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57章 意昌

前方高能
     這會兒的品羅理清了時間之后,再看玉侖虛境中的一切時,都覺得說不出的陰森詭厲。

    人的心態一變之后,再看四周的環境,便覺得有些不大對勁。

    那些籠罩在湖水、房舍、山脈之間難以散開的輕飄飄的薄霧,原本將此處襯得出塵脫俗,令人一進便如登仙境,可這會兒在品羅眼中,卻成了灰蒙蒙的陰霾,擋住了陽光的照射,令人不大舒適。

    而遠處那一排排古香古色的房舍,幽靜的環境,在他看來也像是透著一股邪性。

    站在亭口之下,安靜等著小船到來的那些玉侖虛境中的‘仙人’,本來是品羅此行進了九龍窟后最為期待見到的。

    但此時發現不對勁兒后,他再看這些所謂的‘仙人’,便如見了勾魂的鬼,吞了口唾沫,又想往宋青小的方向擠。

    “怎,怎么辦?”

    他小聲的問,目光往相叔及兩個同伙的方向看了過去,欲言又止。

    相叔在這里往返多年,不知道是沒有注意到此處的時間不對勁兒,亦或是已經發現了,但可能明白其中原因,總之他并沒有將時間差的這個問題放在心中,那張未受傷的臉上滿是笑意。

    一臉的褶子此時舒展開來,整個人看起來比之前多了幾分人氣,少了些陰森。

    極度興奮之下,他那張臉上甚至冒出紅暈,不時低頭與兩個年輕后生說著話,像是在指點他們一些需要注意的事。

    品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時,他似是有所察覺,抬起了頭,目光與品羅相碰撞后,隨即又看了一眼在他身旁不遠處的宋青小,接著嘴角冷冷一勾,然后再往下一搭,便別開了頭。

    顯然因為品羅親近宋青小的緣故,他已經將品羅踢出自己的‘團隊’之中。

    老頭兒冷漠的態度令品羅猶如兜頭被人潑了一腔冷水,他原本猶豫著要不要告知相叔這個發現的念頭頓時便被止住,下意識的又縮了縮腿,往宋青小的身邊更靠近。

    “現在我們怎么辦?”

    他這會兒心里已經將自己劃成了與宋青小的同伍人,說話時轉頭盯著她看,想從她臉上的神色看出她的決定。

    進入九龍窟后,

    宋青小表現出的冷靜、鎮定,及先前救了他一命的舉動,都令品羅此時隱隱將她當成了領頭人,完全忘了自己之前還信誓旦旦說過,自己會保護她的事。

    “不怎么辦。”

    宋青小將目光落到湖水之上,說話的同時,宋青小又彎腰去捧水。

    她的舉動將坐在她身側的青年嚇得不輕,臉頰肌肉抽搐,正欲出手制止,但卻晚了一步,只聽‘撲通’的水花聲響中,宋青小的手已經沉入水中,撥弄了兩下,傳來水波被劃開時發出的輕微響聲。

    年輕人并沒有聽到原本預料之中的慘叫,后知后覺的反應過來宋青小像是對這湖水有抵抗力的事。

    他緊繃的神經一松,身體往船弦上一倒,嚇得直喘大氣。

    宋青小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我就想要看看,這被龍王之氣所鎮住的玉侖虛境,那龍王究竟藏在哪里。”

    她不是第一次說自己是為了龍王而來,可她第一次說時,品羅只當她開玩笑,并沒有將她的話放在心里。

    而這會兒她再次提及,品羅便隱約感到她并不是在開玩笑而已。

    仙境、龍王,這些明明屬于傳說之中的,本該是虛無飄渺的存在,此時聽進年輕人耳中,既有些不可思議,卻又因為宋青小的數次提及,讓他心生忐忑。

    宋青小說完話后,并不再出聲,她撥了兩下水后,又將手抽了出來,搭在船弦之上細細思索。

    這里的湖水清澈干凈,明明與九泉相連,中間僅隔了一段濃霧的封阻而已,但她卻發現這里的水流魔氣已經淡了許多,甚至連陰氣都很淡的樣子。

    可偏偏水中依舊感應不到活著的生物氣息,實在是異常的古怪,不知是什么原理。

    濃霧的存在,將一湖水流一分為二,興許她最開始的猜測是錯的,那些濃霧并非為了阻隔外界的探尋,更有可能是為了防止陰氣侵蝕進玉侖虛境。

    這樣的禁制,到底是誰有能耐布下的?

    傳說之中的龍王,又與她此次試煉需要斬殺的龍王有沒有關系?

    思索之間,船已經越發靠近碼頭了,淡淡的桃花香氣傳了過來,正與兩個年輕人說話的相叔這會兒已經忍耐不住心中的興奮,站起了身。

    碼頭之上這會兒站著的人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這些人站立的方式十分古怪。

    以最前面站立一人,其次第二排站立二人,第三排則站立三人,第四排則一共站了五人。

    這些人站立的方位都有講究,人與人之間都隔著一定的距離,前排與后排之間的差距也十分明顯,形成一個古怪的三角形方位,仿佛某種神秘的法陣。

    十一人都穿著相同的衣物,都是上身斜襟深藍闊袖的上衣,腰側以刺繡的深色布料圍裹出一層又一層的繞襟裾裙,最終將最外層以特制的某種銀勾掛在腰側,看起來既繁復又極有隆重的儀式般的感覺。

    因所有人穿著、打扮,甚至連氣息、神情都有相似,因此恍眼一看過去,竟令人隱約分不清誰是誰,仿佛面前站的都是同胞所生的兄弟。

    但隨著船靠近之后,幾個年輕人才發現這只是一種心理上的錯覺,這里站著的‘人’年紀并不一致,有老有少。

    站在最前面的一人看上去十分年輕,約摸僅有二十來歲,不知是不是因為常年避世,生活在玉侖虛境之中,他的肌膚蒼白不見一絲血色,卻極其薄嫩,宛如新剝的雞蛋殼般,不見半顆疤、痣,皮膚好得驚人。

    他年歲不大,戴了一頂古怪的黑色帽子,帽沿兩側有兩條寬如兩指的黑色鍛帶,垂落到他胸前兩側,越發襯得他膚白如玉。

    此人長相秀麗,看上去俊美非凡,與他身后幾個滿臉皺褶的老頭兒相較,顯得氣質出塵,與幾個年輕人心目中所想像的神仙中人完全沒有二致。

    但他年紀雖輕,氣勢卻非同一般,眼睛看人之時,令人感到極大壓力。

    見到船只靠近,他只是微微一笑,率先邁了一步上前,打破了先前那完美的三角形陣式,留守在他身后的其他人卻并沒有動彈,依舊維持著先前雙手垂立于身前的恭敬姿勢,并沒有出聲。

    相叔一見到這年輕人,那獨眼之中便迸發出宛如小太陽一般的璀璨光芒,他甚至等不及船只完全靠近碼頭,便已經縱身跳起。

    這老頭兒年紀已經不輕了,但身手卻依舊矯健無比,他上岸之后并不急于將船拉往碼頭,而是往那為首的年輕黑袍男人急速的走了過去,還沒靠近他身側,便似是不敢猥褻了這人,當即跪拜了下去,并一步一叩首,挪動著身體往那年輕人爬了過去。

    “意昌大人。”他嘴里喃喃自語,不住親吻著地面的土地,似是對這年輕的男人尊敬至極,連他的鞋尖都不敢去碰觸,深怕玷污了此人似的。

    從相叔的表現看來,這被他稱為意昌的大人,在玉侖虛境之中,身份非同一般,恐怕便是此行迎接相叔的領頭人!

    宋青小的目光往這面如冠玉的年輕人看了過去,他面前跪著相叔,但這年輕人的目光并沒有落到相叔身上,而是越過了相叔,也恰好在打量船上的人。

    他的視線掃過兩個相互扶持,也與相叔一般一臉激動的青年之后,接著又淡淡看了一眼品羅,最終才落到了宋青小身上。

    目光在她尚有些濕漉漉的手上停了半晌之后,接著才移到她臉上,與她目光微微一碰,隨即定了片刻。

    兩人四目相對,都像是在暗自打探對方虛實。

    宋青小先前撥水的舉動想必早被這年輕男人看在眼中,所以此時他并不驚訝,反倒像是只看到了一樁無足掛齒的小事。

    而宋青小也沒有遮掩的意思,相叔老奸巨滑,又心思極深,與玉侖虛境的人之間不知有什么交易,自己在路上的表現,恐怕不用這年輕人問,他便會主動一五一十的交待出去。

    因此她坦然的也打量著這青年,目光直接到近乎放肆。

    與其他幾個或虔誠、或不安、或忐忑的相叔、青年相較,她的表現無異是極為惹人注意的。

    那青年似是對她放肆的目光并不在意,與她對視了半晌之后,隨著跪趴在地上的相叔迭聲的尊稱,他才終于緩緩開口:

    “沒想到這等偏僻之地,今日竟來了客人。”

    與他年輕俊雅的外表極不相符的,是他的聲音。

    他的聲音倒是帶著少年人的清亮,但語氣卻平穩、和藹,仿佛如沉淀多年的老酒,帶著一股悠久的氣息,像是已經看破了許多世事,帶著一種詭異的時光年輪的感覺。

    俊美少年的話令相叔及船上的三個年輕人都愣了一愣,據相叔所說,他每月都來,幾十年間往返此處無數次。

    更何況從他對待少年的方式便可以看出,他對少年敬若天人,而少年對他態度尋常,不冷不熱,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像客人,倒更像是一個奴仆似的。

    少年嘴中所提到的客人,自然不會是相叔。

    他說話的時候,目光對著宋青小,并沒有關注到其他三人,仿佛那幾個青年無足輕重,不值得被他正視對視,所以他所認為的客人,自然也不會是這三人。

    相叔直立起身,那張猙獰可怖的臉上露出一絲訝然之色,顯然沒想到,這一路以來令自己頭疼異常的女娃,此時一來之后,竟會被這青年尊為客人。

    只是片刻的失態之后,相叔又重新匍匐在地,維持先前恭敬異常的跪式。

    俊美的少年說完這話之后,這才含著笑意將目光收回,看了面前的相叔一眼:

    “辛苦你了,相仡。”

    他的話對于相叔來說,便如同無上的獎勵,當下激動得渾身發顫,以額頭點地,失態的嘶聲大哭,竟然像是無法出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