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62章 于門

前方高能
     品羅一手握拳,用力的碰擊到自己手掌心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我看那意昌穿的最厚,裙子里三層外三層的,大家對他都像是很畏懼的。”

    他這會兒想了起來,又道:“那初容穿的也多,難怪之前那長胡子老頭兒還對他很是恭敬的模樣,進來時那些被他吩咐出來打招呼的居民也有些畏懼他。”

    說到這里,品羅又有些納悶:

    “你說他們穿這么多,不熱嗎?”

    “……”宋青小看了他一眼,有些無語,兩人談的是這些人衣裙的異常之處,他管人家裙子穿了熱不熱。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里的溫度確實低,可能依山傍水而建,難怪需要穿厚一些。”尤其是這棟宅子,更是寒氣襲人。

    年輕人說到這里,不由環了環肩,還縮了下脖子。

    “這里冷的原因,是因為陰氣比其他地方更重一些。”幾人從九龍窟進來時,本身就已經沾染了陰氣,使得自身的陽氣受損,所以品羅一進來時,便感覺渾身發寒,難以抵御,感覺不大對勁。

    “陰氣?”品羅怔了一怔,宋青小便指點他道:

    “你沒看到進來時,那門上以金漆所畫的虎?”

    當然看到了!

    年輕人點了點頭,宋青小接著就說:

    “門上畫虎,是為了壓制鬼魂。”只是那門上的金虎雖說頗有靈氣,卻又比不過當日宋青小在顧府探險之行時,在顧府大門上發現的那只虎的靈息深。

    “難道,難道真的有,有那個東西?”他打了個寒顫,看宋青小的神情不太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不由吞了口唾沫。

    隨即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急急的開口:

    “初容提到龍王祭時,說是早有準備……”

    當時品羅還曾誤會,以為初容所說的‘早有準備’是指可以保住祭祀的少女性命,哪知初容卻正色道:“祭祀之后,會有一系列的打掃工作,以確保死去的陰魂不能作祟,影響到別人。”

    初容說這話時,

    品羅還不以為然,此時結合宋青的話,再想到兩人進來的宅子上以金漆畫的那頭虎,品羅當即面色鐵青。

    這里不止有鬼,很有可能鬼還會出現在這棟宅子。

    宋青小一路過來時,便注意到其他房舍的大門與這棟宅子并不一致。

    這里地方雖小,人口不多,但等階分明,身份低微的族人居住地在最外圍。

    而這套房舍不止是位于中間的位置,且緊領意昌的居所,證明這屋子絕非一般住所。

    且門上繪虎不說,還上了鎖。

    玉侖虛境之中人口稀少,又不與外界往來,可以說這里家家戶戶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壓根兒用不著上鎖。

    恐怕此地禁止隨意出入的,除了圣廟之外,便唯有這間房屋了。

    而這間房舍為什么會如此特殊?臨近中庭,占地極廣,卻又僅住了姐妹二人。

    房舍之內陰氣極重,庭院之中引入湖中的水流,在建筑之內循環不絕,更加深了這種陰氣的聚集。

    兩個被困鎖在此處的少女,阻擋鬼魂的虎繪,再加上龍王祭在即,種種線索一相串連,宋青小哪兒還有不明白的?

    “我們要不現在就去找其他人,先趕緊離開這里。”品羅一聽到此處有鬼,更是覺得一刻都呆不下去:

    “我看這里不止地方邪門,那初容也不是好人,他說的龍王祭已有人選,十有八九是想先穩住我們,等到把我們困在此處,再到時拿你……”

    “不。”宋青小將他的話打斷,搖了搖頭:

    “龍王祭的人選已經定下了。”

    她的話令品羅吃了一驚,“定下了?”

    他重復了一句,接著又提高了些音量:“你怎么知道的?”

    “住在這里的姐妹二人,恐怕其中一人就是即將要被獻祭的人選之一。”

    品羅瞪大了眼睛,一時半會兒還沒反應過來,宋青小則又想起先前被他帶跑的話題。

    正如品羅所說,意昌等人穿的衣服太過繁重,不利于行。

    衣裙的層數越重,雖說代表著那人地位的越高,但同時也有可能還代表著其他的信息。

    她想到此處,不由問了一句:

    “品羅,你們當地的殉葬習俗,你有沒有過了解呢?”

    品羅還沉浸在她先前說的話帶來的震驚中,這會兒聽宋青小一問,還有些反應不過來,臉上顯出一絲疑惑之色。

    “你們當地有沒有挖出過古墓之類的,死去的人下葬之時,穿的衣物是什么樣子的?”

    年輕人這會兒聽清她說的話后,很快便明白她的意思:

    “你是說,他們穿的衣服,可能是……”

    宋青小點了點頭,他又開始發抖,牙齒撞擊之間發出‘咔咔’之聲:

    “不能吧?我剛剛碰到過,他們是活的呀。”

    他這會兒已經慌了,但這會兒有了宋青小提醒,他倒很快想起了一些事:

    “十幾年前,此地挖出過一個三千年前的土司之墓……”他的臉色青白,手腳都顫個不停:

    “舉國震驚,因為這個發現太過重大,還在我們當地建立了博物館。”

    而那土司下葬之時所穿的禮服,經過學者的清理之后,呈列在博物館中。

    當時開館,當地人都去看過,品羅時常也去。

    這會兒一想,那件土司的尸身之下被扒下來的殉葬衣物,確實與這些人所穿有些類似。

    “都是深藍交領的寬袖上衣,下身以布裹層,以玉勾掛在腰側。”

    “你確定嗎?”這個答案雖說早在宋青小意料之中,但她依舊追問了一句。

    品羅臉色慘白,卻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

    “我確定。”

    他吞了口唾沫,平定內心深處的忐忑:

    “你有所不知,我們當地一直以來就有龍存在的傳說。”

    三千年前,禮儀未立,衣著打扮等并不規范正式,但此地有龍的傳說,因此當地都以信奉龍王的習俗,崇拜龍的圖騰。

    地方權勢最大的哪怕土司,在穿著打扮之時,都不敢在衣物之上紋繡龍的圖騰,因為害怕將龍穿在身上,對龍不敬,引來龍王震怒,導致災難降臨。

    但人死之后,就沒有那么大的約束了。

    在世之時,害怕福氣壓不住龍氣,一般不會身上繡龍圖騰,可人死之后,下葬之時所穿的壽衣便帶龍形圖紋,以寓意死后靈魂會受龍王引導,回歸到極樂世界,福澤后世子孫。

    “你這會兒一說之后,我才注意到,意昌等人所穿的衣物繡的邊紋,那很像龍紋。”

    初時看來像簡略的彎曲圖形,但宋青小一提醒之后,品羅再一細想,便察覺出來不對勁。

    博物館的那件壽衣,因為年代久遠,又有損傷的緣故,就算再是修復,也不可能恢復到全新時期,所以他一時半會兒沒有認出來。

    這會兒回想之后,那件博物館中的壽衣不止是外表與意昌等人所穿相似,那圖紋更是有七八分相似。

    “那時刺繡的技藝沒有后來發達,所以只是神似、形似,并不像后世的龍繡,栩栩如生。”

    只是意昌等人所穿的衣物,明顯要比那件從挖撅開的墓穴中取出來的下葬物更新、更華貴,而且因為穿在‘活人’身上,所以他當時根本沒往這個方向去聯想。

    “更何況,更何況,那件土司所穿的衣物,也沒有那么多層啊。”品羅越說,越要哭了。

    宋青小則是十分鎮定,品羅所說的話驗證了她內心深處的猜測。

    確定了意昌等人所穿的衣服不對勁后,唯一還有待證實的,就是那衣物層數所代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原因。

    此地除了這一次相叔帶來的人之外,原本的族人一共有147人,這個數字應該是固定的。

    “147……”

    宋青小低聲將這個數字重復了一句,她想起自己一路走來時,向自己行禮的人中,有男有女,有像初容一樣的中年人,也有老年人,但唯獨像是沒有看到過孩童。

    仔細一想,仿佛他們看到過最年輕的人,便是此地地位最崇高的意昌大人。

    在船塢涼亭中時,一個山羊胡老頭曾對初容十分恭敬,并口稱三叔,這又是什么意思?

    那外表看似四、五十歲的初容,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四、五十歲呢?

    若是他并不止是四、五十歲的年紀,而是以某種方法,使他保存現在的外表,這個方法又是什么呢?

    如果他真的只有四、五十歲,那么之前那老頭口稱他為三叔的原因,興許只是他輩份較高的原因。

    畢竟有些夫妻老來再得子,而長子早生,這樣也會拉大叔侄之間年紀的差距,也不是沒有可能。

    可如此一來,宋青小心中又有疑問——

    此地沒有孩童的存在,不止是沒有孩子,同時她一路走來,也沒有看到過墳塋的存在。

    初容說此地共有147人,人數固定,幾乎沒有變化。

    只是既然生而為人,便有生老,也有病死。

    這就是宋青小覺得古怪的地方,這里沒有新生命的存在,也沒有埋葬死人的墳。

    她想到了相叔。

    在河廊之上時,相叔與意昌交談之際,提到他的年紀。

    當時他話沒說完,便被打斷,品羅當時與她說話,引起了那意昌注意,因此沒有允許相叔再繼續說下去。

    相叔當時說:他已經七十有一,近來身體大不如前,意昌當時答應他--

    宋青小猜測,相叔數十年來寒暑不斷,月月在固定的時間為玉侖虛境中的人運送物資,照相叔所說,這是一筆交易。

    而從雙方相處時的情況看來,這兩方地位明顯不大對等,相叔出錢出力,所求的東西必定不是一般物品。

    他提到年紀,宋青小便大概猜得出來,人最害怕生老病死,尤其是像相叔這樣從鬼門關前走過一遭的人,他會比尋常人更惜命。

    也就是說,如果宋青小沒猜錯的話,相叔沒有說完的話可能是這樣的:‘大人當年曾答應我,讓我活下去。’亦或是:‘大人當年曾答應我,讓我長生不老。’諸如此類。

    那么問題又來了,憑相叔這一生的際遇,他憑什么相信意昌真的有賜他長生不死亦或是續命的能力呢?

    除非相叔曾親眼見證過‘奇跡’,而這‘奇跡’一定是與長生之道息息相關,所以依相叔的性格、年紀、閱歷,才會對此深信不疑。

    “相叔是多少年前出事的?”她問了一句。

    惶恐不安的品羅聽她發問,幾乎是下意識的回道:

    “五十多年前了……”

    具體的時間他也記不大清,畢竟年代久遠,隨著老一輩的逝去,幾代之后,后人很難說得清當年相叔事發之時的真實年紀。

    品羅只隱約知道,相叔出事之時,年紀還小,只有十幾歲而已。

    這樣一推算,應該就是在五十多年前出的事。

    宋青小聽到這里,抿了抿嘴角,露出一絲若隱似無的笑意。

    “你發現什么不對勁了嗎?”

    品羅問了一聲,她卻沒有開口。

    相叔五十多年前與玉侖虛境中的人第一次相遇,從此找到了進入玉侖虛境的‘秘徑’,與他們達成了某項交易。

    而意昌應該就是在那時,給了相叔一個令他無法拒絕的承諾。

    可那是五十多年前啊,相叔從十幾歲的少年,到如今成為白發蒼蒼的老頭子,而五十多年前的意昌又多少歲?

    究竟是如相叔所言,此地超脫三界之外,天庭、地獄都無法插手,拘這里人的魂,所以使得此地的人擁有長生不死的本事,還是意昌有什么秘法,可以令他長生不老,永保青春?

    若是如此,那么之前的一些疑惑就說得通了,比如初容說的,此地族人的人數固定,且沒有墳塋。

    這里的人不老不死,所以自然不需要墳塋。

    那么這種可以令人長生不老的秘法,到底是什么,與九泉、龍王祭之間又有什么關系呢?

    她的目光又往初容再三提及不能隨意進出的圣廟方向看了過去,UU看書 www.uukanshu這里的閣樓陽臺恰好正對著那圣廟所在的方向。

    那令品羅看了之后感到毛骨悚然的凹槽,她卻看得入神。

    “宋……”品羅見她久久不出聲,正感到有些不安之際,剛一出聲,接著一道少女驚詫的脆聲將他的聲音壓了下去:

    “宋三!”

    閣樓之下,從右側廂房趕來的少女穿著青藍露臍上衣,身下配同色以繡紋所繡圖騰的百褶裙,跑動間那衣擺之上垂掛在她纖腰上的細小鈴鐺相互碰撞間,發出‘叮鈴鈴’的脆響之聲。

    從試煉之后便已經分別的兩位試煉者,此時終于相遇。

    雙更合一,四千字大更

    高速文字手打 前方高能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