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28章 奸計

前方高能
     靈力化為覆蓋在冰劍之上的銳利鋒芒,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斬往巨龜一只朝天而立的后足。

    那受星辰之力所限制,四肢朝天的巨龜見此情景,后背之上靈光一涌,嘴里發出一聲嘶吼:

    “啊”

    隨著這吼叫聲中,他后背的巨殼竟一下脫體而出,在半空中飛速旋轉,化為一個奇大無比的盾牌,擋在了那后足前側。

    靈力所化的寒芒‘轟’的一聲落到那巨殼之上,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聲響!

    龜殼‘嗡嗡’顫動,劍氣在龜殼之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印痕,一股淡藍的寒霧從印痕兩側彌漫開來,化為霜霧頃刻之間便將龜殼嚴嚴覆蓋住。

    這一變故令兩人心中都是一震,宋青小沒料到這龜背大漢化形之后如此棘手,竟能將其龜殼隨意閃挪。

    如此一來便十分麻煩了,他本身防御就厚,又能御土成甲,如今還能令這后背巨殼任意挪動,要想傷他便十分艱難了,除非先將他這硬殼強行破去了!

    但要想破此殼又非易事,那龜殼高近五米,寬約三米,再加上巨龜特殊的防御加成,更如銅墻鐵壁,堅不可摧。

    就算是她如今以全力化冰劍斬出,也僅只是在龜殼之上留下一道不過兩、三厘米深的印記。

    宋青小并不氣餒,趁這巨龜沒有翻身,抿了抿唇,飛身后退,再次握劍,一瞬之間,便又斬出數道氣勁!

    這些氣勁一斬出來,隨即化為一條淡藍光河,數道氣勁在半空之中交疊合一,化為一道巨大的月牙形光波,往那龜殼再次斬去!

    這集宋青小渾身之力所斬出的攻擊化為磅礴之力,那巨龜似是知道厲害,不敢托大,龜殼之上靈波一動間,那龜殼上方縱橫交錯的紋路之上突然亮起光紋。

    下一秒,暴擊聲響起。

    ‘轟’

    寒芒沖擊到龜殼之上,巨大的沖擊力震得地面凍結的冰塊碎裂。

    氣流將飛濺的寒冰碎屑絞碎,化為粉沫塵卷而起。

    那厚厚的龜殼發出數聲細微的‘咔嚓’聲響,并在這蓋世之力下被推得往后挪移,‘砰’的一聲撞上了巨龜身體。

    即將崩塌的試煉場景因這劇烈的靈力波動而發出不堪包荷的嗡鳴,大地顫動得更加厲害,被冰封住的山脈也被靈力的余波震裂,隱隱有解體的趨勢。

    塵霧漫散開來,宋青小看到那巨龜的殼中心處,凹陷了一個約摸拳頭大的坑。

    數條如蛛網般的細小裂縫順著這凹痕向四周蔓延,龜殼上面的光芒稍微暗淡,但隨即黃光一閃間,又像是被鍍上了一層黃甲的樣子,將這點兒凹痕掩飾得天衣無縫,再不見一絲痕跡。

    宋青小皺了下眉,她手中掌握了七個禁制世界的力量,又現出女媧之體,力量得到解封,至少真正的殺傷力不亞于化嬰境頂階的修士。

    此時全力斬出數擊,竟只是在龜殼之上留下了這點微不足道的印記!

    “哈哈哈哈哈……”那巨龜口中發出一聲長笑,以聲音中的張狂掩飾他此時內心的驚懼。

    龜形大漢憑借自己特殊的化形,一路試煉走來,不知躲過多少腥風血雨,遇過多少修為各異的試煉者!

    無論是威力強大的法寶、武器,還是各式各樣的秘術異能,僅憑他的龜甲,

    便可抵御一切。

    他的這龜甲以各式各樣珍稀的藥材、靈液浸泡,且以法器祭之,威力之大,比一般的法寶還要強上幾分。

    可此時宋青小僅憑靈力化形的冰劍,竟能斬出這樣的威力!

    在她看來,這一招僅只是令他龜甲稍受損傷,須臾之間便被修復那印痕。

    但是在巨龜看來,卻意味著他的龜殼并非銅墻鐵壁,并不如他想像中一般牢固,也有會被人強行拍碎的危機。

    宋青小的身體強悍程度遠超他的想像,竟有與他相抗衡的力量,令這巨龜心中忌憚不己,同時更是對她的血脈、秘術垂涎不已。

    “你破不開我這甲殼的。”說話的功夫間,巨龜掙脫星辰的束縛,四肢緩緩落地,發出‘砰砰’響聲。

    凍結成冰的河面被他巨掌踩裂,發出‘’的動靜。

    那擋在他面前的龜殼隨著他一張口,撥地而起,‘嗖’的一聲落回他背殼之上,與其身體合二為一,高高拱起,如山峰似的,看不出曾分離的痕跡。

    “你的時間可不多了。”巨龜在與她兩次交手之后,改變了自己最初想要殺她的主意。

    宋青小實力之強,恐怕早就非一般化嬰境中階修士可比,甚至就連化嬰境頂階的強者也未必有她這么強大的本事。

    紫眸童子、紅發大漢等人就是因為太過高傲,將她低估太多,才不得好死。

    與其跟她硬碰硬,不如轉攻為守,只要拖她一時片刻,等天崩地裂,拖到她任務失敗,靈力耗竭,到時才是他出手的大好時機。

    這會兒只要他維持妖體,憑借自己的防御與她周旋,她便拿自己無計可施!

    宋青小腦子飛速運轉,并不搭聲。

    如這巨龜所說,他的甲殼奇厚無比,硬碰硬難以在短時間內占得便宜。

    此人現在擺明了就是想要拖延時間,拖到自己任務失敗,繼而再沉不住氣。

    若是此時受他挑釁,那倒真是中了他奸計。

    她雙目微瞇,心中冷靜無比,并不受其所激。

    現在一想,從這大漢出現之后,除了奇襲偷奪那佛修金幡之外,與青袍大戰之時便隨即化出本體,直到紅發趕來都未變回人身。

    也就是說,他化形之后,力量、防御的增幅都遠大于他人身之時,所以此時與自己交戰,揚長避短,施展‘拖’字訣。

    想到此處,宋青小眼中飛快閃過一絲異色。

    正在此時,天幕之上傳來‘轟隆隆’的鳴響聲,那天空被撕裂得更開,大片黑霧從裂縫之中鉆出,覆蓋大地,仿佛如烏云即將壓頂。

    靈力在這股力量的催逼之下逐漸紊亂,大地發出不堪承受的‘吱嘎’聲。

    那巨龜見此情景,口中發出更為得意的笑聲。

    宋青小雙手將冰劍一握,用力把劍尖往地面上捅了下去!

    冰劍無聲與地面的冰層融為一體,她體內的靈力順著冰劍灌入大地,使得四周寒意大盛!

    在她不惜耗費靈力的情況下,大量冰錐如雨后春筍從冰層之中鉆出,往巨龜的腹下、四肢刺了過去!

    “你龜殼奇硬,但不知腹部的軟甲是不是也跟你的背殼一樣呢?”宋青小說話的同時,這些冰錐‘嗖嗖’上躥。

    那巨龜發出‘嘿嘿’笑聲,他也不與宋青小正面交鋒,此時見冰錐襲來,竟當下將頭顱、手足一縮,頓時將裸_露在外的軀干都縮進了殼內,成為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巨大縮頭烏龜。

    冰錐刺在他甲殼之上,發出刺耳難忍的‘咔咔’聲,卻被殼甲所阻,難刺入他體內。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他的頭顱縮回殼中,聲音顯得有些甕聲甕氣。

    宋青小見此情景,嘴角一勾,露出一絲若隱似無的笑意:

    “試試就試試!”

    她話音剛落,將手中握著的冰劍一抖,那長劍頓時化為一條冰鞭,被她揚手一揮

    破空聲響中,那冰鞭從無數冰錐之上橫掃而過,靈力斬切著冰錐,將冰錐群斬平。

    被冰錐托高至兩三米的縮頭巨龜在冰錐群被蕩平的瞬間又從高處往下摔落,不等其落地,冰鞭繞回之時,宋青小握著冰鞭用力一顫,靈力從冰鞭之上灌出,瞬間將這冰鞭化為一條長達十米的冰棍!

    她將這冰棍往摔落的巨龜身下探去,下一秒巨龜‘哐鐺’重響砸地!

    那冰棍在她靈力施為之下,承受了巨龜這一重擊而未斷碎,宋青小握住這冰棍,長尾點地,用足靈力,嘴中大喝了一聲:

    “給我起!”

    巨龜只覺得自己如坐云霄飛車,開始被冰錐抬高,繼而又匆忙砸地,還未落穩,便覺一股重力從身下傳來,隨著宋青小的喊聲,他只覺得自己身體被一股奇大無比的力量撬起。

    “不好!”他心中涌出這個念頭,隨即明白過來宋青小是想要將他撬個翻身。

    他化形之后,體形、力量、防御都增漲了數十倍,可是唯獨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化為龜形之后,也難免逃脫烏龜的弱點,被翻轉之后,難以憑借自身力量翻轉過身。

    一旦背殼落地,哪怕他頭足俱縮,也難免會受制于人。

    宋青小恐怕也是找準了自己的弱點,想要將自己翻身之后再尋對策。

    這個念頭涌入大漢腦海,下一秒他便感覺天旋地轉之間,宋青小竟僅憑肉身力量,強行將自己重逾千斤的身軀撬翻起身。

    驚駭之際,那龜背大漢腦海之中閃過一個念頭:絕不能讓她得逞!

    他發出一聲冷笑,在龐大如山般的身軀即將后背落地的剎那,他的體形突然飛速縮小,化為人形,隨即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

    還未借機逃脫之時,便聽到宋青小笑道:

    “這不,一試就試出來了?”

    龜背大漢一聽這話,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她話音剛落,那龜背大漢眼角余光便看到紫光一閃

    宋青小的掌心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古樸小巧的青燈。

    那燈中閃著一團拳頭大的紫焰,UU看書www.uukanshu.com 散發著極為危險的氣息。

    隨著她說話聲響起,那紫光一閃之下,紫焰往他飛撲而來,一股陰寒之意率先而至。

    不知為何,這令龜背大漢想起了先前紅發遭到反噬之后身上出現的大團紫斑,他心中大駭,正欲召集土墻將這紫焰擋住之時,那紫焰速度卻奇快無比,電光石火之間已經出現在他身側。

    這紫焰僅只拳頭大小,但卻散發出令其膽顫心驚的威壓,他想也不想便后背一拱,一張姜黃色盾牌從他后背之上浮了出來,往這紫焰飛扇而去

    他對自己的盾牌自信至極,此盾以他半妖之身的甲殼所煉,受他靈力蘊養,威力不在上品法寶之下,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算在宋青小力量之下稍有損傷,卻很快能將那絲傷痕消彌于無形。

    此時只要自己能將這燈焰擋住一時半刻,他隨即化為龜形,宋青小必定會對他無計可施!

    直到這會兒,龜背大漢才明白過來自己恐怕中了宋青小奸計。

    她以冰棍撬翻自己,并非為了好對他下手,而是想要逼他現出人身,以便更易對付自己。

    之所以她一開始沒拿出這紫焰青燈,恐怕是因為這火焰雖說散發出的力量懾人,但僅只拳頭大小,這火焰之力,未必能完全覆蓋得了自己現出妖身之后的巨大身軀。

    他將宋青小的算計猜了個仈Jiǔ不離十,卻唯獨高估了自己那龜殼的防御力,或者說是低估了混沌青燈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