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35章 劍胚

前方高能
     一秒記住【 】,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日范江河馴養陰尸,又因離族外出,擔憂找不到合適的血液喂食陰尸,使陰尸反噬,因此準備以自身血液飼養陰尸。

    如此一來,他擔憂大量失血,因此臨行之時,特意借到這個定丹鼎,以備不時之需。

    這個蘇五看不上的小鼎,對于許多修行者來說,卻得到并不容易。

    畢竟天外天的神農氏煉制的鼎爐,并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輕易得到的。

    當然,最終這只小鼎隨著范江河一死,落到了宋青小的手上,這些前情她也并不知。

    此時聽到蘇五肯定了定丹鼎的來歷,雖然他只說此鼎只是中品,但宋青小卻已經頗感滿意。

    她并非煉丹大師,目前丹道尚未入門,一心還撲在修復自己本命法寶之上,對于煉丹一道還未涉獵。

    這定丹鼎對她這樣一個新手來說,已經是綽綽有余。

    她將鼎重新收回芥子空間,決定修補完武器之后,在修煉之余,也可以試著煉丹。

    畢竟將來的試煉,也有受傷的可能,若有丹藥在手,也能多些保障與機會。

    “東秦氏則以儒入道……”

    蘇五將幾大世族的特點簡略一說,宋青小點了點頭,將這些特點牢牢記在心里。

    “其余便沒什么好了解的了。”

    一些自立門戶的強者也有,但一時之間難以說清。

    更何況宋青小選擇了這條兇險的路,便有遇到危險的思想準備,不可能樣樣事情都能提前作好防備,只能盡量在她實力不如人前,先避開一些難以招惹的世族門閥。

    宋青小聽到此處,心中不由開始回想當初自己所遇到的千山二人究竟是何人。

    毫無疑問,從這兩人展露出來的實力、氣勢,對時家的不以為然看,千山必定是天外天的人。

    只是不知他們究竟是哪個世族的傳人,亦或是散落的修行者。

    宋青小這會兒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

    再回想起當初遇到千山時的情景時,雖說依舊是驚心動魄的回憶,但再憶起千山所出的那一指,那時只覺得如泰山之巔,不可超越,如今再想,卻又覺得擋在面前的,只是一個障礙而已,也并非越不過去。

    “九大世族之中,實力最強的是太康、梵音二族。”

    因為宋青小主要招惹到了梵音世家的傳人,蘇五索性專挑梵音世家著重跟她講解了一番

    “但太康氏的子嗣不豐,雖說子弟傳人天份都高,修為也不錯,但人數不多,從整體實力看來,梵音世家更勝于太康氏。”

    宋青小聽到這里,不由插了句嘴

    “天外天中,看破紅塵削發出家的和尚這么多?”

    蘇五被她這話噎住,好半晌才反問

    “誰告訴你梵音世家的和尚一定是外來的?”

    “難道不是?”宋青小聽了他這話,有些好奇。

    “當然不是。”蘇五冷聲道,“沒有什么樣的傳承,比血統更為穩定。尤其是這樣的世宗大族,積累數千年的傳承,自然不會輕易便宜外人。”

    “那不就是酒肉和尚?”蘇五的話出乎了宋青小意料之外,她原本以為梵音世家是招收弟子門人,卻沒料到竟然會是以這樣的方式傳承。

    蘇五聽她說完這話,被氣得‘嘿嘿’冷笑了兩聲。

    “梵音世家的和尚不止沒有繁規習俗,還能殺人呢,你是不是好驚訝呢?”他諷刺了一句,宋青小摸了摸自己的鼻尖,也意識到自己確實有些先入為主了。

    好在蘇五譏諷了她兩句之后,并沒有再將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而是解釋

    “梵音世家也有世俗宗門,族中資質普通的,結婚生子并沒有限制,只是接觸不到更高深的功法、秘術,得不到族中核心資源而已。”

    但這些族中子弟,若是年少時期便有表現出天份卓絕的,便會抱入世家之中,從小培養,繼而將來加入宗族核心。

    在天外天中,梵音世家這樣將宗族勢力一分為二的情況并不罕見,畢竟世宗大族之間,也有一些凡塵俗事需要天份不足的低等血脈打理。

    宋青小聽到這里,也明白過來蘇五所說的‘梵音世家頗為護短’的真正意思。

    畢竟這些和尚之間的關系不是簡單的徒子徒孫,同時還有血脈傳承,那么她殺掉的那佛修,除了是人家悉心培養的弟子傳人之外,還是人家的血系后輩,若是被梵音世家知道佛修死在自己手中,確實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從這一件事,她也隱約有了一些危機感。

    如今她獨來獨往,雖說十分方便,不受拘束,但同時一旦得罪世族的人,便會面臨整個世族的打擊,就如受時家追殺,后患無窮。

    隨著她實力的提升,她面對的對手、敵人,級別也跟著在提升。

    這樣的情況下,她化嬰境中階的修為便明顯不足了,并不能給她帶來多少安全感,還是需要更加刻苦勤奮的修煉才行。

    那梵音世家坐鎮的入圣境的老和尚她目前是惹不起的,碰面之后能溜走都算她贏。

    當初她才悟道時,從千山手上逃脫的那種運氣可一不可二,不能心存僥幸。

    她目光落到進階的青燈之上,這會兒已經十分慶幸這青燈將金蓮‘奪’走,否則她不明就里,還容易埋下禍根。

    蘇五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頓了片刻,接著神識又落到那團被靈力所包裹住的舍利晶石所化的‘彩霧’之上

    “這是……”

    那舍利晶石已經被進化之后的青燈徹底煉化為一團五彩云霧,哪怕如今僅剩神識,且隔著靈力阻絕,蘇五都感覺得到那霧氣之中所蘊含的充沛到恐怖的靈力。

    “那佛修的尸身所煉化的舍利晶石。”

    宋青小解釋了一句,蘇五又是一陣無語。

    那佛修出身梵音世家,又能被世族賜予靈寶級別的金蓮作為其防身法寶,同時還有那威力強大的金幡在手,足以證明此人在梵音世家之中,絕非一般人,應該是自小天資出眾,被抱入宗門之中,從小被那群和尚以各樣靈力、靈藥灌養,花費大量心血力氣,作為嫡系傳人來培養的。

    可以說那佛修本體的血脈在這樣的培養之下,本身便已經十分珍貴,且體質強橫。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梵音世家的舉動,最終會便宜了宋青小這么個人。

    當然,舍利晶石這樣的神物,也并非每一個肉身強大,修為出眾的和尚都會煉化得出來的,尤其是像宋青小所得到的這粒晶石,所散發出的氣息明顯不同于一般的舍利靈石。

    那股舍利晶石所煉化之后形成的彩霧,所散發出的氣息,并不下于天階以上的頂級材料,甚至更有勝之。

    也就是說,那佛修死后能被煉化為晶石,也是宋青小占盡了天時、地利與人和。

    唯有她遇到了封神之戰,觸發了‘女媧補天’的契機,在試煉開始之后,又恰巧進入了這么一個佛修,任務的催發及必然性,才會使得這佛修死后,在試煉場景中,身體化為足以補天的晶石,讓宋青小占到了這個絕無僅有的便宜。

    蘇五在剎時之間根據宋青小所說的話,將一切前因后果想通了,不由開始嫉妒起宋青小的運氣。

    這種幸運絕無僅有,且環環相扣,稍一環有所偏差,她便失敗身死。

    若是在試煉空間中,眾人大打出手,佛修被逼之下提前祭出法寶,引起其他修士注意,恐怕早早就會死在眾人之手,自然不可能有后來阻止青袍,肉身化舍利。

    而宋青小如果不是在顧府探險一行中意外收服混沌青燈,得到青焰,又沉得住氣,關鍵時刻才施展出這樣的一個制勝寶物反噬紅發。

    面對鋪天蓋地的火海,恐怕要想逃脫也是一件難事。

    最重要的,沒有天劫之火所形成的青焰,佛修的尸身就算有用,也難以被煉化。

    這每一步都至關重要,缺一不可,最終才能成就她如今的幸運。

    蘇五自認自己本身也算天之驕子,出身于世家大族,從出生之日起,因天份卓絕,便備受家族重視,年少時期,幾乎不遇挫折。

    因此他自視甚高,很少羨慕旁人,此時也不由有些羨慕宋青小的機遇。

    這舍利晶石原本是試煉空間用以補天的材料,她卻用來修補這個殘缺的匕首,再加上已經煉化至這樣地步的玄晶——

    蘇五都不敢想像,這些逆天的頂級材料加入進去之后,會煉出一個什么樣驚世駭俗的東西!

    兩人聊了這一陣,已經耽誤了宋青小不少的功夫,此時話題告一段落,蘇五不再出聲之后,她又將注意力放回自己修補匕首的事情上。

    那玄晶已經被徹底煉化,舍利晶石也被融煉開來,這星空之海中方圓數十里都是她的‘領地’,此時正是她修復匕首的大好時機。

    準備的工作宋青小已經做了許久,這會兒事到臨頭,她強忍心中的興奮,接著調息了一番自己的靈力,直到筋脈之中的靈力恢復了七八成后,才小心翼翼的將匕首從丹田之中召了出來,令其浮在她面前。

    這把匕首陪伴她多時,是她能一路走到如今關鍵性的武器,更是在危急關頭數次發揮奇效,救了她性命,直到斷裂之后,便一直被蘊養在她身體之內,很少再見天日。

    匕首因斷了大半,顯得靈光頗為暗淡,哪怕是她以靈力蘊養,也并沒有恢復其幾分神韻。

    另外半截刃尖,在當初顧府探險之行中,宋青小為了引開聚集的九天雷而將其拋出,使其被威力可怖的天雷損毀,如今僅剩了半個斷裂匕首的尾部而已。

    而在封神之戰內,宋青小斬殺那巨龜之時,以此物作為承受靈力的媒介,又使得這半截匕首又受了很大的損傷,幾條裂縫將剩余的刃身撕裂,幾乎令這匕首靈光盡失。

    宋青小在端詳了一番匕首之后,深呼了一口氣,這才分出靈力,往那玄晶探去。

    她煉器之術并不高明,也是從蘇五那里學到的方法,但用的材料頂階,且是有限的,半點兒馬虎不得。

    靈力引導著那融煉的玄晶之液緩緩往匕首的方向匯聚而去,依舊蘇五所教導的方法,使得玄晶之液很快在匕首的斷口處續接。

    可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這些半透明的融液在靠近匕首之后,并沒有如她一開始預測般,在靈力作用之后被打磨成匕首的雛形。

    這一小撮玄晶之液在接近匕首之后,迅速將匕首的后半截自主的包裹,頃刻之間便將其鍍上一層淡紫色的玄晶之液。

    那半截匕首在玄晶之液的包裹中開始迅速的融解,與那玄晶之液融為一體。

    里面大量的黑色殘質被排出,繼而被靈力所絞碎,一會兒功夫,那半把匕首已經不再成形,里面的材料大半被玄晶之液排除出來,僅剩了一小團融液浮在原地。

    “咦?”神魂之中的蘇五見到這一幕,發出一聲驚異聲“這玄晶之液看樣子品階太高,匕首本身的材質承受不住它的靈力。”

    他一眼便看穿本質,匕首本體雛形已融,對宋青小來說,雖說煉成之后,匕首本身品級可能會隨材料的提煉而變得更佳,但同時缺少這半個匕首,她這樣的煉器新人,便相當于要重頭到尾雕琢出一把全新的屬于自己的武器。

    宋青小并沒有打造法寶的經驗,所使用的材料又太過珍貴,一旦失敗,對她來說損失將是不可估量的。

    “融了也好,這把匕首品質也只是一般而已。”

    這柄匕首雖說出自兵藏世家之手,但本身也只是屬于上品的法寶而已,對于早些時候的宋青小來說算是鋒利,但隨著她實力提升,這樣的法寶便略顯雞肋。

    更何況這把匕首也僅只是復制品,缺少魂性,甚至還達不到上品法寶的品質,如今融了重新打造,也算是好事一件了。

    蘇五提醒道

    “抱守心神,不要分心,注意以靈力引入其中,按照你的心意,先第一步將法寶的胚胎鑄造出來再說。”

    這會兒宋青小也因匕首融化一事感到有些吃驚,但聽到蘇五話后,又心中一凜,強作鎮定。

    她專注自己的神識,控制著自己的靈力有條不紊的打入玄晶之液中,那先前還顫個不停的融液迅速穩定下來。

    將其控制住后,又將剩余的所有玄晶之液引入其中,依照當初蘇五所教導的煉器之法,引導著這團融液化出武器的雛形。

    “你原本的匕首有所限制。”神魂之中,蘇五繼續道

    “若選擇法寶雛形,你修的功法秘術沒有特殊限制的話,可以選擇刀、劍等。”

    他說到這里,狀若無意的提點她

    “刀主霸氣,威力無比。”

    她的材料有限,若想成刀,恐怕還缺少一些東西,否則只是高不成、低不就,很難煉制出適合的大刀。

    相比之下,“劍屬王者,清雅靈秀,對你來說更好御使。”

    他出身太康世家,是御劍的高手,劍氣修煉到極致,可御劍飛天、殺人,決戰千里取人性命,只在剎時之間而已,威力不在刀之下。

    在法寶的選擇上,宋青小也更傾向于劍。

    當日她殺死那武道研究院十五、十七二人時,兩人御劍應敵的情景,曾給她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如今蘇五也是用劍的行家,他曾說過,他的法寶也是一柄劍,此時他出聲給自己建議,應該是有想要提點自己的意思。

    雖說知道蘇五這樣做,恐怕有他自己的用意,但如今提升實力對宋青小來說是迫在眉睫的事。

    有人指點,總比她摸索前行要方便一些。

    更何況正如蘇五所說,她的材料有限,制作劍胚比制作大刀更為實際。

    想到此處,她下了決心。

    那團玄晶之液在她神念之下,開始瘋狂吸納她體內靈力。

    筋脈如開閘的水閥,靈力峰涌而出,被吸入到玄晶之液內。

    那玄晶之液迸發出璀璨光澤,在靈力作用之下,迅速拉長,化出長劍雛形。

    神魂之中蘇五不時出聲提醒,約摸兩刻鐘功夫,宋青小體內靈力已經被吸走五、六成,那玄晶之液已經拉長化為一個造形粗糙的劍胚,浮在宋青小的面前。

    這柄劍胚還未完全成形,已經寒意逼人,所透出的靈力遠非原本的黑色匕首所能比。

    眼見劍胚初成,宋青小眼中露出一絲喜色,接著又將一側已經準備好的舍利晶石所化霧氣,往劍胚之上引了過去。

    那閃著五彩光澤的云霧一引入劍胚之中,便迅速化為一道霞光,將劍胚嚴實裹住。

    剎時只見神光大作,往四周沖擊。

    這云霞之中的無上力量,雕刻著劍體,宋青小心神與之相連,神識透過那光芒,能‘看’到劍胚正瘋狂吸納著云霧之中的強大靈力。

    那靈光的頂端,一點淡紫色的半透明劍尖從霞光之中鉆出,鋒利畢露,發出一聲長劍的清吟。

    洞穴之中頓時寒意大盛,劍體還未完全成形,但此時從劍鋒之處透出的一股清冷凜冽的寒芒,卻令洞穴頭頂、四周密布的冰晶發出‘咔咔’的震裂聲。

    隨著云霞逐漸被劍體吸收,那光芒從劍尖處順著劍體下方開始隱退。

    ‘嗡嗡嗡——’

    宋青小體內的靈力被飛快吸入劍胚之中,頃刻之間竟然又去了十分之一,速度快得驚人。

    此時她體內的靈力僅剩了一成多而已,這劍胚吸納靈力的速度令她一驚,神識剛一波動,神魂之內蘇五便冷喝了一聲

    “正是關鍵的時刻,不要分心!”

    成形的劍體瘋狂顫抖,寒意從透出的劍身處散布開來,化為勁氣,沖擊著山洞四壁。

    靈力的異常波動使得山洞開始不穩,隨著劍身越露越多,那股沖擊力便越發強勁。

    大量冰層撕裂碎開,‘嘩啦啦’往下掉落。

    山洞之外,舍利晶石與劍胚相融合的剎那,一道璀璨的光芒直沖洞頂,透出山體,直達天際。

    ‘轟隆隆’!

    天空之上發出一陣悶雷響聲,大量云層卷動,化為烏云在山洞上方開始匯聚。

    外面的異變宋青小這會兒并不知道,她此時正處于一個關鍵時期。

    開始她還主動往這法寶之中輸送靈力,到了后來那劍體卻開始依憑兩者之間的聯系,主動吸納她體內靈力。

    她逐漸感到不支,僅剩的一成靈力頃刻之間又被吸走了數分,宋青小這會兒只覺得自己面前如擺了一個巨大的磁石,正瘋狂吸納著自己體內的力量,頃刻之間她額角、鼻翼便顯出汗跡,臉色也變得雪白,不見一絲血色。

    宋青小牙關緊咬,眼見即將不支之際,那劍胚之上的云霧終于褪至刃身底部,并緩緩褪至手柄。

    一道清吟的劍鳴聲中,那舍利晶石所化的云霧終于被劍體所完全吸收,在她靈力即將耗竭之時,劍靈法寶終于成形。

    只見一柄半透明的長劍浮現在她面前,劍身約摸二指寬細,通體泛著淺淡的紫色。

    因她首次鑄煉法寶的緣故,再加上她性格影響,使得劍身之上并無多余花紋,雖說造形簡單,但那長劍通體半透明如淡紫水晶所雕,表面細看之下還宛如鍍了一層五彩光澤,顯得簡單卻又不失優雅,劍身上透出一股令人不敢小覷的寒息。

    “成了!”她一見長劍的剎那,眼中便迸發出亮色,但隨即宋青小便想起蘇五所說的話,依照其教導的方法,咬破舌尖,催逼出一口精血,往那長劍之上噴了過去!

    她雖說當初曾收服黑色匕首,但只是憑借試煉空間的能力,與匕首進行了簡單的契約而已,彼此之間還達不到真正心神合一的聯系與默契。

    隨著黑色匕首受到損傷之后,那絲聯系更是大大減弱,在修補之時,那半截斷裂的匕首還承受不住玄晶之液的強大靈力而被完全融毀。

    如今這枚劍胚,相當于她重新打造出的全新寶貝,自然要在鑄煉之初,便先與其建立起聯系!

    她體內的血液力量之強,甚至不下于極品的材料。

    那口噴出的精血被劍靈一吸收,劍身開始瘋狂震抖,那上面寒意外放,劍體震蕩間冰系靈力形成阻礙,像是想要拒絕宋青小的控制。

    這劍胚的材料太過逆天,成形之后竟然已經隱隱生出了本能意志。

    宋青小一見如此,當即再次噴出一口精血!

    那血化為霧氣一將長劍籠罩,先前還劇烈震動想要飛脫束縛的長劍頓時像被無形的力量所壓制。

    宋青小此時靈力雖說枯竭,但神識卻并未受損,此時依舊能控制著劍胚,使得自己的精血與劍胚相結合為一體。

    劍胚的抵抗越來越弱,取而代之的,是她神魂之處,一股與劍胚之上所透出的寒芒相似的氣息緩緩出現,她已經能感覺到神魂之內劍氣的存在,隨著血液被劍胚吸入,兩者之間終于建立起親密無比的聯系。

    血光漸漸隱沒,那先前才形成還桀驁不馴的劍胚之靈,此時溫順無比的浮現在她眼前。

    “可惜。UU看書 www.uukanshu ”神魂之中,蘇五發出一聲嘆息,打斷了宋青小的欣喜。

    “怎么?”宋青小正感歡喜間,聽了蘇五的話,不由一愣,問了一聲。

    “你煉制的這劍胚,從其品相看來,至少已經達到了靈寶級。”這并非歸功于宋青小手藝驚人,而是在于她用的材料逆天,在血契寶物之時,她的精血又對劍胚有了極大加成,使得這劍胚天生便高,一旦現世,便已經有靈寶級別的等級。

    照理來說,這樣的寶物一出便應該生出靈性,一旦現世,必有異像發生,“可惜你最初用了那匕首作為栽體,使得這寶物受到了影響。”

    那把匕首只是一個復制品,缺少魂性。

    宋青小當初一心想要修補匕首,沒想過重鑄武器,使得這劍靈在制作的過程中,也受匕首的影響,成品之后,已經達到靈寶級,卻缺少了一絲天然而成的靈性,從而使得寶物的威力大打了折扣,就連見慣了各式各樣好東西的蘇五,此時也忍不住出言嘆息

    “實在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