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50章 逼問

前方高能
     興許是上了年紀,相叔的眼白呈昏黃色,布滿血絲,眼珠子又像是比常人更大,微微外凸,占據了更多的位置,顯得黑多白少,十分詭異。

    他的傷處在左臉,從他塌陷的左側頭顱蓋頂可以看出,當年他傷勢極其嚴重。

    相叔的兩邊頭蓋骨一凸一凹,仿佛階梯似的分明,凹陷的頭顱之中凌亂長出數根稀疏的白發,仿佛插在貧瘠土地里營養不良的細蔥。

    他臉上的傷,像是被某種生物以尖利的指甲抓扯,不止是扣出了他一只眼珠,同時還撕扯下了他半張臉頰的肉與骨頭。

    一道傷痕的起始處在他額頭正中的位置,同時還有兩條傷痕以傘形的方式分別均布在他左半側頭顱,最終一道略淺的傷勢在太陽穴附近落手。

    而左側臉頰腮骨下方也有一道傷疤,雙下往上拉。

    因骨肉缺失,新長好后的皮膚看起來也是猙獰而又可怖,半張臉的部局被完全打亂,如同被強大的力量攪碎之后再重組,與他半張完整的臉相較,令人望之便后背生涼的感覺。

    相叔的傷痕看樣子一共有五處,四處從頭顱上往下拉,而另一處則截然相反,從下往上扣。

    宋青小的眼睛一瞇,這樣一看,倒像是有人以手插入他頭顱之內,隨意往中間一抓之后,撕裂了他半張頭骨。

    一般人的手自然不可能如此鋒利,但若是修行之人或是異變的‘人類’,要做到這一點則并不難的。

    至少宋青小若是有心想要殺人,憑她強大的肉身之力,輕易便可以將普通人的頭骨抓裂的。

    她直勾勾的盯著相叔看,那相叔開始還陰沉著臉,但與她一對視時間過長,見她目光不閃不避之后,頓時神色便有些變化了,那一束眉毛微微抖動之后,還沒來得及轉頭,便聽宋青小慢悠悠的開口:

    “相叔。”

    她主動招呼,令那先前與她說話的青年愣了片刻,嘴唇動了動,似是想要說話,卻最終又將到嘴邊的話咽下去了。

    那獨眼老頭兒沒出聲,只是惡狠狠的盯著她看,那一只昏黃的眼珠里露出陰鷙之色,看起來并不好惹。

    他這模樣實在嚇人,

    若是夜半出現,恐怕說他是厲鬼也信的。

    黑水河一帶村里的大人小孩對他都十分畏懼,根本不敢正視他這張臉的,更別提他陰沉著臉時,便更嚇人了。

    但他這副陰森的嚇人架勢對宋青小來說卻不起作用,她見識過真正的陰尸、厲鬼、冤魂、骷髏,相叔的樣貌雖嚇人,但實則并沒有什么殺傷力,對她來說自然算不了什么。

    “你臉上的傷,是被人抓的吧?”

    從青年口中已經探不出什么有用的東西來了,他對于各項傳言如數家珍,但一些關于九龍窟的秘密,恐怕還被藏在這獨眼老頭兒心頭。

    她這話一說出口,那相叔的獨眼之中飛快閃過一絲異色,接著瞳孔一縮。

    ‘噗嗤!’

    那先前與宋青小講話的青年本來畏懼相叔的出現,一直不敢抬頭,此時聽到宋青小的話,不由笑了出聲來,不等相叔開口中,便率先出聲道:

    “人抓的?”

    他顧不得對相叔的懼怕,強忍著內心的恐懼,下意識的盯著相叔的臉看了一眼,隨即又飛快的將頭別開了:

    “不可能的,人的手指哪能將頭抓破?且這么大力氣的?”

    宋青小微微一笑,也不出聲,只是盯著相叔看。

    那獨眼老頭兒也狠狠盯著她看了半晌,見她不閃不避,確認她是真的不害怕后,那另一側的眉毛往眉心的方向皺了皺,接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小姑娘開玩笑呢。”

    “我從不開玩笑。”宋青到此處,伸出一只手,以四指朝上,拇指向下的姿勢,緩緩向外推出:

    “你臉上的傷,是被‘人’以這樣的方式抓中,”她說話的同時,那推出的手勢突然加快,且用力將手指一收:“然后再一抓握,便能將頭骨連著眼珠帶皮肉一并抓落。”

    她加快的手勢令相叔渾身一抖,在見她手掌探來的剎那,他那一只森然的獨眼中閃過一絲劇烈的恐懼之色,整個人竟本能的往后仰去,仿佛下意識的在閃躲。

    宋青小的話像是令他想起了許多年前受傷的那一日,事隔多年,原本已經痊愈的傷口此時竟開始隱隱作痛。

    他臉頰肌肉開始瘋狂的抽搐跳動,嘴唇不住顫抖。

    但下一刻,他后仰的背撞到了船艙某處,發出重重的‘砰’的聲響,力量大得小小的船身都在顫抖。

    這一撞之下產生的動靜太大,引起了幾個年輕人的注視,那先前神色還有些慌亂的獨眼老頭兒則在這一撞之后很快恢復了原本的鎮定之色。

    “不是。”他急急否認,宋青小便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她淡淡的盯著相叔:“當年九龍窟出事之后,你不是因受傷過重,醒來之后便已經失去當時的記憶了?這會兒怎么敢如此肯定,你不是被人所傷呢?”

    青年之前便說過,當日進了九龍窟后,滿船的人都出了事,小船最后出來之時,船上便僅有一個受了重傷的相叔,其余人已經不知所蹤。

    因他受傷極重,且是九龍窟內唯一出現的幸存者,所以當時負責此事的人將他送往醫院,花了極大代價搶救。

    他的傷本來應該致死,但偏偏他命大,不止沒死,最后竟然缺了半個腦袋都活下來了,在當時可算是一個很大的醫學奇跡了。

    蘇醒過來的相叔遺忘了九龍窟內發生的事,對于自己之前經歷過什么,什么東西傷了他,其他人去了哪里,一概都不記得了。

    人在經過這樣的生死劫,受到極大驚嚇之后遺失一部份對大腦刺激過大的記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再加上當時他年紀還小,也沒有人想過他會撒謊,更何況他的傷勢本身太重,又傷在腦部,能活下來都令人驚奇不已了,大家自然便沒往其他地方想過。

    多問幾次,見問不出什么情況之后,此事便不了了之了,卻沒想到這會兒宋青小會將他說過的話戳破。

    相叔聽她這樣一問,眼中飛快閃過一絲陰郁,本能的轉過了頭,惡狠狠的盯著坐在船弦邊的青年。

    這些陳年舊事,外鄉人都不清楚,唯有本地的人最明白的。

    很顯然這青年在先前與宋青小的一番閑聊中,將自己當年受傷一事跟宋青過了。

    年輕人被他這樣一瞪,只覺得遍體生寒,當即打了個寒顫,正欲開口,相叔卻已經將目光移開了,慢吞吞的道:

    “傷口的事,我確實記不得了,但正如品羅所說,人的手指,怎么可能插得穿頭顱骨?”他咧了咧嘴角,像是試圖露出一個笑容。

    可是他這樣的舉動配合著他那一張魔鬼似的臉,使得他這笑容顯得有些驚悚:

    “小姑娘好奇心重,但卻不要拿我的傷來開玩笑了。”

    宋青小彎了彎嘴角:

    “普通人的手指,當然不能抓破顱骨,可若是抓你的,已經不是普通的‘人’了呢?”她頓了片刻,又語不驚人死不休:

    “或者抓你的,已經不是人了呢?”

    從這人臉上的傷可以看出,本來應該是必死之人,但他卻偏偏活下來了,這就十分不可思議了。

    他身上帶著一種很重的陰氣,雖說青年提到他是在黑水河及九龍窟內‘揀寶’的人,常年與尸體打交道,身上有些邪門。

    可相叔身上的陰氣可與一般的尸氣不同,她曾接觸過楚可那樣的含冤而死的陰尸,也險些被楚女奪舍。

    冤魂厲鬼身上的陰氣與他身上的陰氣宋青小很輕易便能分辨得出,他身上的那種陰氣,遠比一般的陰魂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更強、更濃數十倍之多,與她的神識在探進九龍窟深處時感應到的那團聚攏的陰氣相同。

    這種陰氣,更接近魔氣,與當日宋青小在顧府探險之行中,從七號當時放出的兵主魔魂身上的魔氣有些相似。

    而相叔當年不知何故,身染魔氣,也是因為這絲魔氣,使得他在身受重創的同時,魂被魔氣鎮住,因緣巧合之下僥幸將命保住。

    宋青小猜測,也正是因為這絲魔氣纏身,深入其身體、骨髓之中,使得這相叔明明是活人,但氣息卻與死人無異,簡直像是一個不死不活的軀殼,使得正常人在他身邊時,都會被他陰氣所懾,不敢對他太過靠近了。

    不過也恰好如此,他不死不活的特性,再加上魔氣的牽扯,使得他與九龍窟之間產生了一定的聯系,這也是他在九龍窟內能順利進出,而不再受其所害的緣故。

    相叔在聽到她說的話時,渾身又是一抖。

    他的嘴唇緊抿,牽扯住了左臉上那些緊繃的皮肉,使得他臉上受創之后的骨頭印記越發明顯了。

    老頭兒的那只獨眼兒中閃過一絲不安與惶恐,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仿佛隱瞞了多年的秘密,終于在此時被人揭露,他目光躲閃,一時之間竟然像是不知該如何開口。

    好在宋青小并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她的疑問在看到相叔的神情的那一瞬間,便已經得到解答了。

    “九龍窟內的玉侖虛境之中,真的藏有仙人?”她不再問傷口的事,相叔緊繃的神色微微一松,但又聽到她接著再問起玉侖虛境的事時,那一口還未松完的氣瞬間又被吊到了喉嚨口。

    “哪有什么玉侖虛境?那只是鄉野村民以訛傳訛的傳說罷了。”他聲音干澀,舔了舔嘴角,斷然否認。

    “沒有玉侖虛境?那里面住的人呢?”

    相叔的臉越來越冷,身上散發出的寒意一股股往外滲,但宋青小仿佛并不在意他的冷臉,也不畏懼他的氣勢,接連發問:

    “你時常進入九龍窟,應該是與他們唯一打交道的人了吧?”

    “沒有什么仙人。”相叔又搖了搖頭,但他的目光在與宋青小的眼神相碰時,看到自己的話一說完,她便神色一冷,眼中殺機涌過。

    他曾經與死神擦肩而過,這會兒那種命懸一線的感覺涌上心頭,令相叔渾身一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個在九龍窟內險些隕命的時刻,再次被死亡的陰影籠罩住。

    身體的反應比他的思想還要快速得多,他還沒有想好,便已經開口:

    “里面住的,只是一群避世的普通人罷了。”

    話音一落,宋青小的反應倒是并不大,反倒是那三個蹲坐在船上的年輕人深深的倒吸了口涼氣。

    ‘咝!’

    三道抽氣聲接連響起,相叔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么之后,獨眼之中閃過一絲懊悔之色。

    “相叔,九龍窟里面,真的住了人么?”那先前與宋青話的青年震驚之下大聲開口。

    他實在太驚訝了,九龍窟的傳言已經在當地流傳了上百年之久,傳說之中,里面因為黃帝斬殺九條惡龍形成強大的怨靈之地,普通人一入必死。

    當年試圖旅游開發,因死的人太多,這事兒擱淺之后,至今九龍窟在當地人心目中仍是神秘莫測的存在。

    誰都沒有想到過,這樣可怕的地方之內,竟然真的住了人!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令人震驚了,青年幾乎想像得到,若是事情一旦傳揚開來,將會在帝國引起多么大的轟動。

    相叔的神色陰沉,那眼中先是閃過一絲懊悔,接著那絲懊悔化為不知所措,繼而變為恐懼,再看向宋青小時,則換成了怨毒。

    看得出來,他本不愿意將這個秘密說出,此時被宋青迫之下,逼無無奈承認玉侖虛境有人住。

    但片刻之后,他像是打定了主意一般,神色恢復了鎮定,表情又像先前一樣木然。

    聽到青年問話之后,他只是冷冷的點了點頭。

    他一點頭承認,幾個青年的反應便更大了。

    宋青小倒還罷,這九龍窟與她任務相關,里面有‘人’存在的情況早在她預料之中,倒并不如何吃驚。

    但幾個青年都是本地人,這些年來關于九龍窟,關于玉侖虛境及仙人的傳言實在太多,甚至有人曾說過在九龍窟內見到過‘仙人’,這會兒得到證實,都一臉激動之色。

    三個年輕人都‘嗖’的一聲站了起來,那與宋青小聊天的青年全然忘了自己之前還提醒過宋青小在這小船之上動作不宜過大。

    此時船身因三人的動作而劇烈晃抖,‘嘩嘩’的波濤拍擊中,船身左搖右晃,大量水花透過船弦拍入船艙之內。

    那水里含有陰氣,此時一澆中三人身體,頓時將三人激動的情緒又澆得冷卻了許多。

    “相叔,里面真的住有仙人嗎?”

    船身的劇烈晃動令幾個青年都不敢再有大動作,幾人強忍內心的澎湃情緒,緩緩曲膝坐回船艙里頭,背靠著船弦,那與宋青話的青年顫聲發問。

    相叔便冷哼了一聲,平靜道:

    “這個世界上,哪有什么仙人。”他說話時,干枯的皮膚包裹著的喉結微微滑動,臉上露出一絲復雜至極的神色,但轉瞬即逝,表情又變得冷漠:

    “我說了,里面只是住的一群普通的人罷了,只是為了躲避當年戰亂,躲進九龍窟內的一群普通人罷了。”他又頓了片刻,才勉強解釋了兩句:

    “不過是因為在里面居住得太久,不愿意與外人打交道。”

    他看青年的臉上露出一絲不信,像是在懷疑他話中的真假一般,不由又道:

    “其實我每個月進入九龍窟,不是為了揀寶,有些時候只是為他們運送一些食物。”他說完,目光轉向船艙正中被厚厚的油布所遮蓋住的一座小山似的峰丘:

    “不信你看,這次進去,正好是為他們運送所需物品的。”

    青年倒也不是不肯信他,但此事事關重大,九龍窟及傳說之中的玉侖虛境的仙人此時有可能真實存在,對青年的刺激太大了,他聽到相叔的話,本能的雙掌撐地,往船艙正中爬了過去。

    在爬行至油布邊沿時,他伸手將一側油布的角攥住。

    這東西是相叔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包后之后,才雇傭了三人將其抬上船罷了。

    弄上船后,三人因對相叔十分畏懼,再加上九龍窟的名頭太響,幾個年輕人既有種冒險的緊張、興奮感,又對于即將進入曾經死過不少人的九龍窟感到不安,因此根本不敢去探問及查看船上裝的這如小山一般的東西到底是什么。

    此時得了相叔首肯,那青年這才試探著想將油布扯開,看看里面到底裝的是什么。

    那油布極其厚重,周圍一圈壓蓋了不少磚頭,青年又實在太過激動,一扯之下竟然未能將其揭開,僅達扯著幾塊石磚滑動,磨蹭著船艙甲板時發出‘吱嘎’的刺耳聲響。

    青年反倒被這聲響嚇了一大跳,本能的將手一松。

    反應過來只是自己嚇自己之后,他尷尬的笑了笑,這次再蓄力一扯,那油布頓時‘轟’的一聲被掀開了一角。

    油布之內,堆積了無數個麻布口袋,每個口袋都被緊緊扎住,有水跡沁出,散發出一股股血腥味。

    這味道先前被厚重的油布遮蓋住,此時一被掀開,便都往四處擴散開來。

    青年去拉扯其中一個扎口的袋子,那袋子套得很嚴,繩結不易解開,他試了幾下,都未能解脫。

    那相叔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從身下摸出一個東西,往他扔了過去:

    “用這。”

    那東西‘哐鐺’掉在青年身側,他定睛一看,是一把磨得發亮的銀色匕首,長約二十厘米,刃口處被再三磨礪,看得出來十分鋒利。

    青年沒料到他會隨身攜帶這東西,此時道了聲謝,撿起這匕首,往那袋口處的繩子上輕輕一挑,那扎口的繩子便應聲而斷,里面‘啪答’掉落出一只已經被收拾得干凈的兔子尸體。

    “這……”

    那兔子尸體冰涼入骨,流出的水中還帶著淡淡的血跡,先前眾人聞到的腥氣,應該就是這些凍肉身上散發出的。

    “都是一些雞鴨魚兔等常吃的肉食及生活必須品罷了,我跟他們交換一些東西罷了,這下信了吧?”

    相叔淡淡開口,確認了這些真的只是普通的物資之后,青年眼中掩飾不住的失望之色。

    在他看來,神仙是不會吃肉的,更不會吃這種品質的凍肉。

    既然要吃這些東西,恐怕九龍窟內真的有玉侖虛境,住的恐怕也不會是只食露水靈力的仙人了。

    “拴上吧。”

    相叔見眾人都信了大半,緊繃的神色這才一松,吩咐了一聲,那青年蔫巴巴的,聽他話而行動。

    麻袋的口一打開,里面裝著的凍住的動物尸體接二連三滑落出來,青年七手八腳的將其塞入,還未將麻袋系好,相叔便陰聲道:

    “要進九龍窟了。”

    他話音一落,那先前還‘轟轟轟’震天響的馬達聲,隨著他這話一說出口,竟然一下便戛然而止了。

    船一熄火,前進的速度頓時慢了許多。

    沒有了馬達的嘈雜聲響,四周頓時顯得靜得近乎詭異了。

    宋青小之前便從青年口中聽到這九龍窟磁場有古怪,任何現代設施進入其內便會失去作用,再加上她修為已達化嬰境中階的巔峰,有實力在身,底氣十足,哪怕明知洞窟之內有古怪,卻并不驚懼。

    而那幾個青年都是本地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對這種情況早就已經習以為常,因此也不露異色。

    所謂的九龍窟入口,便是兩座包夾的山頭縫隙之中,船逼近山體下方,巍峨高聳的大山陰影直接蓋壓下來,更是將那黑水河的顏色映得更深了。

    一股寒氣從九龍窟內吹拂出來,帶著一種淡淡的腥氣及陰氣,哪怕是相隔十幾米之遙,依舊令幾個普通人渾身一抖,汗毛便立起來了。

    陰氣的存在他們感應不到,但是人在面對危險之時卻會生出一種本能的感覺,里面的河水沖涮而下,竟將前進的船身沖得往后漂出數出之多。

    “到了這里之后,要用手劃漿了。”

    現代的設施進了九龍窟內便失靈,要想船只前進,便唯有靠手撐船前進了。

    相叔年紀已經很大了,隨著他年邁體衰,如果再要送物資進九龍窟,便勢必需要一個接班人,這也是他此次行程,愿意額外攜帶幾個年輕人一同前往的緣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