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前方高能繁體版

第689章 歉意

前方高能
     地面還在‘嗡鳴’,劍氣的余韻還在收割著空氣中的陰煞之氣,強橫異常的逼得那些勝余的觸手不得不后退。

    靈力交織之下,強大的劍氣一舉將籠罩在眾人頭頂的陰霾掃開,露出頭頂璀璨的夜空。

    今夜繁星似錦,竟是難得的好天氣。

    微弱的星月光輝照耀下來,為原本黑暗的空間注入微弱的光芒。

    湘四渾身的血液還在急速涌流,神魂之中還殘留著先前劍陣齊發時勢如破竹的一幕。

    “太強了!”

    她動了動嘴唇,將這話含在嘴間,卻并沒有吐露出聲。

    這一劍的威力在湘四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遠比先前斬殺殺范五時還要強盛數分的樣子。

    也就是說,在先前斬殺范五的過程中,宋青小極有可能還收了手,留了一部分余力。

    湘四深呼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內心深處的怵意,身體卻在這劍氣之下本能顫抖。

    星光之下,那劍影重新聚合,化為一柄半透明的長劍懸浮在宋青小身前,散發著瑩瑩光澤。

    劍體之內,一道金色的龍影一閃而過,在湘四瞪大雙瞳之時,隨即隱沒在劍身之內。

    濃郁的冰系靈力圍繞在劍身身側,在靈光照耀下,閃著銀白的光珠,如同參拜王者。

    湘四實在太吃驚了,所以她并沒有注意到,此時大戰在即,宋青小卻雙目微閉。

    這一劍至少消耗了她三成之多的靈力,但施放劍陣之后的威力卻令宋青小頗為滿意。

    從蘇五教導她滅神術以來,她一直也在試著將自己的領悟加入劍法之中。

    以滅神術的特性加當日在女媧補天任務中與蚊仙人大戰時,從他不滅之體的特性之中,悟出以滅神術催分劍氣形成劍陣的術法,只是一直還沒有機會真正使用。

    誅天鑄成之后,在星空之海內,暫時還沒有她肆意揮劍的時機,她所臨時棲身的地方,方圓千里之內,出現的最高品階的妖獸不過六階,根本用不著她施展這招術。

    而在斬殺范五之時,龍魂一出,將他兩只噬魂魔一滅之后,此人早就已經慌了,還不等宋青小施展殺招,便被劍陣所殺。

    直到這會兒清露回魂,她才真正將自己的想法付諸于行動。

    不過也正因為是第一次試驗,對于靈力的把控不太熟,使得靈力有一部分浪費了,消耗也多,不過施展之后的效果卻遠超宋青小的想像。

    玄天級靈寶對于靈力有極大加成作用,再加上這是她本命法寶,又有與她同血同緣的龍魂相輔,靈力注入其中,更是起到了相輔相成的作用。

    因此宋青小雖說這一次損失了三成靈力,但有了這一次經驗之后,下一次她有信心在施展同樣招數的情況下,至少可以縮減一半以上的靈力輸出。

    而要是遇上強敵,同樣的三成靈力,至少還可以使得劍陣的威力進行增幅,哪怕是面對分神境的強者,

    也有越境將其斬殺的機會。

    她的心境隨著今日這一劍的斬出越發堅定、自信,心境成長之下,她的神魂、丹田也如同受到沖擊,甚至將寄居在她神魂之中的蘇五驚醒!

    這位昔日縱橫天外天的強者第一時間感應到了她神識的激烈波動,筋脈之內的靈力這會兒正飛速運轉,大量被誅天吸引而來的冰系靈力此時爭先恐后的涌入她身體之中,填充她的筋脈。

    蘇五頓時便反應過來,宋青小要升階了!

    她的肉身因為受藍血改造,本身便已經強橫無匹,遠超一般的化嬰境中階修行者,再加上她平時勤于修練,靈力早就已經達到化嬰境頂階的地步,唯一欠缺的便是心境的提升。

    此時不知她受了什么沖擊,竟隱隱有突破化嬰境中階的架勢,這修行速度之快,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宋青小自己沉浸在領悟了新的劍式的感悟之中,再加上她修行的時間過短,進階太快,對于許多事情無人指點,沒有經驗,因此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情況不對勁兒。

    “你要升境了!”

    蘇五見她沒有壓制自己的修行,頓時出聲提醒。

    原本還在再三回味先前那一劍感悟的宋青小一聽蘇五回話,頓時心中一驚。

    ‘轟隆隆’!地面傳來震鳴聲瞬間將宋青小拉回現實。

    玉侖虛境原本便是以某種特殊禁制所形成的獨立于三界之外的小世界,先前她一劍斬出的威力本身已經撼動了這里,令此地隱隱出現傾斜的架勢,這會兒大量冰系靈力涌入她身體之中,更是打破了這里的平衡。

    進階雖說是一件好事,可此時卻并非是她進階的好時機。

    這里并不安全,先不要說玉侖虛境屬于意昌族人的領地,這群人對她虎視眈眈,圖謀不詭。

    同時暗地里還有逃匿的范五及回魂的清露,還有一個目前暫時算是盟友,實則并不完全可靠的湘四。

    若是在這個時候升階,極有可能會遭受這些人偷襲,宋青小當即強行壓制自己的境界,盡量平息自己筋脈內逐漸澎湃的靈力。

    “你做了什么?”

    神魂之內,蘇五實在難以壓制自己的好奇心。

    從她上一次升階到現在,不過才過去了短短兩年的時間而已。

    要想修練靈力容易,神獄之中,不乏勤奮之人,但卻唯獨缺少天份、運氣。

    許多人終其一身,可能都難以摸到那個通往登天之路的閥門,而她此時卻如水到渠成一般,輕易沖破玄關,到達化嬰境頂階。

    “我試了一招新劍式。”

    宋青小一面壓制靈力及心境,一面以神識與他交流,將先前自己以滅神術施展新劍式的事及一些感悟說給他聽。

    她還有一些困惑之處,蘇五此時對她來說雖然仍是危險莫測,卻又有如師、似友的情誼,可以指點她一部份修行。

    這會兒她將自己的心得說出,卻不知神魂之中,蘇五越聽越心驚。

    宋青小的這種舉動,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屬于打破規則之后的制定出的屬于她自己的一套全新法則。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當日的稍加點撥,會換來她這樣迅速的成長。

    這種成長,不止是實力上的增長,還有心境上真正的蛻變。

    他身死道消,魂體附蓋在滅神術上,被她取得之時,她才不過借滅神術的法門,剛剛踏入修行的門坎罷了。

    誰又會預料得到,當初那個平庸、懦弱,如螻蟻般的少女,會在短短的幾年時間之中,走到這里。

    蘇五的指點更是令她如虎添翼,打破了原本限定之后的宋青小,便如打破了所有枷鎖。

    當她的思想擺脫束縛,當她開始學會制定屬于自己的規定、法則,這種行為,實際已經是屬于半‘神’的資格。

    她還不明白這些,但蘇五已經意識到了這關鍵的一點——沒有人可以再阻止她的崛起。

    他心中突然生出一絲感嘆,有些遺憾,有些不甘,隱約感覺到了某些事情,這種情緒影響到了他的心境,令他氣息不穩。

    “怎么了?”

    宋青小以神識將自己的想法與他交流之后,半晌沒有聽到蘇五的回音,她不由問了一聲。

    許久之后,蘇五才出聲道:

    “沒事。”

    他說話時,語氣有些古怪,雖說仍是冷冰冰的,卻像是夾雜著一種疲倦感在里面。

    從他殘魂寄居在宋青小身體之中后,他一直都是高傲的。

    出身世家、年少成名,這些光環對他來說是與生俱來的傲意,刻入了他骨子里,哪怕是在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圍剿之下,身體死亡僅剩一縷殘魂,他依舊傲氣凌人。

    仿佛并不會因為寄居在她體內而折腰,說話有時刻薄得很,看不起一切他看不起的人。

    他給人的感覺像是一輪孤傲的月,高高在上,被眾星包圍,卻不允許人接近。

    可這會兒的他卻有種好像被剔除了一部分傲骨的感覺,像是一個一直在戰斗的人,終于感覺到了疲憊——

    對于蘇五來說,這可不是件好事。

    “抱守心神,壓制靈力,不要在這個時候升階。”

    但只是一瞬間,蘇五的聲音便隨即一冷,又恢復了平時的氣息,清冷出聲提醒。

    宋青小愣了一愣,此時確實不是追究之時,她應了一聲:

    “是。”

    接著以靈力壓制試圖沖破玄關涌入識海的靈氣,同時控制自己的心境不要在這個時候突破。

    數息功夫之后,涌入宋青小體內的靈力速度減弱,情況在她有意識的控制下得到控制。

    四周疾轉的氣流逐漸柔和,化為靈力,緩緩涌入她身體之中,被引入筋脈之內。

    宋青小緩緩睜開眼睛,那雙眸之中還帶著尚未完全褪去的暗金之色。

    湘四頭頂之上的巨蟒幻影如感受到了什么恐怖的氣息一般,受到了極大驚嚇,本能的一縮頭顱,發出‘嗞’的聲響。

    只是那種感覺稍縱即逝,在湘四還沒來得及細細思索之時,便再難捕捉到了。

    而她身側的宋青小頓了半晌,緩緩吐出一口氣,伸出手來,將那誅天之劍抓在掌心里。

    劍身被她抓住的剎那,響起一陣清吟,便隨之逐漸收斂了光澤。

    四周的震動平息,湘四想起先前那股恐怖的氣息,還心有余悸。

    那黑色的巨蟒幻影又重新揚起了頭顱,像是想要追蹤先前那股可怕的氣壓位置。

    湘四神色隱晦的看了宋青小一眼,她懷疑先前那股可怕的氣息是從宋青小身上傳來的,但只是很快消失。

    ‘啪’的輕響聲傳來,將還沉浸在震撼、驚疑中的湘四驚醒。

    少女并不知道先前那一招霸道異常的劍氣僅是宋青小的試驗成果,還以為她修習了什么秘術,威力無窮而已。

    這會兒見宋青小抓住長劍之后,她極為忌憚的看了那劍一眼,接著清了清嗓子:

    “又退了。”

    那股氣息已經消失,如果是宋青小,她不能試探,免得將人惹怒之后,自己倒霉,只能佯裝不知。

    她開口說話時,宋青小目光之中閃過一道亮光,轉頭看了一旁的品羅一眼:

    “還沒有走。”

    她的神識此時處于巔峰狀態,極為活躍。

    這會兒宋青小感應得到清露還沒有離開,先前連續兩番擊打,并沒有令她褪卻,只是更將被沉湖而死的少女激怒,令她越發會瘋狂攻擊。

    湘四聽了這話,有些頭疼。

    到了這個地步,她也隱約感覺得到這陰魂的難纏之處,清露回魂恐怕不會善罷甘休的。

    兩人聯手可以擊退她一次、兩次,甚至無數次,但并沒有傷到她根本。

    “這里陰氣很重,那些黑色觸手一被斬退,便隨即化為霧氣。”

    而這些霧氣本身便是由陰煞之氣組成,玉侖虛境之中,取之不竭,用之不盡。

    只要霧氣不散,清露真身不損,便如擁有無止無盡的能力,難以應付。

    “有些棘手啊。”宋青小突然若隱似無的嘆息了一聲,她這話出乎湘四意料之外,令少女愣了一愣。

    從兩人在試煉空間內相遇之后至今,她一直表現得從容無比,仿佛沒有什么事可以令她頭疼。

    無論是試煉者的圍攻,還是任務至今沒有眉目,宋青小都展現出無與倫比的強勢及冷靜。

    哪怕清露難纏,可真正對于兩人來說,也并不算不能解決的大事。

    這會兒她這樣一嘆,簡直大為出乎湘四意料之外,覺得這話簡直不像是她本性。

    少女正怔愣之間,眼角余光卻留意到宋青小的目光似是從品羅身上一掃而過。

    電光石火間,湘四識海之內仿佛靈光一閃,像是隱約猜到了一絲她的打算。

    這個女孩兒也精滑如狐,當即也開口道:

    “確實麻煩。”她眼珠一轉,接著宋青小的話往下說:

    “清露陰魂煞氣很重,且又死于水中,能掌控九泉的魔氣,一被擊退,化為霧氣。”

    她頓了片刻,同時分神去留心抱著腦袋的品羅,青年這會兒身體抖個不停,卻耳朵動了動,應該是聽到了兩人交談的聲音。

    湘四嘴角一抿,露出頰邊兩個梨窩,又接著說道:

    “這些霧氣又是陰煞之氣組成,相當于清露源源不絕的力量。”

    只要霧氣不散,清露力量便永不會枯竭,“她不用出現,躲在暗處便足以與我們對陣。”

    少女故作夸張的嘆了口氣:

    “唉!我們就是能擋她兩回,但她煞氣不絕,而我們始終力有竭盡時。她被作為祭品沉湖,肯定怨氣極深,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抱著腦袋的品羅一聽這話,頓時一怔。

    青年天性善良,兩個少女輪番應敵,他本來作為一個男人,這會兒不止不能保護她們,反倒要令宋青小分神來保護他。

    這樣的情況下,他不止出不了什么力,反倒成為了兩人的拖累。

    品羅的臉上露出猶豫、掙扎之意,他仿佛在躊躇著某個重要的決定。

    正在這時,那尖利的女音重新又響起。

    “啊——”

    這一次的女聲并沒有像先前一樣給予眾人緩和之機,暴戾、怨氣、殺機及森森鬼氣隨著那尖叫聲隨之而來,濃霧剎時化為滾滾黑氣,瘋狂卷動。

    大股大股黑色觸手再次鉆出,比先前還要密集、還要狠戾!

    哪怕湘四有意將情況說得嚴峻,但見此情景,依舊不由面色一變。

    她頭頂之上的黑蟒幻影瞬間漲大了數倍,張開巨口,露出兩顆森然的彎長獠牙,發出一聲古怪至極的嘶鳴。

    氣氛再次緊繃,眼見一觸即發之時——

    那先前抱垂著腦袋的青年像是終于下定了某個決心,他強忍內心的恐懼,不知何時放開了抱住自己腦袋的手臂。

    “清露……”

    善良的年輕人顫聲喚道:

    “清露……是你嗎?”

    他說話的同時,那尖利至極,宛如一柄利刃收割著宋青小與湘四二人神識的尖叫女聲隨著他這一道呼喚,頓時停止。

    轉瞬之間,四周從一開始的令人極度難忍的高分貝尖叫,化為異常的靜謐。

    那種詭異的安靜似是會傳染,UU看書 www.uukanshu.com本來暴戾至極的那些延伸出來的黑色觸手這會兒也隨著清露叫聲一止而停歇。

    青年見四周一靜,頓時吞了口唾沫。

    湘四詫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她雖一開始就知道宋青小打的主意,也配合了她的行動,但沒想到這個沒用的普通人竟然在這個關鍵時刻會展現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對不起。”

    品羅聽到周圍安靜之后,仰頭往四周看了一眼。

    周圍密密麻麻全是黑色的觸手從濃霧中鉆出,卻看不到清露的影子。

    可她應該是真的在的,從他喚出她名字之后,她便停手便是最大的證明。

    品羅突然鼻尖一酸,帶著幾分泣音,出聲道歉。

    他這一道歉,令湘四有些不解的挑了挑眉。

    黑暗之中,宋青小靜靜望著這一幕,看著含淚的青年小聲的啜泣。

    他在內疚,可能清露此時怨氣越重,便證明她死得越慘,對于青年來說,沒能救她的愧疚感便越深。

    “對不起,我沒能拉住你。”

    他雙眼之中蒙了厚厚的水氣,一個成年的男人,此時卻哭得像是個孩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