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8章 威力

前方高能
     逮著一只羊便薅毛是不現實的,黑繭所化的裾裙對于玉侖虛境中的人來說意義不同。

    這些人多次輪回之際,相處出來的情感遠非一般人可比的。

    更何況這些人之間,除了長時間的相處之外,宋青小猜測彼此應該是有血緣親屬關系。

    例如死在她手中的那個黑繭中的老頭兒與初容之間的兄弟關系,初容與意昌之間的父子關系,這些成員之間千絲萬縷的血緣經過多次輪回,形成堅不可摧的復雜同盟,牢固且又團結。

    這樣的情況下,便不可能只取其中一人的布帛來作為犧牲。

    再者說,玉侖虛境宋青小看到掛著的布條,至少成百上千條了,這些布帛,也遠非一個人的裾裙可以形成的。

    初容說過,如今玉侖虛境中活著的人一共有147人,除開當時被算進獻祭者內的清露、湘四兩人之外,玉侖虛境真正的族人一共有145個。

    如果是這些人中,每人奉獻出一部分取自身體之上的布帛的話,那么這樣要湊齊那些布帛,便不是難事,且不會引人矚目了。

    宋青小正分神想著事,此時那些蠕動的霧氣突然一頓,四周先是靜得落針可聞,接著突然那陣幽幽的哼歌聲再次響起。

    “啦——啦——”

    那女聲先是低聲吟詠,仿佛溫柔細語的隨口一哼。

    但聽進三人耳中,卻令湘四與品羅都不約而同變了臉色。

    正如宋青小所說,清露果然還沒走。

    那哼歌聲并沒有停歇,先是低吟,接著調子逐漸伸高,一口氣漸漸提了上去,氣氛一下緊繃到極致。

    “小心!”

    宋青小提醒聲音一出,那哼調聲瞬間飆至頂點,尖銳得如同指甲扣挖著玻璃。

    宛如一條繃到極限的弓弦,隨時都會斷裂,帶來疾風驟雨的攻擊!

    這會兒用不著她提醒,湘四自己都知道情況不對勁兒。

    隨著清露聲音的撥高,那溫柔的吟哦已經帶了森然的戾氣與怨毒、殺機,她神色一緊,接著重新拿起銀笛,搭到嘴邊:

    “嗚——”

    那原本清脆至極的笛聲,此時在可怖的氣壓之下,顯得極為壓抑,顯然在清露強大的怨氣之下,她的笛音受到了一定的壓制。

    湘四已經是化嬰境中階的修為,再配合她滿身手段,這樣的實力就是在帝國之中,也是屬于強者,可此時她的威壓卻受到了清露的蓋壓。

    最令湘四感到忐忑不安的,是隨著清露的哼吟,四周原本安靜的霧氣開始瘋狂的涌動,周圍水系靈力開始匯聚,令得霧氣之中像是帶了不少水氣,頃刻之間便將她手中的銀笛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那水霧迅速凝結成,飛快形成一片片密集細小的水珠。

    水中凝結著濃重的陰煞之氣,使得那笛身的溫度迅速降低。

    湘四覺得自己便像是抓了一塊極為凍手的寒冰,

    一股股陰寒可怕的刺激從笛身上傳來,這證明她的寶物也抵受不住這陰煞之氣的侵襲,聲音明顯開始出現不穩。

    陰寒之氣順著銀笛鉆入她的身體,哪怕是以她實力之強,一時半會兒可以抵御,但如果在應敵之時還要分神去處理這件事,時間一長,對于湘四來說也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

    她已經感覺到了吃力,持笛的手都在微微顫抖,表面雖說鎮定,心中卻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清露被獻祭之后,實力暴增。

    湘四的修為達到化嬰境中階,哪怕就是現實世界的帝國之中,也是屬于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進入試煉之后,對于普通人來說更是輾壓般的存在,可這會兒對清露對峙,竟隱隱有被其氣勢壓制的架勢。

    “啊——啊——”

    那尖利的女調越高,聲音反倒越低。

    但音量的減少并沒有使得她帶來的影響降低,反倒四周開始出現爆破之音,一股極為恐怖的壓力布蓋下來,化為怨毒、鬼氣及濃濃的殺機!

    “啊!”

    女人戾氣十足的尖叫聲中,氣壓繃到極致,發出‘轟隆隆’的炸裂聲響。

    原本正在這股精神壓制之下苦苦支撐的湘四一受這精神攻擊,頓時手中所持的銀笛‘咔嚓’碎裂!

    靈力反噬而回,她面色煞白,‘哇’的噴出大口鮮血。

    大股陰煞之氣趁此良機,蜂涌而入鉆進她體內,在她筋脈之中肆虐。

    湘四的臉色剎時由白轉青,眼睛閃出幽藍光澤,身上氣息一變,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她眉梢、眼睫之上瞬間結出青藍的霜霧,整個人顯得份外詭異。

    宋青小敏銳的察覺到一股陰寒之氣順著那煞氣鉆入她身體中,那陰寒氣息隱含著陌生的魂識,湘四的眼神有些不對,臉上光影一閃,竟隱隱出現一絲不屬于她自己本來的影子。

    奪舍!

    第一時間,宋青小的腦海里便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在顧府探險之行中,她曾險些被楚女奪舍,這種情況與當時實在太過相似。

    清露已經死亡,陰魂不知為何此時得到加持之后強大無比,先前一番連環攻擊可能只是為了麻痹兩人神識,目的在于奪舍重生。

    試煉空間的設定之中,清露與湘四屬于姐妹,兩人魂識、氣息有某方面的共鳴,此時湘四一受靈力反噬,受傷之后正是清露奪舍之機。

    如果湘四被奪舍,便不能留她活命。

    想到這里,宋青小眼中閃過一絲殺機,還未動手,便見湘四嘴唇蠕動,接著身上靈氣大盛。

    ‘咝’的一道聲響之中,她頭腦上方涌出一只碩大的蛇頭,吐著信子,露出兩顆尖銳的獠牙,那雙眸之中閃著紅光。

    妖獸的氣息頓時護住她周身,助她將陰靈驅退!

    “別動手……”

    她睜開眼,這次再張開眼睛時,那雙詭異的幽藍色雙眸這會兒已經化為黑色。

    湘四的氣息有些萎靡,那臉上的青色也逐漸褪去,化為灰白之色。

    她頭上那只蛇頭還在警惕的轉動,瞳孔化為豎形,‘咝咝’吐著信,像是在警告著躲在暗處陰魂不散的女人。

    那蛇頭幻影氣息非凡,與當日銀狼寄居在宋青小體內時,被召喚出來相似。

    宋青小目光一閃,聽到她嘶啞的聲音后,緩緩將手收回。

    湘四緊繃的神色一松,這才強扯了扯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她這次一時不察吃了大虧,更是險些失手被清露鉆了空子,在試煉場中差點兒被一個區區冤魂奪舍,逼出了她的獸魂,此時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這東西兇悍得很。”

    玉侖虛境的人不知是怎么辦到的,竟能將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在短短半天不到的功夫,便化成這樣一個兇悍至極的陰魂。

    湘四話音一落,宋青小還來不及開口,接著‘嗖嗖嗖’的聲響中,那濃霧之中突然涌出大量尖銳的黑影。

    便如萬千竹筍爭先恐后的破土而出,化為密集兇悍的長鞭,再次往宋青小、湘四兩人的方向抽打而來!

    清露指揮的黑鞭密集而又恐怖,外附一層水流,冷不妨看來便如怪獸探出的重重觸手,詭異且又瘮人。

    ‘嗖嗖嗖’的響聲之中,如萬箭齊發,令人避無可避!

    濃郁的陰煞之氣化為重重壓力,往兩人中間逼近。

    正在此時,宋青小將混沌青燈一收,四周頓時陷入黑暗之中。

    沒有了紫焰的火光之后,那陰煞之氣更是肆無忌憚,鞭聲抽得更快更急。

    “你——”

    青燈一收,湘四的臉色疾變,情不自禁的驚叫出聲。

    她以為宋青小此舉是要臨陣退縮,這樣的情況下,宋青小可是兩人之中最強戰力,她原本實力便稍弱,此時又受了傷,再加上清露已經盯上了她,若是這會兒宋青小一撤離,那她可是就陷入極為艱難之境了。

    湘四這一驚嚇非同小可,心中不免既怒且恨。

    但試煉者性情涼薄、冷漠乃是天性,再加上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若是情況對調,她自己恐怕也是會做出相同選擇。

    事實上先前她已經生出了退意,只是還沒來得及逃跑便已經受傷了而已,這會兒宋青小一旦想跑,湘四心中雖氣,但也無可奈何。

    正感到悲憤加交之時,她卻聽宋青小懶懶的道:

    “這些觸手與剛剛不同。”

    夜色之中,湘四看不到宋青小的神情,卻隱約聽得出來她語氣中有種難以形容的篤定,仿佛大事都掌控在她手中,一切都不用擔心,使人無端生出幾許信心。

    清露先前以魔氣化形,但被青燈的燈焰逼退了回去。

    此女聰明異常,又極為狡猾,再度攻擊之時,便吃了先前的教訓。

    她死于九泉,陰魂、身體都與九泉融為一體,所以她死后化為陰魂,便尤其擅長御水。

    湘四先前驚恐交加,沒來得及注意到這一點。

    這會兒聽宋青小一提醒,果然放開神識,便感應到了四周濃郁的水氣。

    那些水氣與九泉的氣息相似,應該出于同源,包裹在長鞭之外。

    看來此女是想借水火相克的屬性,抵制反攻青燈攻擊。

    只不過那紫焰并非一般火焰,這些水氣對于青燈來說造不成什么傷害。

    但是青燈雖說已經進階,可那紫焰卻始終太小,數量分散之后,終究殺傷力不如凝聚之時。

    清露此時攻擊鋪天蓋地,又找不準實體位置,青燈的作用便大大削弱。

    湘四明白過來緣由之后,便知道自己誤會了宋青小。

    她感應到水氣之后,便以為這些九泉的水可能會對青燈造成傷害,畢竟水火相克,宋青小才會迫不得己收起寶貝。

    宋青小倒沒有必要向她解釋,索性任她如此誤會。

    黑暗之中,品羅原本一直抱著腦袋,但湘四受傷、那萬千黑鞭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拍來的一剎那,他渾身重重一抖。

    直到宋青小將青燈一收,四周陷入黑暗,他只聽到那些長鞭拍來時的勁氣縱橫的聲響,終于忍耐不住,發出絕望的嗚咽聲,隨即又死死的咬住了嘴唇。

    宋青小在關注著湘四的同時,其實還分出一絲神識注意到品羅的動靜。

    說來也是奇怪,清露化為冤魂,兇悍無比,怨氣之強,就連強如化嬰境中階的湘四以神識相對抗,都隱隱落入下風。

    她的攻擊兇猛如同疾風驟雨,毫不留情的擊打兩個少女,但從開始到現在,品羅除了心靈飽受驚嚇之外,卻毫發無損。

    這可不太正常!

    黑暗之中,宋青小的眼睛瞇了瞇,閃過一絲玩味之色,接著那密密麻麻的長鞭抽打而來,紫光一閃中,半透明的誅天之劍從她眉心飛出,浮在她面前。

    劍光轉動之間,那劍身出現股股殘影,那每道劍影并列,便如劍身分裂,瞬間便使得長劍排組成一個由無數劍影組成的圓形劍陣。

    那劍陣似是由劍身分裂成數十支,劍尖向外,隨著劍陣成形,便化為數以百計的縱橫劍氣,浩蕩的斬了出去!

    劍氣原本便霸道無匹,再加上誅天之劍又是屬于玄天級的靈寶,這一劍之威勢重重的撼動了整個玉侖虛境!

    每一道劍氣斬出去之際,靈氣流便化為一道長長的銀河,縱橫交錯,密集成陣。

    那些看似密集可怕的觸手在劍氣之下脆弱得不堪一擊,UU看書 www.uukanshu. 湘四還來不及出手,便見到‘嗖嗖’的氣流聲響中,那些黑影被強悍至極的劍氣所撕裂。

    水氣被斬開,隨即被劍身之上靈力化為冰雪,里面的魔氣被斬斷,接著幻為霧氣四散而去。

    數以萬計的觸手眨眼功夫便被絞碎,強大的劍氣掃蕩之間,哪怕以她實力之強,宋青小的主要攻擊對象是往外,她都能感覺到神魂受到極深的震懾!

    劍氣所到之處,一切被夷為平地。

    樓臺在‘嗡’的靈力掃蕩之下,那些房梁屋瓦無聲的碎裂,化為齏粉散揚開來。

    以三人所站立的位置為中心,強勁的氣流將地面斬出數十條長達幾十米的極深溝壑!

    ‘轟隆隆’的響聲之中,湘四只覺得自己所踩的地面如受到重創般,發出沉悶至極的哀鳴,整個玉侖虛境都重重的晃動了一下,像是往一個方向微微傾斜!

    情急之下,她顧不得出手,唯有盡力穩住身體。

    她感覺得到捂著耳朵的品羅也因為玉侖虛境的震動而像是要摔倒一般,稍微猶豫了片刻,湘四猶豫片刻,伸手擋了他一把,避免他摔落在地,接著勉強放出靈識,臨時形成一個結界,將三人籠罩在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