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67章 黑繭

前方高能
     宋青小靈力一轉,‘前’字令一閃之下,身形便已經在閣樓之內消失。

    隨著神識的強大,她的‘前’字令威力無窮。

    閣樓與圣廟之間相距不過數百米距離,照理來說這點距離,完全在她掌控之中,頃刻之間便能到達。

    但宋青小卻感覺隨著神識接近圣廟,一股無形的壓制卻從神廟之內傳了過來,且越是接近,那種壓迫感便越重。

    甚至在她逼近圣廟頂端時,那股壓力隱隱抵抗住了她的神識,意圖驅趕,將她身形逼出!

    神識一受影響,她的身影在圣廟的中段出現,宋青小隨即以靈力托住身體,靈活的閃進了一個挖鑿開的凹槽之中。

    幸虧此時夜色深重,閣樓的燈籠突然大批熄滅,可能已經引起了玉侖虛境中的人的警覺。

    宋青小聽到那原本守在她樓下的老頭兒發出一聲極為古怪的吆喝,很快原本整個安靜的地方,仿佛一瞬間便‘活’過來了。

    她聽到有人走動的聲響,像是要重新點亮燈籠。

    住在那棟房舍中的湘四應該已經察覺自己的離開,她應該會幫忙打掩護,將眾人的注意力往品羅身上引的。

    但玉侖虛境中的人一被驚動,查到自己那里只是遲早的事情罷了。

    留給她的時間并不多,她需要在這段時間內,確認湘四的說法,找到‘人蛹’,并要想辦法進入圣廟之中,看一看里面到底隱藏著什么。

    想到這里,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暗光,看了一眼村落的方向,隨即將目光收回,緩緩隱入陰影之中。

    此地籠罩著一股詭異的氣壓,使得神識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應該是與這里布下的禁制相關的緣故。

    宋青小將神識放了開來,后背緊靠著一面凹槽,同時伸手去摸。

    那石碑之上被雕刻出一些古怪的紋路,有些像字,有些又像圖,但并非是古文字,應該是某個隱世種族特有的圖文,不知道上面記載的是什么。

    但這些神秘的圖紋顯然有某種古怪的力量,她的神識探視之下,竟然發現這些圖文一下‘活’了!

    周圍的文字動了起來,

    將石碑中間的圖譜圍住,開始緩緩的轉動。

    同時一股力量從這轉動的圖譜之上傳了開來,形成一面簡易的陣法,將外來的神識、力量俱都擋住,同時一股濃烈的陰氣侵染她外放的神識,妄圖順著她的神識侵入她識海之中!

    湘四在提到圣廟的時候,可從沒有提到過這些石碑的異樣之處。

    顯然此女雖說表面與她合作,但實則還是留了一手。

    陰氣一反襲而來,宋青小發現不對勁兒,便立即將識海守住,同時撐在石碑之上的手指運足靈力,在上面隨意一畫了一圈。

    那石碑不知以什么石材制成,又受陰氣浸染多年,堅不可摧,再加上石碑之上又畫禁制護住,更是增添了石碑硬度,就是一般化嬰境修士,一擊之下這石碑也未必承接不住。

    可偏偏宋青小非同一般的化嬰境修士,她經受藍血封印改造之后的肉身非同小可,再加上實力的提升,使得女媧之體的真正力量她至少可以發揮出兩、三成之多。

    這會兒哪怕只是隨意一劃,卻也不亞于化嬰境初期修士持法寶全力一擊之攻,更別提她肉身力量之強,早就遠超一般的化嬰境頂階修士了。

    雖說不至于將這石碑擊碎,但卻足以將這石碑表面破壞了。

    只聽‘嗤’的劃響聲中,她手指如劃豆腐,將石碑表面劃出一圈深約半寸的印痕。

    這印痕一出,頓時便將那石碑之上密布的神秘圖紋布局打破。

    圖紋一破,那由圖紋所形成的神秘禁制頓時便也受到了影響,轉動的速度一下慢了許多,散布出來的陰氣一滯,攻擊力剎時變弱。

    宋青小手掌再覆蓋其上,以靈力一震之下,那石碑‘咔嚓’一聲便碎裂開來,在即將轟然坍塌的瞬間,被她以靈力凍住,并沒有滾落下去,造成劇烈響動。

    石碑碎裂的聲響十分微弱,很快被不遠處莊子中的動靜蓋過。

    此時她之前居住的宅院之內,燈籠離奇撲滅的事情已經引起初容等人關注,四下的房屋接連亮起燈火,一連串的急促腳步聲響了起來,顯然一撥人正在趕往那閣樓所在的位置中。

    宋青小來不及去傾聽這些人的喊話,因為在石碑碎裂的剎那,她已經感覺到一股濃郁異常的陰氣從石碑之后撲將出來。

    陰風化為一張巨大的鬼頭,發出‘嗚嗚’的聲響往她卷席而來,欲張大口將她吞入其中。

    宋青小抬起胳膊,憑空畫出一個圓,嘴唇一動,輕輕念了一聲:

    “困!”

    ‘臨’字術迅速形成領域,將這吹拂而來的鬼頭困入其中。

    那‘嗷嗚’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橫沖直撞的黑色陰氣在一個無形的禁制之內沖擊著,極為兇猛。

    這些陰氣常年聚集于此,又受陣法所禁錮在這石墓凹槽之中,天長日久之下已經形成煞氣,可怕無比。

    可惜這些煞氣雖兇,卻撞不破九字秘令所形成的領域,那陰煞之氣所形成的鬼頭雖兇悍的撞擊,但‘臨’字術卻堅不可破,牢牢將其封印在其中。

    那鬼頭口吐陰氣,黑霧撞上無形的禁制,一下被沖散開來。

    數下之后,這鬼頭攻勢畢竟后繼無力,一而再、再而衰,接著便越顯微弱。

    兩三息的功夫,那鬼頭便潰不成形,‘嗷嗚’一聲化為黑霧,散于領域之中。

    這一幕看似宋青小應對輕松,但事發突然,若非她反應迅速,再加上修為深厚,又有秘令在手,恐怕這鬼頭的出現哪怕傷不了她,但也絕對會弄出響動。

    在玉侖虛境的人都在密切關注著圣廟之時,這些響動肯定會第一時間令意昌等人警覺。

    湘四曾說她在破開這石碑的剎那,引起了玉侖虛境中的人警覺,導致后面玉侖虛境的人提高了戒備,還將她臨時居住的房舍鎖了。

    這樣一看,湘四當時恐怕沒說實話。

    她應該跟自己一樣,在破開石碑的同時,受到里面陰煞之氣形成的鬼頭突襲,措不及手之下雖說將這股陰煞之氣擊散,卻也弄出響動,才將玉侖虛境中的人驚醒了。

    此人心機深沉,又奸詐狡猾,真假話摻半的說,故意引自己進來,恐怕也是存了想要以宋青小為餌,引起玉侖虛境中的人關注,再方便她行動探測的打算在其中。

    宋青小心中冷笑了一聲,將那‘臨’字術形成的領域一松,任那陰氣散了開來,這才閃身進入那石窟凹槽之中。

    外面陰氣逼人,凹槽之內更是寒意入骨。

    她選的凹槽位于圣廟的中段,比底部的略寬敞些許。

    從外表看來,高約兩米五,寬近兩米左右。

    但除開外面的石碑,進入內里之后,里面的位置受石碑所限,一下狹窄了許多。

    她運氣不錯,一閃進來便撞到一冰冷堅硬之物,宋青小一轉頭,便見到湘四所說的黑繭,‘站立’于這石窟之中。

    那黑繭高約兩米,兩頭稍細,中間略寬,如一個巨形的黑色橄欖球,將上下、左右兩側的石壁抵得密密實實的。

    黑繭之上陰氣極重,重到已經形成黑霧,絲絲縷縷的陰煞之霧如千萬條繭上的細絲,將黑繭牢牢纏住。

    宋青小一進石窟,身體便將那黑繭緊貼住,那繭上黑氣化為陰煞之氣,欲鉆進她身體之中,被她身上浮現出的鱗片所阻,無法入侵一步。

    這黑繭的存在,遠比湘四當時輕描淡寫一說更為可怖,她試著放出神識,想要探入這繭內,但神識卻被黑繭所阻。

    繭上的陰魔之氣極重,如一層堅硬的殼,將里面的東西牢牢包裹,阻止外界的探測。

    她強行以神識破開這陰氣的封鎖,往里一探,卻并沒有感應到氣息的存在。

    這樣的情況,與湘四所說便完全相反了。

    她說黑繭之中包裹著人的軀體,這些軀體已經喪失了意識,只剩軀殼,卻僅剩一絲靈息尚存。

    可此時她以神識強行掃視,卻并沒有感應到有意識的波動。

    僅僅這么片刻功夫,宋青小的神識便耗去了兩、三分之多。

    這黑繭的力量霸道無比,要想突破其阻擋,無異于與同階修士以神識互拼、對抗。

    沒想到這次試煉任務的玉侖虛境之內,存在這么一個詭異的地方,里面安放了這樣一個神秘的黑繭,繭中魔氣極深,竟能抵擋住化嬰境中階修士的神識窺視。

    依她神識之強,要想強行穿破黑霧仔細查看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自然可以辦到,但如此一來,她自己恐怕神識也要大受損耗。

    在這樣的危急時刻,龍王祭即將到來,馬一等人也要來臨的時候,若是神識受到損耗,便得不償失了。

    湘四到底是有什么秘術在手,可以輕易的以神識突破黑繭之上陰氣的封鎖,還是故意胡說八道,亂扯一通,加些她自己的猜測添油加醋,試圖誤導自己,宋青小還不清楚。

    但在情況未明,對手將至的情況下,宋青小并沒有再試著以神識掃視繭中的情況,而是伸手去摸那黑繭。

    如果以神識不能突破這繭上陰氣,那么大不了強行將這黑繭破開,一看內里究竟就是了。

    到時里面是人是鬼,湘四究竟是有本事還是胡說八道,便一清二楚!

    她手一碰到黑繭之上,便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從她掌心透入。

    那黑繭冰冷異常,且堅硬無比,她輕輕敲擊,黑繭之上竟發出如鋼鐵受擊之時的‘哐哐’聲響。

    聲音被封印在石窟之內,顯得沉悶而悠長。

    宋青小試著以靈力拍入其中,但靈力一入黑繭,卻如石沉大海,瞬間被繭上力量所吸收,壓根兒對黑繭造不成什么傷害不說,甚至根本未將黑繭撼動。

    在不能拍出大招,以防引發玉侖虛境中的人警惕的情況下,能用的方法一下便少了許多。

    宋青小雙目一瞇,伸出手掌,指尖用力往那黑繭之中插入。

    她掌心內已經運足靈力,這一掌拍下,只聽‘砰’的一聲悶響傳來,她手掌便如拍到一個堅固異常的銅墻鐵壁之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彈而回,如一條陰毒可怖的蛇,朝她手掌反噬而來。

    “哼!”宋青小目光一冷,掌心之中光影浮出,靈力將這股反噬而回的力量強行封住。

    兩股力量相碰,發出‘轟’的一聲悶響。

    宋青小手指一抓握之下,‘嘶啦’一聲,從那黑繭之上撕扯下來一片約摸巴掌大的黑色絲膜!

    那原本靠立在石窟之內的巨繭受到這一力量撞擊,開始輕輕的撞動。

    撞擊著石壁之間,發出‘咔、咔、咔’的聲響,宛如有人在敲擊著房門時發出的動靜似的。

    幸虧此時圣廟之下,顯然燈籠一滅后,引發的騷動大了。

    恐怕已經有人發現品羅逃走了,有人在高聲的喊:

    “三叔,左房有人潛入!”

    接著是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還有人在喊:

    “往那邊跑了!”

    玉侖虛境內地方不大,兼之這里又是獨立于三界之外,自成一個小世界,那聲音哪怕沒有大聲嘶吼,卻傳得極開。

    再加上宋青小五感極強,自然將這些細微的響動都收進耳中。

    看樣子品羅果然引發了一波騷動吸引了眾人關注,如此一來,圣廟之上的警戒自然要小許多。

    但如此一來,對宋青小來說情況便有好有壞。

    好處是他的舉動替宋青小牽引了一部分關注,而壞處是品羅若是一旦被逮到,他與自己同行進來的,又堅持要與自己同住,到時難免會引發玉侖虛境的人搜尋自己下落。

    到時她若不在房內,那么事情便不妙了。

    她的時間緊迫,現在宋青小只希望品羅可以多躲一段時間,盡量不要太快被人抓到了。

    想到此處,宋青小將那片從黑繭之上撕扯下來的黑色絲膜放入自己的芥子空間之內,又甩了甩自己的胳膊。

    她的肉身強橫無比,可剛剛黑繭之上力量反噬回來時,仍令她胳膊隱隱發麻,可見這黑繭防御之強,竟不下于一件極品的防御法寶力量了。

    要想破開此繭,方法自然也多。

    例如她的混沌青燈上的紫焰,便專克陰邪,足以將其點燃。

    可這會兒她是偷摸行動,自然不能弄出太大響動。

    宋青小抿了抿嘴唇,隨即掌心一攤,蘊養在她丹田之內的誅天便被召喚了出來,被她握在掌中。

    她一手將那搖晃不停的巨繭往那石壁之上一推,將其固定住后,便一手持劍,以劍尖往那繭上一刺!

    ‘噗嗤’的聲響中,劍氣之下,那護繭的黑氣宛如遇到克星般,拼命閃躲。

    劍刃一下破開巨繭,輕松刺入數寸之多。

    這堅硬無比的巨繭在玄天級的靈寶面前,便脆嫩如豆腐,壓根兒不堪一擊。

    劍刃一破開黑繭,繭上黑氣瘋狂涌動,黑氣彌漫之中,石窟之內仿佛風起云涌。

    她目光冰冷,嘴唇緊抿,手握誅天之劍用力往下一拉。

    ‘嗤拉’的響聲里,劍刃如割開石壁,將那黑繭劃開一條長約二、三十厘米的深口。

    宋青小下手極輕,又以神識配合,也怕誅天劍的劍氣太過霸道,將繭中之物損毀了。

    那口一劃開,她還未來得及將神識探入其中,便聽到里面傳來的微弱響動。

    ‘撲通、撲通’!

    “這是——”那聲音清晰異常的傳入她耳中,令宋青小瞳孔一縮。

    這是心臟跳動的聲音,且極有規律。

    那聲音雖極為微弱,但宋青小神識強大,細微的動靜也逃不過她的捕捉。

    更何況此地洞窟狹小,地方不大,那聲音更是便如被放大了數倍之多,絕對不會聽錯。

    其實在準備下手剖繭之時,宋青小已經察覺到湘四在與自己合作之時,說的話有很大水份了。

    她在破開石碑時,便引發了響動,使得玉侖虛境中的人警覺,要想不曝露,留給她的時間便不多。

    在當時的情況下,黑繭強大到近乎變_態一般的防御力,她根本不可能短時間內便能破。

    她那會兒拿出的一小團絲絡,恐怕是她情急之下,不顧一切從黑繭之上想辦法撕扯下來的唯一之物。UU看書 .uukanshu.com

    至于她后面所說的,什么繭內的氣息、失去意識的人的軀殼,恐怕都是她以神識刺探,外加連猜帶蒙,同時也想要拿一些假話糊弄自己之后所說的一些編出來的話罷了。

    但恐怕她自己都沒有想到,她隨口所說來蒙騙宋青小的假話,竟然會是真的!

    那黑繭之內,恐怕真的包裹著‘人’,等待著破繭重生的玉侖虛境中的意昌族人。

    宋青小將劍收回丹田之內,雙手抓著那破開的黑繭邊沿,手上使力,用力往兩邊一扯!

    黑繭的創口被撕開,里面一層粘黏的絲縷如被撕裂的布帛,發出聲響,還有一些細長的絲線千絲萬縷的牽連著。

    此時厚厚的繭心之中,一具四肢蜷縮,渾身赤裸的男人身體正被這些絲線纏裹著,以一個還未出生的嬰兒四肢環抱的姿勢,藏身在黑繭之中。

    高速文字手打 前方高能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