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5章 復生

前方高能
     只不過隨著宋青小將星辰大陣一收,那血雨潑灑開來,湘四的識海之中頓時出現任務的提示:殺死龍王!

      任務完成:獎勵積分

      直到任務提示發生異變之后,這會兒湘四那忐忑不安的心才落回原地。

      馬一、二號確定已經死了無疑,屬于兩人的積分平均的分給了剩余活著的三個人。

      “這是怎么回事?”

      今晚發生的一切都實在離奇,無論是宋青小擊殺三人,還是范五等人死而復生,馬一、二號甚至數次才死,都令平時精明的湘四一時半會兒理不出頭緒。

      親眼見到人在自己面前死而復生這種事,哪怕就是對湘四這樣的修行者來說,都是一件頗為離奇的事。

      尤其是這人是自己親自殺死,且還是修行者的情況下,更令她驚疑不定。

      “卡牌。”宋青小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

      她掌心內浮出一個金色的圓點,那是她卡牌選擇的數字:1。

      湘四畢竟非同尋常人,雖說因為先前大受刺激的緣故,再加上試煉者的死而復生令她大感驚悚,可此時經宋青小稍加提醒,她便也迅速的反應了過來:

      “五號選擇的是‘5’。”

      她與宋青小分別選擇的卡牌數字是‘2’、‘1’,而卡牌只有5張,數字是從15,既然1、2、5都已經有人選擇,那么馬一、二號兩人的數字便是‘3’、‘4’。

      如此一來,倒是符合馬一、二號先前復活的次數。

      馬一一共復活兩次,三次死于宋青小手里,而二號復活三次,一次死于湘四之手,三次死于宋青小手里。

      這樣一算,馬一便有三次生存機會,二號則一共有四次。

      如此一來,弄懂了兩人死而復生的規律之后,湘四不自覺的松了口氣。

      她原本還擔憂這兩人的復活與玉侖虛境古怪的磁場有關,畢竟這里的人可能避開了輪回,自有一種續命重生的本領。

      若是馬一、二號的重生與玉侖虛境特殊的環境有關,那么便有極大可能說明此地只要環境不變,那么人就不死。

      要真是這樣,事情便十分棘手了,畢竟對手殺之不竭,對試煉者來說可不算是一個好消息。

      而馬一、二號的異變若是與卡牌的選擇有關的話,事情相對來說便簡單了許多,至少對手不是無限續命。

      湘四一口氣剛松了一半,但隨即又想起了什么,臉色一變。

      “如果是跟卡牌相關,那么五號——”

      五號選擇的數字是‘5’,也就是意味著,他一共可能有五次生存機會。

      如今他已經使用一次機會,還剩四次,這樣一個強大而可怕的對手一旦逃離,

    對兩人來說可不算什么好事。

      湘四有心想要追殺五號,將這個不安定的危機掐死于萌芽里。

      但她有自知之明,無論宋青小斬殺范五有多輕松,但憑借范五先前表現出來的實力,顯然已經遠超出一般的化嬰境頂階修士。

      她不過是化嬰境中階,遠遠不是范五之敵。

      想要殺死范五,還需要宋青小出手才行。

      可宋青小實力之強,令湘四忌憚不已。

      再加上試煉者脾性難以揣摩,自己先前又表現猶豫,自然不敢在這個時候提出讓宋青小追殺范五這樣的請求,以免被她誤會成自己‘使喚’她做事。

      湘四心念一轉,接著便狀似若無其事一般的問:

      “你跟五號有仇?”

      范五來時,與宋青小曾有過幾句簡單的對話。

      對話之中透露出這兩人可能在進入試煉之前便是敵對關系,此人還口口聲聲讓宋青小交出兩樣東西。

      再結合范五進入試煉之時,他看到宋青小的剎那,兩人之間緊張的氛圍,更是令湘四對這兩人身份都有猜測。

      宋青小現實之中是什么身份,范五肯定知道。

      若是能找他打聽一番,說不定能摸清宋青小底細。

      不過這個念頭剛一涌上湘四心頭,她便見到宋青小似笑非笑的神情。

      湘四見她這笑意,只覺得后背之上雞皮疙瘩迅速爬起。

      仿佛她的這些小算盤,在宋青小眼神之下都無所遁形,被她看得一清二楚的。

      少女心中一慌,但表情卻強作鎮定。

      只是半晌之后,她臉上的笑意隱隱有些繃不住的架勢,嘴角微微抽搐間,她終于聽到宋青小淡淡開口:

      “來不及了。”宋青小給了湘四一個警告,才將目光收回。

      此女倒是聰明,知道旁敲側擊提醒自己斬草除根。

      但范五一復活之后,反應極為迅速。

      興許是先前吃過猶豫的苦果,他一復活后,并沒有像馬一、二號一般耽擱,甚至趁著宋青小、湘四兩人被其余二人吸引住的瞬間便不惜耗費精血遁逃。

      他的氣息轉瞬之間便消失在玉侖虛境,這會兒應該已經逃了出去。

      宋青小的神識將整個玉侖虛境掃蕩了一遍,并沒有感應到他的氣息。

      湘四見她目光轉開,不由自主的長出了口氣,對她的話自然不敢再有所懷疑,只是聽她這么一說,難免感到遺憾不已。

      這一趟任務龍王還不見蹤影,留這么一個隱患下來,總令湘四難以安心。

      “可惜了。”

      湘四嘆了一聲,語氣有些復雜。

      她這一聲‘可惜’,不僅止是嘆息范五的逃離,還有些遺憾自己與宋青小的選擇。

      若是卡牌的點數代表著每個人生存的機會,這樣天大的好處,偏偏兩人卻都選擇了最小的。

      她倒還好,總共有兩次生存機會,而宋青小最先選擇,卻只選擇了個‘1’,也就是說,她的生存機會僅有一次。

      “有什么可惜的?”宋青小問道。

      湘四便說:“五號這樣棘手的人物,還能復活三次……”

      她這話音一落,便見宋青小微微露出笑意。

      好像她并不將范五逃亡及還有四次生存機會的事放在眼里,聞言只是輕描淡寫的道:

      “我能殺他一次,自然可以再殺他第二次。”

      一路試煉下來,淬煉了她強大無比的內心,哪怕是被她親手所殺的人死而復生都并不能使她驚懼,反倒令她面不改色,再次送其歸西。

      這得益于在精神病院試煉中,她曾親眼看到過第一次試煉中親手被她殺死的劉以荀復活重生。

      那時她弱小無比,又才進入試煉兩次,受到的沖擊之大,此時想來,都記憶猶新。

      但正是因為她弱小之時,最終都能克服看到人死而再生時帶來的恐懼感,此時她已經強大到這樣的地步,不僅僅是實力的蛻變,心志也較當初不可同日而語,堅硬無比,自然更不可能因為范五等人的重生,便令她大受刺激。

      這也是她在發現馬一、二號復活之后,能在短時間內反應過來,迅速將這二人一一殺死的原因。

      湘四不知道她曾有過這樣的經歷,聽到她說出再殺范五的話,不由瞠目結舌,對她這樣冷靜鎮定的態度,不由暗自腹議:簡直變態。

      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于這種詭異的情況不怕不懼,哪怕就是同為修煉者,湘四都要懷疑宋青小的心中是不是沒有‘害怕’二字。

      “人死之后,雖說因為卡牌的選擇,導致有再次復活的機會,”宋青小不用看湘四,也能猜得出來她心中的想法,不過她卻并不在意:

      “但被損毀的法寶等物應該是不能還原的。”

      她注意到馬一在復活之時,見到宋青小的剎那便隨即神色大變,顯然也想到了自己第一次死在她手中的事。

      反應過來之后,馬一本能像是要召喚法寶御敵。

      他原本手持一支神筆,與宋青小在惡魔之島時得到的‘神筆如意’功能相似,但靈力遠比那支當時被她以500積分賣掉的法器要強上不少的,應該是他的本命法寶。

      但此物先前被紫焰所毀,馬一因為才剛死而復生,遺忘了此事,所以下意識的在復活的瞬間便召集此物,一召之下卻落了個空。

      正是因為這樣一來耽擱了時間,才導致他第一次尚未反應過來,便再次被殺死。

      其后再復活,他的靈力、氣息便較之前弱了許多。

      “我猜測,這復活重生也未必是沒有代價的。”

      就算是可以原地復活,但狀態不一定是實力全盛時期,每死一次,便應該要被削弱一層修為,所以哪怕像馬一、二號這樣選擇了點數較占便宜的卡牌,可也未必盡是好事。

      “再者說,”宋青小頓了片刻,“死后重生的點就在原地,要殺他們,便如守株待兔。”

      這一次五號逃離是托事發突然之便,又有馬一、二號當替死鬼,且此人也不惜以壽元催動秘術才能僥幸逃脫。

      但下一次他再出現時,未必還有這樣的好事。

      因此范五看似還有四次復生機會,但在宋青小看來,他真正的機會就只有一次而已。

      “唯一麻煩的,可能是他身上還有一些符紙。”

      范氏御鬼同樣也驅鬼,從宋青小跟三個姓范的打交道看來,他們就是吃這一行飯的。

      范五的鬼頭暫時不足為懼,但他身上可能還有一些秘傳的符紙,應該是屬于他最后的底牌。

      可宋青小這會兒有所準備之后,對這一點倒并不如何擔憂。

      這些符紙也未必發揮得了多少作用,否則范五之前便不會先放出八骨噬魂魔這件在他看來威力最強的底牌。

      湘四聽她分析完,不由目瞪口呆。

      這樣的道理事后細想,她未必想不到,但這個時間點,剛經歷了先前的一切之后,她還能如此冷靜迅速的想到這些,光是這份鎮定與冷靜,就足以令湘四對她忌憚更深。

      說完這話之后,宋青小撣了撣衣領,將上面噴濺過來的一點血肉殘渣彈了出去。

      品羅此時看著宋青小的目光如看天人,既是激動、崇拜,又有些害怕及退避。

      年輕人萬萬沒有想到,今晚會看到這樣離奇且又精彩絕倫的情景。

      他預想中的清露沒有出現,但范五等突然出現的神秘人的可怖之處,卻比清露出現還要來得刺激。

      那些以符紙便能召出的圍攻的血尸,還有宋青小手段頻出,召出的冰龍、飛劍等,都看得他眼花繚亂、目不暇接,比傳言之中黃帝斬殺九龍還要精彩百倍不止。

      “你們是神仙嗎?”

      這會兒風平浪靜之后,恐懼褪去之后,青年心中生出一股狂熱的崇拜、激動之情,小心翼翼卻又難掩沸騰的心,咬著嘴唇細聲發問。

      湘四此時還提心吊膽,范五等人或逃或死之后,她與宋青小便是唯二的兩個試煉者。

      面對自己身旁不遠處這個看似還沒有露出殺意、神色平和的少女,湘四表面看似輕松,實則心中緊繃無比,一直都是捏著把冷汗的。

      現在聽到品羅問話,若是之前,她是不屑于跟這樣一個普通人搭話的,更別提沖他笑了。

      可現下情況不一樣了,宋青小的強勢連帶著使得品羅的位置在湘四心目中也無形的提高,她沖著品羅嫣然一笑,仿佛被他逗得歡喜無比,應道:

      “是,我們是神!”

      宋青小則是皺了皺眉,湘四的語氣聽似輕松,實則帶著高高至上的睥睨之意,將品羅這樣的普通人視為螻蟻,并不將他們放在眼里。

      品羅縮了縮肩,這種感覺令她想起了當日在秋節路,還處于實力微弱的她,剛踏上修行這條路時,遇到的天外天的人。

      那會兒千山在即將殺死她時,便也是如此,居高臨下,帶著些傲慢及鄙夷,含著笑意的說:

      “我是神!”

      那種感覺,與此時的湘四如出一轍。

      “不是。”她否認,淡淡的道:

      “我們只是普通人。”

      還在捂嘴嬌笑的湘四話音一落,便聽到她說的話,當即眼中閃過一絲尷尬之意。

      不過這會兒湘四可不敢跟她較勁,強者為尊,誰的實力強,自然誰的話便是金科玉律,湘四深諳活命規則,當下面不改色的也改口附和:

      “逗你玩兒呢!我們都是普通人,哪兒來的神仙呢。”

      她自己打自己的臉倒一點兒也不覺得尷尬,反倒是品羅聽了這話之后,明顯不信。

      普通人沒有這樣飛天遁地,舉手投足間召來風雪雷電的本事,除了傳言之中的神仙,沒人有這樣的能耐。

      他隱約感到湘四最初說的話才應該是她內心深處真實的想法,只不過礙于宋青小,才改了說法而已。

      宋青小之所以這樣說的原因他不清楚,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興許是因為她并沒有因為強大的本領看不起自己,從內心深處來說,將自己平等對待,并沒有拿他當成低等的異類;也有可能是因為自己之前不知她真實身份時,曾與她交談,把她當成朋友一般,告知她一些傳說,她領自己的情……

      品羅勉強笑了笑,一時之間只覺得萬般滋味兒齊齊涌上心頭,說不清到底是慶幸、是感激還是榮幸,張了張嘴,正欲說話,只不過他還沒出聲,正在這個時候,宅院之中,突然傳來‘嘩啦’的一道水流涌過的聲音。

      這會兒玉侖虛境之中靜寂無比,先前大戰的激烈震響之下,整個玉侖虛境的人仿佛集體陷入沉睡,沒有往這邊圍過來的半分動靜。

      而此時范五逃亡,馬一、二號相繼一死之后,整個宅院更是靜得如同鬼域,連那些被冰系靈力召集而來的雪花飄動時的‘淅瀝’聲響品羅都像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所以現在這‘嘩啦’的水流聲一響起時,才剛因為大戰平息而覺得稍微放松了些的青年,頓時又覺得頭皮一陣發麻,身上雞皮疙瘩亂躥,不由自主的大喝了一聲:

      “是誰!”

      雙更合一

      四千五百字大更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