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4章 死而

前方高能
     光憑這二號身上的九字秘令,便已經令宋青小感到此次試煉不虛此行。

      她如今已經身懷三個字令,據上一次拿到秘令之時,還是在失落之城試煉之時,距今已經兩三年的時間。

      九字秘令是她第一次進入試煉之后便獲得的秘術,每個不同的字令有不同的威能,對她大有助益。

      且隨著她每收集一個新的字令,其余字令的威力便能得到極大增幅,如今她得到三個字令之后,每個字令的威能與當初都不可同日而語。

      二號身上擁有九字秘令,自然是宋青小勢在必得的東西!

      這會兒隨著二號將密咒念出,靈力化為一個巨大的羅漢金影,那巨掌扣了下來,看起來氣勢驚人。

      宋青小頭顱之上,突然飛躥而出一個胖碩的元嬰。

      那元嬰通體泛著紫氣,神色嚴肅,容貌與她相似,這會兒一雙胖手結印,‘臨’字令形成領域,往上一頂!

      無論是靈力強度,還是實力修為,甚至字令的收集,宋青小都遠強于二號少女。

      此時領域一成形,作為同是九字秘令的擁有者,二號很快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她那張原本冷漠的臉上露出慌亂之色,那巨大的羅漢金影手掌拍落進‘臨’字術領域范圍之內時,一下便如陷入泥潭之內,當下動作一滯,任憑二號如何使力,那落下的巨掌也依舊停在宋青小頭頂上方,寸步難行。

      二號頓時面如死灰,眼中閃過絕望,還未來得及做出其他反應,下一刻便只覺渾身一寒——

      地面的寒意從她腳部躥起,須臾之間便包裹她全身,將她凍成冰雕,將她神魂一并封印在冰雕之內。

      宋青小拂掌一揮,那冰雕應聲而碎,將二號尸身、元神一并斬了個粉碎,且不見半點兒血腥。

      隨著二號一死,那被她以秘令召出的羅漢金影便‘轟然’塌碎,化為靈氣,往四周散逸開來。

      此時斬殺了范五的誅仙之劍化為一道殘影,‘嗖’的一聲鉆回,飛入宋青小眉心之中,隱入她丹田之內。

      那劍內的龍魂傳來一道親昵至極的信息,得到她安撫的回應之后,才心滿意足再次沉睡。

      宋青小對于誅仙之劍第一次真正用于大戰之中所表現出來的神威大為滿意,玄天級別的靈寶威力確實非同凡響,再加上劍體化形及曾歷經天雷劫,受九天神雷淬體之后所附帶的冰、雷雙系的特性,使得誅仙之劍在面對陰邪一類修士、法寶時,更是有克制之力,增添了靈寶的威力。

      那紫焰飛了回來,‘嗖’的一聲落回燈芯之中,宋青小掌心一握,將其收回體內。

      馬一、二號、范五等人相繼死于她手中,不過是數息功夫而已。

      站在星辰大陣之旁的湘四甚至還在猶豫,根本來不及做選擇,便見宋青小以雷霆手段相繼斬殺了三個令湘四感到警惕及不安的范五等人。

      就連其中實力最為強大的范五,在放出了八骨噬魂魔那樣數個可怕的鬼頭的情況下,都未能逃脫一死。

      這一幕大大的刺激了青裙少女,她此時胸脯劇烈起伏,臉色煞白,發出沉重的呼吸聲,顯然內心極度驚駭。

      宋青小殺死二號之后,轉過身來時,身著青衣的湘四甚至被她目光所懾,本能的往品羅的方向退了一步,發出小聲的急喘聲。

      ‘吼!’

      匍匐在地上,被范五以符紙召集出來的那群低階血尸發出一聲怒吼,伸出手臂往已經心中大亂的湘四抓了過來。

      這些血尸等階不高,又是被符紙召出,因此范五雖死,但符紙靈力不竭,便會源源不絕的爬出來。

      宋青小淡淡看了湘四一眼,將手一揮,那正在頭頂與巨掌盤旋的冰龍頓時便發出一聲咆哮,龐大的身軀繞著庭院一轉,以爪將地面的那些以黑紅古怪符文所繪的符紙連帶著磚石泥土一并撕了起來。

      所到之處留下大團暴風雪,‘呼嘯’著席卷庭院四側。

      隨著符紙一被冰龍撕下,那紙上靈光迅速暗淡,遍集于四周的血尸頓時無所依持,發出數聲不甘的怒吼,最終一個個接連被冰暴所擊碎,化為數股陰氣被打散開來。

      宋青小仰頭往頭頂一看,那金色掌印此時與冰龍對峙多時,力量已經有所衰竭,她當下虛空一抓。

      那大掌頓時被她抓碎,‘轟’的一聲散了開來,化為一張閃著金光的符紙,飄飄然落下,被她一把抓在掌心。

      這符紙之上殘余的靈力還十分驚人,先前與冰龍之力對抗如此之久,竟還有這樣的靈氣,也難怪范五施展出來時,面露肉痛之色。

      宋青小看了一眼,自然毫不客氣將那符紙收入自己的乾坤囊內。

      做完這一切后,環繞了一圈的冰龍往她飛躥而回,離她越近縮得遠小,陣仗也隨之而減。

      到她面前時,化為一點冰晶,‘嗖’的落于她掌心,接著又隱匿于她體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止是星辰大陣之內的品羅看得目瞪口呆,就連湘四也神色復雜。

      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盟友,竟會有如此神威。

      宋青小的真正殺傷力,遠超了一般的化嬰境中階修士。

      畢竟沒有哪個化嬰境修士會如此輕松的以一敵三,不費吹灰之力殺死圍攻的強敵。

      今晚一場大戰給湘四帶來的震憾極深,這個年紀很輕的盟友,實力強得驚人。

      最為關鍵的是,她年紀很輕,甚至輕到帝國、天外天根本沒有聽說出現了這樣一個新人。

      如果不是世族秘密培養出來的后輩,那么便有可能是神獄之中崛起的試煉者。

      要是前者也就罷了,而要是后者,不靠世族的扶持,僅憑自己本身之力便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湘四不敢想像,她若是繼續成長下去,將來會給帝國、天外天帶來什么樣的可怕沖擊。

      庭院之內已經一片狼藉,閣樓已毀,碎磚殘瓦遍地。

      隨著冰系靈力的肆虐,寒意沖襲著霧氣,將那些陰霧逼退,露出更多的小院夜景。

      宋青小往二人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湘四才看到過她大展神威,對她畏懼極深,當下眼中帶著忌憚之色,本能的再次邁步后退!

      正在此時,圍在品羅身側的六顆星辰之上閃出熒熒星光,令她渾身一震,還未做出反應,便見那星辰大陣化為數道流星,往宋青小飛了過去,相繼隱沒入她身體。

      “你——”

      湘四聲音沙啞,一張嘴才發現自己喉間干澀,連說話都像是極為吃力。

      在宋青小面前,湘四有一種久違多時的無力感涌上心頭,隨著范五等人相繼死亡之后,她成為了此次試煉中除了宋青小之外唯一活著的試煉者。

      她比范五三人聯手還要危險百倍,湘四此時開始在內心深處盤算如果她要動手殺人,自己可以僥幸活下來的機率。

      被宋青小目光掃過之際,湘四頭皮發麻,才剛一出聲,緊接著她瞳孔緊縮,仿佛如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一幕般:

      “——看——”

      她話音未落,宋青小只覺得身周陰氣迅速涌動,身后像是有什么異變發生。

      品羅的臉上驚恐萬分,像是駭到了極致,發不出任何聲音。

      她心中一動,下意識的轉過身來,便見到先前被她殺死的馬一、范五尸身正在消失。

      這二人一個死于混沌青燈內的紫焰,一個死于誅仙劍之手,馬一頭顱被燒為灰燼,僅留下了無頭的身軀。

      此時那身軀才將倒落到地,卻如同遭一雙無形的手用力拉扯,尸身便如一團被撕開的棉絮,瞬間膨脹至兩倍大小,接著像一團烏黑,迅速散了開來,電光石火間便消失于無形。

      在范一尸身消失的剎那,不多時霧氣翻滾之間,又有一個新的人影人形。

      宋青小轉過頭來,便見到馬一原本站立的位置,頃刻之間又再次出現一個‘新的’馬一!

      那馬一臉色煞白,還帶著臨死之前的驚恐與不敢置信,一‘復活’后,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的頭頸,神情恍如隔世。

      不等他反應過來,宋青小先是露出訝異之色,接著便雙目一瞇,她手掌一攤,一支冰矛在她手中飛快成形。

      她以快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以這冰矛往馬一方向扎了過去!

      兩人距離不遠,馬一才剛復活,又全無防備,反應也有些緩慢。

      聽到氣勁聲響起時,感覺到寒意撲面而來,手忙腳亂之際像是本能的想要召出什么法寶護體,但不等他準備完,那冰矛已經‘噗嗤’一聲將他身體刺穿。

      矛中的冰系靈力剎時便將他凍為冰晶,整個人如同雕像一般往后仰去,再次死在宋青小手里!

      而馬一死時,另兩側的范五、二號也是相繼復活。

      “那里!”湘四反應過來,驚呼一聲。

      她所指的方向范五的新身軀再次成形,幸運的是他離宋青小的位置較遠,此時反應又十分疾速,一復活過來本能的摸了摸自己頭頂之后,聽到湘四疾呼,二話不說便咬破舌尖,施展血遁秘術,身體化為一道黑色殘影,飛速遁離!

      他一逃掉,二號便跑不掉了。

      湘四這會兒反應過來,當即面現煞氣。

      她足踝之上的那條口尾相咬的小金蛇頓時化為一道殘影,往二號的方向‘咝咝’吐著信子飛撲而去!

      二號剛一復活,便見金影飛來,花容失色之際,又聽‘嗖’的一道疾氣聲響,只見湘四擼下手臂之上那個金色的臂環,往她的方向扔了出來。

      那金環一扔出來迎風便漲,接著一分為二,往二號左右兩側包圍而去,‘鏗’的一聲合攏間,又把才剛復活的二號罩在環內。

      這會兒湘四力求表現,試圖以此彌補先前宋青小單打獨斗時自己未加入戰局的錯誤選擇。

      她先前的猶豫雖說是人之常情,但此人深怕宋青小秋后算賬,現在恨不能大聲喊出自己決心,以討宋青小歡心,所以哪容二號逃離。

      湘四施展渾身手段,一出手便施展兩樣寶物,將才剛復活的二號困在其中,那細小金蛇一口咬中二號面門,才剛復活的二號當下臉青面黑。

      那蛇身雖細,但卻劇毒無比,那毒素化嬰境中階的修士也難以匹敵,眨眼之間二號神魂俱中劇毒,再次一命嗚呼。

      兩個接連復活的試煉者都接連死于二人聯手之中,湘四殺死了二號,那金蛇與臂環重新飛了回來,她才稍稍感到安心了些許。

      但緊接著沒過多久,她還未完全落下的心又一次提到喉間。

      因為先前那熟悉的一幕再次重演,死于兩人手中的馬一、二號尸身又開始膨脹消失。

      不過這一次宋青小早有心理準備,當即放出星辰大陣,往馬一、二號尸身圍包而去,這兩人再次出現時,星光一閃之際,靈力化為萬千殺機,將兩個才剛復活的人一一殺死。

      這次馬一尸身化為血雨,腥氣四溢,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二號的尸體則再次消失。

      她又一次出現時,臉色青白,神情宛如厲鬼,身體晃蕩不停,氣息還未穩定,便再次被星辰大陣之內的靈力斬為飛灰。

      靈力尚未平息,但這下二號的尸身并沒有再次消失。

      宋青小冷冷盯著星辰大陣之內,那兩團血雨被風刮卷而起。

      品羅大氣也不敢喘,湘四也不出聲,屏著呼吸,四周只聽到‘呼嘯’的氣流聲響夾雜著‘淅淅瀝瀝’如下雨時打落地面的聲響。

      過了約摸數秒之后,湘四才動了動嘴唇,打破了這種詭異的沉寂:

      “這是,”她說話時,語氣還有些遲緩:“是真的死了吧?”

      馬一、二號接連復活的反常現象,令她說出這話時都沒什么底氣。

      宋青小又等了片刻,接著將星辰大陣一收,淡淡應了句:

      “嗯。”

      她的聲音平靜,仿佛并沒有因為馬一、二號的復活而感到驚悚無比。

      只是星辰大陣一收,若是這兩人再復活的話,像范五一樣逃跑,恐怕難以追擊。

      不過這樣的話湘四心中敢想,卻不敢在這會兒說出來質疑她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