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1章 楚歌

前方高能
     預想之中的劇痛并沒有到來,品羅咬緊牙關,鼓足渾身力量,將緊閉的雙眼睜開一條小縫。

      ‘吼!’

      一只血肉模糊的臉出現在他眼前不遠處,那怪物匍匐在地,以不正覺的角度歪昂著頭顱,張開嘴,伸出長長的舌頭。

      “啊——”

      品羅一眼看到這怪物,頓時嚇得心臟緊縮,他發出變了形調的慘叫。

      可憐的年輕人魂飛魄散,當即嘴中下意識的念道:

      “幻象、幻象……”他安慰著自己:

      “假的,假的……”

      四面八方都是血尸的嘶吼,那濃重到令人聞之作嘔的血腥氣令他更為清晰的認識到眼前的這一幕并不是他精神錯亂之后出現了幻覺。

      念了兩句之后,品羅終于無法欺騙自己,蹬著腿轉身,接著便見另一側也有怪物騰空往他撲了過來:

      “西天活佛,觀音菩薩,急急如律令……”

      ‘吼!’

      那怪物騰空而起,形成陰影將品羅覆蓋住。

      到了這個地步,他也不知念這些有沒有用,嘴中一陣胡言亂語,死亡的陰影籠罩在他頭上。

      年輕人駭到極致,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那血尸下落,他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之時,卻只見那星辰大陣之上的光圈再次一亮——

      ‘嗤’的聲響中,那下落的血尸頓時被星光攔腰斬為兩截。

      血尸的上半身被靈力絞得粉碎,化為陰氣散逸開來,而腰部的斷口處,則是‘嘩啦’涌出大量血漿及大塊大塊的黑色殘渣。

      那些黑紅的血漿如同活物,一流出來,即刻又化為蠕動的上半身,將血尸的斷口封住。

      品羅臉色慘白,渾身汗如雨下,見那血尸重新成形,再次‘嗷吼’叫著往他爬了過來。

      他根本無處可逃,前、后、左、右都是爬行的可怖血尸,他被困入了包圍圈。

      到了這個地步,無論是念佛祖、菩薩都不管用,品羅絕望之下跪伏在地,將頭埋在胸前。

      ‘嗷吼’的嘶吼聲不絕于耳,但不知為何,這些血尸像是無法突破宋青小所施展出來的包圍圈。

      不知為何,在九龍窟時,宋青小曾向他允諾要救他一命的承諾浮現在他腦海。

      她說要救自己一命。

      那時的品羅還不明白這句承諾對他來說有多重要,但此時經歷血尸圍困,且宋青小施展出的星辰大陣將他護起來后,品羅已經意識到自己恐怕是走了大運,她比自己想像中要厲害了許多。

      想到這里,品羅本能的將嘴里求神拜佛的話換成:

      “宋小姐,宋小姐救命……”

      他喊話之時,

    壯著膽子抬起頭來。

      ‘吼——’血尸吼叫之中,一只眼珠潰爛,口中涌血的血尸再次往他伸手抓來。

      品羅一見這情景,又是一聲慘叫,但下一刻,那血尸尚未碰到星辰大陣的光圈,便似是有所忌憚,本能的將手收了回去。

      這宋青小所施展出來的‘寶物’確有奇效,令這些恐怖生物不敢再冒犯。

      他這會兒才真正明白宋青小先前讓自己呆在這光圈之內的真正意義,想必她早就已經料到自己可能有危險,所以將這法寶臨時借給自己,使自己躲在里面能安然無恙。

      只要他不出光圈,這些東西便難傷他分毫。

      想到此處,品羅膽氣一壯,緩緩翻身坐到了地上,喘著粗氣猶豫數番之后,如同下定了決心一般,往光圈處的一只血尸伸了手過去。

      興許是聞到了新鮮血肉的氣味,那圍在星辰大陣之外的一只血尸當即發出一聲厲吼,接著將撐地的胳膊抬了起來。

      那手掌處‘淅瀝瀝’的淌著黑紅的粘稠血液,往他一把拍了過來。

      品羅只覺得渾身血液‘嗖’的一下像是涌往腦海,極度的緊張、恐懼之下,令他根本反應不及將手收回來。

      血尸手掌一抓之下,星辰之上再次爆發出璀璨的光芒,氣流聲響中,將這只血尸手臂切斷!

      ‘嘩啦’的響聲中,血尸口中發出一聲痛苦的厲嚎,接著斷腕處大量黑紅的腥臭血跡涌出,重新化為一只手掌,但那血尸受這一斬,卻如吃了痛一般,不敢再伸探出來。

      “有用,有用……”短短幾秒的功夫,對于品羅來說卻如同熬過了一年。

      這會兒他發現自己的猜想有用,星辰大陣確實能護他周全之后,他喜極而泣,連聲喊了起來。

      有了星辰大陣守護,品羅長舒了一口氣,放心下來之后,四周的血尸雖然仍是十分恐怖,但他卻不再像剛剛一樣駭得魂飛魄散。

      反倒是在他自身安全之后,他又想起了宋青小來。

      這樣一件法寶,她給了自己之后,她自己又該怎么辦?

      “宋小姐……”

      品羅下意識的越過血尸群,抬頭去看她,有些憂心忡忡的喊:

      “你也躲進來吧,宋小姐…”

      她還在外面,這群猙獰可怕的血尸不知道她能不能應付得來。

      還有那個面目陰沉的中年男人,一看就知道十分不好惹,還放出這樣陰森可怕的東西,宋青小徒手與他交戰,不知道會不會吃大虧。

      她的身影緩緩下落,踩在一只凍住的冰錐上面。

      吹拂的疾動氣流之中,她神色淡然,這些令品羅驚恐萬狀的血尸,仿佛并沒有讓她露出駭然之色。

      “看樣子范家的符咒之力,除了可以誅邪除鬼外,還同時可以控制尸鬼。”宋青小聽到四周的尸吼聲,不由嘴角彎了彎,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來。

      范氏的符咒之語,對她來說并不陌生,除了在亡秦非楚的試煉中,曾從范江渠口中聽到過之外,在被范江河追殺之時,也曾聽到過。

      但此時這同樣的咒語,經由這范五施展之后,顯然厲害了百十倍不止,召喚出的血尸在符陣的力量加持之下,竟然達到了丹境下階的級別。

      不過這些東西可無法傷害到她,范五放出這東西的目的,顯然也不是為了她,而應該是沖著品羅去的。

      品羅只是個普通人,死與不死對于試煉者來說沒有大礙。

      范五這樣做,為的就是想將她與星辰大陣隔開,令她無法騰出手將星辰大陣召喚出來。

      看樣子當日追殺她的那一對男女回去之后,應該將自己的功法、法寶等物都做了一番介紹,使得五號對于自己有了個大概的了解。

      所以此時他的主意是想要以符咒力量困住自己的星辰大陣,以為如此可以分割自己的力量,繼而再與自己交戰?

      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暗芒,頃刻之間便將范五的心里打算摸得清楚明白。

      如此一來,范五必定急于想趁自己星辰大陣被困之時,施展雷霆手段將她斬殺。

      這個時候,他不會再完全的隱藏實力,會將他的最大殺招曝露出來。

      想到此處,宋青小不動聲色的道:

      “不過如果只是這點兒手段,恐怕你今日走不出這個宅院!”

      她的話令范五不怒反笑,他神色陰沉,‘嘿嘿’的冷笑:

      “你確實很強,進階也快。”他冷冷的盯著宋青小,目光之中殺意翻滾:

      “不過你太自大,今日我不會允許你活下來。”

      他話音剛落,接著便大聲的喊:

      “你們還在等什么?”他看著宋青小,嘴角勾了勾,拉出一條長長的笑紋:

      “出來!”

      隨著范五話音一落,四周靈力出現波動,接著濃霧之中,又有兩道身影緩緩出現。

      馬一及那冷面紅衣三號女并列出現,站在范五身邊約七八米開外,冷冷的盯著宋青小,兩人散開了一些,形成一個半包圍圈,往宋青小的方向逼攏了過來。

      “哈哈哈哈哈——”

      兩人出現的剎那,范五得意的放聲大笑。

      宋青小的實力確實很強,但以她一人之力,恐怕也難以在三個高階修士聯手之下活下來。

      更何況她還如此托大,將威力強大的本命法寶用來救一個普通人,更是實力大減。

      星辰大陣之內,品羅沒料到除了這個神情陰沉的可怕范五之外,還會有另外兩個人出現。

      馬一、三號相繼一出,他先是一怔,接著心又提了起來。

      “湘四。”

      宋青小突然開口,“來都來了,還不出來?”

      范五聽她這話,不由皺了下眉。

      試煉者一共有五人,馬一、三號都站在自己這邊,三人組成聯盟,湘四看樣子已經與宋青小結了盟。

      她說完這話,幾人便聽到響鈴聲中,神色猶豫不定的湘四果然緩緩出現。

      這青衣少女應該早就來了,但躲了半天,一直觀戰沒有出現。

      范五想到此處,不由計上心來。

      試煉者并沒有立場可言,出爾反爾、背信棄義不過是家常便飯。

      如今宋青小在三人圍攻之下必死無疑,湘四恐怕也是心有忌憚,所以在剛剛來了之后,卻一直隱匿并不出現。

      直到盟友召喚之后,她才現身出來,且這般神色,并沒有站到宋青小那邊,證明此人也是一個趨吉避兇之輩,未必會死心踏地的跟宋青小聯盟同手。

      “你站哪邊?”范五搶先開口,語帶威脅:

      “我知道你們可能先前談了什么,但如今她一定會死,你還要與她并肩而戰?”

      范五抬起手來,遙指著宋青小,卻盯著湘四的臉。

      少女的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憑心而論,她知道范五的話有道理,此時若是與宋青小站到一起,二人聯手,以二敵三,就算是未必會輸,但贏恐怕也會贏得慘烈。

      試煉場中若是受傷,說不定會受到隊友的偷襲背叛,這樣實在很危險。

      再加上她對范五始終都十分忌憚,不愿意太過冒險,因此提前來了,卻一直沒有出現。

      湘四的目光隨著范五的話,落到了宋青小的身上。

      卻見她這會兒嘴角含笑,像是對于范五的話不以為然。

      她受三個高階修士圍攻,兩個化嬰境中階的強者,還有一人更是達到了化嬰境頂階的巔峰,若是自己此時不加以援手,正如范五所說,她恐怕一定會死。

      這會兒她卻絲毫不懼,是還有殺招,還是故作高深莫測,想拉自己下水?

      少女腦海中不停的思索,但面上卻也如宋青小一般不動聲色。

      范五見她并不出聲,知道她此時內心深處正在思索,不由眼珠一閃:

      “你可以加入我們,將任務逆轉,如此一來,我們自然化敵為友,到時大家聯手完成任務,如何?”

      湘四的面容之上,不由露出一絲意動之色。

      而此時星辰大陣之內的品羅在先看到有兩人接連出現,像是要與宋青小為敵之后,本來便已經心中暗自擔憂。

      他怕宋青小勢單力薄,恐怕不是這三人對手。

      接著見到湘四出現的剎那,青年眼中不由露出喜出望外之色。

      仿佛絕地逢生一般,他情不自禁的高呼出聲來:

      “疏桐姑娘!”

      湘四與宋青小兩人似是舊識,關系又像并不一般,在這個時候她能出現,且面對這些血尸群面不改色,說不定還有什么未知的本事在。

      宋青小的朋友都不一般!

      品羅此時心中無比篤定這一點。

      他原本以為湘四的出現是為了幫助宋青小脫困的,卻沒料到隨著范五一開口,竟然像是要將湘四策反。

      年輕人頓時大為著急,臉上露出不安之色,牢牢的盯著湘四,不住的喊她名字:

      “疏桐姑娘!”

      湘四站著沒動,范五一見她仍然像是有些猶豫,當即眼中冷光一閃,很快又再次拋出一個誘人的餌出來:

      “這樣吧。”他擠出一個笑容:

      “我知道這個時候讓你做選擇有些艱難,不如你兩不相幫,只當看戲一樣,我們也不沖你動手,如何?”

      湘四默不作聲,像是承認了范五的提議一般。

      宋青小嘴角邊笑意加深,對于此時發生的一幕像是并不感到意外。

      范五也跟著笑,但就在此時,原本坐在星辰大陣之中的品羅卻憤怒之極的站了起來:

      “疏桐姑娘!”年輕人這會兒像是極度的失望,又十分的憤怒一般,說話時聲音都打著顫。

      他瞪大了眼,發出的一聲大吼將幾個修士的目光都引了過來。

      湘四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也本能的側轉過頭。

      “你怎么能這樣?”他雙拳緊握,像是十分不敢置信一般,胸膛用力起伏,先前還被血尸群嚇得腿軟,這會兒卻像是不知從哪里鼓足了勇氣一般,瞪著湘四大聲的道:

      “宋小姐跟你可是朋友,你怎么能不幫她呢?”

      “你——你——”青年嘴唇緊抿,接連深呼了好幾口氣,如同下定了什么決心一般:

      “宋小姐,我來幫你!”

      他只是個普通人,沒有半點兒修為能力,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擁有輕易可以將他撕裂的能力。

      普通的血尸群就已經令他嚇得滿身大汗,但此時他卻鼓足了勇氣,像是下一步便要踏出星辰大陣所包圍的圈子。

      “我幫你把他們引住……”

      他的腿還在抖,臉色青白,卻帶著視死而歸的勇氣:“我們是朋友,我不能丟下朋友不管的!你把這個寶物收回去!”

      品羅說話時,還惡狠狠的瞪了湘四一眼。

      同時,他像是不顧一切,要往大陣之外沖了出去。

      正在這個時候,湘四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

      “滾回去!”

      說話的同時,她身形一閃,頓時出現在品羅前側,將他欲出圈子的舉動逼了回去。

      “不要添亂。”

      她的話模棱兩可,一面伸手變掌,‘砰’的一聲拍到了一具昂首直立的血尸頭上。

      這一掌之下,那在品羅看來兇悍無比的血尸頓時被拍得頭顱碎裂,化為血水噴濺開來。

      品羅一見她舉動,誤以為她已經站到了宋青小這邊,頓時喜出望外:

      “你別管我,快去幫宋小姐的忙吧……”

      湘四沒有理他,事實上這會兒她正暗自慶幸瞌睡來了有枕頭送。

      她對于宋青小一心要保品羅的舉動本來十分不理解,此時卻慶幸有這個普通人的存在,令她可以暫時不用做出選擇。

      范五說的話對于她來說是個巨大的誘惑,但同時也危險重重。

      如果像宋青小所說,這一次任務分為兩派,她與宋青小的任務是殺死龍王,那么范五等人的任務便極有可能是阻止她們殺死龍王,或者是令真正的‘龍王祭’成功舉行了。

      而宋青小若是真被他們殺死,那么真正的‘龍王祭’要想舉行,便勢必還需要一個獻祭者。

      獻祭者中,自己與宋青小都是玉侖虛境的目標人物,湘四是患了失心瘋才會認為范五真的會將她納入幾人同盟之中。

      更何況與范五相較,宋青小的一舉一動雖說令她不理解,但此人重承諾,這樣一個人哪怕性格再頑固,也遠比范五這樣陰險狡詐的人可靠得多。

      不過湘四雖說下了決心,但她也不準備在此時便出手。

      她想要保存實力,等待時機。

      想要讓宋青小與范五等人先戰一輪,摸清三人真正底牌之后,自己到時再出手。

      如此一來,她可以將自己受傷的機率減小到最低不說,到時趕走三人,宋青小如果有傷在身,或是實力受到削弱,到時也不怕她偷襲暗算自己了!

      湘四的算盤打得極響,此時借品羅跳出戰圈之中。

      宋青小將她的小主意看得一清二楚,卻并不點破。

      她看了面前呈包圍狀的三人一眼,沉聲道:

      “別浪費時間了,一起上吧!”

      她話音一落,范五眼中便閃過一絲怒色。

      到了這個地步,她還如此猖狂,與三個高階修士對戰,卻出言羞辱。

      范五出身世族,自己狂妄自大慣了,幾時受過這樣的氣,當即臉上殺機一現,接著又獰笑出聲:

      “第一次見活得如此不耐煩的!”

      他說完這話,雙手結印,同時嘴里低喝:

      “天罡正氣,太霄借法!”

      咒術出口的剎那,他手腕一翻,一張金光閃閃的靈符便出現在他掌中。

      那靈符之上靈氣極重,遠非之前召喚血尸的符紙可以比擬的。

      五號這會兒應該也是下了重本,意圖趁此時機一擊得手,所以并不藏私。

      符紙一飛出來,便‘嗖嗖’騰空,在半空之中飛速旋轉,光芒擴灑開來,化為一只奇大無比的金掌,帶著毀天滅地之勢,往宋青小的方向‘轟’的拍落!

      同一時刻,馬一也將自己法寶召出。

      他的寶物是一支金光閃閃的筆,約摸一寸長短,此時半空隨手亂畫,那靈光化為一尾金色長繩‘嗖嗖’往宋青小飛纏過來,意圖將她束縛住。

      那三號紅衣女也并未閑著,而是隨手一抬,兩側手腕之上她各系了一副銀鈴,這會兒一晃便‘叮鈴鈴’的響動。

      鈴聲之中似是含有神識攻擊,所到之處宅院之內的桃樹頓時‘砰砰’爆破。

      這三人顯然早就已經打定主意,配合十分默契,一人圍困,一人主攻,另一人則防止宋青小神識作用,實在天衣無縫。

      三種攻勢陣勢驚人,瞬間便將宋青小圍在其中。

      湘四瞳孔緊縮,看得出來范五準備速戰速決了,卻沒有料到這幾人一來便出殺招,半點兒緩和試探的時間都沒有。

      她一面殺著四周血尸,那符紙之內卻仍有血尸源源不絕的爬出,不多時地面便血流成河。

      而這會兒的宋青小也動了!

      ‘前’字令下,她身形一閃消失,原本險些束縛到她身上的那道馬一畫出來的金光瞬間落空,‘嗖嗖’數聲纏了幾圈之后,‘轟’的一聲碎裂開來。

      符紙所化的金掌‘砰’的重重拍落,地面‘咔嚓’裂開,巨大的力量仿佛把空間都撕碎了,四周的景物都開始扭曲。

      地面的石磚碎裂開來,被這一掌之力拍得下沉一米之多。UU看書 .uukanshu

      飛沙走石之間,宋青小站立的原處便出現一個長及三米的巨大手掌深印。

      那原本被冰凍住的烏梭化為粉碎,范五卻并不心痛,宋青小消失的剎那,三號沉聲喊:

      “她在上面!”

      她話剛一說出口,宋青小的身影便顯現出來,同時甩動手中冰鞭,‘嗖’的一聲往范五所站立的方向抽落!

      冰鞭‘轟隆’落下,鞭尾抽中地面,如粘起大塊地皮,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其迅速掀起。

      力量大之大,靈力往四周散開,形成恐怖至極的氣流,沖擊得馬一、三號二人都難以站住。

      ‘呼嘯’的風響聲中,氣溫迅速下降,頭頂甚至有雪花開始飄落。

      地面‘嗖嗖’鉆出大批冰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上飛躥而起,馬一與三號大驚失色,都騰空而起。

      下一秒只見宋青小將冰鞭一扔,掌心一攤,一盞青色蓮荷形的古燈便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今天不是不更,只是準備多寫點,一共碼了六千字

      我對于我碼字的速度有錯誤的估計,所以這會兒才碼完吧,大家等久了,不好意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