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0章 4面

前方高能
     這陰魂線生靈、死魂無所不束,尤其是范五的修為已經到達了化嬰境頂階巔峰,普通法寶到他手中,都是威力無窮,更別提這與他屬性相合,且由他親手煉化加持過的寶物了!

    若是被這陰魂線纏住,輕者神魂受創,不能擅動;重者更是元嬰都要受到重擊,境界跌落。

    可此時宋青小卻伸出雙手,一把將其抓住數股,像是壓根兒不受這陰魂線影響似的。

    范五一見這情景,當即一怔。

    陰魂線一旦被抓,曾冤死于范五手中的修士殘魂頓時發出尖厲異常的嚎吼。

    ‘嗚嗚——’哭聲之中,‘砰’的一聲摔落入碎木堆內的品羅只覺得如墜傳說中的陰曹地府。

    他沒有修為,這陰魂線本身并非凡物,此時鬼哭之下,陰風慘慘,當下神魂承受不住,眼前金星亂冒,胸口氣血翻涌,像是魂魄都要被這鬼東西吸走,當下命歸九幽。

    臨死之際,品羅腦海里閃過一絲念頭:這一次進九龍窟真的是命運多舛,之前沒死在玉侖虛境那些野蠻的人手中,怕是要死于這個古怪的神經病手里了。

    他不由詛咒起相叔這個不懷好意的死老頭,又后悔自己這一趟進入九龍窟,感覺自己恐怕即將要一命呼嗚。

    正值九死一生之際,品羅只覺得眼前銀光一閃,一股清涼至極的寒意將他圍住。

    本來劇疼無比的腦海剎時因這涼氣一沖,頓覺神清氣爽許多。

    他緩和過神來,對于先前瀕臨死亡時的感受仍后怕不已,瞪大了眼睛一看,就見自己身旁浮了數顆銀光點點的星辰,像是先前宋青小體內逸出來的。

    這奇異的一幕已經大大超出品羅的認知了,令他驚魂未定,捂了胸口,蹬著雙腿不斷退后。

    “呆在里面,別動。”

    她冷淡的聲音從半空中傳來,品羅經歷數番變故,這會兒早就已經不知所措,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一聽她此話,卻是本能點頭。

    “哈哈哈——”范五見她舉動,不由驚喜大笑。

    雖說不知道她為何會手抓陰魂線而不受影響,但宋青小此時卻蠢到自掘墳墓,主動將法寶星辰大陣撤開,就為了將一個凡人護住。

    那骨玉烏梭少了星辰大陣所阻,頓時長驅直入,鋒芒即將斬中宋青小之時——

    只見她將兩手抓住的陰魂線用力一扯,那陰風陣陣的陰魂線在她掌中似是極為脆弱,眨眼功夫便被撕斷。

    陰魂線結為的陣法頓破,片片碎裂的黑線先是化為一張張殘魂面孔,接著被靈氣沖撞開來,化為黑氣,消彌于無形之中!

    此時那骨玉烏梭民已經近至宋青小面前,靈力沖擊之中,宋青小雙掌一合,繼而拉開。

    掌心之中一抹冰晶所形成的透明盾牌頓時出現在她面前,骨玉烏梭的尖錐‘轟’的一聲擊中到冰盾之上。

    大量黑霧如灰塵般噴濺開來,所到之處如詭異無比的劇毒,將半透明的冰盾染上黑灰之色。

    但緊接著冰盾之上的靈力霸道無匹,將這黑斑吞噬,并將其往中間逼攏。

    這一擊的結果大出范五意料之外,那冰盾不止未破,反倒像是并沒有受這恐怖一擊撼動。

    他施展的這一招至少已經有他修為六成威力,化嬰境中階修士要想接下,也不可能如此輕松。

    但宋青小依靠法寶之力,反倒僅依靠自身靈力屬性的修為,便硬生生將骨玉梭的攻擊扛住。

    這個一早被他劃入死亡名單的對手,恐怕并沒有他想像中的那般好對付。

    范五心中一沉,剛一想到此處,便見宋青小再次將手一合。

    達到化嬰境中階之后,宋青小對于屬性靈力化形之術已經掌控得得心應手了。

    她手臂一揚,那掌中先前撐住了骨玉梭的盾牌化為一根冰藍長鞭,隨著她振臂一抽,發出‘嗖’的尖銳破空聲響,將那骨玉烏梭‘啪嗒’纏住。

    這一鞭的力量之大,非同小可,抽得來勢洶洶的那骨玉烏梭‘嗡嗡’顫動。

    冰鞭之上的靈力透出,將烏梭上的陰氣封住,須臾之間,那烏梭便通體凍上了一層冰霧。

    范五只覺得識海之中一股寒氣侵入,自己與骨玉烏梭之間的聯系一下被斬去了七、八層之多。

    他心中一驚,還未來得及施展手段,便見宋青小抓住冰鞭,用力往下一拖。

    失去主人控制的骨玉烏梭便被她拽落下來,‘轟然’砸落于地面之中,沒入石地半米深處。

    緊接著,強橫無匹的冰系力量將烏梭凍為透明冰椎,范五識海之內只傳來‘咔嚓’聲響,正暗叫不好之際,便見那冰內烏梭承受不住靈力的覆裹,剎時裂為數斷,登時靈光全無!

    “你敢毀我寶物!”

    范五一見這情景,登時暴怒。

    這骨玉烏梭并非他本命法寶,但煉化不易,也算是他一件十分趁手的寶物。

    煉制極為不易,如今一毀,自然心痛。

    但他暴怒的神情之下,卻隱藏著驚駭。

    宋青小的實力遠比他想像的要強得多,這會兒雙方略一交手,便大概摸清對方幾分實力了。

    范五隱隱發現,哪怕自己境界比她高出一階,但在宋青小面前卻優勢全無。

    她化嬰境中階的實力,并不在自己之下,靈力之強,竟直逼化嬰境頂階了。

    最令范五駭然的,是她至今僅靠自身修為力量與自己對抗,還沒使用法寶,若是她施展法寶之時,不知該是何等恐怖。

    在此之前,范五發現宋青小未死之時,一直認為魏、楚兩人當日以化嬰境修為追殺宋青小失敗,只是這兩人太過無能、廢物,所謂的楚逸法寶被毀、化腿為尾,不過是失敗的托辭罷了。

    此時直到自己真正與宋青小交手,范五才覺得宋青小的實力極為棘手。

    他不由想起在試煉空間中時,任務出現之前,出現卡牌選擇的時候,他并非第一位選擇者。

    按照神獄慣例,這樣的挑選并不是隨機,而是極有可能弱肉強食,強者進先優先選擇。

    范五不是第一個,那么便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的人。

    他之前不相信這一點,此時與宋青小剛一交手骨玉烏梭便被毀壞,已經足以證明了,此次試煉,宋青小是最強者!

    雖說范五并不愿意相信這一點,但試煉空間是不會騙人的。

    若是今日他仍舊狂妄自大,恐怕要敗在她手。

    想到此處,范五當即想法便變了。

    此人也算是個當機立斷的人物,他一旦主意轉變,登時便已經有算計了。

    魏芝、楚逸二人曾上報議會的話涌上他心頭,據這二人所說,宋青小除了星辰大陣、冰系靈力極為厲害之外,身上還有一件異火,十分恐怖。

    楚逸的本命寶物骨玉牌也有一張毀在她手中,使得那法寶受到了極大損傷。

    當時戰斗之時,她并未拿出裴家的寶物龍牙復制品。

    考慮到當時她受兩個化嬰境修士追殺,最終被逼迫得自爆金丹這樣的地步,可想而知實在是已經走投無路。

    而在這種情況下,她都沒能拿出龍牙法寶,極有可能議會的消息失誤。

    要么她并沒有龍牙的復制品,要么她曾經擁有,但已經損毀了。

    畢竟龍牙雖說是一件神器,達到法寶的品階了,可她手中得到的,歸根究底不過是一件復制品罷了,始終不能與正品相較的,在試煉過程中遭到損毀,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如此一來,她身上值得讓范五注意的,除了那至今尚未出現的異火之外,便是那星辰大陣了。

    他的目光落到品羅身上,這人不過是個試煉場中的普通人物,但與宋青小一路不說,還能讓她以法寶將此人護住。

    范五并不認為她這樣的試煉者會與場景中的普通人有什么交情,唯一可以解釋的,便是宋青小狂妄自大,認為她第一個選擇卡牌,實力便凌駕于自己身上,并不將自己放在眼中,輕敵太過!

    她竟舍棄星辰大陣這樣一個法寶,用來保護普通人,而自大的與自己徒手相斗,可見其性格之傲慢,比自己更過!

    如此一來,她便如自找死路,自己也機會更多。

    范五想到這里,心中狂喜,當即更是打定主意,絕不能給她機會,令她將星辰大陣回收。

    “天罡正氣,太霄借法!”

    他嘴中發出一聲厲喝,隨著他喝聲之中,兩沓符紙出現在他指尖之中,被他緊緊夾住。

    喊出法咒的同時,范五將那符紙一拋出去——

    此地剛剛經歷一場大戰,靈力紊亂,哪怕普通人誤闖其中,恐怕也要被暴動的靈力撕碎。

    但那范五拋出去的符紙卻金光一閃,并列排于四方各處,將這紊亂的靈力波動抵抗住。

    “八方陰鬼,助我困守!”

    范五嘴中疾速念出咒語,那符紙隨著他法訣一念出口,頓時上面光芒大作。

    亮光之中,被星辰大陣圍坐在圈內的品羅只見到那符紙之上以黑紅色的墨不知畫了什么古怪而詭異的符文,在范五話音一落之后,接著便分散于八方,將自己、宋青小及星辰大陣中的品羅都圍困于其中。

    那符紙落地,光芒化為血紅。

    紅光之下,品羅驚駭無比的發現符紙之中似是有東西在攢動。

    下一刻只聽一聲尖銳無比的哭嚎聲從符紙之內響起,那符光滯了片刻,接著‘轟’的聲響中,一只漆黑的頭顱從那符紙之中鉆出!

    這一幕嚇得品羅心臟都險些驟停了,他甚至忘了呼叫,只呆愣愣的望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場景。

    那頭顱從符光之內鉆了出來,宛如剛從血海之中爬出,大股大股黑紅色的粘稠血液如同瀝青一般從它口中吐出。

    血液一吐出來,腥臭便彌漫了整個宅院各處。

    它頭顱一爬出來,接著便是肩膀、身體及腰部。

    品羅就是再傻,此時也看得出來這并非是人,而有可能是什么妖怪鬼物。

    這東西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像是整個身體腐爛化血,大量血跡隨著它一出現,淅淅瀝瀝滴落。

    最為可怖的是,不僅止是一張符紙之內爬出這么一個怪物,還有其他方位的符紙之中,也接連有這東西出沒。

    這些怪物一出現后,先是僵硬的擺動頭顱,接著目光落到品羅身上,像是找到了目標一般,張了張口。

    ‘哇嘔……’

    大股黑紅的血跡帶著顆顆內臟殘渣順著它大張的嘴淌出,‘砰’的聲響中,它雙掌一撐地,四肢蹬動,在原本的位置留下兩個異常猙獰可怖的血手印后,便往品羅方向爬了過來。

    “啊——我死啦——”

    今晚發生的一切早就已經超過品羅的承受極限了,這可憐的年輕人原本對于鬼神之說并不相信,此時看到四周有這樣可怖的生物往自己爬圍過來,包圍圈越來越近,頓時嚇得肝膽俱裂,三魂七魄都仿佛離體而出。

    四面八方都有不知名的怪物往自己爬過來,眼前的一幕比年輕人想像中的地獄還要恐怖得多。

    他原本害怕玉侖虛境的人所說的清露‘回魂’,可此時品羅寧愿看到十個清露化鬼,也比被這些怪物圍住好得多。

    ‘咔咔咔——’

    他上下牙齒用力的撞擊,力量大得雙頰都隱隱酸疼。

    那些怪物爬得極快,下一刻便要爬至他身側。

    怪物身上的濃郁血腥味兒熏得他欲吐,其中最前頭一只怪物已經雙手拍地,‘砰’的聲響中立起了上半身,UU看書.uukanshu.com 神色猙獰往他抓了過來。

    品羅本能的想往后縮,但在他欲動之時,不知為何,混沌的腦海之內卻響起宋青小之前說過的話:

    “呆在里面,別動。”

    這聲音清晰浮現在他腦海之中,出于對宋青小沒來由的信任,令他躲閃的動作本能僵住。

    只片刻功夫,那渾身是血的怪物已經向他抓了過來,但那淌著黑血的手還未碰到品羅身側之時,年輕人本能死死將眼睛閉住,等待即將到來的死亡宣判,因此他并沒有看到神奇的一幕。

    浮在他身側的那數粒星辰之上頓時光華一閃,靈力形成光圈,那怪物的手掌一碰到光圈的范圍,星光之內的靈力化為發殺氣,‘嗤’的一聲將它的手掌斬落!

    ‘啊吼——’

    怪物口中發出一聲痛苦哀嚎的尖銳大吼,接著它的手腕掉落,隨即被星辰大陣所斬殺,化為黑色煙霾,被靈光驅散了。

    那怪物斷腕之處大量黑血如同濃稠的瀝青涌了出來,又重新化為一只新的血紅鬼爪。

    只是吃過星辰大陣的虧后,它那張可怖的臉上露出一絲人性化的忌憚之色,嘶吼連連間,它試圖再次伸手往品羅抓來,但又懾于星光之威,不敢再擅動。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