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24章 本源

前方高能
     青袍此時的情況無疑是危急萬分了,他一被那龜背大漢捉住,當即便扭動身軀極力掙扎,同時張嘴吐出一口水箭,想要先脫身再說。

    但那大漢將頭一縮,赤_裸的上身突然顯出縱橫交錯的紋路,那身肌肉頓時化為堅硬無比的龜殼。

    水箭‘鐺’的射在上頭,被那硬殼擋住,并不能將其突破。

    此人顯出半妖化血脈之后,渾身防御力達到一個十分驚人的地步,且力大無窮。

    青袍所化的巨蛟既不能攻擊奏效,又不能掙脫,情急之下身體用力一纏,欲將其勒住,迫使他撒手。

    遠處宋青小好不容易在山崩洪泄的沖擊之下站穩身形,便看到了這龜、蛟大戰的一幕。

    她還未找到自己的任務,而這片試煉空間因為人死得太多,已經呈現出不穩定了,青袍一死,會加速這片場景崩塌的速度。

    想到此處,她正欲出手助青袍一臂之力,先將其性命保住,但還未動,眼角余光便捕捉到鋪天蓋地的洪流之中,有什么被氣流吹裹著往自己橫沖而來。

    她下意識的伸手結盾一擋,只聽‘砰’的重響之聲中,那先前被她以冰矛釘在山脈之上的佛修尸身,隨著山脈一碎,被水流及勁風彈射而出。

    冰盾‘哐鐺’碎開,那佛修尸身正好便落到她手上,被她抓住。

    宋青小愣了一愣,這山脈被青袍用盡渾身之力撞破,致使通天之河的水一泄如柱,如此強大的沖擊力下,靈壓瞬間達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如此強勁的氣流,竟未能將這佛修尸身絞碎,倒令她隱約感到有哪里不對頭。

    就在這個時候,青袍所化的巨蛟已經將那顯現出半龜之身的大漢纏住,二人此時都以命相搏,誰都不敢停手。

    河水翻騰之下,那龜背大漢被巨蛟的強悍力量勒得面現青紫之色。

    正在這個時候,龜背大漢嘴中突然也跟著發出一聲大吼:

    “喝——”

    隨著他吼聲發出,水波被震蕩開來,形成大片波紋,他原本便已經高達三、四米的身形,竟再次如吹氣般的膨脹。

    后背之上的龜殼高高拱起,那頭顱之上化出龜形,前肢化為兩條粗壯無比的巨足,頃刻之間化為十幾米高的一只巨龜,將緊纏住他的青蛟往外撥。

    青袍的身形在這巨龜面前頓時優勢全無,一蛟一龜纏成一團,在通天之河中翻滾,攪得河水天翻地覆,‘轟隆隆’的水花聲響中,同時滾落到山脈一角。

    那巨龜同時張開大口,將青蛟的脖頸一口咬住。

    “啊……”青袍一被咬住命脈,頓時駭得魂飛天外,一聲慘叫聲中,忙不迭的大喊:

    “五號救我……”

    但話音未落,只聽‘咔嚓’聲響,那巨龜將嘴一合,剎時之間便將青蛟脖頸咬斷!

    大量血液噴涌而出,青袍臨死之前爆發出的掙扎力量帶著巨龜撞往另一側山柱。

    ‘轟——’

    這一蛟一龜撞擊的力量非同小可,那兩側擋住通天之河的水原本便已經斷了一側,僅剩一脈苦苦支持罷了。

    此時又承受了龜、蛟全力一撞之力,本來便已經不堪重荷的山體頓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震響。

    ‘轟隆隆’的搖晃聲中,那另一側山脈也跟著發生碎裂之聲,洪峰推擠著碎開的山脈巨石滾滾而下,如兇悍的猛獸,欲將面前的一切吞沒。

    宋青小識海之內,隨著青蛟頭顱被巨龜咬了下來,又一次發生異變:封神之戰!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16666分,并開啟神境。

    隨著青袍一死,山柱斷裂,洪流失控,試煉場景之內開始崩塌。

    頭頂之上的天空裂開的縫隙被撕扯得更大,天河之水從縫隙之中狂涌而出,再直泄而下。

    層層云層堆疊,天頂仿佛撐不住一般,在往下跌落。

    而洪峰的失控,令得地面也如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一般,開始往山脈水流的方向傾斜,整個試煉世界都像是撐不住多久了。

    正在此時,頭頂的紅霞已經逼近水云一側,空氣中寒意與炎熱兩種截然相反的靈力相交織。

    天河之水卷起的浪頭千尺高,從上而下跌落,瞬間便將一切吞沒。

    正在此時,只聽‘嗡’的一道聲響,水流之中,突兀的閃現出一道強光,接著紅焰‘轟’的一聲化為異常可怖的火流,硬生生將這水浪逼退了!

    火焰的咆哮聲中,一股灼目的焰云往才從水中飛身而出的宋青小飛射而來,她下意識的將手中提著的佛修尸身往那火焰的方向丟出。

    ‘嘩啦啦’的水流聲里,她再次施展‘前’字令,身形一閃出現在半空之中,飛卷的浪頭從她尾下橫掃而過。

    她的目光落到百丈開外,一大團氣焰幾乎將天空點燃的焰云裹著一個高大的人影,如疾風般的飛掠往此處,眨眼功夫便近眼前了。

    “哈哈哈哈哈,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紅發大漢張狂的笑聲從那焰云之中傳出,原本位于最南面的紅發大漢,終于趕到此處。

    佛修的尸身飛快被他施放出來的紅云吞沒,但令人詫異的一幕卻隨之發生了。

    此人已經死了,神魂俱滅,照理來說隨著他一死,這身皮囊就算是修至銅皮鐵骨,也應該架不住這霸道無匹的火焰灼燒才對。

    畢竟這佛修就算是在生前,也不過堪堪達到化嬰境級別的修為罷了。

    可此時出乎宋青小幾人意料之外的,是那火焰‘轟轟’的燃燒聲中,那佛修衣物飛快被融化,但身體卻依舊維持著臨死之前的模樣,尸身任由烈焰灼燒,卻偏偏不化不融。

    “咦?”

    不止是宋青小感到詫異,就連被包裹在火云之中的紅發也發出一聲不可置信的驚呼。

    那團紅云停在離宋青小、巨龜約摸數十米遠,火焰逐漸縮小、收攏,露出里面須發皆紅的大漢真面目。

    此時那大漢雙眉緊皺,望著半空之中正隨火焰翻騰的佛修尸身,面露不解之色。

    他雙手一彈,又是一團紅焰從他指尖彈射而出。

    這兩朵火焰一彈出來,四周空氣都仿佛要被點燃一般,熱浪高涌。

    ‘轟!’

    那灼燒著佛修尸身的火云受這兩股靈力一彈,頓時燃得更大了,高溫之下四周空氣都仿佛扭曲,佛修的尸身在熱浪之下來回翻涌,并開始慢慢蜷縮。

    他的雙手緩緩合攏,一雙腿也如盤坐般,頭顱下垂,竟形成一個打坐的姿勢。

    若非圖榜之上他的標識早就被除,試煉空間的積分變化不會騙人,恐怕宋青小都要以為此人先前的舉動只是在裝死罷了。

    火光映照之下,他的身體仿佛百煉而成的鋼所鑄,被高溫煅燒成玉色,如被鍍上了一層金芒般,隨著靈力、火焰的翻騰而360度轉悠。

    “這怎么可能?”

    那紅發大漢見此情景,不由張了張口。

    這情況實在異常邪門,他一出現聲勢浩大,卻不料在一具尸體之上碰了個壁,頓時臉色便沉下去了。

    不過這佛修只是死人,就算是尸身有什么古怪,卻再難掀起風浪,他很快將注意力從那雙掌合十盤坐的佛修尸身之上挪開,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看來大家都看走眼了。”

    ‘轟隆隆’的火焰咆哮聲中,大漢的頭發隨風而揚,與那火焰仿佛融為了一體,看起來肆意而又張揚,更顯出其氣勢之足。

    他的目光落到宋青小身下,一條長尾盤踞,將她身體托在半空之中。

    此地一片狼藉,青龍的尸身被卷在浪頭,可想而知紅發大漢過來之前,這里才經歷過一場大戰,已經死了兩個試煉者。

    宋青小能經歷數場大戰不死,先后斬殺靈力屬性霸道異常的紫眸童子,又殺五尾狐女、修仙,甚至連最開始將其當作食物的那蚊仙人都差點兒折在她手中,最終倉皇敗走,可想而知她實力之強,遠非她最開始表現出來的那般無害,難怪能活到最后。

    紅發斬殺蚊仙人時,在他身上感應到了冰系靈力的殘留,自然不難猜出他身上的傷是宋青小所留。

    “不過你的好運到此為止了。”紅發冷笑道,他對于自己的實力似是有極強的自信,并不將宋青小看在眼內。

    只是紅發確實有其驕傲的資本,宋青小實力很強,但她的靈力屬性是冰。

    冰系靈力在火系面前會受到比水更為嚴重的克制,若兩者之間實力相差懸殊并不大的情況下,她的靈力攻擊在紅發面前威力會受到極大的限制,難以完全發揮。

    不過紅發這會兒如此自信,恐怕應該是有所依仗,才敢這樣肯定。

    宋青小眼睛一瞇:

    “看來你在這一次試煉中,得到了一件寶貝。”

    紅發冷笑一聲,既不回答,卻也不否認。

    他這態度已經十分明顯,看樣子這一次試煉,除了宋青小在禁制世界之內殺死那飛天蜈蚣奪得六級妖丹之外,這紅發也十分幸運,有了什么奇遇,使得他的實力應該有極大提升。

    這會兒他面對自己的話并不否認,顯然是因為他并不將自己看在眼內,認為有殺死自己的把握,所以并不怕她猜到什么。

    “還有一個人呢?躲在哪里?”

    紅發將頭一轉,看了看四周。

    青蛟的尸體還在,隨著浪花浮沉,此人并非死在宋青小手里,目前僅剩三個試煉者,那駝背大漢必定藏在此地。

    但這里原本兩面擋住水流的山脈坍塌,與天相接的天河之水橫流,能藏身的地方便唯有水底。

    水與火本不相融,且天生相克,但在火焰氣勢大漲的情況下,失去了其標識所代表的青袍,水勢頓時便被克住。

    紅發勾了勾嘴角,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之色,隨著此人身上靈力高漲,那充沛的火系靈力化為實質的火焰,令‘轟隆隆’的火焰咆哮聲響徹大地!

    一股熱浪從水底之下透了出來,紅光瞬間將水面染紅,令得那通天之河的河水發出‘咕嚕咕嚕’的水泡聲,水面像是瞬間被熱氣催至沸騰一般,冒出大股大股的白霧。

    通天之河的水被燒沸,地面之下紅光閃爍,將大地融化,坍塌的山脈崩落的巨石受溫度腐蝕,頃刻之間化為巖漿融液,被沖入水里。

    溫度飆升之下,哪怕水面也散發出極為恐怖的高溫,逼得宋青小身形再往天頂飛高十數米。

    這紅發不知在禁制世界之中取得了什么樣的奇遇,他此時的實力,像是比在試煉空間的時候還要厲害數十倍。

    水面‘咕咕’冒著汽泡,紅發挑了挑眉:

    “還不出來?”他鼻孔之中發出一聲冷哼,“既然當個縮頭烏龜,就永遠不要出來了!”

    他話音一落,突然之間張大了嘴,‘哈——’

    吐氣聲中,一大股火焰從其嘴中被源源不絕的噴出。

    ‘噼里啪啦’的火焰燃燒聲中,殘破的山體、通天之河的表面上面四處都落滿了火焰,片刻功夫,此地便被熊熊燃燒的烈焰所包圍。

    這些烈焰似是被紅發大漢煅煉過,又以靈力催出,威力驚人,遇水不熄,且越燃越烈,眨眼之間便形成一片火山,焰頂幾乎與天相接,將整片天空映成一片火紅色,冒起的大股帶著火光的焰云將東面頂上的那片水云逼散大半。

    ‘呼——呼——呼——’

    那紅發口中還在不停吐出焰息,靈力似是取之不竭,四周都是席卷的火云,四周彌漫的靈力在火焰之下被徹底轉化為暴涌的火系靈力。

    河面之上青袍化為蛟形的尸身被熱浪融為一攤黑水,被浪頭一卷便消失。

    宋青小周圍都是火,耳旁是火焰燃燒時發出的‘轟隆’聲,身下、四周及頭頂全是滾動的烈焰,就連神識仿佛都受到了強悍至極的火系靈力所克制。

    紅發原本便強,又得奇遇,這會兒實力更是飆升。

    這樣的情況下,她必須放出大量靈力,降低周圍的溫度,迫使這些火焰不能近身。

    她的目光往一側轉去,這樣恐怖的高溫之下,位于那紅發大漢不遠處的佛修的尸體還被包圍在一片火云之內。

    身處于火焰的中心位置,在四周都是火的情況下,無疑更加升了中間的溫度。

    就連青袍化蛟之后,身體的強悍遠勝一般試煉者,還并非被紅發所吐出的烈焰直接灼燒,都在轉瞬之間被融為黑水,偏偏最為詭異的是,那佛修的尸身竟還沒有被這樣恐怖的高溫所融化,這情況明顯不對。

    正在此時,隨著水面之上火焰越燃越烈,那‘咕嚕、咕嚕’沸騰的水面終于有了動靜。

    原本張著嘴吐出火云的紅發一見此情景,吐火的動作一頓,眼中閃過一絲譏諷——

    只聽‘嘩嘩’的水流聲中,那冒著水泡的通天之河突然生出一個巨大的漩渦,河水往四周蕩漾開去,漩渦的最中心,突然‘轟’的一聲鉆出一個奇大無比的巨龜!

    那巨龜原本呈姜黃色,此時在水中興許呆的時間久了,被蒸得通體泛紅,一出現后便張開巨口,一股水柱從其口中噴吐而出,化為洪流,往那紅發當著澆去。

    “哼!”紅發見此情景,發出一聲冷哼,接著雙手結印,他手上紅光一閃,一道火焰印記從他掌心浮出,接著化為一朵通體泛紅的焰心,宛如一朵盛開的嬌小花蕊。

    那焰心一出,熱浪更加逼人。

    周圍的火浪受這焰心影響,仿佛如受滋補,發出‘轟隆’咆哮之聲,登時燒得更為旺盛。

    紅發將焰心召出,額頭也隱隱現出汗跡,他將那朵火焰一托,打入數道靈力,那火焰登時騰空而起,‘嗖’的一聲往宋青小的方向凌空飛來!

    他的這一舉動令宋青小一挑眉,卻又在她預料之內。

    此人狂妄自大,不將自己看在眼內,認為靈力屬性壓制自己,想殺自己不費吹灰之力,所以一來之后先無視自己,將龜背大漢逼出現身。

    但這紅發雖說性格狂妄,卻并非愚蠢之輩。

    雖說他得到奇遇,令實力飆升,可仍小心謹慎,在他一來便顯出強勢實力的情況下,先將龜背大漢逼出,再先行出絕招意圖秒殺自己,以達到盡量避免靈力消耗,且可以杜絕自己與龜背大漢聯手應敵的情況發生。

    可宋青小早就已經料到自己與這紅發之間是避免不了遲早有一戰的,她也不是全無準備!

    “這朵火焰之心,是我殺禁制世界之中的妖獸,取其火焰的本源之力煉化禁制標識而形成。”可能是因為勝券在握,紅發瞇了瞇眼睛:

    “此時便先以你們來血祭此物,讓你們見識見識它的神威!”

    那朵焰心小小一朵,約摸拳頭大小,卻散發出極為恐怖的威能。

    火光閃耀之下,放出的神識也像是要被其吸入進焰內。

    四周燃燒的烈焰仿佛對其份外畏懼,在它所到之處,本能的圍繞在它身側,如同簇擁著它前行。

    宋青小身形一閃,頓時原地消失,紅發見此情景,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絲不屑。

    “這里火海已經形成,只要火焰所到之處,火焰本源之力便無處不在,你逃得了嗎?”隨著紅發話音一落,宋青小身形剛一出現,果然‘轟’的聲響中,她身側的火焰突然靈力暴漲,一股紅艷的火花似是在這朵火焰之中盛開,使得這簇火焰的威勢一下增強強倍!

    那原本火焰之心所在位置已經沒有了那朵烈焰影子,結合紅發的話,宋青小自然不難猜出,這火焰的本源之力只要是有火所在的位置,便可隨時出現。

    這倒是與蚊仙人的不滅之體有異曲同功之妙,她心里剛浮現出這個念頭,那紅發大漢便如猜出她心中所想的一般,接著說道:

    “這可是殺了那蚊妖之后,得到的最好東西!”

    果然如此!

    這樣一來,宋青小逃跑的難度頓時大大提升。

    紅發一來便已經布下天羅地網,此地四處火焰翻騰,將方圓數十里都罩在了火焰之內,UU看書www.uukanshu.com 那火幾乎與天相接,令人無所遁形。

    一大股烈焰形成火龍,咆哮著往宋青小飛卷而來,她目光往不遠處的佛修尸身看了過去,此時那尸身仍未融化,在長時間的煅燒之下,呈現出一種玉質感的古怪色澤。

    到了這樣的地步,若說宋青小還看不出什么古怪,自然是不可能的。

    “佛修……舍利……”

    傳說積了因果得道的高僧,在死后以火焰化其肉身,其全身功德、修為會化為稀世而罕見的舍利結晶。

    舍利結晶、巨龜,即將天崩地裂的試煉場景,還有此次任務的圖榜封神——

    若說青袍的任務是撞破山脈,令試煉場景重歸混沌;佛修的任務是阻止他的暴行,累積因果功德,那么自己的任務,莫非便是傳說之中的神話補天不成?

    巨龜之足可以撐起即將坍塌的天,若是佛修肉身所煉化出無上舍利結晶,那么這晶石便可以補足天空出現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