵即將落到他后背之上,下一秒便像是要將其身軀捅穿之際,他后背之上的拱包迅速脹大,須臾之間便化為一個奇大無比的龜殼。

    ‘鐺’!

    那龜殼堅硬無比,金杵一落下來,便被這殼擋住,發出一聲金戈交接之響。

    駝背男人在這金剛重力之下身體微微晃了晃,但隨即其堅實粗壯的雙腿便很快站穩了,像沒事兒人一般,接著伸手將那晃蕩不止的金幡一把捉住。

    ‘叮鈴鈴——’

    四顆響鈴頓時亂晃,將先前鈴鐺響動的節奏打亂,這一下對佛修來說如遭重擊,又再次噴出一大口血霧。

    咒聲一斷,半空之中出現的金剛身形便不再凝固,那駝背大漢將金幡之上覆蓋的神識強行抹去,剎時那持杵欲再擊的金剛頓時形體一散,化為靈力重新被收歸于金幡之中。

    那兩、三米高的金幡一旦少了主人,便迅速縮小至巴掌大,被那駝背大漢收入掌中。

    宋青小將那金色蓮子捉住,便發現那金色蓮子之上有一縷神魂相系。

    這縷神魂顯然是那佛修所有,他將這金蓮煉為本命法寶,難怪威力無窮。

    那蓮子被她攥住,卻仍欲逃跑,她強行以神識將其鎮住,轉身便見那駝背大漢出現將金幡奪走。

    宋青小一手緊握金蓮,一手則往半空一拂,四周的水系靈力迅速被凍結,形成一根長約兩米的冰矛,‘嗖’的一聲往那佛修殘軀飛射而去。

    這佛修也算是倒了大霉,他的功法恰好克青袍,卻偏偏因為青袍修為境界高深的緣故,哪怕他有兩件至寶在手,卻久攻不下,反倒消耗靈力頗多。

    與青袍兩敗俱傷的關鍵時刻又殺出宋青小,他與青袍當下極有默契的選擇合作,準備先將宋青小擊殺再分勝負。

    卻不料宋青小實力之強,遠超兩人預料了,不止沒將人殺死,反倒二人都吃了苦頭。

    他接連兩件至寶被奪,對于他來說便相當于被斬去重要手足。

    這佛修本身才剛剛升入化嬰之境,能與青袍斗了半天,全憑法寶強悍的緣故,這會兒一失寶物,又受了重傷,哪是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的宋青小對手。

    眼見那冰矛射來,哪怕他駭得魂飛天外,卻身在半空之中壓根兒無法閃躲。

    只聽‘噗嗤’的聲響,疾射而來的冰矛將其身體刺穿,血光還未濺出,便隨即被強大的冰系靈力凍住。

    霸道異常的冰系靈力席卷他五臟六腑,頃刻之間便將其凍為一個冰柱,當下神魂俱滅,‘哐鐺’一聲被釘入后方的橫斷山脈之處。

    所有試煉者的識海之內,隨著這佛修一死,任務跟著又發生變化了:封神之戰!

    宋青小的試煉獎勵變為: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2500,并開啟神境。

    同時那圖榜之上,佛光消失了,冰雪的印記則較之前更為醒目,圖榜上方僅剩了四個標識,寒意將交替混雜的紅霞、黃霧壓蓋過,使得圖榜之上呈現出一片混沌不清之色。

    而隨著又一個試煉者的死亡,試煉場景之內發出‘轟隆’一聲巨大的顫動,地面震抖,頭頂的天空之上也發出‘咔嚓’的一聲重響。

    一道粗大的閃電劃破天際,仿佛要將天空都撕裂了。

    天空之中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裂縫,‘呼嘯’的陰風從那裂縫之中吹出。

    河水發出‘轟隆隆’的咆哮,重重的拍打著山脈,發出驚天動地的回響。

    水系、火系……

    空氣中不同的靈力開始暴動,靈力的紊亂形成颶風,發出呼嘯之響。

    試煉場景之內的異動,將在場的幾人都震住了。

    宋青小之前在殺死五尾狐女之時,便已經察覺出情況不對勁了,只是當時異象只是一閃而過,隨即很快便消失了,沒有此時的異動這么強烈。

    這會兒隨著佛修一死,這個世界像是已經有些維持不住平衡了。

    試煉場景要坍塌了!

    這個念頭涌入宋青小識海之中,她是經歷過迷失之城碎裂時場景的人,對于眼前這一幕的變化最為敏銳。

    無論是靈力的異變及地面、天空的變化,都跟當日迷失之城被打碎之時的情況太像了。

    看樣子當初十個試煉者進入這個封神世界之后,不同的屬性、標識,便代表著令這個世界所穩固的元素。

    初時死了紫眸童子幾人之后,圖榜之上喪失了幾大標識與屬性尚且不顯,但隨著死的人一多,這個世界便逐漸開始不穩固了。

    剩余的試煉者越少,便意味著這個世界崩塌的速度越快,每再死一人,那種異動便一次比一次越發明顯。

    宋青小想通這一點后,那心情簡直一言難盡,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如今她奪取了三個禁制世界的力量,那冰雪印記倒是非常穩固,可是如果試煉世界一坍塌,冰雪印記再穩固又有什么用?

    當日失落之城破開之時,海潮暴涌而入的驚天動地的情景依舊在她心中印象深刻。

    人的力量再強大,卻仍無法與大自然的力量相抗衡,現在青袍、紅發二人倒是找到了自己的封神之道,就連剛剛死在她手中的佛修都找了任務的線索,而她的任務線索又是什么?

    宋青小簡直想要罵娘,試煉場景隨著試煉者的死亡會坍塌、破壞,而她的禁制標識則又需要殺掉其他競爭者才能維持穩固,如此一來便自相矛盾了。

    偏偏她的任務全無頭緒,至少在她沒找到目標之前,不能再任由剩余的人死了。

    可她不能讓這些人死,這些人可等著想要她命的,若不還擊,她也是必死無疑的。

    宋青小當下限入進退艱難的地步,前進是死,后退也是絕境,該怎么辦呢?

    她一想到此處,心涼了半截,連奪得金蓮的喜悅當下都散了大半。

    此時半空之中,那蛟珠之內的龍魂飛快將蛟珠力量吸收,蛟龍妖丹上的青芒暗淡無光,里面的龍影飛躥而出,化為金影搖搖晃晃往宋青小的方向飛了回來,‘嗖’的一聲鉆入她眉心之內,如吃飽喝足一般,傳來一道心滿意足的親昵訊息之后,再次隱藏進她神魂之內。

    而那蛟龍妖丹靈力被吸空,這會兒則化為灰暗之色,靈光全無,隨著龍影一脫出,登時蛟丹表面‘咔嚓、咔嚓’出現數條裂縫。

    飛旋在半空的青龍被奪了內丹,如元氣大損,慘叫之聲中,趁著正好佛修一死,天象出現異變之際,宋青小、龜殼駝背大漢被這天象所鎮住,那青龍慘叫之聲一頓,接著如抓到機會一般,身影頓時化為一道青虹,往那橫斷山脈的方向飛掠而去。

    這會兒青袍也算是破斧沉舟了,此人這一次損失也十分慘重,辛苦得來的蛟龍之丹被吸,使得他元氣受損,境界一路下跌。

    從半步化嬰境頂階一路跌落至中階,還隱隱有維持不住中階的架勢。

    內丹一碎,對他來說影響太大了,這會兒靈力如開閘的洪水,瘋狂外涌,頃刻之間便要跌落化嬰境中階了。

    可偏偏因為強敵環伺,令他壓根兒沒法打坐將境界穩固。

    此人心中怨毒非凡,卻又不能奈宋青小何,但正好此時佛修一死,異象一出,對他來說便如機會來了。

    宋青小的注意力被這試煉場景中的異象所吸引住,防守一松——

    他已經失去內丹,絕不能再任務落空,不如趁著境界還未完全跌落之際,先將橫斷山脈拍破,任天水橫流,使得任務出現一絲契機再說!

    想到此處,那青龍當即發出一聲高昂嘹亮的唱吟,猛的一下沖過宋青小身側。

    宋青小這會兒先喜而后憂,一個疏忽間,竟真被其鉆過,反應過來試圖伸手攔截時,確實已經晚了。

    青袍所化的巨蛟之身宛如一道驚虹‘砰’的一聲撞擊到那一側山脈之上,發出一聲響徹云霄的重響。

    他機會不多,這一下是用盡了渾身力量,半點兒不敢留有后手。

    那山脈本身便已經受了天河之水沖擊的壓力,此時再受巨蛟全力一觸,重響聲后,整個地面都仿佛被青袍所撼動。

    撞擊的回音不絕于耳,片刻之后,那山脈之處‘嘩啦啦’的碎石如下冰雹般,瘋狂打落。

    ‘咔嚓、咔嚓’的開裂聲從山脈之上傳了開來,以青袍所擊打之處為心中,開始往四周蔓延開來。

    幾條巨大的縫隙如蛛網般,須臾之間便遍及那山脈一側。

    山脈一碎,便再難承受天河之水的壓力了,‘咔嚓、咔嚓’的裂縫聲越來越響,那山脈之上的縫隙越裂越大——

    “糟了!”

    宋青小剛一皺眉頭,接著‘轟隆’一聲巨響,那碎裂的山脈一下炸了開來,洪流從斷山之處急涌而下,化為銀河墜落!

    “哈哈哈哈哈——”青發袍一擊得手,發出得意非凡的驚喜大笑。

    接著強大的水流帶來可怕的沖擊力,往四周布散開來,水霧裹挾著如海嘯般的可怖力量散布開來,‘嗡——’的一下將其蛟身刮走!

    停駐在半空之中的宋青小與那龜背大漢身形也被這一股颶風吹得倒退出數十步,UU看書 www.uukanshu 但二人很快反應過來,又御使靈力將身形穩住。

    唯有青袍,因為撞擊之下使出渾身之力,靈力又在外泄,境界在跌落,再加上他離這洪流最近,受到的靈壓便遠比二人還要深得多。

    因此那靈力帶著水霧如云團般布散開來時,他身體被卷出,‘轟’的跌落出十數米遠,恰好落到離那大漢不遠之處。

    這駝背大漢一將腳穩住,眼見青龍倒飛而來,當即發出一聲厲喝。

    喝聲之下,他的身體便如吹氣一般開始茁壯變大,眨眼之間便變為高約四、五米的巨人般,那雙腿更是粗得驚人,如需兩人環抱的巨柱一般,穩立在半空之中,伸手一撈,便將蜿蜒掙扎的青龍捉住。

    那青龍一被他逮住,愣了片刻,回頭一見這大漢,當即面色大變。

    隨著大漢體形變大,他現出蛟龍之體的妖身優勢頓時失落大半,此時落到大漢手上,便如那大漢手中捉著的一條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