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44章 方式

前方高能
     宋青小可以想像得到,如果蘇五至今還活著,以他全盛時期的實力,在斬出這一劍時,會是何等樣的威力了!

    可惜的是她踏入這個世界之時,他已經死了,她沒有機會見識到這一幕,而且此生恐怕都不會有機會再親眼見識到這樣的劍術。

    但幸運的是她得到了滅神術,這本該已經死亡的蘇五,仍留有一絲殘魂在滅神術中,所以才有他此時寄居在自己神魂之內,教導自己以劍氣化蓮的功法運用。

    她既感幸運,又有些遺憾,腦海里還殘留著先前青蓮落下之時化為縱橫霸道的劍氣時的一幕,久久難以消除。

    “真正的虛空境,可不僅只是如此。”神魂之內,蘇五淡淡的開口。

    他的聲音與之前相較,雖仍一如既往的清冷,但卻顯出一絲難以掩飾的氣弱,顯然先前斬出的那一劍,對于如今的他來說,已經是有些勉強的舉動。

    英雄遲暮!

    宋青小腦海里涌出這個念頭,卻很快被她按捺下去了。

    身體死亡之后,僅靠殘魂支撐,他斬出劍的威力甚至很難達到他全盛時期實力的千分之一。

    若是他實力全盛之時,以半步入圣的巔峰修為施展出劍法之時,不知是怎樣的霸氣凌人。

    “記住了嗎?”蘇五問了一聲。

    宋青小點了點頭,恭敬的應:

    “記下了。”因蘇五的舉動,令她意外提前窺探到了一絲虛空境修為的實力,對她將來的修行、眼界大有助益,這對宋青小來說,無比的珍貴。

    也是這一刻,她對于蘇五的存在有了微妙的變化,從一開始得知他存在時的殺意,到之后的戒備,再到后來與他關系緩和,及如今受他指點,她的態度也在轉變。

    雖說蘇五的存在仍有可能將來對自己不利,但此時他對自己有恩,如她修行路上的引路人,值得她尊敬。

    從一開始,宋青小進入神獄,踏上修行這條路便是身不由己,到后來修煉,也是為了增強實力,及提升活命的資本。

    被千山所殺、時家追殺,

    為的也只是想要自保、自立,而今夜見識了蘇五斬出這一劍的風華,卻令她的心態發生了變化,從被迫修煉到提升實力對抗世家,再到想要進入修煉更高的階次,追求更為寬廣的世界。

    無論是千山還是時家,都只是她修行路上的一塊絆腳石而已,總會被她越過去。

    蘇五寄居在她神魂之中,從她的語氣里也仿佛能感覺到她此時心境的變化,自然聽得出來她話語之中的那一絲感激,坦然的接受了她的敬意。

    “這就是你當年劍胚名字的由來嗎?”

    二人沉默了半晌,宋青小想起蘇五提及過的劍胚名字,不由問了一句。

    “嗯。”他聲音若隱似無的應了一記,好似想起了那個替他劍胚起名的人,并不愿多提及。

    宋青小手持長劍,目光往遠處看去,只見地面之上青蓮盛放之后,殘留了滿地盛開的冰棱。

    誅天之劍不愧是玄天級的靈寶,一劍斬出之后,除了劍氣化蓮之外,甚至將宋青小本身冰系靈力的特性放大到極致。

    蓮花化為殺氣四射開來之時,地面結出一層薄薄的冰晶,上面仿佛盛開了一朵朵栩栩如生的冰花,晶瑩剔透,還殘留著極強的靈力、劍氣。

    驟降的寒意令天氣激變,化為紛紛揚揚的雪片落了下來,宋青小想起先前那驚艷的一幕,不由也試著握住劍柄,動了動手臂。

    可惜蘇五先前那一式為了讓她感受清楚,耗盡了她體內的靈力,此時她就算是動作相似,也徒具其形不具其神。

    最終她將手一攤,那誅天之劍頓時便化為光點,重新被她收進體內,蘊養在丹田里。

    她將劍一收之后,才感到有些好奇。

    蘇五這樣的人,哪怕僅剩殘魂,可施展出來的招式依舊可以看出他當年不知是何等氣勢睥睨。

    他實力超然于眾人之上,又有滅術在手。

    劍修的強大還遠勝一般的修行者許多,再加上出身天外天九大世族之中實力強悍的太康氏,這樣的一個人,當年又怎么會死在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院的圍攻者手中呢?

    宋青小以往沒有細想過這些,當初蘇五出手殺死三顧等人時,她瀕臨死亡,也未曾親眼見識,直到今夜看到他出手,才開始想起這個問題。

    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院中的人,到底修為達到了什么樣的境界,竟能將蘇五圍攻至死?

    同樣都是武道研究院,宋青小想起了當日時家派出來追殺自己的那群人。

    據蘇五所說,帝國的隱世家族仿照天外天,各大世族派出人才,以時家為首成立了武道研究院。

    可兩個同樣名稱的機構,顯然實力的差距有如云泥之隔。

    她開始對于武道研究院不以為然,此時才開始生出警惕之心。

    “前輩,你出身太康世家,又有滅神術在手,為什么當年武道研究院的人會追殺你呢?”

    若是以前,宋青小不會去問他這個問題,就算是問了,他也未必會說。

    但今日不同,她隱約有種預感,蘇五會愿意提及。

    那種感覺實在沒來由,可她莫名就是十分篤定。

    蘇五今夜指點她滅神術,又令她提前感應到虛空之境的修為、境界,對她來說獲益良多,她不喜欠人情,便打定主意,將來要報他這個恩。

    “……”她話音一落之后,是一陣長長的沉默。

    宋青小卻極有耐性,并不出聲,等著他的回音。

    “因為,”他的聲音艱澀,“我犯了一個錯誤……”

    “錯誤?”宋青小問了一句,頓時倒是想起一件事:“長離氏?”

    他曾說過,天外天之中原本有九大世族,但其中的長離氏卻幾乎被他屠滅。

    世族之間同氣連枝,他的實力修為太過恐怖,滅神術的存在配合他的青蓮劍幾乎已經是逆天級的存在,難免會令人感到畏懼。

    長離氏被他屠殺之后,莫非其他幾大世族感到不安,深恐哪天遭他毒手,所以群起而攻之?

    “我這一生,年少之時意氣用事,曾經犯過不少錯誤。”他并不否認,卻也不承認,“但生平卻唯獨犯了兩個錯誤,都是再難彌補的。”

    他的語氣淡淡,但里面卻含著一絲淡淡的憂傷及哀愁之緒。

    “長離氏還不配。”他聲音冷清,“我已經叛出太康氏,并非太康子弟,太康氏自然沒必要為我出頭,與武道研究院為敵。”

    蘇五話中透出好幾個訊息,宋青小的心思細膩,當即將他說過的話相互拼接:

    “屠殺長離氏,就是前輩彌補錯誤的方法之一嗎?”

    “……曾經是。”他的語氣又變得低落,卻并沒有拒絕回答:“只是最終我卻犯下了更為嚴重的錯誤。”

    “什么錯誤?”宋青小問了一句,蘇五這一次沉默了很久,久到宋青小以為他可能再次隱匿進自己神魂之中,不會再回答這個問題時,他才幽幽出聲:

    “我誤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他說完這話,便隨即再沒有出聲。

    神魂之內,他的氣息已經隱匿,仿佛因為與宋青小今晚的幾句閑聊,又勾起了他久違的沉重回憶。

    他屠殺長離氏是為了彌補一個錯誤,而在屠殺的過程中,誤殺了一個人,導致他犯下了第二個嚴重的錯誤。

    那么他所犯下的第一個無法彌補的錯誤是什么呢?宋青小思索了片刻,不知為何,想起了那個替他劍胚起名的人。

    “云氏……”

    宋青小嘴唇微動,將這兩個字含在唇間。

    蘇五提到過天外天的九天城之中,曾有云氏能織出一種特殊的錦,以秘法喂養天蠶,織成寶衣,刀劍難傷,水火不壞。

    而這秘法,則需要云氏的嫡系傳人取心頭精血喂養天蠶,如此天蠶催吐出的絲織成錦,裁制寶衣。

    這樣的秘法制成的衣物雖說強大,但太過傷身。

    蘇五卻有一件這樣的寶衣,那衣物又是誰給他裁的呢?

    替他劍胚取名的是一個女人,這兩者之間有沒有什么關聯?

    這個男人過往實在復雜,宋青小想了片刻,最終搖了搖頭,把這些雜念拋出腦海之外。

    其實這些事情與她無關,至于她有想要報答蘇五的心,但卻不是在這個時候。

    如今她還被困在星空之海,憑她修為,不要說與天外天的人為敵,就連想要離開星空之海都十分困難。

    那個鎮守住邊界之門的獸王之魂便如一座大山,等著她先去將其搬挪開。

    當務之急,她需要先將實力提升起來。

    她往四周一看,蘇五斬出的一劍已經引發天象發生異變,飄起了雪片。

    此地已毀,不適合她再繼續修煉,宋青小索性準備換個地方重新打坐,將靈力蓄積起來。

    這里是屬于之前她殺死的五階妖獸的地盤,宋青小靈力雖然耗盡,但神識卻并不受影響,將神識放開之后,沒有察覺到其他妖獸的存在,她重新換了個地方,繼續修煉。

    數日之后,宋青小體內的靈力已經恢復圓滿,打破了滅神術以往固定格局之后,這個周天循環甚至只要自己修為足夠,還可以擴大、改變。

    這幾日的修煉成果,遠勝從前半年的修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恐怕用不了一年,她便能邁入化嬰境頂階。

    但滅神術的妙用并不僅只是用于修煉上,它更大的作用是運用到攻擊上,而她目前還不能完全控制它,正如蘇五所說,出招不難,但難在對于靈力的運用及控制上面。

    她如今已經達到化嬰境中階,隨著靈力的增漲,逐漸與未覺醒到極致的強大肉身力量相匹配,有靈力的滋養,她已經很少有再感到饑餓的感覺。

    不過宋青小仍是一段時間打坐修行,并試著控制滅神術,將靈力耗盡之后,又以神識遨游神境之中,再重新修煉滅神術,將神識、靈力修滿。

    同時每隔半個月左右,便又四處騰換地方,尋找妖獸練手。

    這樣約四、五個月后,宋青小的修為與之前相較,又有了極大的精進,隱約摸到了化嬰境頂階的門檻。

    她的靈力如同反復淬煉,遠勝從前,在施展滅神術時,就算不能像蘇五一般控制得順心自如,卻也至少不會再出現一招便將她體內靈力抽干的情況。

    但變化最大的就是她的神識,隨著神境一展開,她以神識探尋之后,反復耗盡再重修,便如變相的將識海一步步再三加固而擴充。

    神識的增漲急速,到了如今,至少已經達到化嬰境頂階之上的修為了。

    而神識的強大,便體現在她施展的九字秘令之上。

    ‘臨’字術所形成的領域已經大到可以將一只小型的妖獸完全的困在領域之中,而并非只像以往一般,困住對手某一部份的舉動。

    同時五階以下的妖獸,已經沖不破她的領域,她神識之下形成的‘臨’字訣牢不可破,哪怕就是化嬰境的對手,宋青小也有信心能將其困住長達一分鐘之久。

    神識升階之后,‘者’字令的威力也同樣無窮。

    她曾在對戰一只五階妖獸時試過,沉醒了天賦血脈的妖獸爪甲拍打到她身上時,在字術秘令的加持下,甚至無法突破字令的防守。

    秘術與她本身的光鱗相結合,形成強大的防護,至少能扛住化嬰境中階修士一擊而不會受傷了。

    至于‘前’字令所帶來的好處就更多,以往‘前’字令一施展,能令她瞬間便遁出數百米開外,可這會兒‘前’字令一動,她至少能遁出千米之外。

    近距離施展,速度更快,令她身形神出鬼沒。

    如此一來,這‘前’字令的存在便妙用無窮了。

    至少將來在面對強敵之時,她打不過還能逃跑,且憑‘前’字令的速度,未必有幾人能輕易追得上的。

    也正因為如此,宋青小仗著這‘前’字令的妙用,這小半年的時間幾乎都在星空之海穿梭,經過不少妖獸領地,收獲頗豐。

    她手里如今已經積攢了好些六階以上妖獸的內丹了,五階妖獸的內丹更是多不勝數。

    反正她當初封神之戰試煉后,從紫眸童子手中搶奪的芥子空間奇大無比,索性將一些妖獸的角、爪及皮等都盡數收入芥子空間中。

    在這小半年的實戰中,宋青小的實力進展神速。

    可令她有些遺憾的是,這段時間她走的地方不少,殺的妖獸也多,但唯獨沒有感應到銀狼的氣息存在。

    她進入星空之海已經將近兩年的時間了,恐怕正如當年那個追殺她的女人所說,星空之海內其實是一個小世界,要想將其走遍,找到銀狼,無異于大海撈針一樣的舉動了。

    宋青小坐在自己臨時挖出來的一個洞府之中,以神識掃視了一番自己的芥子空間。

    當初從紫眸童子手中奪來的芥子空間內這會兒已經裝了一小半了,這些物品之中,有一半是她殺的妖獸的內丹及皮、角,而剩余的一半則是紫眸童子本來的物品了。

    那五、六階的妖獸內丹分別堆積在一角,已經積累了許多。

    這半年以來,宋青小忙于修練滅神術,壓根兒沒來得及整理過這些東西,也從得到芥子空間之后沒有去詳細的清點過紫眸童子本身的物品,此時見東西增多,正欲收拾一番時,神境之中卻突然傳來一陣異動。

    從神境開啟到現在,她的神識時常在探尋神境,卻都一無所獲,此時神境一有異動傳來,宋青小本能便將神識往那異動來源處探了過去。

    那異動稍縱即逝,她神識一至,便似是要消失,她忙以神識探入,下一刻神識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入,同時連帶著要將她身體也吸入其中。

    宋青小先是一驚,本能欲將這絲神識斬斷,但她隨即像是反應了過來,放松抵抗,而任由身體被這股力量帶入。

    神識所到之處,便是試煉空間的場景之中,里面像是已經出現了兩道氣息,但這兩道氣息的存在,像是并沒有發現到她也‘來’了。

    她剛‘看’到這一幕,緊接著身體也跟著出現在試煉空間之內了。

    果然她是進入新一輪的試煉了,只是從她參與試煉以來,這是第一次自己掌控主動,與以往又有不同。

    識海之內,興許是因為自己主動探尋了神境的異動而來,神識消耗了四、五成左右。

    她一進來之后,試煉空間內霧氣微動,在她前方約七、八米遠的地方,果然各自坐著兩個試煉者。

    在發現有新來的人后,這兩個試煉者神色不動,卻有兩股氣息往她探了過來,在碰到她時,本能的被她神識所擋,便如碰了個壁般,像是知道她不好惹,又很快各自繞開了。

    從這兩人反應看來,她之前神識先到的事,這兩人確實沒有察覺。

    如此一來宋青小便覺得有些意思了,這種感覺實在玄妙,神識先到,而身體后至。

    若是往后進入試煉的方式都是如此,隨著她實力的增強,豈非她以后可以先以神識探視試煉空間內的場景,再根據情況選擇進不進入?

    距離上一次封神之戰的試煉已經過去了約摸一年之久,這是她參與神獄試煉以來,相隔最久的一次試煉了,卻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再次進入。

    她選了個與對面兩人相對的地方緩緩坐下,還在思索著這一次進入的特殊方式。

    以神識先至,而后身體才到,這便可能是蘇五所說的,神識所到之處,她便能隨意出現,等她神識更為強大時,她甚至可以在這萬千宇宙中穿梭。

    她將這種天馬行空的念頭按捺下,同時分出一縷神識,去打量坐在自己對面的兩個試煉者。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對面坐了一男一女,女的約摸二十四五,年紀與她相仿,長相極美,但面容卻冷若冰霜,半點兒笑意也無。

    她穿了單薄的斜襟紅色長裙,更顯出其身段纖細消瘦。

    腰間以細細的金色流蘇將裙子系住,勾勒出如柳般纖細的腰肢,長發已經及腰了,簡單的以發夾將兩側發絲夾住,露出那張美麗的面龐。

    宋青小神識移過來時,她抬起頭,睜開了雙目,那目光冰冷,往宋青小看了過來。

    兩人目光一碰間,那女人又低下了頭,仿佛對她不感興趣似的。

    坐在這女人身側數米開外的男人看上去三十來歲,一副文質彬彬之態,頭發及肩,穿了一身米色復古長袍,看起來氣度非凡,見到宋青小的目光時,甚至微微一笑,沖她點了點頭。

    態度溫和,與那女人冷淡的態度形成天壤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