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66章 溜走

前方高能
     品羅想通這一層,頓時又打了個哆嗦,下意識的看了宋青小一眼,眼中露出一絲不忍之色。

    初容卻像是沒看到他的神色,說完了這句之后,沖宋青小躬身行了一禮,道:

    “宋姑娘,您先慢用,我還有事,就先失陪了。”

    他往左右一看,那幾個提了食盒的人跟在他身后,幾人魚貫而出,臨走時還貼心的將房門拉上了。

    ‘吱嘎’的聲響中,屋門‘砰’的一聲關上了,接著外面傳來‘哐哐’的金屬撞擊聲,不多時腳步聲走遠之后,品羅上前拽了兩下房門,有些頹然的轉頭:

    “上了鎖。”

    ‘呼嘯’的風聲從拉開的木門縫隙中鉆了進來,吹得屋內兩盞點著的小油燈搖晃不止。

    “嗚——嗚嗚嗚——”少女凄厲、無助的哭音若隱似無的傳進兩人耳朵,更是讓品羅的心像是隨著這搖晃的火光般,十分的忐忑難安。

    他看了一眼桌上擺著的幾樣已經涼透的食物,毫無胃口,聽到那瘮人的哭音,又有些沉不住,不由用力的扒拉那兩扇木門,將其拉開一些。

    門上掛了一條約摸腕口粗的鏈鎖,根本無法掙脫。

    “他們憑什么上鎖?”年輕人有些憤怒,將門拽得‘哐哐’作響:“我們又不是犯人,這也太目無王法了!”

    品羅又氣又怕的開口,卻并沒有得到回應,最終垂頭喪氣的轉過身來。

    他是個品性善良的青年,雖說對那哭泣的少女尚未謀面,可知道這樣一個女孩兒即將要被人送著去死后,依舊有些不忍心。

    可他也是無計可施,看了一眼宋青小后,品羅嘴唇動了動,依舊沒有貿然開口向她求助。

    他猜測宋青小雖說有些本事,可此地是玉侖虛境,里面有一百多號人,大部份都是青壯年,宋青小自己都是這些人的目標,若是她貿然出手,被逮住之后恐怕后果十分嚴重。

    更何況從她與湘四聊天可以看出,二人應該是有什么計劃的,他也怕壞了宋青小的事。

    因此青年嘴唇動了動,最終并沒有開口。

    內心深處的無力感化為怒火,

    令他狠狠的拽了兩下房門,發出‘哐哐’的聲響后,門被拉開一個縫隙,品羅喘了兩口氣,但正在這個時候,那幽遠綿長的哭音突然消失了。

    “沒有了?”他怔了一怔,有些不安,又附耳到門縫處去聽,那女音果然消失得一干二凈了。

    不知是如初容所說,他們送了飯菜去之后,這住在左側廂房的少女安靜下來了,還是他們使了其他手段,令這少女無法出聲了。

    “她是不是死了?”年輕人不安的問,原地轉了兩下:“或者是被人送走?弄暈?”

    他越說越是不安,少女哭聲突然的消失令他的意志力一下崩潰了,兩手在小腹前用力的搓握,想了一會兒,最終沒忍住:

    “宋小姐,我們逃走吧!”

    雖說逃走之后有些對不起左右住的兩個少女,但至少能救一個算一個。

    品羅越說越覺得這個方法可行,他眼睛一亮,大步走到宋青小面前,神色有些興奮,卻壓低了嗓音說:

    “我們去找另外兩人,把相叔來時的船偷了!”

    “走不了的。”宋青小搖了搖頭,品羅就有些著急:

    “我們趁夜色正深溜走,他們雖然人多勢眾,但有我們三個男人,再加上你,也未必沒有機會的。”

    如果試上一試,說不定還有機會。

    但如果一點都不試,那真的是半點兒機會都沒有。

    “這里有禁制,出不去。”宋青小看了他一眼,又拒絕道。

    品羅聽不懂什么叫禁制,但聽她說出不去時,卻不以為然:

    “能出去的。”他極力想要說服宋青小,“如果出不去,相叔這幾十年,怎么從這里往返的?”

    他這會兒一心想要逃走,眼睛發亮:

    “我們來時,相叔在九泉時說過來回的路線,你還記得么?”

    他說九龍窟的水會在某個時間點流入九泉,將船推往九泉之內,而等到了一定時間后,水漲上來,九泉的水又會往九龍窟返流,到時會推送著船只往外走。

    “出不去,你老老實實呆著,別亂動。”宋青小這話一說出口,年輕人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他還想要說話,但正在此時,門縫之中突然照進一絲微弱的光線,且那光線越來越亮,將品羅欲說的話打斷了。

    年輕人本能彎腰轉身透過門縫去看,但下一刻他的眼睛像是被吸入了一汪深淵之中。

    一只瞪大的黑眼珠也在透過門縫死死盯緊了他,許久之后,幽幽的氣息被吐了出來,吹拂到品羅臉上,直吹得他臉上汗毛直豎,嘴里情不自禁發出一聲慘叫:

    “啊——”

    他這聲音十分凄厲,在宅院之中傳揚了開來,直聽得人毛骨悚然的,與之前那哭喊的女聲像是有異曲同功之妙。

    品羅身體如彈弓一般往后一跳,但被這一嚇之后,雙腿卻軟得站立不住,承擔不起他身體的體重,剛一落地,整個人便直往地上滑,后背‘砰’的一下撞上沉重的木桌,直撞得桌上的碗盞發出‘哐鐺’的響動。

    門被人從外推開了些許,露出一張蒼白的老頭面孔:

    “客人,有什么需要的么?”

    那老頭兒年紀很大了,臉上長滿褶皺,一雙眼睛之中布滿黑紫的細斑,這些細斑將眼白擋住,令人冷不妨看上去便如眼中塞一顆巨大的黑葡萄,半點兒眼白都沒有。

    他透過門縫,扯了扯嘴角,緩緩的問道。

    “沒有。”

    宋青小開口說道,那老頭點了點頭,咧嘴一笑,動作僵慢的道:

    “好的,如果有需要,盡管吩咐。”

    他說完,嘴角垂了下去,神色像是有些陰冷:

    “我會一直在這里守著的。”

    說完,他的臉從門縫間離開,那門少了人推擠的力量,又‘吱嘎’著搖回原處。

    品羅嚇得滿頭大汗,雙腿直抖,半晌都站不起來。

    “你還好吧?”宋青小伸手去拉他,他嘴唇還直哆嗦:

    “嚇死我了。”

    他伸手搭住宋青小,借她力量勉強站了起來。

    桌上的菜碗被他先前一撞之下已經倒了,里面的湯湯水水灑了出來,順著桌角往下‘滴滴答答’的流。

    樓下被上了鎖,二人上了二樓,從閣樓出去,站到陽臺上,果然便見到樓下宅院之內,有大量玉侖虛境的人手在行動。

    道路兩旁的一些桃林上,一路都被點上了好幾個燈籠,將整個宅院照得如同白晝。

    “他們真的點了燈籠。”

    品羅見到這情景,神色有些凝重。

    初容之前說要點燈籠將宅院照亮,果然動作便迅速,不到一刻鐘功夫,整棟宅子的路徑之上都被上掛上了燈籠。

    為首指揮著一群人點燈行動的,正是之前給宋青小送來飯菜的初容。

    “這些人肯定是故意的!”品羅一看院落被照亮,頓時既恨且怒:

    “他們肯定是怕我們趁黑燈瞎火的逃走。”

    宋青小見此情景,彎了彎嘴角。

    這些人確實是故意點燈籠的,但卻不是怕品羅逃走。

    他們走不了,更何況這幾個年輕人對于玉侖虛境的來說無足輕重,這些人也并不擔憂他們走不走。

    初容等人點燈籠的原因,看來是那一晚湘四進入圣廟打草驚蛇,令他們感到警覺了。

    圣廟之中的那些‘繭’對他們來說想必是十分重要,如同逆鱗,被人一碰之后行動迅速。

    她露出一絲笑意,眼珠一轉,看了身旁又氣又怕的青年一眼:

    “要想滅燈也不難。”

    品羅怔了片刻,轉頭看她,便見她說道:

    “將燈滅了就行了。”

    “能滅得了嗎?”青年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樓下大門處守了一個老頭兒。

    可能是感覺到樓上的欄桿處有人往下望,那老頭兒雙手揣胸,緩緩仰頭,接著還動作僵硬的將腦袋偏轉了45度,目光與對低頭往下看的品羅對上之后,咧開嘴角,露出一個笑容。

    這老頭兒年紀很大了,背脊也駝,但精神卻像是極好,感應力也不弱。

    “我阿媽說,”品羅之前透過門縫目光與他對上,被他嚇住之后,這會兒已經生出心理陰影來了。

    此時再看這老頭兒,便覺得后背發毛,見他一望過來,連那笑容都像見了鬼似的,縮了縮脖子:

    “人上了年紀便瞌睡少了,有他守在這里,就算我能跳下樓,也滅不了那燈籠。”

    那燈籠一路從宅內照到門口,每隔數步便有兩盞,將整個院內照得燈火通明,人一走動,立即便能被守在院中的老頭兒發現了。

    要想滅它,又談何容易呢?

    兩人說了幾句,遠處正在指使著人掛燈籠的初容便像是感應到身后的注視,正與人說話的他轉過了頭,目光遙遙與宋青小一碰。

    被他發現二人正在盯著他看,品羅先是心虛的縮了縮脖子,躲到了陰影之中。

    宋青小卻是坦然的與初容對望,目光不閃不避,反倒出聲問道:

    “今晚又是點燈,又是裝扮房屋,”她的神識強大,聽到了前后側的房舍也有響動,像是有人來回在走,干一些清掃整理的工作:

    “是還有客人要來么?”

    初容聽她這樣一問,不由愣了愣,接著示意手下的人繼續干活,自己則是往前走了兩步,才回答宋青小的話:

    “宋姑娘真是好眼力。”

    他贊了一句,承認道:

    “確實意昌大人吩咐,讓我們灑掃屋舍,要招呼貴客。”

    初容笑瞇瞇的解釋:

    “玉侖虛境每隔三年一次龍王祭,都會邀請一些老朋友前來觀禮,算算時間,應該就是這兩日就到了。”他眼中閃過一道幽光,“可是我們干活,吵到宋姑娘了?”

    “沒有。”宋青小搖了搖頭,初容便又笑著說道:

    “那就好。”

    余下的事情沒什么好看的,她退回了屋中,品羅也跟著退了回來。

    宋青小猜測,初容話里所說的老朋友,如無意外,應該便是馬一三人了。

    樓下的動靜在初容之前與宋青了話后,小了許多,不出半個小時,便都盡數退出去了,大門外重新‘哐鐺’落鎖。

    宋青小盤膝坐在屋內,準備打坐。

    這樣的環境下,品羅卻是睡不著。

    晚上聽到的少女哭聲對他來說刺激太大了,他沒有辦法眼睜睜看著一個無辜的女孩被這些人扔進那可怖的九泉之中。

    他坐立不安一個多小時后,躡手躡腳起身往外走了出去,樓下靠著大門而站的老頭兒人雖老了,感應力卻不弱,他一出現,這如石雕般的老頭兒便動了動。

    宋青小聽到老頭兒冷冷問話的聲音,品羅怏怏的又回到屋內,兩次之后,一直閉著雙眼的宋青小將神識放了開來,與此同時,閣樓之外亮著的燈籠一瞬間全都滅了!

    從閣樓的門窗內照進來的光線一暗,整個房屋一下陷入黑暗之中。

    一直憂心如焚的品羅本來并沒睡著,火光一滅的剎那,他幾乎像是彈簧一般跳了起來,左右觀望著。

    他與宋青小暫時棲息在同一屋,這會兒燈籠突然全數熄滅,他本能的轉頭去看宋青小,卻見她盤膝而坐,一動不動,像是以這樣古怪的方式睡著了。

    這燈籠好端端的,怎么會突然滅了?

    年輕人心中生出一絲疑惑,但同時又涌出一股不敢置信的狂喜。

    燈籠熄滅的瞬間,他聽到樓下老頭傳來的輕呼:“咦?怎么滅了?”

    顯然此時感到詫異的不止是他一人,還有那監視二人的老頭兒。

    這老頭兒像是察覺到不對勁兒了,半晌之后聽了聽樓上,沒有動靜,便趕緊往不遠處的燈籠走了過去。

    趁此時機,品羅也來推宋青小。

    但宋青小卻一動不動,任他如何推拍,仿佛已經睡得很熟。

    品羅欲哭無淚,又忍不住輕聲喚了兩句:

    “宋小姐……”

    宋青小依舊沒有動靜,機會難得,他最終猶豫了半晌,終于放棄了想叫醒她的打算,咬了咬牙:“對不起了宋小姐。”

    他顫聲道:

    “我叫不醒你,但你放心,我逃走之后,會立即報警,組織人進來救你的,你一定要想辦法好好活著。”

    他說完這話,轉身便往陽臺的方向溜。

    此時火光一滅,整個玉侖虛境陷入黑暗之中,對他來說正是天賜的良機,再好逃走不過。

    年輕的品羅沒有注意到,他在轉身的剎那,黑暗之中,他之前一直拍搖不醒的宋青小緩緩將眼睛睜開了。

    她看到品羅跑出陽臺,輕手輕腳的抓著木樁,趁著老頭兒離開的空檔,溜下了樓。

    這年輕人身體健壯,再加上老頭兒隨時會回來,火光重新會亮起,他時間不多,因此急迫的環境倒逼出他體內的潛能,他飛快下樓之后,并沒有往大門的方向跑,反倒往左側那少女居住的地方跑了過去。UU看書 .uukanshu.com

    宋青小微微一笑,站了起身來。

    這年輕人心地不錯,但他可惜他恐怕是逃不了的。

    不過正好他弄出一番響動,能將眾人的注意抓住。

    就算他引不起意昌等人關注,想必湘四也會想辦法令眾人將注意力全集中到他身上的。

    有相叔在,又恰好處于這個龍王祭及有貴客即將到來的重要時間點,玉侖虛境的人就算抓到了他,也不會在這個關鍵時刻要他命的。

    但難免品羅要吃些苦頭。

    不過正好趁此時機,宋青小也想往圣廟的方向去探一探。

    玉侖虛境的人將那里視為圣地,湘四說里面有‘人蛹’,極有可能圣廟還直通地底的九泉,與泉中魔氣來源相關,她需要趁著馬一等人到來之前,去探一番再說。

    高速文字手打 前方高能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