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7章 風波

前方高能
     這些被擊碎的鬼頭化為一種極為難聞的刺鼻焦臭味兒,那種味道十分古怪,有些像是裝滿水的鍋燒干之后發出的味道,還伴隨著大量濃煙大霧滾滾而起,將三人包圍在內。

    ‘咳咳咳——’品羅發出壓抑的咳嗽聲,聽到響動及聞到味道,既想睜開去看,又怕看到十分可怕的事。

    矛盾之下,他將眼睛閉得更緊,更是用力的堵住了耳朵,雙臂內夾,以手肘在胸前相碰,試圖掩住自己吸入這種古怪的氣味。

    但他越是遮擋,那四周的聲音便越發肆無忌憚的傳入他耳內。

    湘四悠揚的笛聲之中,爆破聲一停之后,那先前婉轉的哼歌女聲突然停了下來。

    這聲音一頓,哪怕是有湘四笛聲在,宅院之中都顯示出一種靜謐得可怕的感覺在。

    翻滾的霧氣中細小的水霧化為水氣,‘沙沙’的從半空中灑落。

    宋青小神色凝重,湘四也手持短笛,并沒有停下來。

    短暫的安靜并不代表危險已經被她逼退,反倒這種異樣的沉寂中,兩個女人都感覺得到有一股危險至極的氣氛在醞釀。

    四面八方像是都有一雙眼睛在窺探,冷冷注視著被圍在這里的三人的一舉一動,等待著找準時機,再次出手。

    湘四以運使靈力吹入笛中,笛聲在夜晚傳得極遠、極遠,破開濃霧的阻攔,在整個玉侖虛境之中響蕩。

    一秒——

    兩秒——

    三秒——

    那霧氣還未散盡,接著大團灰蒙蒙的霧氣以遮天蔽日之勢,從四面八方往中間圍攻。

    ‘嗚——’

    霧氣之中傳來尖銳的厲嘯,仿佛百鬼哀嚎一般,形成層層疊疊的烏云,往三人所在之處鋪蓋過來。

    所到之處,高聳的兩側青山、圣廟及意昌等人的居所盡數被遮蓋,像是被這股濃霧所吞噬一般。

    隨著霧氣的逐漸逼攏,湘四也像是感覺到了壓力一般,先是臉色微微一白,持笛的手頓時像是受到了千斤壓力一般,在笛身上跳舞的指尖不如之前那般靈活,反倒有些遲緩。

    她這一遲緩,那成形的笛聲便調子被打亂。

    灰霧層如占了上風一般,更顯囂張,再次化為數張奇大無比的巨口,尖銳的咆哮著往湘四所在的方向撲咬下來。

    可能是湘四吹笛逼退濃霧的舉動激怒了這些古怪的霧氣,它們首要將湘四選為攻擊者,像是想要將第一道防線打開。

    ‘啊吼!’

    風呼嘯聲中,一張霧氣所化的鬼頭再次撲面而下。

    這次的鬼頭來勢洶洶,且陰氣比之前要強悍得多,體積也非先前被湘四以音浪擊破的鬼頭可比,大了兩倍之多。

    那鬼面霧氣蠕動,極為猙獰恐怖,像是真正的厲鬼復活。

    眼見下一刻那鬼頭便要沖至湘四面前之時,緊接著只聽‘嗖’的一道厲響,

    一條黑色的長鞭從那霧氣之中延伸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湘四直刺了過來!

    這黑鞭約摸雙指粗細,散發著極強的魔氣,湘四本來以笛聲與霧氣相抗衡,這會兒冷不妨見霧氣之中鉆出這條黑鞭,頓時臉色一變。

    她吹笛的動作一頓,慌亂之下靈力一滯,笛聲剎時便戛然而止。

    笛聲一停,便如防護罩碎裂了一般,霧氣的嘯聲、黑鞭的抽響聲便席卷而來。

    品羅一聽聲響不對,慌亂之下本能的張開眼,便見到頭頂一只形態猙獰的鬼頭往湘四撕咬過去,像是下一刻便要將她吞入霧中卷走,陰影一下便將她半個身體包住。

    他心瞬間便跳至嗓子眼,還未叫喊,接著便聽宋青小一聲冷哼:

    “哼!”

    哼聲之中,那來勢洶洶的黑鞭在還未貫穿湘四身體時,便像是被一層無形的禁制所擋住,當下再難前進半步!

    宋青小一出手,對于湘四來說便如無形當中加了一層牢固無比的防護罩似的,當下心中一安。

    一股難言的感激涌上她心頭,只是此時并不是她道謝說話的時候。

    她重新運起靈力,將銀笛牢牢握住,再次吹響音符。

    悠揚的笛聲重新響起,這一次聲音相比之前,更為凌厲得多。

    笛聲里帶著肅殺之意,鋒芒外露。

    那原本大張了嘴,將湘四半個身體都‘含’入霧中的鬼頭受音浪一擊之下,發出一聲厲吼。

    鬼面之上霧氣瘋狂蠕動,那張可怖的鬼面上突然鼓出大大小小的包,有些一鉆出來便被霧氣強壓回去,但數次之后,那霧氣像是終于支撐不住。

    ‘轟’的爆響聲中,一個鼓出的巨包炸裂開來,音符從那破開的黑洞之中鉆出,化為千絲萬縷的殺機,接著那鬼頭臉上其他地方也相繼破開。

    不多時,這巨大鬼頭終于支撐不住,在無數音符切割之下,‘轟然’裂開!

    霧氣蒸騰而起,將湘四原本被‘吞’入霧中的身體重新顯露出。

    而此時那被宋青小以術法擋住的黑鞭在無法捅穿湘四身體之后,兩股力量相撞擊的剎那,頓時‘砰’的化為一團霧氣潰散開來。

    “魔氣?”

    宋青小一見這情景,不由喃喃開口。

    這黑鞭竟然是魔氣所化,而并非實體之物。

    她隱約感到像是摸到了什么與之關聯的線索,但不等她有機會細想,接著從另一側又有一條黑色長鞭抽出!

    ‘啪’的疾速破空聲響中,那長鞭如長了眼睛般,往她橫掃而來。

    宋青小當下顧不得再多細想,聚精會神將拳頭一握,當即振臂一揚——

    ‘轟’!

    沖擊聲中,‘者’字令化為束甲,將她全身上下都籠罩住,宋青小硬生生以肉體之力,將這迎面甩來的長鞭擊破!

    黑鞭再次化為魔氣消失,有些覆蓋在她拳頭處,還未往她體內鉆,便隨即被她手背上所浮現出的層層鱗甲擋住,繼而被靈光沖散了。

    但這只不過是個開胃菜罷了,這條長鞭再次被擊碎后,只聽霧氣之中再次有無數黑影攢動。

    品羅驚駭交加的眼神中,還未來得及提醒出聲,霧氣里面突然‘嗖嗖嗖’接連不斷有無數條黑影鉆出。

    這些黑影如一條條駭人至極的長形蟒蛇,從四面八方鉆了出來,往中間收縮。

    若是從上往下看,便如一朵盛開到極致的黑色向日葵,極為恐怖。

    那黑鞭所到之處,魔氣不止是將空氣凝固,同時還將堆積成山的閣院廢墟輕易腐蝕。

    殘垣斷瓦在魔氣侵蝕之下化為黑灰飛揚起來,被融入進黑鞭之中,成為了魔氣的養份之一。

    湘四見這些黑鞭來勢洶洶,當即手指一抖。

    她的音符一亂,原本受到抵制的精神攻擊頓時又來了。

    ‘嗚嗷’的鬼哭聲鉆入宋青小、湘四識海,魔氣布施開來,令二人神識受到了一定的壓制。

    “好好吹你的。”

    宋青小冷聲吩咐了一句,湘四一得她這話,心中頓時大定,知道宋青小話中意思是這黑鞭留給她來對付,她的笛聲只需要專心克制這種詭異的神識攻擊便行了。

    湘四見識過她的非凡實力,有她這個承諾,剎時便放開了手腳,果然無視那些黑鞭攻擊,一心一意沉浸在以靈力吹笛的抵御中!

    黑鞭眼見即將抽到之際,宋青小掌心一攤,再次將混沌青燈召了出來。

    此時院內魔氣縱橫,但那混沌青燈卻像是并不受魔氣影響似的。

    這些肆略的魔氣在有陰魂驅使之下,極為霸道,可這會兒青燈一出,卻像是遇到了天然克星似的。

    魔氣一靠近燈焰,便迅速避散開來,仿佛已經生出了靈智。

    有些避逸不及時的,被燈焰的光一照,便隨即化為輕煙。

    這是真正的被燒化,而非像湘四一樣僅以力量將它們擊破,治標不治本,一破開來,隨后不久再成氣候,重聚成形,依舊可以攻擊三人。

    青燈一出,宋青小便拈動火焰,那火焰一下化為數十朵迷你的紫色火蓮盛開來,往四周‘嗖’的一聲散開。

    燈焰的力量分散之后,雖說殺傷力不如重聚一處那樣大,但好在這燈焰乃是九天之火結合混沌青蓮所化,威力無窮,對于這陰邪類的攻擊有克制、增輻的作用。

    紫焰所到之處,‘卟、卟、卟’的細響聲中,那些如同黑色巨蟒的長鞭便如被痛灼,紛紛斷裂開來,不約而同瘋狂的往后退縮!

    不多時,那些先前蜂涌而至的無數掃蕩的黑鞭便退得一干二凈了。

    同時褪散開來的,還有那些包圍過來的以魔氣所化的黑霧。

    黑霧一褪之后,湘四身上的壓力驟然一松,本來被壓制的笛音剎時又高昂了許多,甚至沒有了對手之后,顯得太過尖銳刺耳了,她又吹了兩下,接著有些遲疑的將動作頓住。

    四周全是以紫焰所形成的巴掌大蓮荷,飄落在眾人身側,將黑暗的宅院照亮了。

    有這些火焰在,甚至那些囂張的霧氣都不敢妄動,瘋狂的如潮水般退后。

    湘四臉色有些發白,雖說她只是看似簡單的吹了一會兒笛音,但這靈力、神識的耗損卻不少,比之前斬殺二號所耗費的心神還要多,至少消耗了四成靈力左右。

    “走了?”

    她緩緩往四周看了一眼,周圍已經聽不到響動,陰魔之氣也瞬間像是收斂了,霧氣化散開來,像是畏懼那些火焰之力,不敢再逼近了。

    一朵朵紫蓮圍繞在眾人身側,如果不是此地先前經歷連番大戰,此時被這火焰所化的蓮荷圍住的情景實在是美得如夢似幻。

    可惜湘四可不敢小覷這紫焰,她親眼看到過馬一連聲都沒來得及吭出,便被火焰燒死。

    就連如此強大的魔氣,都對這紫焰畏懼有加,可見這紫焰恐怖之處。

    湘四心中警惕,將四分心神放在今晚‘回門’的清露身上,把六分防備心都放在了警惕這紫焰上頭。

    “不可能。”

    宋青小搖了搖頭,她手里的混沌青燈浮了起來,那些散落于四周的盛開的紫焰便如受到感召一般,‘嗖、嗖’相繼消失,最終化為一朵碗口大的紫焰,火光一閃間,又重新飛落回燈芯之中。

    她并沒有急著將混沌青燈收回,這個動作令湘四及品羅都不約而同的長長的出了一大口氣。

    湘四是因為她將包圍住的火蓮一收,對她來講壓力大減;

    而對品羅來說,他只是個普通人,有光亮的地方他才會有安全感,比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要來得好得多。

    否則恐怕不用陰魂出現,光是腦海里的想像便會將他嚇得精神分裂了。

    “‘她’還在。”

    憑著直覺,宋青小感覺清露沒這么容易退縮。

    她死于非命,且以這樣的方式沉入湖中,被魔氣貫體而亡,會令她怨氣滔天,越是受到擊打,那口怨氣不出,她越兇。

    混沌青燈雖說威力強大,紫焰進化一次之后也確實力大增,對于陰邪魔氣類有克制作用。

    但先前宋青小祭出青燈之后,對于這些魔氣雖說有灼傷,但并沒有重創到清露。

    最重要的是,宋青小想起玉侖虛境提前所做的準備,總覺得應該是有關聯處的。

    ‘龍王祭’如果真的照初容所說,三年一輪,每次之后都會有龍王妃‘回門’一說,玉侖虛境的人應該早就已經有應付陰魂歸來的方法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只是今晚意昌等人請來的‘貴客’已經被宋青小打跑,只是不知道清露再回來后,這爛攤子要怎么收拾了。

    玉侖虛境的人是準備繼續裝死,任由清露一番大鬧,讓她與湘四聯手將‘她’擋回去呢,還是意昌等人可能另有所圖。

    她想到‘龍王祭’當日,玉侖虛境的人提前一早便在桃花樹、屋外兩側各掛的黑色布帛。

    那些布帛湘四以手觸碰過,當時出現一個面色陰沉的老嫗,提醒她別碰。

    事后湘四偷偷跟宋青小通過氣,說是那些布帛的材質,與意昌等人所穿的裾裙材質一致。

    也就是說,那些為了‘龍王祭’儀式所掛的布帛,都是由魔氣組成的。

    這些黑布如今宋青小已經弄懂其來由,都是由黑繭所化,而黑繭則是由玉侖虛境的人‘死’之后,體內魔氣滲出,結出的絲網而形成。

    一旦繭中的人破繭重生之后,這些繭皮便化為重生之人的一層裾裙,裙子層數越多的人,經歷的輪回越多,年紀越長,地位便越高了。

    如果這些黑布如此稀有,代表著每個人的輪回之路,那么玉侖虛境中掛了如此多黑色的布帛,其來源便值得人深思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