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26章 5彩

前方高能
     宋青小在看到這幾顆晶石的剎那,一顆心才終于落地。

    佛修尸身所化舍利一出,驗證了她之前猜測,證明她的任務確實需要補天成神。

    她身形一閃,往那舍利掠去。

    青焰的品階本身便遠勝一般火焰,如今吞噬了紅發大漢的本源之力后,所散發出的威勢更令這些紅發施放出的火海對于宋青小來說更是頗為‘畏懼’。

    她一動之下,四周熊熊燃燒的火系靈力不止不再阻擋她的腳步,反倒因為她身上所流露出來的青焰氣息,而對她十分親近,本能避逸。

    宋青小閃身出現在那紫色的火焰前,將手往那數顆五彩繽紛的舍利結晶抓了過去。

    只是這數顆舍利結晶似是已經生出靈性,見她伸手捉來,竟本能試圖躲避,晶體表面靈光一閃,像是要往四周散開。

    宋青小心念一動,那紫色的火焰‘轟’的一聲躥大,火系靈力一束之下,將其罩在火光之內。

    幾顆晶石如同撞上一層無形的禁制,瘋狂彈跳掙扎之間,卻仍被火系靈力所困,難以逃離。

    此時宋青小才將手一撈,把幾顆晶石接連抓在掌心之內。

    這些晶石通體呈現一種如蜜蠟般的質感,火光映照之下,表面流溢著璀璨奪目的五彩光澤,十分美麗。

    且因為是佛修所化,又以天劫青焰與火系本源印記同時將其煅燒,那晶石不僅已經生出靈性,且靈力充沛而純粹,還附帶了幾絲混沌之息,靈光四溢,一望便知非凡品。

    宋青小將其收入自己的芥子空間之中,接著將手一攤,一盞四葉蓮瓣的青燈便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那紫色火焰似是感應到她的心意,當即越縮越小,頃刻之間化為一團約如嬰兒拳頭般大小的火焰,‘嗖’的一聲往她飛了過來,落進青燈之內。

    青焰吸收了紅發的火系本源印記之后,由原本的青色化為淡紫,識海之中的那記火焰印記也較之前更為明亮了些許。

    隨著這火焰回歸青燈本體,一股陰涼至極的感覺剎時籠罩宋青小全身,將火海四周的高溫對她帶來的傷害再次降低。

    宋青小微微一笑,將青燈收入體內。

    如今天火升階,

    就連青燈也跟著得到了一定好處,又收獲了舍利結晶,任務找到頭緒,紅發對她來說已經造不成什么殺傷力,只要接下來她殺死龜背大漢,砍其四肢,撐起碎裂的天空,便能功德圓滿,圖榜封神!

    此時的火焰之外,紅發大漢在將宋青小困住之后,專心一意對付龜背大漢。

    紅發原本極為自信,宋青小雖說實力驚人,先殺紫眸童子,又重創了蚊仙人,但對他來說,自己的靈力先天便有壓制她的絕對優勢。

    兩人境界相當,他又斬殺禁制世界中的妖獸,取得火源之心。

    之后出了禁制,又借試煉場景中的助力,將這火源之心煉化為自己的火系本源力量,殺蚊仙人奪其不滅之體的精髓,他原本以為憑自己如今實力,要想殺宋青小是易如反掌。

    所以一開始他便將龜背大漢當成自己在這一次任務中最大的阻力,而輕視了宋青小的冰系屬性。

    照他最初計劃,是自己將龜背大漢暫時拖住,再施放本源印記,準備以雷霆之勢斬殺宋青小后,再以印記之力專心殺龜背大漢,完成任務離開場景。

    但紅發萬萬沒料到,宋青小身上還有混沌青燈。

    他所施放的火海一將她困住,本來以為她堅持不了多久的,可出乎紅發意料之外的,是識海內的任務提示并沒有異變。

    那本源之力與印記相融,若是吞噬了宋青小,他第一時間便能感應得到。

    可偏偏火焰越來越大,印記之中的靈力卻并沒有加重半分。

    反倒是火海將宋青小包圍的剎那,一股莫名的寒意從那火海之中傳來,透過本源之力,漫及他全身。

    紅發當即便渾身一個激靈,一股極為可怕的氣息從印記之中傳來,令他生出不妙的感覺。

    “這是——”這種寒意令與他心意相通的本源印記都頗為畏懼,紅發本身便是修習火系靈力的強者,在那青焰的氣息一出時,便很快意識到這股寒意并非是冰系之力,而是一種特殊的火焰氣息。

    “糟糕!”憑借紅發聰慧,他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宋青小恐怖隱藏了什么秘寶,以克制自己。

    他此行太過順利,得到的好處不少,又在殺死了蚊仙人后,并未從其身上感應到其他靈力波動,再加上又急于完成任務,所以實在太過疏忽大意。

    此時想來,蚊仙人說不定是她故意放出,蒙蔽自己!

    試煉場景之中,稍有疏忽帶來的都是極為嚴重的后果,極有可能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紅發慌亂之間急于想將本源之力收回,但僅只是剎時之間,那股可怕的青焰之息便席卷而來。

    本源印記中的靈力飛快被奪,一股錐心刺骨的陰寒感應順著本源之火的本體而漫及他全身。

    那紅發與本源印記神魂相通,一受這青焰侵襲,神魂之內先是一寒,接著一股灼燒之感迅速蔓延至周身,令他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

    此人屬性為火,對于火的抗性本來便更勝于一般的修練者,可這抗性在青焰面前,卻根本沒有半點兒抵抗之力。

    紅發一生不知以火燒死過多少人,卻萬萬沒有料到自己終有一日會遭火焰反噬。

    頃刻之間,他被青光籠罩,一張原本脹紅的面龐剎時化為青色,與之前死在龜背大漢手中的青袍如出一轍。

    “啊——啊啊啊——”

    他正與龜背大漢作戰的瞬間,攻勢一頓,龜背只見他身上燃燒的火焰由紅轉青,接著兩者相融化,化為一種絢麗的紫羅蘭色。

    那本源印記被紅發收服了之后,威力無窮,但反噬力也能要命!

    紅發的身上開始冒出大股紫斑,如中了極為可怖的劇毒般。

    隨著他慘叫聲響起,他身上開始‘轟轟’涌出紫色的光焰。

    那紫斑迅速擴大,他似是痛得鉆心,慘嚎陣陣中,他伸出雙手似是欲將臉捂住,但那雙手之上卻蔓延開大團大團的紫色斑團。

    如一朵朵盛開的牡丹,眨眼功夫,他的雙手便枯萎全紫,還未碰到臉頰,那雙手便‘砰’的一聲如燒燼的木碳折斷落地。

    這一切絕對與宋青小脫不了干系!

    龜背大漢看到這一幕,臉色劇變,迅速后退,深恐遭他連累,并本能往那火海的方向看去。

    只見紅發先前放出的火海由紅轉藍再化為紫光,須臾之間,里面閃出宋青小的人影。

    她被困在火海之中,在紅發絕技之下不止未死,反倒令紅發吃了大虧。

    龜背大漢那雙眼之中閃過一絲殺意,不止是他看到了宋青小的出現,就連正被紫羅色光焰包圍的紅發也看到了宋青小的身影。

    紅發雙眼之中閃過一絲怨毒,表情猙獰,嘶聲顫喊:

    “啊——我要殺了——”

    慘叫聲中,他往前跌撞了兩步,話音未落,紫光隨即將其吞沒,他身上發出干柴被燒之后的‘咔嚓’聲。

    紅發的身影在片刻之間被那紫色天火燒至枯截,周身如被燒得通紅的木碳,隨即氣息湮滅,喊聲戛然而止。

    ‘轟隆隆’的火焰燃燒聲中,他的身體如腐蝕的枯柴,‘咔嚓’斷裂,摔落到地上砸為數截。

    出現得最晚且聲勢最大的紅發,萬萬沒料到自己竟會死于靈火反噬之中。

    隨著他一死,吞噬了半面天壁的紅霞迅速褪去,宋青小識海之中,任務提示也跟著發生變異:封神之戰!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25000,并開啟神境。

    圖封之上,火系靈力的標識被冰雪所取代,那混沌之色中的紅影化為冰藍,與姜黃纏繞,化出太極的圖形。

    只是宋青小吸收了紅發的力量之后,相當于本身已經擁有七個禁制世界的靈力,因此那太極的圖形并不平衡。

    代表著霜雪的禁制標識占據了圖榜的大半部分,將龜背大漢所擁有的標識擠壓著,似是要將其取而代之。

    天頂之上,再次發出極為嚴重的碎裂聲,天幕上方的云層壓低,如同即將天塌一般。

    地面轟鳴動蕩不止,那山體開始嚴重的傾斜,原本便已經被青袍撞破的山脈,此時僅剩的兩半山體在這地動之下發出更為劇烈的搖晃聲。

    整個試煉場景晃動不停,人數越少,越不安穩,已經出現即將崩塌的架勢。

    大量天河之水從山體之后狂涌而出,天空的裂縫越撕越大。

    紅發死后,火系靈力失去控制,那裂縫之中涌出大顆大顆的密集火石,‘轟隆’著滾落大地!

    這宛如末日一般的場景令龜背大漢臉色劇變,但見宋青小卻神色鎮定,對這場景的異變好像并不畏懼,如同早就已經經歷過相同的情景般。

    她可能已經找到了任務的線索,不能讓她得逞!

    龜背大漢眼中閃過一絲殺機,當即上半身化形為奇大無比的巨龜,兩只前臂迅速化為粗壯有力的上肢,往疾速上漲的河水之中撲了下去。

    ‘轟’!

    巨龜一落入河水,撲起十來米高的浪頭。

    那浪頭在靈力之下化為威力無窮的水氣之墻,往宋青小沖擊而來。

    水波之下,巨龜潛入河中,四肢一擺,巨大的身體化為陰影緊隨其后。

    宋青小剛一出火海,便見水浪翻天而至,通天之河的河面水波受這氣浪影響,也跟著劇烈蕩漾,氣流形成‘呼嘯’不絕的小型旋風,將其身形困住。

    她瞳孔一縮,雙掌一翻,兩道雄厚至極的靈力拍打而出。

    掌心之中那道冰雪印記吸收了七個禁制世界的靈力之后,此時發揮出巨大作用,將靈力的作用放大至無窮。

    那靈力從印記之中拍出,便隨即化為極寒之意,浪頭在卷至她頭頂之處時,靈力之下,從那浪尖處一下便被凍住。

    寒冰一形成,順著浪尖往下涌,‘滋滋’的聲響中,僅一瞬功夫,那片巨浪及河面便結為冰川。

    堅硬的冰層將洶涌的波濤盡數封住,暗潮被強大的力量按住,但下一秒冰層下的暗影便隨即而至,‘轟’的一聲,巨龜的頭顱沖破冰層,碎裂的冰屑隨氣流而四處飛濺開。

    巨龜張開的巨口重重撞擊到凍結成冰的巨浪之上,將其磕破,發出一聲怒吼。

    腥風從其口中吹出,大張的嘴如一個巨大的山洞,欲將宋青小吞入其中。

    哪怕宋青小已經顯出女媧之體,但其身形與這完全妖化的巨龜相較,卻仍非一個等級。

    ‘臨’字術瞬間形成領域,將其來勢一阻。

    只是這龜形大漢妖化之后力量非同一般,一秒不到,領域隨即便破。

    不過宋青小原本的目的也并非以領域困他,在他停頓的瞬間,她化出一柄長約兩米的冰槍,用力捅往巨龜的眼珠。

    ‘轟’!

    冰槍以迅雷之勢斬來,那巨龜卻并不躲,口中反倒吐出一股黃霧。

    那黃霧一出現,便隨即化為一層堅實異常的土墻,擋在他眼珠上方。

    冰槍‘砰’的一聲擊中那土墻,便如撞擊上銅墻鐵壁一般,憑宋青小現出女媧真身之后的肉身強橫至極的力量,竟也僅將那長槍沒入數寸罷了。

    反倒兩股力量絞殺之下,那冰槍畢竟只是靈力化形而出,壓根兒承受不住她的力量,這一摜之下竟從冰槍尖部開始‘哐鐺’碎裂開來,斷為數截掉落。

    力量反彈而回,震得宋青小手臂發麻。

    她將手一松,將手中握著的殘冰扔落,識海之中‘前’字令一閃之下,身形頓時遁出數十米遠,將巨龜往前探來的巨口避過。

    看樣子這巨龜靈力屬性為土,本身防御已經十分驚人,這靈力屬性便如再次為他加上一層防護,令人難以突破。

    再加上他妖系血脈特殊,能在這通天之河中興風作浪,相當于這河水又為他添了一層庇護,再加上其妖化之后奇大無比的身形,力量的暴漲使他每一個動靜都能將靈力攪得天翻地覆,難怪黑狼真君不是他的對手。

    防御力變態極的強,再加上力大無窮,光是這兩樣,便足以令他立于不敗之地了。

    宋青小抖了抖胳膊,那力量反彈而回造成的麻木感瞬時便消彌得無影無蹤。

    殺這巨龜的難度,遠比殺紫眸童子及紅發要難得多,與其力量相搏并非上上策,她皺了下眉頭,只見巨龜突破凝固的冰浪,咆哮聲中兇悍至極的將堅冰撞破,頭顱往她之前停留的方向撞了過去,張開的大嘴‘砰’的一聲合攏,卻落了個空后,高跳的身形才‘砰’的一聲重新摔入河流之中!

    水花‘嘩啦’被濺起數丈的高度,河面的中心因他落下而暈開巨大的漩渦。

    天空裂縫之中掉落的火星‘撲通、撲通’接連落入水中,火星將河水照透,河面之下,隱約可以見到下方有一道巨大的陰影在水中漫游。

    兩人先前一交手,都大約摸透了對方底細,此時誰都不會輕舉妄動。

    對于化為巨龜的駝背大漢來說,宋青小共有七個禁制世界的靈力在手,禁制吸收了靈力之后,成為她的一大助力,原本便極為強大的冰系靈力在這冰雪印記的增幅之下,更是威力無窮。

    且她能連斬如此多修行者,本身實力便已經不容小覷了,紅發大意之下死于她手,令龜背大漢更不敢再在未完全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輕易動手。

    兩人一人處于河內,一人位于半空,都在等著一個契機,看誰先沉不住氣。

    巨龜在水下遨游,天空在坍塌,半側山脈承受不住世界的傾斜,那些碎開的巨石也在紛紛往下滾落。

    接連天河的水流更急,不多時水位又往上漲了十來米高,令巨龜與宋青小之間的距離又拉近了,逼得她不得不將身形往更高處挪移。

    “下來吧——”

    河水之中傳來一道沉悶至極的男聲,在湍急的水流中尾音被拉得極長,被神識成百上千倍的放大,壓蓋過山崩地裂的動靜,清晰的傳進宋青小耳中:

    “何必還要拖延呢?”

    ‘嘩啦啦’的水流聲中,巨龜張開四肢在河水中悠閑的轉動:

    “佛修的尸身被融煉成舍利結石了么?呵呵……”巨龜的笑聲陰冷,帶著一種甕聲甕氣的感覺:

    “晶石、人首蛇尾,女媧之體,圖榜封神,又有我——”

    他頓了片刻,“看樣子,這一次試煉,神獄默認你的實力最強了,竟然連傳說中的女媧補天也出現了。”

    與紅發、青袍、佛修等人及龜背大漢自己的任務相較,宋青小的任務線索最為曲折,且又環環相扣。

    此人外表看似愚鈍,但心思之巧,卻不下于宋青小。

    在天崩地裂,佛修已死,卻烈火不融的情況下,便與宋青小想到了一處,也猜出了她的試煉任務,是需要煉石補天,砍巨龜之足撐起即將崩塌的天。

    “我猜的對么?”

    他問了一聲,宋青小并不意外他猜出了自己的任務,當即點了下頭:

    “是的。”

    “嘿嘿。”他發出一聲陰鷙的笑,像是對于宋青小要殺自己的事并不介意,反正他的目的也是想要將宋青小殺死,吸取她禁制世界之力,繼而圖榜封神,完成任務。

    二人說話的功夫,天空之上的裂縫撕扯得更大,那隕落的火石更大、更急了。

    滾滾燃燒的巨石‘嗖嗖’落入水中,發出劇烈響動,頭頂的云層在往下掉落,天幕下沉形成的恐怖威壓逼得宋青小的身形不得不往下跟著落了一截,離水面的距離便比先前近了許多。

    巨龜像是并沒有發現這一幕,他只是悠哉游哉的在轉中轉動了一下自己巨大的身形,接著又開口道:

    “你看一看,天要塌了,山也崩了,水越淹越高,你的任務時間可不多了。”

    就算此時她已將佛修尸身煉化,有晶石在手,但未殺自己,隨著試煉場景內的天頂下沉,她任務失敗的機率依舊是很大的。

    “若是你不加快速度,你的任務恐怕就完不成了。”

    那巨龜的聲音里帶著幾分誘哄:

    “下來啊,何必拖延時間呢?”

    宋青小聽到此處,長長的嘆了口氣:

    “你是對的。”

    雖說宋青小心中知道他這樣說只是誘哄自己下去罷了,但此時巨龜說的話,也恰好正中她軟肋。

    這會兒他任務未完,兩人都被截留在試場景之內,證明他的任務恐怕也還需要殺死自己之后才能滿足封神的條件。

    可是他可以如縮頭烏龜一般停在水中與自己拖延,宋青小卻不能再等下去了。

    佛修的尸身被煉化之后,僅煉出了八顆舍利晶石罷了。

    而隨著天幕被紊亂的靈力撕得越開,試煉場景損毀得越嚴重,要修復起來恐怕所需要的材料便更多。

    她隱隱擔憂若是自己拖延下去,這八顆晶石不夠,到時哪怕斬殺了巨龜,也因為不能完全補天,而任務功虧一簣,使自己死在這試煉場景之中。

    所以哪怕明知巨龜的話是想要引自己先動手露出破綻,她也要去闖一闖的。

    下了決心之后,宋青小便不再猶豫了。

    “冰封千里!”

    事關生死,UU看書www.uukanshu.com 她是半點兒后手都不再留。

    隨著她話音一喊出口,筋脈之中的靈力急轉,如開閘的洪流,蜂涌而出!

    四周溫度急速下降,轉眼之間靈力化為片片雪晶,從頭頂灑落。

    空氣仿佛也被凍住,以她身下的河面為中心,大片大片冰塊鋪延開來,瞬息功夫,碎裂的山壁之上例爬滿冰霜。

    涌動的河水凝固,從斷裂的山脈處急流而下的水流底結為冰體,且冰霜順著水流往上爬,一眨眼竟將整片流動的水流全部凍住!

    ‘嘩啦啦’涌動的河水聲頓時一止,急速降低的溫度導致半空中凝結出大片大片的雪花跌落。

    須臾之間,宋青小便將此地化為一個寂靜無聲的純白冰雪世界,這樣強大的冰雪覆蓋,一下便將她的靈力抽去十之三、四,但她以大量靈力所筑成的冰雪世界卻成為她的王國!

    所有涌動的東西都被封住,她的靈力遍布在這個冰雪世界中,所有在她感應范圍之內的東西,在她意識之下,速度開始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