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78章 來了

前方高能
     “啊——”品羅的喉中發出一聲絕望、無奈的驚喘。

    宋青小與湘四二人不約而同的往前邁了一步,亭子二樓之上,五號下意識的按到了腰側。

    他腰間掛了一個漆黑的令牌,非金非玉,約摸巴掌大小,一旦他手靠近,那令牌之上頓時黑氣翻騰,站在他附近的馬一、紅衣二號女頓時識海之中仿佛聽到一聲尖利的鬼哭狼嚎般。

    陰氣霎時彌漫開來,令二人臉色一變,本能的疾速移開,退離他三步之外。

    只是那鬼嘯聲剛一響起,便隨即被玉侖虛境中的眾人合唱時的聲音所覆蓋。

    那濃滾的陰氣被此地更為強大的魔力所壓制,還未散布開,便被制住,許多人甚至根本沒發現亭臺之上的意外。

    而此時的亭臺之下,湘四似有所覺,下意識的仰頭往亭頂看去。

    居于玉侖虛境之首的意昌也像是感應到那絲不屬此地的陰氣閃現,他嘴角之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來。

    在五號身上出現動靜的瞬間,宋青小也感應到鬼氣的存在,但她并沒有像湘四一樣仰頭,而是一心盯住清露,沒將五號放出的警告信號放在心上。

    清露落水的剎那,湖面的水高高卷了起來,宛如怪獸長長的舌頭一般,用力一舔,便爭先恐后的將這具身穿紅衣的少女卷住,仿佛拉扯一般,將她拽下水來。

    ‘咕嚕、咕嚕’的水流聲中,少女的身體迅速被拉入水中,被水流所吞沒。

    清澈異常的水波之下,大量深藍的魔氣如同活了過來,往清露所在的方向靠攏過來。

    “你們這是殺人,救命啊,救命啊!”

    品羅一見這情況,腦海里那根緊繃的弦像是‘啪’一聲斷裂開來。

    他見清露一落水,當即將宋青小之前的提醒拋諸腦后,不顧一切想往前沖。

    數個玉侖虛境的人便陰沉著臉上前,將試圖想往前沖的品羅攔截。

    但此時的年輕人大受刺激之下,不知從哪兒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勇氣與力量,硬生生沖破幾人的包圍,直至水邊。

    “攔住他!”

    站在意昌身后的初容沉聲吩咐,十幾個玉侖虛境的人即刻上前,將品羅架住,‘砰’的一聲按倒在岸邊。

    品羅臉漲得通紅,仍不死心,用力還想要往前爬,一只手臂伸了出來,想往水邊探去。

    此時沉在水中,原本面無表情的清露,在品羅探出手之時,也像是受了青年悲憤的心情所感染。

    她交疊于胸前的一只手緩緩抬了起來,‘嘩啦’一聲破開水面。

    但下一刻,水底蜂涌而至的魔氣開始往她身體里鉆。

    這些魔氣如同一縷縷水底要命的水草般,將她包圍成團,用力將她往下面拽。

    那小半截手臂才剛一浮出水面,水中的少女便隨即被大量藍黑之氣吞噬,那雙眼一下化為詭異的幽藍,她嘴唇一張,一串氣泡從她口中吐出,

    接著那魔氣裹挾著她疾速往下沉。

    她抬起的胳膊便如被魚咬中了鉤的浮標一般,才剛一探出水,便‘嘩’的一聲沉入水里面。

    玉侖虛境的禁制散開,被困在九泉之外的魔氣肆無忌憚散了進來,對于普通人來說應該有極為致命的傷害,但此時的清露卻似是根本不受水流中的魔氣影響一般。

    少女盤好的發髻在水中散開,長發四處飄散,她的眼睛透過水流,落到了河岸之上。

    那里有齊聲高唱古歌的玉侖虛境族人,這些人的神色或冷漠、或喜悅,也有溫和及欣慰,但還有一個被人按住,叫得聲嘶力竭的品羅。

    接著水底的黑氣齊聚,化為一條長約十來米的巨大黑影,開始圍繞著少女盤旋,如同一條巨大的黑龍之影,在水底翻騰一般。

    好像隨著玉侖虛境的人一喊,真的有龍王來迎接他的‘新娘’似的。

    宋青小目光一凝,但神識所到之處,感應到的依舊是魔氣,并沒有任何活物的強大氣息。

    那些宛如黑龍的影子在她注視之下往少女身體鉆,將其牢牢包圍。

    清露身體四周如同打翻了大桶墨水,大量的黑氣擁護著她往下沉,直至沉入極深的水中,逐漸消失不見。

    隨著她一消失,原本沸騰的水面似是得到了安撫,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水底的魔氣在少女入水的剎那,被她吸入體內,使得那原本呈黑藍之色的湖水也越發清澈。

    宋青小神識探視之下,只感覺得到清露的氣息迅息被魔氣所包裹,一直往下沉,好像湖底永無止境一般,不多時她的神識便隨即被魔氣所阻隔。

    水面平靜了下去,木伐之上及岸邊的玉侖虛境的人像是剛經歷了一場大事一般,開始發出歡天喜地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

    人人臉上都洋溢著欣喜的笑意,交頭接耳,‘嘰里咕嚕’的用一種不知名的語言交談,完全不見宋青小第一次進入玉侖虛境時的次序井然。

    按壓住品羅的人將他放開,在眾人歡喜的笑聲之中,品羅卻哭了起來。

    青年哭得有些傷心,他為自己無能為力而感到內疚,眼睜睜看著一個少女在他面前因為愚昧的習俗而死去,對他這樣在和平環境下生長的人來說,簡直無異于巨大的心靈沖擊。

    圍觀的人群隨著水面平靜之后,都三三兩兩的笑著,從湖岸、游廊退開,如剛看了一場大戲,劇情落幕之后眾人都開始退散。

    不多時的功夫,湖邊的人便減少了三分之二,只剩了一些人仍未離開。

    “龍王沒有出現。”

    湘四的臉上掩飾不住的浮出一抹失望之色,傳音過來。

    她原本寄望于今日龍王祭,想要等龍王出現,若是真有龍王,將其斬殺,完成任務,便能避免與五號沖突,離開試煉空間。

    但這一場所謂的龍王祭令湘四大失所望,一個已經是行尸走肉的軀殼,被沉入水中,除了那些水中的異象之外,并沒有任何值得湘四期待的地方。

    這在她看來簡直如同一場兒戲般,難以忍耐。

    希望落空之后,化為無與倫比的失落,即將面臨五號等人的殺機,及任務苗頭還未顯現,這種種的一切,都令少女無比厭煩。

    此時品羅的哭嚎聲在歌聲停止,人群散開之后便顯得份外刺耳,她雙眉一豎,喝了一聲:

    “你哭夠沒有?”

    從進入玉侖虛境以來,她不是第一次斥責品羅,甚至最開始的第一次見面還露出殺意。

    品羅其實心中有些怕她,但此時聽她這樣一斥,便不由自主的問:

    “我連哭的權利都沒有了嗎?”

    湘四冷笑連連:

    “廢物有什么資格說權利?”

    品羅有些不服,頭顱昂了起來,像是想要反駁,但最終想了半晌,卻像是被現實打敗,又將頭垂了下去,喃喃自語:

    “你說得對,我沒有資格。”

    宋青小看著這個年輕人陷入絕望之中,不由暗自嘆了口氣,向品羅伸出手來:

    “起來吧。”她低頭看著這個悲傷的青年:“你救不了她的。”

    哪怕不被沉湖,那少女體內陰氣郁結,竟能抵抗并容納魔氣,可見她的體質已經被玉侖虛境的人強行異化、改變,宛如行尸走肉一般,不能稱之為活著了。

    他沒有人壓制了,但仍趴在地上,望著平靜的水面,一臉悲傷之色。

    與湘四爭執了兩句之后,他已經逐漸收了聲,不再像先前一樣哭得聲嘶力竭。

    唯有一雙眼睛通紅,直直的望著水面發呆。

    半晌之后,他才打了個嗝,緩緩伸出手來,借著宋青小的力量,從地上爬了起身來。

    亭臺之上的五號等人看著這一幕,各自露出不同的神色來。

    五號是冷笑連連,馬一則是不可思議,那冷面少女將臉別開,湘四也嘴唇緊抿,感覺完全不能摸清這個盟友性格。

    “宋姑娘,這場祭祀好看嗎?”

    初容還沒有離開,他隔了一會兒,緩緩往宋青小的方向走了過來。

    此時的他嘴含笑意,整個人神彩奕奕,像是剛完成了一樁大事般。

    “不怎么樣。”

    宋青小老實的說道:“龍王并沒有出現,只是將一個女孩沉了湖,看不出什么儀式感。”

    她的話像是對于玉侖虛境的人有些冒犯,不少還未離開的人聽了她這話,眼中露出怒色。

    初容卻像是極有涵養,并不被她的話所激怒,聞言只是神秘一笑:

    “別急,這只是開胃菜。”

    他意有所指:“真正的好戲,還在后頭呢。”

    初容說這話時,眼中閃過一絲狠意。

    但話音剛落,便聽到不遠處的意昌喚道:

    “初容。”

    意昌的開口令原本滿臉笑意的初容神色一僵,轉過頭時便見到意昌雙眉皺了起來,眼珠漆黑,他心下頓時一個‘咯噔’,忙不迭的低下頭來。

    宋青小饒有興致,看著意昌緩緩過來:

    “出嫁回門,這一趟龍王祭還沒算完。”意昌仿佛沒有意識到初容忐忑不安的神色,溫和的提醒宋青小:

    “還請宋姑娘今晚不要隨意出門,可能會有危險。”

    他說完這話,又沖宋青小點了點頭,再看了湘四一眼,隨即越過幾人,往游廊的方向走去。

    初容原本想要跟上去,但最終卻仍站在原地沒動,只是警惕的盯著幾人看。

    “他的意思,是在警告我們別逃嗎?”

    湘四開口問道,并仰頭往亭子的樓上看。

    五號三人站在那里,如狩獵者,虎視眈眈。

    宋青小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應該是。”

    龍王祭后,初容得意忘形,露出一些口風來。

    正如兩人一開始的猜測,玉侖虛境中的所謂‘龍王祭’應該只是一場開胃小菜。

    這場祭祀圣廟都沒有打開,在宋青小看來,便如一場真正的祭祀前的預習一般。

    看來真正的重頭戲,確實就在她與湘四身上。

    “龍王祭,龍王祭……”她沉吟了片刻,今日清露沉湖之后,真正的龍王祭應該也不遠了。

    五號等人的到來,恐怕不僅止是為了守衛的工作,還有阻止她們離開。

    禁制已經打開,九泉里的魔氣涌了進來,此時的玉侖虛境與外界之間是相通的,為了防止兩人逃離,所以才請了‘高手’前來。

    宋青小想到此處,抿了抿嘴角,眼中飛快掠過一道暗光,輕聲呢喃:

    “看來今晚有事干了。”

    湘四明白她話中的意思,此時不由苦笑連連:

    “我可不想干這樣的事。”

    但事到如今,可由不得她來選。

    大戲落幕,水面的躁動已經平息,再留下來也于事無補,幾人也從河岸之上離開。

    湘四感覺得到,自己已經走了老遠,五號等人的目光仿佛還粘在她與宋青小后背之上,陰嗖嗖的,看得人毛骨悚然。

    今日的玉侖虛境黑得特別的快,仿佛龍王祭過了不久,天色便已經暗了下來。

    品羅的興致不高,他總覺得今日像是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般。

    閣樓之外的大霧彌漫,幾乎將掛在桃樹枝頭的燈籠中的火光掩蓋。

    從屋中看出去,稍遠些根本看不清楚,如墨跡打翻在水中之后暈染開來,只看到蒼穹之下,盔蒙蒙的霧氣之中,數點昏黃的燈光一閃一閃,仿佛如妖怪的眼睛一般,令人看了十分不適。

    天色已經黑成這個樣子,按照往常的情況,初容等人應該要親自送飯前來,可是直到外頭越來越暗,霧氣越來越濃,品羅都沒有聽到有腳步聲前來。

    因為清露被沉湖,UU看書 www.uukanshu 他對于玉侖虛境的人印象糟透了,也不稀罕吃他們送來的飯菜。

    可不吃是一回事,這些人全都不出現,品羅就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兒了。

    外頭十分安靜,靜得像座死城一般,他聽了半晌,都沒聽到丁點兒響動,偶爾有屋檐之上的霧氣匯聚成水珠,‘滴答’往下落時的聲音,都能驚得他跳起來。

    他眼皮一直跳個不停,像是有什么事情會發生一般。

    宋青小則是神情自若,好像感覺不到今日氣氛的古怪。

    過了不知多久,品羅逐漸有些坐不住時,卻見一直盤膝而坐,似是入了定的宋青小將眼睛睜開:

    “來了。”

    “什么來了?”

    品羅滿頭霧水,只見她站起了身來,走到陽臺之外。

    他不明就里,也跟著她出來。

    透過屋檐之下微弱的燈光,將閣樓四周的黑暗驅散。

    品羅順著宋青小的目光看了過去,就見茫茫大霧中,有一道黑影穿霧而來。

    他一見那影子,一股寒意頓時便從他腳底躥了出來,化為刺痛感,順著雙腿往上攀爬,刺激得他渾身汗毛一下都立了起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