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60章 圣廟

前方高能
     聊完了龍王祭后,幾人談話暫告一段落。

    在得知所謂的龍王祭可能需要以一個鮮活的少女性命作為代價之后,年輕的品羅已經充滿了不安與忐忑,對于玉侖虛境也是極度抗拒了。

    可惜他已經來了,且又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同時返回的路途危險重重,若沒有領路人,可想而知他的下場會如何。

    這會兒他如霜打的茄子,失去了談話的興致,整個人都憂心忡忡。

    與他一臉沉重相比,宋青小卻顯得淡定許多,她并沒有將龍王祭的事放在心上,甚至對于相叔領自己來到玉侖虛境究竟是不是為了把她當成祭祀候選人一事也仿佛全然不在乎。

    沉默了片刻之后,初容又開始介紹起玉侖虛境之中的景色、食物。

    說來也奇怪,此人雖說看起來四、五十歲,但因常年被困守在玉侖虛境中,照相叔的話來說,這一族人避世而居,連基本的生活物資都需要別人送取,應該見識有限才對。

    可他知識豐富,對于古遠時期的一些風俗、習慣都信手拈來,像是知識儲備極其豐富。

    一些古文、詩歌,甚至早就失傳的東西,他都了如指掌,有時隨口引用,便令人尤為驚訝了。

    哪怕是青年惶恐擔憂,悶不吭聲,宋青小又話不太多,更多時候是在傾聽的情況下,他一個人簡單的講解也并沒有令場面冷住,這便尤為難得了。

    但正如初容所說,玉侖虛境的地方并不大,幾人邊走邊說,不多時便將整個玉侖虛境的大概整體都逛完了。

    玉侖虛境之內,兩側都是層層環疊的高山,山上寸草不生,云霧繚繞,宛如插入天頂的巨劍。

    一汪清澈的泉水宛如一塊淡綠的翡翠,鑲嵌在山的正中間。

    湖水的中央則是土地,地面平曠,房舍便分布于其上。

    這些房舍大多以木制成,布局分明,如一張棋盤格,從外往內,層層圍疊,以左、右、后的方向,往中間團聚而來。

    外圍的房舍較為普通,如同包殼,將里面的房屋包圍著護在里面。

    房舍之外種了桃、柳二樹,

    此時玉侖虛境之中似是正值桃花盛開的季節,不時有香氣襲來。

    初容領著兩人出了長廊便往那房舍的方向走,這里道路分明,都鋪以約摸巴掌大的玉白色鵝卵石,看起來精致典雅,不沾塵埃。

    進入居民區后,宋青小便感覺得到四周都有氣息出現,數道探視的目光落在她與品羅身上。

    透過兩道開得正繁盛的桃樹縫隙,隱約可以看到有不少人正在轉頭窺探,一臉驚訝之色。

    “我們這里平時很少有人來,所以一旦有外人到來之后,大家都會很好奇的圍觀,還希望宋姑娘不要介意。”

    品羅被看得渾身不自在,初容笑著開口解釋,宋青小眼中閃過一道暗芒,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都出來打個招呼吧,這是意昌大人歡迎的貴客!”

    初容大聲的喊了一句,他一提到‘意昌大人、貴客’等幾個關鍵字,果然兩側的房舍便都有人將房門打開,里面居住的人鉆了出來,遠遠的沖著宋青小及品羅二人行禮。

    這些人里有男有女,穿著打扮都與意昌、初容等人一樣,都是上身深藍色交領闊袖衣服,下身以帶刺繡邊紋的長裙層層疊疊的裹了起來。

    被這些打扮相似的人圍觀注視,令品羅不由毛骨悚然,更是后悔自己這一趟九龍窟之行不該來,下意識的再往宋青小身側擠了過去。

    初容似是看得出來品羅不大自在,讓這些人出來打了聲招呼后,又揮了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這里的房屋,好像越往里走,越精致。”

    宋青小找了個話題開口,初容便整理了一番袖口,笑著說道:

    “宋姑娘發現了,真是好眼力。”

    他恭維了兩句,接著才好脾氣的解釋道:

    “最外圍居住的,只是普通的族人,我們這里,信奉族權,階級分明。”他仿佛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慌亂,對于宋青小的任何問題都直言說來,甚至并不忌諱說出此地階級分明的情況。

    相叔常年往返這里,對于外界的情況,初容等人肯定有所了解,但這里的人卻不以為然,好像與相叔打交道多年,不止沒受外界感染,反倒將相叔的觀念改變,甘愿匍匐在意昌面前。

    從外圍的房舍進來之后,里面的房屋規格明顯大了外圍一圈,房舍之間以環道相隔,次序儼然。

    看到初容親自領路,一路都有人陸續出來跟宋青小、品羅二人行禮問安,在初容示意之后,又迅速退回了房舍里面。

    “宋姑娘您看。”

    初容領二人走了半晌,伸手一指。

    宋青小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便見到一座房舍。

    那房舍占地頗廣,有亭臺樓閣,精美非凡。

    屋頂帶飛天鴟尾,頗有一飛沖天之勢,彰顯出房舍的霸氣、獨特。

    院中引假山流水,種花養草,極為悠閑。

    “這是意昌大人的居所。”初容提到意昌時,十分的恭敬。

    但宋青小的目光卻不在這房屋上面,她的注意力落到了與意昌房舍相對的另一面。

    那里有一座圓頂建筑,其大無比,依山傍水而建,高約三十幾米,在一堆低矮的房舍之中,如同鶴立雞群一般,氣勢非凡。

    如果說之前一路行來,宋青小所看到的房屋整體來看,宛如個‘凵’字,那么這位于最中心處,占地極廣的巨大建筑,便如為‘凵’字封口的那一橫切面,使得玉侖虛境的整體建筑呈現出一個完整的‘口’字形來。

    這圓頂建筑如高大的塔層,每層之間都密密實實挖鑿了一個凹槽,凹槽與凹槽之間相互連橫,每層的凹槽大小一般,但越是往上,那凹槽數量便越少,從遠往里看,好像一個奇大無比的蜂巢一般。

    “那是什么地方?”

    宋青小看了這古怪至極的巨大建筑一眼,不由問了一聲。

    一直以來無話不說的初容聽她這樣一問,眉梢一皺,露出一絲為難之色。

    他連龍王祭這樣的秘辛也毫不避諱,說得直白,這會兒卻在宋青小問及這建筑來歷時,沉默了半晌,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約摸過了十幾秒鐘后,他才像是整理了心中的答案一般,平靜的道:

    “這是我們的圣地。”

    品羅聽他這么一說,也仰頭打量了這建筑一眼。

    說來也是十分奇怪,這地方看似悠閑,建筑風格也大多以悠閑、舒適自然為主,這里的人自娛自樂,自成一派,超脫出塵世之外。

    偏偏這棟建筑卻顯得古怪又突兀,與周圍的房舍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那外表的洞窟如蜂巢一般,令人感到壓抑、不安。

    “可以進去看看嗎?”宋青小聽他說是圣地,不由便問了一句。

    品羅一聽她這話,頓時臉上露出一絲不安之色,下意識的伸手去扯宋青小的衣袖,示意她不要提出這個問題來。

    他拉拽著宋青小的袖子晃了兩下,有心想要說什么,但礙于初容還在,不好明言,只希望眼前的少女能聽得懂他的暗示,不要進去里面。

    年輕人有種預感,里面恐怕不是什么好的存在,這里的人既神秘又古怪,還有一些殘忍而危險的習俗。

    在他看來,最好這兩天大家老實聚在一起,不要隨意亂跑,等到同伴的傷好之后,立即隨相叔離開,然后這一輩子他都絕對不再進入到這個地方來。

    “進去?”初容聽她提出這個要求,愣了一下,他眼中閃過一絲不快,仿佛被宋青小的話冒犯到了一般。

    但不多時,這絲不快稍縱即逝,他又恢復了之前的神色:“照理來說圣廟平日是不能進去的,但您是貴客,等到特殊時節,可以帶您進入里面。”

    他說完這話,整了整衣冠,還理了兩下垂在他胸前的黑色絲帶:

    “我們這里地方不大,幾乎都已經帶宋姑娘轉完,天色已經不早了,不如我先帶二位前往住宿的地方看一看,宋姑娘以為如何呢?”

    品羅緊繃的心弦一聽說不用在此時進入那圣廟,不由長舒了一口氣。UU看書www.uukanshu.com

    他越看那古怪的廟宇便越覺得有些不安,這會兒可以不進去自然是好事一件。

    至于初容說等到特殊時節可以帶人進去,到了他所說的特殊時節,他們已經離開玉侖虛境,一輩子可能都不會再回來,到時誰還管這些呢?

    心中大石一松,他又聽到初容說先帶兩人去臨時暫居之所,不由露出笑容,還沒等宋青小出聲,便搶先點頭:

    “好,好,好,你帶我們去。”

    初容抿了抿嘴角,露出笑容來,接著比了個‘請’的手勢,側身讓到了一側。

    “因為地方狹小,我們這里平時又沒有外人前來作客,所以沒有額外給客人居住的房舍,可能要委屈宋姑娘暫時居住在我們的一戶族人家里。”他大概解釋了一下,臉上露出歉疚之色:

    “不過您放心,為您挑選的地方都是干凈又雅觀,居住的人口也十分簡單,如果有不合您心意之處,您到時可以提出來,我們再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