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38章 賜名

前方高能
     最新網址: 那劍入手冰涼,一股寒意從宋青小掌心處直透識海,喚醒她神魂之中的劍胚印記,與之響起共鳴,彼此之間更感聯系極深。

    此時劍胚之上對抗天雷劫時的霸氣已經收斂干凈,霞光內斂,顯出寶物實體。

    宋青小強忍心中歡喜,側頭仔細打量這劍身。

    只見那劍體呈半透明,長約三尺有余,上面似是蒙了一層似煙非煙的霧氣,散發著朦朧光澤,越發使得那長劍奪目無比。

    她雙目一瞇,心中意念一動,以神識召喚龍魂——

    那意識剛一生出,便只見那半透明的劍身之上突然金光一閃,一條細長的真龍之魂的影子便浮現在劍體之內,身軀擺動間,一道龍吟在她識海中響起,接著劍身之上突然迸出一股極強氣勢。

    頃刻之間,只見那龍影一閃間,長劍頓時化為一條約摸一米多長的金龍之身。

    宋青小將手伸出,便見那寶物所化的龍親昵至極的繞著她手臂飛繞,以頭顱頂抵她手臂,仿佛如同一只在向主人撒嬌的寵物似的。

    龍魂與劍胚相結合,竟然化出了實體。

    且因為這龍魂與她一體同源所化,竟對她天然便信任有加,異常親近。

    “寶物化形……”宋青小想起蘇五之前所說的話,“玄天靈寶!”

    蘇五說過,法寶之上的寶物稱為靈寶,而靈寶也分為后天靈寶、通天靈寶、玄天靈寶及先天靈寶之分。

    法寶要想達到靈寶級別,本身便已經難能可貴,隨著蘊養有成、主人實力修為的提升,甚至還有極大的提升可能。

    當初封神之戰試煉中,那佛修僅憑一個靈寶級的金蓮化形,便能以初晉化嬰境的實力硬抗化嬰境巔峰修為的青袍而不落下風,足以見得寶物的重要性。

    如今宋青小將龍魂喚醒,又與寶物合二為一,便無異于又添一大助力。

    那龍繞著她手臂而飛,長鳴間身軀又化長數分,纏繞她身體而飛行,不時以頭顱蹭她,并發出一聲聲親昵的鳴吟。

    “這樣的寶物,

    應該有個與之匹配的名字。”神魂之內,蘇五目睹了這一幕,不由羨慕無比。

    真龍之魂!

    這樣已經絕跡于這個世界的東西,硬生生因為當日宋青小試煉中的蛟血及進化藥劑封印之后在她體內孕育而成。

    對于這龍魂來說,本該是凌駕于這個世界之巔的存在,傲視眾生,卻因為與她相伴相生,對她親昵信任,視她為血脈至親,順從親近,并無半點兒反抗之心。

    在她鑄出法寶之后,助她寶物成為玄天級的靈寶,隨著這龍魂的成長及宋青小將來修為的提升,可想而知這寶物還有極大進階的可能。

    這樣的好事,恐怕這個宇宙之中,千千萬萬年都未必難出一例。

    若是蘇五還在世,這樣的寶物,恐怕他也會垂涎無比,無論用盡什么方法與手段,必定是要將其奪到手的。

    可惜如今他身死道消,僅剩了一縷殘魂,便再是羨慕嫉妒,最終也只是化為一聲嘆息。

    不過也正因為他如今只剩魂識,這些身外之物再是絕世而罕有,對他來說已經無用武之地。

    心境不同,自然很快便恢復了以往的冷靜,出聲提醒。

    “名字?”宋青小聽他這么一說,倒是愣了一愣。

    她還沒有給寶物起名的習慣,不僅止是以前的黑色匕首,就連銀狼一直跟在她身邊多時,陪她征戰數次試煉,她也沒有給銀狼起名。

    因為對她來說,這些存在仿佛都只是身外之物,并不屬于她,隨時可能會離她而去,并不是真正意義上只屬于她的東西。

    此時蘇五的話令她心中生出一絲古怪至極的感覺,那繞在她身側的化形金龍仿佛感應到她此時心中的情緒,不由自主又發出一聲清吟,接著再繞著她身體而飛行。

    “是的。”蘇五應了一聲,“這是你親手所鑄造出來的寶物,與你心神合一,密不可分,將來會是你最信任的存在,與你并肩而行,你應該親自賜名。”

    “我的……”她心里涌出一絲漣漪,既是能感到有些意外,又像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

    蘇五說的話令她更為深刻的感覺到自己與這劍胚之間的深刻聯系,龍魂、劍氣與她心神、靈力合二為一,與她一體共生,親密無比。

    這是真正意義上,第一個完完全全屬于她自己的東西,不像神秘的黑色匕首,來歷特殊,雖說陪伴她多時,卻始終不是真正屬于她,形在而神不在,同時還提心吊膽。

    她的一生之中,很少有自己完全擁有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東西,哪怕親近如銀狼,彼此之間并肩作戰,且又羈絆頗深,但卻在一人一狼相處親近之時,又被迫分散。

    此時蘇五的提醒令宋青小難得露出幾絲無措之色,躊躇半晌,有些忐忑的問:

    “前輩的法寶有名字嗎?”

    蘇五沉默了片刻,接著才道:

    “我的法寶也是一柄劍,名叫青蓮。”

    興許是今日發生的事情太多,令蘇五情緒起伏,想起了曾經的往事,談興頗濃,竟愿意與她提及一些自己的過往:

    “這是一個故人替我起的,因為她說,我劍氣化形如蓮,哪怕就是殺氣縱橫之時,依舊……”

    他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這個男人身上秘密太多,宋青小無意挖掘。

    但他曾說,這樣與自己本命相依的法寶,與自己并肩而行,本應該親自賜名,此時他的法寶卻由他人賜名,那么這個人與他之間的關系必定不一般。

    蘇五說這話時,語氣里帶著幾絲柔軟。

    他為人冷漠而自負,哪怕如今僅剩一樓殘魂狀態,卻依舊不改其狂傲之態,聽聲而辯人,宋青小甚至很輕易便能想像得出他孤傲的模樣來。

    可此時他提及這個故人時,語氣卻明顯溫和了許多,再想到當日他看到混沌青燈之時,提到過他曾尋找青燈,想要借青燈之力,使人而復生……

    憑她直覺,她感覺蘇五想要復活的人,恐怕與替他法寶起名的人為同一人,而且可能是個女性。

    “你怎么不問這個人是誰?”蘇五停了半晌,忍不住出聲詢問。

    “……”宋青小感覺他有些難以侍候。

    他如果想說,自己不問他也會說;反之,如果他不想提及,她就是問了,他也不會將這個人說出來。

    反倒會因為她多嘴詢問,說不定會引起他的不滿,若是將他氣走,下一次自己有求于他時,他未必愿意出來。

    “我如果問了,前輩會說嗎?”

    蘇五便冷哼了一聲:

    “不會!”

    宋青小便無奈道:

    “那不就得了?我何必多嘴呢?”

    “瞻前顧后!”蘇五冷聲道,“有時想得太多,反倒容易成為你修行路上的障礙。”

    他像是在教導自己一般,宋青小聽了這話,愣了一下,接著很快又反應過來:

    “多謝前輩指點。”

    她聰明異常,此時聽出蘇五話中的意圖,像是對于過往一些事,并沒有再像以前一般忌于提及。

    這是一個好兆頭,證明他恐怕有意想要拉近跟自己之間的關系。

    莫非是因為混沌青燈的緣故?

    她心念疾轉,嘴里卻順應蘇五意圖,出聲問道:

    “前輩這個故人,是您尋找混沌青燈的原因嗎?”

    “……”蘇五沉默了一會,接著才道:“是。”

    “是個女性嗎?”她又問了一句。

    “是。”蘇五回答依舊簡短,卻驗證了宋青小之前心中的兩個猜測。

    說到這個地步,她索性再次發問:

    “是前輩的愛人嗎?”

    他活著之時,曾因為青燈能掌生死之能的傳說,一直在遍尋混沌青燈下落,恐怕就是為了復活一個他想要復活的人。

    這個人對他十分特殊,又是女性,能令一個男人如此念念不忘,恐怕就是蘇五的情侶了。

    “……不是。”長久的沉默之后,出乎宋青小意料之外,蘇五卻出聲否認了,聲音變得有些低沉了起來:

    “只是一個故交罷了。”

    他的心情好像因為提到過往,而又感到有些惡劣,勉強說完這話之后,又冷聲斥道:

    “閑聊了半天,你到底有沒有想好你的法寶名字?”

    “不是前輩想要閑聊的嗎?”宋青小對他態度的轉變有些無語,明明是他自己率先提及其他的話題,此時被戳中回憶,不想再提了便脾氣變得惡劣。

    蘇五聽她這話,又哼了一聲:

    “我只是提到我的法寶,又沒讓你問其他的。”他說完這話,又催促:

    “你的法寶名字想好了嗎?就來管我的閑事。”

    宋青小懶得跟他爭執計較,沉吟片刻,回首看了看纏繞在自己身側騰飛的龍影一眼:

    “無論是玄晶、舍利晶石,都是補天的器材。”但偏偏被用以鑄成殺劍,以龍魂注入其中,更是成就一把絕世的玄天靈寶。

    既然這劍意與補天意義相反,那么自然不能再以‘補天’稱之。

    “誅天……”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異色,她這話一說出口,那化形為龍的魂影便發出長吟,接著騰空而起,清鳴聲中化為一柄長劍,又‘嗖’的一聲疾速下落,懸浮在宋青小探出的指尖。

    “誅天。”她又重復了一次,這次再說時,語氣便顯得堅定了許多,那劍身顫鳴不止,引動天地間的靈力,仿佛是與這名字而生出了共鳴般。

    蘇五輕聲道:“誅天。”

    他沒有再出聲,但居于宋青小神魂之中,與她共生多時,隱約也像是能明白一些她內心深處的想法,明白她之所以為劍胚起這個名字的緣由一般。

    她出身平凡,只是逆境之中由死而生,一路從神獄中掙扎,好不容易才活到如今。

    對于她來說,最初進入神獄是遭人殺害,那時她便如那些強者眼中的一只蟲子般。

    之后得罪時家,甚至險遭天外天的人殺死,被逼無奈東躲西藏,卻又因被迫殺死范江河叔侄而露餡。

    她的內心深處,必定不是甘于遭人任意欺凌的。

    如果說隱世家族對于帝國來說,便如一手遮天的存在,那么等她離開星空之海時,便必是會將這天地攪亂!

    如果說當日險些殺死她的千山等人是天外天的人,UU看書 www.uukanshu 并自稱為神,那么她這名為‘誅天’的劍,恐怕也意在指天外天。

    蘇五原本以為她性格謹小慎微,如今看來,她只是暫時的蟄伏,還是等著一飛沖天。

    這樣很好!

    修煉之人,本來就是逆天而行,修行本身已經太苦,又何必還要那么事事小心翼翼,畏首畏尾呢?

    宋青小這一刻的心境仿佛因為替誅天之劍起名而有了些微的變化,仿佛以往束縛著她的一些東西被打碎,靈息有了異變,使得她整個人氣勢與之前又有不同的樣子。

    頭頂云層在緩緩散去,星空之海中暗淡的天光又逐漸回復清明。

    昨天卡文了

    其實今天也有點,但是好像請兩天假不是很好意思的亞子,之后再找個時間多更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