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68章 圣廟

前方高能
     那些牽連不斷的絲絡粘黏在男人身上,形成一層薄薄的覆膜,將他包裹其中。

    黑繭之上的陰煞之氣透過絲絡,源源不絕的輸入進他身體之中。

    宋青小目光一亮,伸手一把抓進那絲些纏繞的絲絡之內,用力一扯。

    ‘嗤啦’的響聲里,大半包裹住男人頭顱的絲網應聲而斷,露出里面男人的真容。

    此人已經上了年紀,須發皆白,滿臉皺褶。

    他好似只是睡著了,除了沒有氣息之外,身體機能并沒有隨著被密封于石窟之內而枯萎了。

    ‘咚咚、咚咚、咚咚!’

    巨繭被分開之后,他的心跳聲宋青小便聽得更加清楚了。

    這老頭兒確實沒死,密封的石窟之內,這巨大的黑繭提供了維持他不死的能量,令他能在這樣的環境中生體機能仍能存活。

    但在黑繭被破,他面上的黑膜又被人撕開之后,大量空氣的灌入,仿佛使得他的面色開始迅速的泛黑。

    仿佛一件才剛出土的古物,接觸到空氣之后開始氧化變色。

    宋青小注意到這一點,不由又伸手將他脖子、胸膛處的黑膜也接連撕開。

    他臉上的黑氣開始順著脖子往下蔓延,不多時蔓延至胸口處。

    ‘咚、咚、咚——’

    先前還平緩有力的心跳,隨著他肌膚大量離開黑絲的纏繞之后,開始顯得緩慢了許多。

    宋青小見此情景,用力將那剖開的巨繭撕得更開,那繭內黑氣‘嗤嗤’斷裂。

    隨著這巨繭之中的絲線一斷,不多時功夫,那‘咚咚’的心臟開始急促的跳動,如同臨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四周黑霧涌得更急,試圖將那斷裂的絲線重連,卻在宋青小靈力阻礙之下失敗了。

    不多時,那劇烈跳動的心臟便越來越緩慢,最終聲音戛然而止,四周一下陷入詭異的沉靜之中,徹底消失了。

    接著,那老頭兒眼窩、鼻孔、耳洞及嘴中開始‘噗噗’噴濺出大量的黑色污水。

    那黑水腥臭無比,如數股水箭,頃刻之間將那黑繭內部浸透。

    一大股水流透過剖開的巨繭往宋青小迎面突襲而來,這水不知是何來歷,宋青小自然不可能允許它噴濺到自己身上的。

    電光石火間,宋青小頭頂之上靈力一閃之下,一個與她面容一致的紫嬰從她頭顱之上浮了出來。

    那紫嬰面容嚴肅,一雙小手結印,‘臨’字術當即化為領域,將大股潑灑而來的黑水罩在其中。

    老頭兒的身上也開始涌出大量的黑水,隨著這水流噴出,他身體迅速縮水,四肢更加用力往中間蜷縮。

    他的面容也開始起了異變,裸露在外的皮膚之上出現了大量的黑色斑點。

    斑點迅速的擴散,及至眼窩、嘴唇、鼻孔,須臾之間便向下蔓延,約兩三息的功夫,老頭兒先前還鮮活柔軟的肌膚,便即刻化為枯腐的樹葉般,變為灰褐之色。

    他的臉塌陷了下去,唇上的胡須如年久腐朽的紙張,開始‘刷刷’掉落,露出里面的牙齒。

    緊接著牙齒也變色,眼皮凹陷下去。

    包裹著他的黑繭也失去光澤,先前還堅硬無比的繭皮,剎時也跟著軟塌了下去,如一層吸飽了水的棉絮,厚而臃腫,沉沉的搭蓋在他身上,再也頂不住上下、左右的石壁,‘砰’的一聲滾落于地面之上。

    宋青小如看了一場奇妙刺激的大戲,前一秒還鮮活異常的‘人’,頃刻之間便化為一具仿佛已經死了千年以上的腐朽尸骨。

    地上被繭皮覆蓋的尸體這會兒已經沒有聲息,應該是真正、徹底的死亡了。

    她目光在尸體之上停留了片刻,接著又將目光落到了那被困在‘臨’字術形成的領域之中的黑水,以靈力打入其中,那水流頓時被凍為一個約摸拳頭大的黑色冰球,被她收入芥子空間之中。

    巨繭坍塌之后,露出后方的石壁。

    石壁之上也帶著某種古怪的圖紋,與她最開始破門而入的石碑相似,上面帶著一股神秘的力量,與整個圣廟相通。

    沒有了黑繭的阻擋、干擾,她的神識透入石壁,感應到里面是個巨大且又空曠的空間,隱約可以感應到水系靈力的存在。

    到了如今,這圣廟無論如何宋青小都是要進入其中一探的。

    只是圣廟大門緊鎖,底層入口必定有不少玉侖虛境中的人在看守。

    與其從入口強入,打草驚蛇,不如從此地破開一個大洞,直接跳入圣廟之中。

    想到這里,宋青小抬起胳膊,數道靈力從她指尖處被她彈射而出。

    靈力化為數股氣流,‘嗖嗖’數聲將石壁穿透。

    石壁之上出現數個并列約摸如手指大小的孔洞,那孔洞一現,頓時將石壁上的神秘圖騰破壞,抵卸的力量一弱,‘呼呼’的風聲順著孔洞從石壁之后吹出。

    宋青小手指插入數個孔洞之中,抓住這石壁,用力一扯——

    一整塊石頭‘咔嚓’一聲被她拉扯下來,她抓住這石塊,將其靠往一側!

    那石壁一破,大股陰風從圣廟之內吹了出來,她探頭往里一看,便見到極為詭異的一幕。

    圣廟內部已經被完全挖空,四周石壁都以白玉石嵌砌而成,看起來本該宏偉而又圣潔。

    偏偏這些白玉之上,像是被人以不知名的黑色顏料,胡亂揮灑了一通,雜亂無章的纏在一起,破壞了這種和諧。

    石壁的下方,最外圍一側有一圓形石階,中間圍著一汪巨大的泉池。

    那池水寬約五十米許,一尊巨大的半身裸_體雕像便浸泡在泉水之中。

    這雕像以不知名的黑玉所雕刻而成,栩栩如生,頭頂圣廟的穹蓋。

    她睜大雙目,嘴角微勾,神色詳和。

    一條黑色的蛟龍纏繞在她頸側,順著她豐滿的酥_胸往下纏繞,龍頭與她纖細的腰肢一般,沒入幽幽的池水之中。

    宋青小做夢都沒有想到,圣廟之內沒有她想像中的尸體、秘藥,亦或是一些可以使這些玉侖虛境中的人保持長生不老秘密的東西,反倒竟是一尊立于水中的黑色纏龍女性半身雕像。

    除此之外,圣廟之內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

    圍繞著巨大水池的石階干凈無比,顯然時常都有人清理打掃,半點兒垃圾都沒有。

    池水干凈而清澈,里面并沒有什么生物的存在,因為她的神識探入其中,半點兒鮮活的氣息都沒有感應到。

    水池的四方,僅有數條像是被截斷的高架橋一般的細細的石階往外延伸出數米,包圍在女神雕像的四周。

    這幾條延伸出去的石階宋青小略一數,共有九條,這種情況,令她不由想到了在九泉之處時,九龍窟的九個出入口。

    兩個地方的出入口都是九,這其中應該不是巧合。

    此地既然身為玉侖虛境中的族人的圣地,那么便絕對暗藏玄機。

    這身體纏龍的女體雕像到底是什么?為何會出現在此處,對于玉侖虛境中的人來說,他們將黑繭存儲在圣廟外壁的凹槽之內,里面卻又有這樣一個雕像,其中又有什么含義呢?

    宋青小壓下心中的多余念頭,仔細打量這雕像。

    雕像周身光潤無比,體態妖嬈,面容柔和。

    僅僅是上半身的高度,便達二、三十米,她站在圣廟中部一個破開的小洞之中,與女雕遙遙相望。

    不知是因為微弱的光芒從破口處灑了進來的緣故,那女雕像的眼珠之中被染上了些許光度,幽光流轉之間,竟像是面容之上一下露出幾分似是痛苦的神色。

    宋青小眼角余光一捕捉到這神色,不由心中一凜,當即抬頭去看,卻見那女體雕像一動未動,眼睛直視前方圣廟入口,一臉圣潔詳和。

    先前那絲痛苦的神情,仿佛只是她看岔了之后一時生出的錯覺似的。

    但宋青小絕不相信這種巧合,任務場景之中,她看到過的女性雕像并不止是這一座,她想起了自己在失落之城的任務中,也是在泰坦一族的圣廟之內發現了巨大的女神雕像。

    雕像內部蛀空,當時毀滅了泰坦一族的母體便藏身于女神雕像之中。

    莫非此時情況也與當時一樣,玉侖虛境的人有沒有可能使這雕像半空,繼而將重要的秘密藏身于黑玉之內呢?

    想到此處,宋青小當即放開神識,試圖探入神像之內。

    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情況再一次發生了,她的神識在石窟之內時都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可此時圣廟內部卻像是半點兒禁制都沒有,她的神識輕易探入那女性雕像內部。

    這雕像內部并沒有她想像中一般被挖空,然后將某種秘密藏匿其中。

    雕像內部是實心的,且并沒有藏匿任何活物或其他東西,這就是一個普通的石雕。

    唯一不普通的地方,便是這石材不知是什么,陰氣極重。

    宋青小皺了皺眉頭,她進來這里本來是為了想要解惑,可此時一看之后,內心深處的疑惑便又更重了。

    此次她的任務目標是需要殺死龍王,可如今龍王還僅只是存在于傳說之中罷了,真正的‘龍王’到底藏在哪呢?

    她目光順著這身上纏龍的石雕臉部往下看,卻見龍身、的腰部以下的雙腿盡數隱沒于泉水之中。

    從上往下看,壓根兒探測不出這水的具體深度,哪怕憑借宋青小神識之強,往下窺探時,也根本探不到水的盡頭。

    仿佛這水池極深,無窮無盡,遠超出她神識的覆蓋范圍了。

    這樣的情況有些詭異,她站了半晌,決定自己下水摸摸底,看能不能探出一些有用的東西。

    想到這里,宋青小當即縱身往下一跳。

    她身體輕飄飄的,被靈力托住,輕盈至極的落到其中一處延伸出來的石階之上,再次仰頭往上看了一眼。

    這一次她再看向這女性雕像時,距離比先前更近得多,雕像身上所纏的龍的片片鱗甲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石雕之上傳來陣陣陰寒之氣,倒影清晰的映入靜置的泉水之中,仿佛上下都有一個石雕,都在以冰冷的目光望著恰好正處于中間的闖入者。

    宋青小在石階之上稍站了片刻,又仰頭去看四周。

    她這才發現,不僅止是四壁之上,就連頭頂也被人以黑褐色的顏料涂抹。

    這些涂抹的筆畫全無章法,與四壁相連,像是一團纏繞的亂麻,揉成了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圖畫。

    但這些亂糟糟的圖畫看久之后,卻形成一種極為可怖的精神壓制。

    若是神識稍弱的人,多看一時半刻,怕是便要受其干擾。

    宋青小看了幾眼,便覺得極為耗神,不多時,那些線條開始出現變化,仿佛活了過來,竟像是要動起來了。

    她意識到不對勁兒后,便以神識護住識海,有了防備之后再看這些圖案,便又覺得這模糊不清的圖線,又清晰了許多。

    先前像是在活動的圖案,一下又靜止了。

    “哼。”她冷笑了一聲,這里果然有古怪,她仰頭再看,那圖案已經不再動了,纏龍的女性雕像也無異動,先前的一切像是只是她一時不察,所生出的幻覺。

    那些線條雜亂無章,她再定睛看了許久,依舊看不出什么線索。

    唯一的缺口處,便在于她先前進來之時所抓破的石窟一角,除此之外,整個圣廟內部像是渾然一體,如一個被調皮小孩隨手亂畫的倒扣玉碗內部。

    宋青小時間緊迫,一時半會兒看不出來什么東西之后,便決定先抓緊時間下水再說。

    反正離龍王祭還有兩天左右的時間,今日看不出來,下次再看便行了!

    她神色一定,接著直接跳入水中!

    只是此時的宋青小卻不知道,在黑繭之中那老頭兒死亡的一剎那,與圣廟相對的意昌的居所之內,卻一下亮起了燈火。

    那傍晚見時還溫文爾雅,宛如仙人之姿的俊美少年,此時面露黑色,發冠不整,咬牙切齒的令人召集初容。

    宅院之內,原本欲英雄救美的品羅行動失敗,被初容命人逮住。

    火把攢動中,晚上見面之時還笑意吟吟的初容此時面容陰沉,看著忐忑不安的年輕人,面現殺機之色。

    玉侖虛境的族人將五花大綁的品羅包圍在其中,每個人的神色都帶著陰森。

    湘四躲藏在無人注意到的暗處,盯著這一幕。

    “宋姑娘呢?”

    提著燈籠的初容冷冷望著面前神色慘白的青年,火光照耀在他臉上,他的臉色慘白,渾身都在發抖。

    今夜他行動失敗,卻不知看到了什么,這會兒表情害怕,面對初容的問題,他死死咬緊牙關,一句話都說不出。

    初容的問題只有一個,他似是并不關心青年到底是誰,進入玉侖虛境的目的是什么。

    也不關心他亂闖救人的舉動會不會給玉侖虛境的人造成麻煩,他此時像是只在意宋青小的下落。

    “下午你們聊了些什么?”初容又問,見他還不說話,便往左右使了個眼色。

    兩個身穿黑色裾裙的男人往品羅逼近,躲在暗處的湘四摸了摸自己垂落在胸前的發帶,眼中閃過殺意。

    品羅聽到了她與宋青小的談話,如果這青年膽敢開口,下一刻便是他死期到了。

    “我,我不知道……”駭得面無人色的青年強作鎮定,但卻極有義氣的搖頭,同時吞了口唾沫,十分憤怒的道:

    “你們,UU看書 .uukanshu.com你們這是犯法的,殺人……”

    初容皺了下眉頭,還沒開口,湘四便像是意識到了什么,目光往宅院入口的方向看去。

    不多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便傳了過來,一個身著黑袍的老頭兒手提裙擺,滿臉焦急之色,從宅門入口的方向跑了過來,邊跑邊道:

    “三叔,三叔,族長請您立即前往!”

    他話音一落,接著一道低沉悲嗆的號角之聲便響徹整個玉侖虛境:

    ‘嗚——’

    那聲音是從意昌所在的居所傳來的,聽到號角之聲響起的剎那,不止是初容,就連跟在他身后、包圍著品羅的所有人,頓時齊齊臉色都變了。

    雙更合一!

    高速文字手打 前方高能章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