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64章 敢入

前方高能
     湘四問出這話,宋青小第一時間腦海里便反應出一個念頭——龍王?

    不對!

    這個念頭剛一生出,便被她自己否決了。

    雖說她的試煉任務是要殺死龍王,但湘四卻未必是和自己任務一致的。

    況且兩人就算任務一致,如果她的任務目標也是殺死龍王,恐怕她不可能會等著自己等人前來,而第一時間便搶先下手了。

    就算她力有不及,要等其他人前來之后動手,那么在與自己見面的第一時間,也不可能兜那么大圈子,說那么多廢話。

    更何況,那圣廟之外看起來幾乎都是凹槽,最頂上的雖說最大最寬,但若是用來裝盛龍王,未免又太小而且還太多。

    宋青小想到這里,目光再次往那圣廟的方向看了過去。

    圣廟與她目前所住的房舍遙遙相對,且是這玉侖虛境之中最大建筑,她站在閣樓之上,能將圣廟全貌看得清清楚楚。

    它整體呈半橢圓形,如一個倒扣的圓底杯。

    那些最底部的凹槽寬約一米五,高約兩米,從下往上看,粗略一數,恐怕有兩、三百個之多。

    凹槽之上,以青灰色的石碑封口,上面以朱漆繪出了簡單的圖紋,像是勾描的人物,還寫了些字在其上。

    從遠處看過去,有些像密集并列的巨形簡畫相框的感覺。

    想到這里,宋青小的心中一動:

    “墳墓?”

    這個高度、寬度,無論怎么看,都很像恰好適合一個人站立的巢穴。

    再加上圣廟下寬上窄,底層的凹槽狹窄而緊湊,越是往上,越顯得寬敞許多,某一方面也符合初容所說,這里地位等階森嚴的規格。

    莫非自己之前猜測錯誤,這里并不是沒有死人、沒有墳墓,只是因為地方狹小的緣故,所以死人另做處理了?

    湘四聽她這樣一說,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之色,但隨即又恢復了常色、

    她也并沒有再賣關子,

    而是點了點頭:

    “對,但也算不對。”

    湘四的話令品羅心中生出一股既害怕,又好奇的念頭。

    眼前兩個女人的對話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又像是被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似的。

    這會兒他也不敢再貿然開口,只聽湘四又說道:

    “那上面的凹槽,一共有278個。”她說到這里,故意頓了頓,“但是其中有133個凹槽之中,都密封了東西。”

    宋青小眼中閃過暗色,低聲道:

    “也就是說,有145個凹槽是空的。”

    她很快抓到了重點,湘四抿唇笑著點頭。

    品羅跟不上二人思路,抓了抓腦袋:“這空的凹槽代表了什么?”

    湘四是不可能理睬他的,他的目光落在宋青小身上,宋青小果然便道:

    “我們一路過來時,初容說過,玉侖虛境中的固定人數是147個。”

    “那凹槽只有……”品羅開始還反應不過來,但自己說了幾個字后,頓時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也就是說,清露和疏桐兩個人,不算在這人數之中……”

    這兩人是準備在龍王祭上獻祭的人選,那么便可以算是將死之人了,所以玉侖虛境之中真正的人數,應該是要將這兩個少女剔除出其中。

    也就是說,即將被獻祭的少女,包括湘四在內,都有可能是被相叔騙入這里的。

    玉侖虛境真正的固定人數,最開始有可能是278個。

    但在時光的流逝之中,那133個人不知出了什么意外,被封閉在了凹槽之內,如今還剩余145個獨活。

    “那133個凹槽之中,密封的是死尸?”

    宋青小問了一聲,湘四便搖了搖頭:

    “不是。”她說到這里,神色有些凝重:

    “我費了一番功夫,想辦法將其中一個凹槽封口的石碑弄出了一個小孔。”

    要強行破開圣廟并不難,但難就難在如何掩過這些詭異的人的耳目,不動聲色。

    這圣廟在玉侖虛境之中萬分引人矚目,又是處于正中的位置,與意昌為首的房舍遙遙相對,從某方面來說,便像是被玉侖虛境中的那一層層從外往里的建筑包圍在正中。

    且因其目標顯眼,這里地方又不大,可以說圣廟的存在隨時都處于這里的人監視之中。

    從初容提到圣廟的態度看來,圣廟對于這里的人來說便如禁地一般的存在,十分重視。

    湘四與另一個少女作為即將在龍王祭上獻祭的人選,又被人牢牢看護著,不可能十分自由的活動。

    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能從這些人眼皮子底下打開圣廟外側的石碑,還不驚動禁制,倒算是有些本事。

    “我從那孔中發現了里面裝著一個巨繭。”

    湘四說到這里,將手攤了出來。

    她手掌雪白柔軟,指尖纖細,隨著她說話的功夫,那掌心之上突然出現一團黑色絲絡,在她掌心之中顯得份外醒目。

    這神奇的一幕對品羅來說無那句于是一場巨大的沖擊,令他瞪大了雙目,看著湘四‘無中生有’。

    “你看看。”

    她將東西往宋青小遞了過去,宋青小也不跟她客氣,揀了過來,將這縷絲絡拿了過來,放到面前細細一看,并將神識探入其中。

    那團絲絨的觸感有些像被撕下來的棉花,里面殘留著若隱似無的陰氣波動。

    宋青小看著這絲絨顏色,不由將其一搓,那一小團蓬松的絲絨便被她擰著一小根短繩,她將這細長的小繩相互對折,頓時便笑了。

    對折之后的細繩品排成數列,如簡略織成的一小塊布,品羅湊過來看了一眼,便‘咦’了一聲:

    “這樣一看,有點像他們穿的裾裙了。”

    “不是像。”宋青小糾正他,目光卻沒有從那擰成的細繩排列之上移開:

    “意昌等人的裾裙,就是這個織成的。”

    她十分肯定。

    品羅只是普通人,感應不到那縷絲絨之中的陰氣,與意昌等人身上的氣息如出一轍,就是一樣的東西。

    湘四點了點頭,“確實是一樣的東西,這些人所穿的裙子,就是由這繭皮織成。”

    她眼波一轉,又看著宋青小,抿唇一笑:

    “宋三,你再猜猜,那繭內裝的是什么?”

    “尸體?”品羅開口道,宋青小卻淡淡的糾正:

    “是人。”

    “不錯。”湘四根本不理睬品羅,只含笑著看著宋青小:

    “繭內被裹縛的是人,只是這些人既已經沒有意識,只剩軀殼,但奇怪的是,卻有一絲靈息尚存。”

    她察覺到這一點時,大吃了一驚,“只是可惜我當時才撕扯下來一塊這東西后,便被人發覺,迫于無奈,只有暫時先撤退。”

    這里情況未明,在試煉者未到的情況下,任務情況又一知半解,不適宜打草驚蛇。

    當天湘四破開石碑,撕下巨繭上的一縷絲絡時,便引發了玉侖虛境中的轟動,意昌下令全境搜尋膽敢闖入圣廟的人,而她與住在左側房舍中的清露因為是此次即將獻祭的人選,所以首當其沖受到了查詢。

    雖說憑借湘四的手段及化嬰境中階的修為,這些人并沒有搜查出什么東西,也沒抓到她的把柄。

    但圣廟被觸碰,對于這里的人來說便如被動了逆鱗。

    也正是那天之后,玉侖虛境中的人加強了防備,并在出入的大門之上加了鎖,禁止里面的人出入,也不允許其他人輕易進去。

    “憑你的實力,這樣的細微動靜都能引起這些人警惕,可想而知,圣廟中恐怕有什么神秘的禁制。”

    宋青小皺了下眉,湘四作為化嬰境中階的強者,若她有心,完全可以做到來無影去無蹤,這些人不可能察覺才對。

    圣廟如此之大,里面的凹槽也有兩百多個,存放了巨繭的也有133個洞窟之多,但湘四一動其中一個,便迅速在玉侖虛境中引發一場風暴,可見這些人警惕心之深。

    他們能發現湘四的動靜,要么是這里面的人實力修為遠勝湘四;要么便是圣廟與他們一脈相連,一旦其中一個被碰觸,便能引起其他人的警覺。

    打個比方來說,圣廟與這些人如果是一個完整的‘人’,有人扯了這個‘人’一根頭發,也能迅速引起這個‘人’的察覺,大約就是這樣的道理。

    圣廟與玉侖虛境中的人聯系緊密,且里面的凹槽還存放了一些古怪的巨繭。

    據湘四所說,這些巨繭中的人已經失去意識,卻又還有一絲靈息尚存,也就是說尚未完全死絕,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

    “巨繭、人……”宋青小嘴中含著這兩個關鍵詞,輕聲呢喃了一句:

    “想要破繭重生?”

    她的聲音很輕,品羅聽不清楚,但卻瞞不過湘四耳朵。

    這個猜測與湘四不謀而合,她點了點頭:

    “我也是這樣想的。”

    這些人不算真正意義上的死亡,但卻也不能算活著,可能是以某種神秘的形態,等待著破繭重生的那一天到來。

    宋青小又將目光落到了自己手上的那條交織的絲絡上,她指尖運起靈力,輕輕將絲絡一搓——

    靈力之下,那細細的繩索哪里承受得住,頓時被強大的靈氣絞碎,化為粉沫。

    “你——”湘四一看自己辛苦取來的東西被宋青小一毀,不由急了,剛一發出聲音,便見那粉沫被靈力再一絞,竟幻化為絲絲縷縷的黑煙。

    宋青小神識一動,‘臨’字術化為一個約摸拳頭大的領域,將那幾縷黑煙困鎖在其中。

    “這是……”湘四一見此景,頓時將原本要說的話咽回喉中。

    那黑氣仿佛已經成了氣候,沖擊著領域,但憑借宋青小如今的實力,這絲黑氣壓根兒撞不破領域的封鎖,無論如何沖擊,仍被牢牢封在其中。

    湘四下意識的伸手去抓,但手指在碰觸到領域的瞬間,卻仿佛被一層無形的禁制所擋住。

    無論她如何使力,手指都無法突破‘臨’字術的禁錮。

    她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再次出手之時,手上已經帶出了靈力,指尖化出殘影,用力一把抓了上去,發出‘砰’的聲響。

    領域卻紋絲不動,甚至根本沒有被她的靈氣所撼動。

    她同時放出神識,只感應到這一團黑氣被某種無形的禁制所束縛,應該是由強大的神識所形成的,但憑她神識之強,卻依舊無法破除。

    湘四的眼神一下就變了。

    五個試煉者中,其他四人不知她情況,但她自己卻對自己功法再了解不過。

    她的功法本身便是半依靠神識才能施展,所以她的神識之強,絕對是在一般化嬰境中階修士之上的。

    宋青小輕描淡寫間,她甚至根本沒感應到此人出手,便不知她何時以神識弄出了這么一個東西,將這些黑氣困住。

    且無論是靈力、神識都無法將其突破,足以見宋青小這一招的厲害之處。

    幸虧從這一招看來,這禁制的面積略小,僅能作小范圍使用,不能大范圍的施展,否則禁制一大,對戰之中,一旦被她制住,后果不知多恐怖。

    湘四心中分析了一番,還在慶幸不已。

    不過就算是如此,宋青小的實力已經令她大為警惕了,至少她能施展出這一招,可見她應該也是以修煉神識為主,且神識之強,不在自己之下了。

    她心中想著事,面上卻不露聲色。

    宋青小只當是沒看到她剛剛的舉動般,見她伸手來抓,便將領域一松。

    那黑氣冉冉升起,湘四收拾了心中的震驚,強作鎮定的再次又伸手一攬——

    這一次‘臨’字術所形成的領域解了開來,她輕易便將那縷黑霧抓進掌中,以神識沉入其中一探,當即臉色就變了:

    “魔氣?”

    “不錯!”

    宋青小點了點頭。

    圣廟之中的凹槽之內存放的巨繭外殼,竟然是由濃郁的魔氣所形成。

    能令魔氣成形,織為繭殼,可想而知那繭的陰氣有多重。

    這種魔氣來自于九泉之中,與其同出本源,氣息相同,那么便更能證明這群人與九泉之間存在著某種關聯了。

    泉底到底有什么,將玉侖虛境托住不說,還能利用泉中魔氣織繭,將這些玉侖虛境中生活的人困住,藏在圣廟之中。

    那絲魔氣纏在湘四白皙細長的手指之上,開始還蠕動著試圖侵入她體內。

    但在發現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突破其防鎖之后,便逐漸散了開來,頃刻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品羅看得大氣也不敢喘,眼前發生的種種都突破了他以往的認知。

    兩人聊天的過程中提到的圣廟、廟里裹住‘人’的大繭,還有湘四憑空如變魔術一般取出這黑絨,以及宋青小徒手將這絨搓為黑霧的種種,都讓他腦海一片空白,連話都說不出。

    “看來得想個辦法進入圣廟,同時下水探上一探了。”宋青道。

    湘四強行壓下心中的念頭,聽了她這話又道:

    “在龍王祭后。”

    玉侖虛境中的人如今已經確定與九泉之內的魔氣脫不了關系,且圣廟的存在也是其中必不可缺的一環,那么兩天之后的龍王祭,恐怕便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宋青小也是這樣打算的,只是她還有疑惑:

    “龍王祭一般來說,需要幾個祭品?”

    初容介紹時,只說需要挑選容貌秀麗的少女,將其沉入九泉之下,過程、要求倒是一一說了,卻沒有說人數。

    目前看來,宋青小、湘四二人外表的條件都吻合,而住在左側房舍中的另一個少女既然作為候選人之一被關在里面,恐怕也是各方面條件都符合獻祭標準的。

    那么也就是說,這會兒龍王祭加新到的宋青小外,一共有三名候選人。

    如果龍王祭只需要一個人的話,那么另外兩人的存在又意味著什么?

    而要是龍王祭需要兩人,甚至兩人以上的話,那宋青小之前問起初容時,為何他卻矢口否認呢?

    宋青小懷疑,龍王祭可能只是此地祭祀的某一種,實際背地里,這些人可能還需要一場更為重要的祭祀,正在籌備、醞釀之中。

    依她推測,初容要是沒撒謊,而龍王祭又只需要一個人的話,那么目前居住在左側廂房之內的清露應該就是意昌等人所準備的獻祭給龍王的少女了。

    “畢竟三年為龍王選一次妃,也不可能大小老婆一次湊齊了。”

    她嘴角微勾,笑意有些泛冷,接著又道:

    “你的存在,可能是這些人另有打算的。”

    居住在左側廂房中的少女氣息孱弱,只是普通人罷了,沒有靈力修為。

    相反之下,湘四明顯不同,意昌等人如果真的是人老成精,一眼就能看得出自己的不凡之處,必然也看得出來湘四的不同。

    所以他們是準備將湘四另作他用。

    而相叔突然帶了自己過來,令意昌等人是大感意外的同時,應該也是令他們欣喜若狂的,所以他們將自己也與湘四送到了一處。

    “我也是這樣想的。”

    湘四毫無被人當成祭品的自覺,反倒笑得花枝亂顫,衣服之上的銀鈴也跟著‘鐺鐺鐺’的響動:

    “說不定祭祀一起,便能知道這些人長生不死的秘密了。”

    兩人這一番交談,都對對方的能力、實力有個大概的了解,交換情報之后,也算是達成了初步的合作。

    因此宋青小也不再跟她顧左右而及其他,直接便問:

    “你的任務是什么?”

    湘四便笑得眼睛一瞇:

    “殺死龍王。”

    宋青小聽她這話,點了點頭。

    兩人目前看來,任務一致,目標也相同,合作便毫無懸念了。

    她的問題一問完,湘四也毫不客氣的問:

    “你選的數字牌是什么?”

    宋青小沒有說話,回應她的是攤出了自己一直搭在木欄上的手,那掌心往上,指尖微曲,靈力一動之下,那白皙柔軟的掌心上,緩緩浮現出一個金色的圓點,約摸花生米大小,仿佛被人以手指沾了金漆輕輕點上。

    “第一個做出選擇的,竟然是你?”

    湘四看了一眼,臉上露出復雜的神色,既像是有些意外,但又像是在她預料之中。

    在試煉空間中,任務開啟之前,這卡牌便憑空出現,輪到湘四挑選時,五張卡牌便剩三張了,她當時也與宋青小一樣,意識到這卡牌極有可能是根據五人的神識依次進行挑選。

    五人之中,她的實力位居中央,所以第三個挑選。

    卡牌一共有五張,但當時卻已經被兩人挑選過,那最后進來的黑袍男人一看就非同凡響,湘四隱隱感到他的危險,猜測他應該是此次試煉之中,實力最強的人了。

    所以她敢斷定,這五張卡牌中,必有一張是被他率先抽走了。

    她一直在猜測,還有一張卡牌是被誰先挑了,思來想去,都沒想到過會是宋青小選走的,直到這會兒看到她掌心處出現的那個圓點,才算是肯定了。

    只是細想之下,湘四又覺得這情況不過是在意料之中。

    想想宋青小先前施展出困住了那縷魔氣的招式,便非一般化嬰境中階的修士,至少神識之強,還隱隱在自己之上,難怪擁有率先挑選卡牌的資格。

    湘四定了定神,話音一落,也跟著攤出手來。

    她的左手掌心之中,赫然浮現出兩個金色的圓點:“我是第三個做出選擇的。”她看了宋青小一眼,將自己所知的說了出來:

    “前面被挑選的還有一個號碼‘5’。”

    湘四的話對于宋青小來說有極大作用,算是彌補了她率先挑選之后的薄弱處。

    她先挑選卡牌,雖說相當于主動權最先掌握在她手中,可這卡牌意味著什么她又并不清楚。

    同時因為她最先挑選,事后誰再挑選,數字是多少,她便什么都不清楚。

    相反之下,后面的人雖說缺少了更多的選擇機會,但可以清楚的知道前面的人數字。

    但如今湘四一說,便令宋青小心中有數了。

    那最后出現的五號實力不凡,如果宋青小沒料錯,他應該是繼自己之后、湘四之前做選擇的人了。

    照湘四所說,在她挑選之前,缺失的數字是‘1’和‘5’的話,代表著數字‘1’的號碼牌在自己手上,那么五號黑袍男人手掌心上的數字應該就是‘5’。

    剩余的馬一及那神色冷淡的紅衣女人則分別是數字‘3’和數字‘4’了。

    “你說這卡牌代表了什么意思?”

    確定了與宋青小合作之后,UU看書 www..com 湘四的神情顯得比之前更為隨意了許多,整個人的防備也不像之前那樣重,她甚至往宋青小身旁曲肘一靠,偏頭問了一句。

    “不知道。”宋青小眼中閃過一道幽芒,“但其他人如果能早點過來,到時就知道了。”

    三更合一。。。

    六千字……

    唉,我竟然好久都沒請假了。。。

    本來之前以為我年紀大了,已經寫不動了。。。

    沒想到這段時間因為病毒關在家里,無所事事之下,竟然除了碼字之外,再沒其他事做,然后也沒有斷更過……

    高速文字手打 前方高能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