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79章 范5

前方高能
     這個時候,初容及今日龍王祭后,意昌所說過的話都一一浮現在品羅的腦海。

    他們都說過,龍王祭后,被作為祭祀品而沉湖的清露要‘回來’。

    清露已經‘死’了,死人怎么回?

    品羅便想起宅門上那以金漆所化的虎,宋青小說過,畫虎于門,鬼不敢入!

    當時品羅還覺得她是在開玩笑,這都什么年代了,哪里還有這樣完全不科學的說法?

    但不知為何,此時品羅隱隱覺得,興許她并不是開玩笑的。

    “我從不開玩笑!”

    宋青小這樣跟相叔、初容都講過,她確實也不像是開玩笑的人。

    傳言之中,居住了‘仙人’的玉侖虛境都是真實存在的,那么好像有‘鬼’存在,也不是那么不可置信了。

    灰蒙蒙的霧氣之中,那道黑影越來越清晰,像是下一秒便要撕開濃霧鉆了出來。

    ‘咚——’

    ‘咚咚——’

    ‘咚咚咚咚咚——’

    品羅只感覺心臟越跳越快,用力撞擊著胸腔,力量大得兩側肋骨都仿佛被這股沖擊力撞疼了般,隨著那黑影出現,下一秒便像是要跳出喉嚨來。

    ‘哧哧’的呼吸聲中,他只覺得喉嚨干澀得厲害。

    下一刻,閣樓底下昏黃的燈光中,一道影子從霧中走了出來。

    “啊——”品羅張了張嘴,感覺自己立即便要驚叫出聲,認為自己可能會看到此生最為恐怖的畫面時,那叫聲才剛涌出,便卡在喉間。

    出現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今日身著盛裝被沉了湖的清露,而是一個神色陰冷的男人。

    “啊!”品羅口中的驚叫隨即化為急喘,緊繃的身體宛如才射了一箭之后的弓弦,正瘋狂的亂顫。

    那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瘦高男人,一頭微卷的中長發垂在他臉頰兩側。

    他穿了一件袒胸的寬松對襟黑袍,長袍及膝,下身穿束腳同色長褲,胸間系一黑帶,袖口約有七分,僅至小臂處,露出一雙蒼白的前臂來。

    從此人穿著打扮看,雖說也是一身黑,但其服飾、風格與玉侖虛境的人還是有明顯的區別。

    今日龍王祭上,品羅將所有注意力全放在了清露身上,五號等人又站在亭子的二樓之上,因此在五號出現的瞬間,年輕人壓根兒就沒將他認出來。

    不過品羅想起初容說過,玉侖虛境請了幾個客人前來,此人應該就是玉侖虛境的人口中所稱的負責清理善后的貴客。

    一想到出現的人并非鬼魂,品羅提起的心又逐漸回落下來。

    只是這口氣還未完全松完,他又覺得不太對勁兒。

    黑衣男人的神色陰鷙,目光之中殺機凜然,以他直覺看來,此人雖然不是鬼,但也并不好惹。

    他沒有修為,也感覺不到陰氣的存在,但憑著生物本能,

    仍覺得不安,下意識的站到了宋青小的身邊。

    “玉侖虛境的人請了你們來,是為了阻止我們離開宅院,還是這閣樓?”

    出乎品羅意料之外的,是宋青小看著這男人,主動開口問起了話來。

    “你哪里都不能離開。”那從霧中走出來的男人平靜的開口,“現在,”他頓了片刻,目光直勾勾的盯著閣樓之上的宋青小看:

    “滾回你的房中,否則你活不到祭祀那天。”

    他一開口,果然便印證了品羅不好的預感。

    “宋小姐,”品羅低垂著頭,壓低了聲音,細聲細氣的在宋青小耳邊說道:

    “這人看起來不太對勁兒。”

    他又壯著膽子,以眼角余光再看了五號一眼:

    “玉侖虛境的人都有毛病,請來的人我感覺也有問題,這個男人臉色難看,氣息陰沉,搞不好和電視里那些從小飽受虐待,從而心理變_態的殺人狂魔一樣,”他向宋青小使了個眼角,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腦子:

    “說不定這里有毛病,還是躲遠一……”

    他話沒說完,五號的眼中殺機沸騰:

    “找死!”

    說話的功夫間,‘嗖’的一聲氣流聲響中,一股黑氣往品羅的方向疾撲而來。

    宋青小忍住笑,卻意念一動,以神識施展‘臨’字術,化出領域,‘砰’的重響聲中,將那道已至品羅面門的黑氣攔截在領域里面!

    這道氣流可非當日她以靈力粉碎了從湘四手中得來的黑繭皮所化的陰氣可比,那大股氣流宛如活物,沖擊著領域,將其撞得‘砰砰’作響。

    不過宋青小的神識強大,五號又只是想殺一個凡人,用不著施展厲害手段,因此任憑那陰氣如何沖擊,卻依舊難以沖破領域的包圍圈。

    品羅只覺得頰邊一寒,頭頸之上仿佛寒流過境一般,脖子上攀起一層雞皮疙瘩,本能一轉頭便看到一團張牙舞爪的黑氣浮在自己面前,整個人都還未反應得過來。

    只是那黑氣像是被一層無形的阻隔所擋,難以沖破玄關。

    他再傻也知道,自己恐怕剛剛跟宋青小說的話被樓下那男人聽見,這黑氣恐怕與那男人有關。

    年輕人做夢也想不到,他自認為的小聲低吟,在五號這樣的修行得面前,根本藏不住,他只是驚恐交加的看著這團古怪的黑氣,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五號一擊不中,神情陰沉了下來。

    宋青小以‘臨’字術形成領域,將那團陰氣攻勢一阻后,隨即才將領域放開。

    陰氣之中的力量被吸收,領域一破,隨即化為霧氣散開。

    “只是普通人,何必如此大動肝火?隱世名門的范家,就只有這點兒能耐?”

    宋青小微微一笑,五號聽了她這話,頓時也跟著笑了起來:

    “楚、魏兩家養出的那兩個不中用的廢物!”

    在試煉空間的時候,兩人一見面的剎那,便都將對方底細認了出來。

    帝都的隱世家族宋青小了解雖然不多,但恰好范氏她是打過交道的,擅驅尸弄鬼之術,那種味道十分明顯。

    五號一出現時,身上便有范氏族人特有的味道,應該是修煉的功法使然,與背棺的范江河如出一轍。

    再加上他看宋青小的眼神,分明是將她認了出來。

    帝都之中,她的名氣還沒有大到如此地步,躲進星空之海時,她的修為也不過才將將達到丹境罷了,除了身上有一把龍牙法寶的復制品及殺死范江河、奪走了他的儲物戒指外,應該沒有什么值得隱世家族惦記的地方了。

    五號能認得出她,又目露兇光,再加上他身上獨特的味道,此人身份便不難猜出來。

    “不止沒有殺死你,還留下了這么一個禍患。”范五冷哼了兩聲,既然彼此身份說開,他直接就道:

    “交出龍牙、定丹鼎,我可以留你性命到祭祀之時。”

    宋青小聽到此處,又忍不住低頭一笑:

    “你就這么自信,你能殺得了我?”

    五號好像聽了一場笑話一般,挑了挑眉角。

    宋青小的實力進展極快,當日楚逸、魏芝二人追殺她時,她分明才不過丹境修為,甚至據那兩個晚輩所說,她當時負隅頑抗,自爆金丹,最終不知使了什么方法,脫皮逃入星空之海。

    這種種情況,若是一般修行者,早就已經死了,就算不死,也成為廢人一個。

    而廢人闖入星空之海,會被那八階獸王的魂息撕成碎片。

    但偏偏她不止沒死不說,金丹自爆之后還快速進階。

    能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便重塑丹田,同時進階至化嬰境中階,這種修行速度實在逆天,若是消息外傳,恐怕不止是能驚動隱世家族,說不定還能驚動天外天。

    范氏已經與她結仇,假以時日,有這樣一個對手,范氏危險。

    五號面上雖說不顯,但心中已經打定主意,要將她當場斬殺在此地,絕對不能留下這個禍患!

    至于任務條件,沒有了她之后,還有一個湘四在,到時依舊不愁祭祀人選。

    想到此處,五號當即眼中涌出一道殺機,話不多說,掌心一攤,一柄漆黑的烏梭便被他握于掌間。

    他雙掌一搓,那烏梭便‘嗡’的一聲凌空飛起,強大的靈息化為疾風勁流往四周鋪延開。

    ‘嘩’的風響聲中,濃霧被往后吹散,退出約摸三米左右的空間!

    屋檐之下掛著的燈籠被激流一沖,頓時‘轟’的碎裂開來,粉沫四濺。

    四周光線一下暗了下去,品羅還未回神,便感覺仿佛海嘯即至,整個人如被連根撥起,身體剛一騰空,還未飛出,便感覺宋青小抬起了手來,輕飄飄的往他肩上一按。

    那一按之下,一股無形的龐大力量涌來,將席卷而至的颶風隨手拍散。

    ‘呼嘯’的風聲之中,品羅被吹得眼皮都睜不開,心中對于這種情況十分駭然。

    他還未來得及張嘴說話,便聽一聲怪嘯,接著‘嗡嗡’的聲響中,有一黑影疾速馳來,比之前那團黑氣還要快。

    且那黑影未至,聲勢已經先到,這古老閣樓只是木制而成,根本承受不住化嬰境頂階的修士御使法寶的余威,木梁等處發出‘咔咔’的碎裂聲來。

    品羅心下暗叫不好,屋子已經開始劇烈搖晃,下一刻那黑影便閃現,疾風之中,閣樓終于‘哐嗒’碎裂,他站立不穩,嘴中發出一聲驚呼,整個人如失重般,隨著大塊破碎的屋梁往下砸落。

    同時他本能的去看宋青小,原本以為她也會跟自己一樣站立不穩,本想拉她一把的,卻沒想到狂風大作之中,她卻仍站立在原處,衣袂飄飛,一動不動。

    不!也不能說她站立在原處。

    閣樓已經損毀,她足下所踩的地方已經落空,她整個人以詭異的方式浮現在半空之中,任憑狂風吹打,卻難以撼動。

    那柄范五先前如變戲法一般拿出來的烏梭此時迎風見漲,長成長約一米的龐然大物。

    一頭尖銳如錐,斜直往下戳往她身體處,像是要將她身體貫穿似的。

    品羅一生之中哪里見識過這樣的場面,整個人目瞪口呆,連話都說不出。

    但接著他見識到了更為神奇的一幕,只見那烏梭到來之際,騰騰黑氣之下,宋青小身體之中數點銀光一閃,接著幾顆約摸拳頭大小的光點從她身體之中逸出。

    這光點如星辰一般,一旦出現,便隨即聚攏,化為一圈,當即銀光大作,如同銀環,擋在她身體面前。

    烏梭一至,‘轟’的一聲擊中那光圈。

    這光圈看似不如烏梭聲勢浩大,但在兩股力量相撞擊的剎那,卻穩穩將那烏梭托住。

    “哼!”

    五號冷哼了一聲,顯然對此是早有準備的。

    楚逸、魏芝二人任務失敗而回之后,在時家議會之中,曾詳細寫過數次出動任務時的感受,其中兩人都重點提到過這星辰大陣,擁有極為奇妙不凡的殺傷力,一旦被困入其中,縱使實力遠高于她,也難以擺脫!

    那時她尚且能以丹境修為困住化嬰境初期的高手,此時她達到化嬰境中期,這星辰大陣的威力自然更猛。

    范五對她手段有所了解,此時烏梭被擋,他也毫不在意,接著手指靈活一翻——

    ‘嗖嗖’的響聲之中,烏梭之內突然涌出數股黑色的線。

    那線不知以何物織成,陰氣極重,再配上此時玉侖虛境之中特有的魔氣彌漫的環境,UU看書 www.uukanshu.com更是如虎添翼。

    只聽數聲響中,那梭內還接連不斷有線飛出,頃刻之間織成一道八面菱形的黑色巨網,連帶著將宋青小困于其中!

    “魏、楚兩家那兩個廢物殺不了你,但也不是全無用處。”范五一見大陣鋪成,眼中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你這星辰大陣倒有些意思,可惜不將人圍住,也無用處,只是雞肋。”

    他‘嘿嘿’怪笑,仿佛將宋青小一困入那黑網之后,事情便已經成功大半,將她的威脅削弱了許多:

    “我這骨玉梭里的陰魂線,乃是取修士的魂息煉制而成,被縛之后,難以掙脫。”

    范五說到此處,眼中露出猙獰之色,將手虛空一抓——

    ‘嗚嗚’的鬼哭聲中,他手上靈息外露,化為一只巨大無比的黑色鬼爪,往宋青小的方向凌空抓落:

    “化嬰境中階修士的元神,足夠蘊養我的……”

    他話音未落,宋青小的身上靈力一動,大股冰霜之力外涌,將原本交織在她身周的黑色陰魂線覆蓋上了一層淡藍的霜凍!

    同時她雙手一抓,那在范五口中說來極為厲害的陰魂線便被她接連攥住了數股。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